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菲律賓逮捕中國女留學生,網友指責她,卻忘了非對稱戰爭的複雜性_攻擊

近期,菲律賓警方逮捕中國女留學生張某的事件,在國內引發了一定的關注。為什麼說“一定”呢,因為她是一介草民,家裡沒有龐大資本也不會造手機,關注度自然不會非常的高。本賬號工作人員“記憶灰燼”已經對事件進行了分析解讀,但是我覺得這件事仍有深挖的餘地。

菲律賓警方表示,不讓張某帶豆花乘坐地鐵,是由於菲律賓近期的反極端勢力攻擊的問題,出於安全考慮,菲律賓規定乘客禁止攜帶任何液態物品。那麼問題來了,反極端勢力攻擊,是軍、警都需要應對的突發事件,應對突發事件就要有預案,有預案就要不斷修訂。現在,我想幫助菲律賓警方修訂一下《反極端勢力攻擊預案》的“情況設想”部分。

誠然,液體是發動攻擊的一種潛在武器。在科技發展的促進之下,很多炸藥都是液態的,很多液態燃物的燃燒釋放能量密度也大得嚇人。另外,如果極端勢力將沙林、介子氣等化學武器隱藏在豆花裡,豆花又是不透明的,很容易偽裝,帶入地鐵的確存在極大的被襲擊風險。菲律賓警方不讓23歲的張佳樂(Jiale Zhang,譯音)把豆花帶入地鐵,也是完全正確的,極端勢力招募手下,可不看性別、年齡和文化層次,敢幹的都可以招,張佳樂並不能100%排除她是極端勢力的可能性,菲律賓警方攔她有100%的正確性。

張佳樂配合菲律賓警方也不難,她完全可以像電影裡演的王寶強老師那樣,把一大桶牛奶幹嘍。豆花是封好的,就用牙給撒開了喝,牙不好使用鑰匙,用粗鐵絲,都可以開啟,然後大口乾嘍,再打個大飽嗝緩和一下尷尬的氣氛,不就沒事了?不就不被逮捕了?23歲還是年輕呀。

但是,我們在分析預案時一定被要求要“全面”。如果菲律賓的極端分子發現在地鐵裡發起襲擊不好辦了,他們轉移攻擊地點到廣場怎麼辦?廣場是不是也要禁止攜帶液體。廣場禁止攜帶液體了,極端分子又發現廣場去不了啦,他們為了實施攻擊,會不會降低點要求,隨便找個有車流、人流的馬路,運用液體實施襲擊?這時菲律賓警方又禁止在馬路上攜帶液體了。極端分子又發現馬路去不了啦,他們再次降低標準,隨便找個有人的地方,運用液體實施襲擊。這時候該怎麼辦呢?把整個城市、整個國家的液體都禁止使用了?那老百姓、吃板面群眾喝水咋辦呀?人類五天不喝水就要死亡的呀。

所以,本文認為,菲律賓地鐵禁止攜帶液體是“緩招”,是在緣木求魚,也可以說是懶招,極端分子沒打著,還干擾了菲律賓居民的正常工作生產和生活。以我多年執行類似任務、撰寫相關預案的經驗來看,預案的重點並非是預防,而是事件之後的處置,如何安排抓捕力量、如何裝置醫療救援力量、如何快速恢復秩序才是重點。至於如何防止極端分子發動襲擊,很少寫入預案。一寫,就出現上一段的車軲轆話,總也寫不完。

在抓捕、打擊極端分子方面,難度也非常大,甚至超過傳統的陣地攻防戰鬥。極端分子人員過於分散,戰術手段多種且非對稱,他們就像是“打地鼠”遊戲裡的地鼠,你打了這個窟窿裡的,那個窟窿裡就有可能冒出來,永遠不可能把所有窟窿都用水泥封死,因為你的手裡,只有一把小橡皮錘子。

難度這麼大,也反映在美軍發動阿富汗戰爭,10年,也沒有把塔利班清除乾淨,最後被迫撤軍。很多軍迷都瞧不起阿富汗戰爭這種作戰樣式,認為沒有玩先進武器那麼高階,但是戰爭又不是連續發射1億枚聯合直接攻擊彈藥就能解決問題的,這就是軍事的極大複雜性。美軍處理不好的事,菲律賓警方就更不會處理了,最後讓可憐又可恨的張佳樂成為了犧牲品,變成了中國吃板面群眾批評教育指責謾罵的物件。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