政治

洪秀全的真實才能如何,又是誰支撐起太平天國對抗清廷14年?

有關太平天國運動,一直以來的說法,是洪秀全領導了這場轟轟烈烈的農民起義。但深入瞭解這段歷史,我們就會發現,洪秀全在組織能力和軍事才能上,都並非是整個天國裡實打實的NO1。

無可否認的是,洪秀全的確是個十分有理論整理能力的人。

這個科場屢試不第的失意秀才,憑著最初從廣州街頭得來的基督教普及小冊子《勸世良言》,硬是將西方的上帝,跟中國傳統的神仙、部分儒學雜糅在一起,搞出了個叫“拜上帝教”的東西。

封建王朝時期的中國老百姓,是很吃宗教這一套的。

東漢末年,張角創立傳播“太平道”,掀起了黃巾起義;元朝晚期,朱元璋也是藉著由“明教”組織起來的紅巾軍,建立起了延續將近300年國祚的大明王朝。

因而,洪秀全創立“拜上帝教”,充當太平天國的精神領袖,用宗教化、神聖化的意識形態,的確能起到凝聚教民,進而拉扯、組織隊伍的作用。

只不過理想和現實,從來都不一定是一回事。

為了傳播拜上帝教,洪秀全也在廣東本鄉本土,幹過一些吸納教民、砸毀廟宇塑像的事,但都沒有什麼起色。後來去到廣西,又吃不了上山下鄉的那些苦,沒過多久就回到了家鄉。

真正堅持傳播教義、吸納教眾的,則是馮雲山。

這個極富組織才能的私塾先生,憑著堅韌不拔的吃苦耐勞精神,在廣西紫荊山一帶走村串戶,為拜上帝教在十萬大山中的傳播,奠定了紮實的群眾基礎。

而他吸納的教眾裡頭,最具有軍事領導才幹的,是燒炭工出身的楊秀清和蕭朝貴。由他們兩人拉扯起來的、以燒炭工為主的骨幹隊伍,是早期太平軍內最有戰鬥力的部隊。

拜上帝教的迅猛傳播,引起了官府的注意,並派兵抓捕了四處傳教的馮雲山。

這是拜上帝教面臨的第一次重大危機。而面對危機,洪秀全和馮雲山並沒有展示出傳教時所描述的“神力”。在教眾的迷惑和質疑情緒面前,洪秀全竟然幻想著用請願的方式說服官府放人,顯然表現得太過書生意氣。

反倒是楊秀清通達危機公關,用類似“鬼上身、跳大神”的手段,假託“天父下凡”,穩定了人心。繼而發揮出嫻熟的社交能力,聚攏燒炭工人籌集錢款,通過賄賂腐敗的官府,成功營救出了馮雲山。

據此,楊秀清在太平天國內的威望急劇上升,直接躍過馮雲山,成為僅此於創教始祖洪秀全的二號人物。打下南京後,東王楊秀清更是架空天王洪秀全,獨攬太平天國的軍政大權。

可以說,從1851年金田起義,到1856年“天京事變”的五六年間,太平軍的一系列軍事、政治路線,大多都是出自楊秀清之手。

這位性格堅定的東王,憑著強硬的手段作風,再加上“天父下凡”的迷信蠱惑力,牢牢得維繫著太平天國從天京城,到各個戰場的中央集權。

從金田起義到攻佔南京階段,洪秀全的表現又如何呢?

起義初期,洪秀全、馮雲山等人一方面提出“有田同耕,有飯同食,有衣同穿,有錢同使,無處不均勻,無人不飽暖”的口號,吸引赤貧農民、手工業者跟著揭竿造反,對抗長久以來壓迫他們的清政府。

另一方面,又是楊秀清假託“天父下凡”、蕭朝貴假託“天兄下界”,一邊神叨叨得跳大神,一邊用災難、疾病之類的預言恫嚇民眾,裹挾著他們參與起義。

這支起義軍剛剛攻克小縣城永安,便開展了一場名為“永安封王”權力分配。在這場組織建設中,洪秀全的謀略倒真有些可圈可點的地方。

仔細看分封的天王洪秀全、東王楊秀清、南王馮雲山、西王蕭朝貴、北王韋昌輝、翼王石達開這6個王:

楊秀清在太平軍中的威望僅次於洪秀全,而且憑著早年的帶領燒炭工經驗,其統兵作戰、戰略謀劃能力,在整個太平天國中都是首屈一指。

馮雲山是洪秀全早年一起傳播拜上帝教的親密夥伴。蕭朝貴雖然也是跟楊秀清一樣的燒炭工出身,但此前洪秀全已經把妹妹嫁給了他。

剩下的韋昌輝、石達開,與其他人並無明顯牽扯,呈現各自為政的狀態。

由此可見,馮雲山和蕭朝貴都是洪秀全的人,他們的存在,正好能夠制衡勢力日漸壯大的楊秀清。尤其是蕭朝貴的“天兄下界”,往往能夠在關鍵時刻,平衡一下楊秀清的“天父下凡”。

只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在接下去的轉戰中,南王馮雲山、西王蕭朝貴先後陣亡,使得洪秀全苦心建立的權力制衡格局,產生了巨大的漏洞,終究為日後太平軍內部自相殘殺的“天京事變”,埋下了隱患。

“天京事變”平息後,楊秀清、韋昌輝、秦日綱等開國悍將俱死於亂局,太平天國軍力頓時損失慘重。

更要命的是,很快翼王石達開也受不了洪秀全的猜忌,沿天京到武昌的長江一線,帶走和裹挾了10萬餘太平軍精銳另走一路單幹。雖然繼續打著太平天國的旗號,但從此再也不受天京城的節制。

石達開出走後,洪秀全相繼提拔了陳玉成、李秀成、譚紹光等年輕將領。但此時在洪秀全手中,楊秀清時期留下來的軍政制度逐漸破壞殆盡,不僅一口氣前後封了2000多個王,而且還在事實上默許了將領們對地盤的割據。

這也是1860年2月至5月,陳玉成和李秀成聯手二破江南大營後,太平軍再也沒有像樣戰績,並最終走向頹勢的深層原因。

為了搶佔地盤、擴充勢力,李秀成自顧自地在東南的蘇州、杭州、金華一線頻繁用兵,而對同時期在皖北陷入困局的陳玉成絲毫沒有伸出援救之手。

陳玉成被俘後,整個皖北落入清軍之手,天京門戶完全暴露在了曾國荃所部湘軍的包圍之下。

1862年9月14日,為打破湘軍對太平天國心臟天京城的重重包圍,李秀成領著20餘萬太平軍,與曾國荃的3萬湘軍,展開了聲勢浩大的“十三王雨花臺救駕戰役”。

然而此戰的結局,卻是兵力佔絕對優勢的李秀成,敗在了深溝高壘“結硬寨、打呆仗”的曾國荃之手。

可見,太平軍在“天京事變”與石達開出走後,大量戰鬥力精悍的“老廣西”紛紛折損。新近在湖北、湖南等地招募的,以哥老會、洪門等幫會成員為主的晚期太平軍兵員,戰鬥力和忠誠度雙雙都打了巨大的折扣。

甚至還在1863年12月,發生了郜永寬、汪安鈞等八王合謀刺殺慕王譚紹光,拿著他的人頭向李鴻章獻蘇州城投降的事件。李秀成花大代價經營的蘇浙根據地,就此丟失殆盡。

天京被圍的最後階段,城內糧食消耗殆盡,外頭的糧食也因湘軍的圍困運不進來,洪秀全對此毫無辦法。而對李秀成提出的放棄天京、突圍到江西重開局面的建議,洪秀全更是斷然拒絕。

此時的洪秀全,早已不復當年起義之初的風采。

十多年來窩在天王府的他,住的是富麗堂皇的宮殿,過的是極盡奢靡的腐敗生活,光侍候他一個人的宮女數量,就高達1000多人。且據後來被清軍俘獲的幼天王洪天貴福供認,天王洪秀全光納娶的王娘就多達88個,比同時期的同治皇帝還多。

如此銷金屋一幫的生活,怎能不耗盡洪秀全這個“暴發戶”所有的鬥志。太平天國的失敗,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