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晚年的程咬金,如何搞砸了自己的完美人設?!

程咬金是《隋唐演義》中大家非常喜歡的一個人物,他手使一柄八卦宣花大斧,一共就會三招半,還是在夢裡學會的。以至於“程咬金的三板斧”,成了“就那兩下子”的代名詞。

作為演義小說中,插科打諢用來串場的人物,程咬金以販私鹽起家,一不小心就混成了瓦崗寨的“混世魔王”

憑著小聰明和運氣,他立了不少大功,堅持著活了一百多歲,歷經高祖、太宗、高宗、武則天、中宗、睿宗六朝,稱得上隋唐英雄中第一“福將”。

但正史裡的程咬金,卻完全不是演義小說裡的模樣。

其原型程知節(原名咬金),字義貞,濟州東阿(今山東東平西南)人,少時便以驍勇善戰聞名鄉里。

在亂世中,他集合鄰里勇士,以百餘人的民團自保,打的周邊盜賊聞風而逃。他所用的武器,也不是那柄就能來三下的大斧子,而是當時最流行的馬槊。

歸附李密後,程咬金甚得重用。當時,李密從軍中挑選八千勇士作為核心力量,號稱內軍,由四驃騎統領,程咬金便是內軍四驃騎之一。

內軍建成後,李密非常滿意,常對人矜誇“此八千人可當百萬。”

等李密投奔了瓦崗軍,程咬金也隨其來到瓦崗寨,但他肯定沒混成瓦崗寨“大魔國國王”,而是成了瓦崗軍中的一員猛將。

唐武德元年(618年),盤踞在江都(今揚州附近)的王世充率二萬江淮勁卒,趁李密和宇文化竭力拼殺之時,率軍奔襲北邙山

程咬金所領的內騎紮營於北邙山上,而單雄信率領的外騎則於偃師城北紮營據守。

王世充突襲了單雄信的營壘,李密急忙派程咬金與裴行儼領兵救援。

不想二人行軍途中,被王世充軍隊所阻,交戰中裴行儼被流矢射中,跌落馬下。已衝出重圍的程咬金見狀,撥轉馬頭衝回重圍,連殺數將,下馬抱起裴行儼,二人同乘一馬殺出。

王世充軍兵追近,從身後用馬槊猛刺,槊頭刺穿了程咬金的身體。程咬金一聲斷喝,回身折斷其槊杆,斬殺軍將。他天神下凡般的勇悍,震懾全場,再無一人敢於近身,二人方得以逃回本營。

(“行儼先馳赴敵,為流矢所中,墜於地。知節救之,殺數人,世充軍披靡,乃抱行儼重騎而還。為世充騎所逐,刺槊洞過,知節回身捩折其槊,兼斬獲追者,於是與行儼俱免。”)

北邙山之戰以李密慘敗告終,深受重傷的程咬金和裴仁基、祖君彥等人都被王世充俘虜。之後,對李密深感失望的秦叔寶、單雄信、羅士信等人都投降了王世充。

雖然王世充惜勇悍,待程咬金、秦瓊甚厚,但二人卻對王世充奸詐的性格很不感冒,漸漸產生了別投他處的想法。

程咬金私下裡對秦瓊說道:“王公才識風度淺薄狹隘,對人隨便允諾,動輒便賭咒發誓,就像個老巫婆,哪裡是撥亂反正的君主!”

(“王公器度淺狹而多妄語,好為咒誓,此乃老巫嫗耳,豈撥亂之主乎!”)

唐武德二年(619年),當王世充在九曲進攻唐軍時,秦瓊和程咬金趁兩軍對陣的檔口,騎著馬向西跑了一百來步,然後下馬向王世充行禮,說道:“我等身受您的特別優待,總想報恩效力,但您性情猜忌,愛信讒言,不是我等託身之處,如今不能再侍奉您,請求從此分別。”

投唐後的程咬金成了李世民的鐵桿班底,隨著他一路大破宋金剛,生擒竇建德,逼降王世充,每每每陣先登,斬將奪旗。

唐朝定鼎,累功受封宿國公。大概是從此時起,“咬金”之名略顯粗鄙,改稱“知節”。

大概是戰場表現太過耀眼,當李建成開始剪除李世民羽翼時,程知節也被貶出任康州刺史。

臨行前,他對李世民說:“大王手臂今並翦除,身必不久。知節以死不去,願速自全。”

武德九年(626年),玄武門之變爆發,程知節也積極參與其中。事後,他官至左領軍大將軍,改封盧國公,世襲普州刺史,實封七百戶,繪像凌煙閣,位列十九。

程知節的人生走到此處,人設一直都是忠勇彪悍、進退有據。如果沒有最後一戰的逆轉,他這一生堪稱完美無缺,諡號說不定還能再高一級。

這場讓程知節晚節不保的戰役,發生在高宗顯慶元年(656年)的西域。

公元649年(貞觀二十三年)唐太宗駕崩,訊息傳到西域,西突厥首領阿史那·賀魯公然反叛,率兵攻佔了西州(今新疆吐魯番東南),並自稱“沙缽羅可汗”

說起阿史那·賀魯這哥們,大概天生就是個叛徒命。他作為西突厥室點密可汗的五世孫,在西突厥部落裡也算是跺一腳四方亂顫的人物。

當同為室點密可汗五世孫的阿史那·步真歸附唐朝後,西突厥乙毗咄陸可汗命阿史那·賀魯代替阿史那·步真為葉護(突厥官名,地位僅次於可汗),遊牧於多羅斯川(今新疆額爾齊斯河上游),統轄處月、處密、哥舒(哥舒翰就出自此部落)、葛邏祿、弩失畢五姓部眾。

642年(貞觀十六年)九月,西突厥乙毗咄陸可汗也不知道吃了什麼不衛生的東西,非要蹦出來跟唐朝比劃比劃,帶兵襲擊伊州(今新疆哈密)。

結果被安西都護郭孝恪(這位郭孝恪就是大非川之戰中,薛仁貴副帥郭待封的老爸,當年也曾經是李密的小弟)劈頭蓋臉好頓捶。

周邊的西突厥部落一看,自己老大缺心眼呀,沒事兒去挑戰大BOSS,紛紛表示不跟他混了。

他們派代表來到長安,請求唐朝廢了乙毗咄陸,另立西突厥可汗。李世民隨即冊立新的乙毗射匱可汗

乙毗射匱可汗上臺後,開始清洗老可汗的樁腳,阿史那·賀魯和他的部落便成了第一個倒黴孩子,被打的四處亂竄,部眾也大多逃散。

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阿史那·賀魯一咬牙,帶著始終跟隨他的執舍地、處木昆、婆鼻三族,投奔了乙毗射匱可汗的大哥李世民。

李世民本著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的政治覺悟,對阿史那·賀魯非常厚待。正巧,唐軍準備征伐龜茲,便任命阿史那·賀魯為昆丘道行軍總管,讓其部眾為唐軍先導。李世民為了鼓勵他好好為唐朝效命,還特意在嘉壽殿賜宴,並脫下自己的袍子披在他身上。

(“有執舍地、處木昆、婆鼻三種者,與賀魯皆內屬,帝優撫之。會討龜茲,請先馳為嚮導,詔授昆丘道行軍總管,宴嘉壽殿,厚賜予,解衣衣之。”)

歸附唐朝後很長一段時間裡,阿史那·賀魯都幹得不賴,隨著功勞的累積,他又被任命為左驍衛將軍、瑤池都督

646年(貞觀二十年),唐朝扶持的乙毗射匱可汗也有點心眼活泛了,開始不顧唐朝的壓力,向龜茲、焉耆等國滲透自己的勢力。

次年,李世民以駙馬都尉,畢國公阿史那·社爾為昆丘道行軍大總管,率契爾何力、郭孝恪等將及鐵勒、突厥十萬部眾討伐龜茲

此戰,阿史那·社爾連滅焉耆、龜茲兩國,擒殺國王,得小城七百餘座,俘男女數萬人,于闐等國震懾,爭送駝馬、軍糧勞軍,沉重打擊了西突厥乙毗射匱可汗的勢力。

作為唐朝在西域政治平衡的一個棋子,阿史那·賀魯的重要性得到了凸顯。唐朝賜其鼓纛,派他去招撫尚未服從的其它西突厥部落,使其部落人數日益龐大。(“密招攜散,廬幕益眾”)

貞觀二十三年(649年),李世民駕崩,阿史那·賀魯覺得有機可乘,便脫離了唐朝發兵攻打西(今吐魯番東南)、(高昌)二州,自立為沙缽羅可汗,建牙廷於千泉(今吉爾吉斯山脈北麓,庫臘加特河上游一帶),統攝十姓部眾。

顯慶元年(公元656年)五月,唐高宗命程知節為蔥山道行軍大總管,王文度為副將,蘇定方為前鋒,西征討伐阿史那·賀魯。

唐軍行至鷹婆川(今新疆巴音布魯克附近),與西突厥兩萬騎兵迎面遭遇。

兩軍事先均無準備,混戰中勝負難料。就在此時,蘇定方領五百鐵騎繞至後方,突入突厥營帳放火焚營。

西突厥間軍營火起,軍心大亂,四散奔逃,“(定方)追奔二十里,殺千五百餘人,獲馬二千匹,所獲甲仗綿亙山野,不可勝計。”

按理說,唐軍應攜大勝之威,迅猛突擊以獲得更大戰果。但副帥王文傑嫉妒蘇定方的戰功,阻止了唐軍的追擊,並對程知節說:“初戰雖勝,官軍亦有損失,窮寇莫追,宜結陣緩行,敵來則戰,才是萬全之策。”

同時,他還自稱臨行前,皇帝擔心程知節恃勇輕敵,特意發下密詔讓他受自己節制,不得擅自行動。

結果,失了銳氣的唐軍在漫漫荒野上,龜速行進,糧草漸漸不續。而西突厥騎兵則憑藉輕裘快馬,不斷襲擾唐軍營帳,拖的唐軍人困馬乏,士氣低落。

面對這種情況,蘇定方心如火焚,憤懣的對程知節說:“本來討賊,今乃自守,馬餓兵疲,逢賊即敗,怯懦如此,何功可立?”

但時年已67歲的程知節,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厲聲折斷槊杆,斬將奪旗的程咬金了。面對蘇定方責問,他只是默默的搖了搖頭,沒有表示任何意見。

(唐軍)終日跨馬被甲結陣,由是馬多瘦死,士卒疲勞,無有戰志。定方謂知節曰:“本來討賊,今乃自守,馬餓兵疲,逢賊即敗。怯懦如此,何功可立!又公為大將,閫外之事,不許自專,別遣軍副,專其號令,理必不然。須囚縶文度,飛表奏之。”知節不從。

事已至此,唐軍如能全身而退,也算小勝。但隨即,唐軍便曝出了“殺降劫財”的醜聞,徹底斷送這次西征。

當唐軍抵達怛篤城“有胡人數千家開門出降”。王文度擔心回師沒有足夠的斬獲交差,又出了一條毒計,“比我兵回,彼還作賊,不如盡殺,取其資”。

對此,蘇定方堅決反對,他說道:“如此施為人心盡失,自己做賊,談何討賊?”(“如此,自作賊耳,何成伐叛?”)

但程知節再次默不作聲,唐軍在城內大肆洗劫,“獨定方不受。”

果如蘇定方所言,殺降掠財事件發生後,西域各部落震驚,紛紛倒向了阿史那·賀魯。

王文度的蠢計讓唐軍的後勤補給徹底崩盤,人心盡失的遠征軍只能無功而返。

回朝後,事件還在繼續發酵,西域各部使臣紛紛上書朝廷,為怛篤城的部落喊冤叫屈。

唐高宗得知後震怒,公元656年(顯慶元年)十二月,王文度因矯詔之罪本當斬首,恰逢大赦,減死免官。程知節也因為“坐逗遛追賊不及,減死免官”。

不久後,唐庭有意啟用程知節為岐州刺史,但雄心已碎的他,上表“乞骸骨”請辭。

麟德二年(665年),程知節去世,享年七十七歲。高宗下詔追贈驃騎大將軍、益州大都督,諡號“襄”,陪葬昭陵。

最後,我們來說說逃得一劫的阿史那·賀魯。

躲過了顯慶元年(公元656年)程知節的討伐,阿史那·賀魯也沒樂呵幾天。次年(657年)春閏月,那個叫蘇定方的殺神又回來了。

顯慶二年,高宗任命蘇定方為伊麗道行軍大總管,燕然都護任雅相藥羅葛·婆閏等人為副將,再次征討阿史那·賀魯。

蘇定方從金山(今蒙古國西部阿爾泰山)北出兵,大破西突厥處木昆部,其俟斤(首領)懶獨祿率領兵眾一萬多帳投降。蘇定方從其部眾中挑選了一千精銳騎兵,共同進軍至曳咥河(今新疆北部額爾齊斯河)。

阿史那賀魯聞訊,率領十萬大軍來戰,被蘇定方領一萬唐、回紇聯軍迎頭痛擊,斬殺突厥人馬數萬,殺其大酋都搭達乾等二百人,突厥軍崩潰。

隨後,唐軍精騎晝夜奔襲,數次摧垮了阿史那·賀魯的抵抗,窮追至碎葉水(今吉爾吉斯和哈薩克境內楚河),盡奪其眾。

阿史那·賀魯僅率其子咥運、婿閻啜等十餘騎,連夜逃往石國(今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一帶)西北的蘇咄城,被城主伊沮達官誘捕。最終,由蘇定方部將蕭嗣業押回長安,獻俘闕下。

此戰之勝,唐軍前後“收其人畜前後四十餘萬”,原臣服於西突厥的中亞諸國紛紛歸附,整個西域置於唐朝的掌控之下。

唐朝不但將安西都護府遷回高昌故地,還在中亞分別設定濛池都護府(今中亞楚河以西至鹹海一帶)和昆陵都護府(今中亞楚河以東至新疆北部地區)。

唐朝名臣名將系列——異族名將的前半生,降而復叛的黑齒常之

唐朝名臣名將系列——被恥笑為婦人的薛訥和他的隴右武街驛大捷

救唐軍十萬,擎河西半壁,終含冤自縊——大唐名將黑齒常之

從放水養魚,到譽滿天下,再到含冤被殺—唐代財務第一人宰相劉晏

興唐名將李光弼的悲劇人生是怎麼造成的?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