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

被我們隨意丟棄在酒店裡的肥皂,其實能拯救140萬孩子的生命!

一個旅客離開了酒店,他檢查了兩遍行李,確認無誤於是腳步輕鬆。

沒有人在意洗手檯上那塊肥皂。

因為沒有人知道,它會是一個三星期大女嬰的命

Myo和他的媽媽@Myriam Sidibe

2014年9月,緬甸,一個叫Myo的小男孩出生了。

母親抱著他,失去女兒後久違的笑容出現在她臉上。

Myo曾有個姐姐,三星期大時去世了,後來有人告訴他們,也許有一塊肥皂,她就可以活。

這是每年死去的140萬兒童的縮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資料)

這些兒童不是死於艾滋、戰爭、暴力,而是可治療的肺炎和腹瀉。

本來這完全可以避免,不需要什麼高科技,而是一塊肥皂,只需簡單的洗手,就可以避免1/3的呼吸道疾病,1/2的痢疾(腹瀉)。

每天全世界酒店要廢棄500萬條肥皂。

每天有6000名兒童因為沒有肥皂洗手而死去。

我們可以不畏懼死亡,但讓人痛心的是死亡如此廉價。

為什麼不把這些廢棄的肥皂收集起來呢?

Shawn Seipler用近10年做出了嘗試。

他創辦的Clean the world在奧蘭多、蒙特利爾、印度、香港等設定工廠,回收肥皂再造後再送到需要的人手裡。

現在,CTW已經向127國家捐助4400萬條肥皂,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

可沒有人想到,做了近10年慈善的Shawn,最初竟只是想做個大生意?

Shawn seipler(右)

時間回到10年前,Shawn還是一家跨國科技公司的副總裁。

08年的一天,在去明尼蘇達的商務旅行中,從未在意過一塊小小肥皂的大總裁突然來了興趣:「它們最後會去哪呢?」

酒店很自然地回覆他:「當然是到垃圾堆裡啊。」

極具商業頭腦的Shawn馬上心算了一筆賬,按每年100萬條肥皂計算,如果回收再造然後賣到國外市場……

「嘿,這真是一個大生意!」

「如果比爾蓋茨看到我們在做什麼,說不定都要寫一張十億美元的支票。」

Shawn躊躇滿志,一則研究報告卻不期而遇,轉折發生了……

研究說了3件事:

1.五歲以下兒童的頭兩個殺手是肺炎和腹瀉;

2.如果用肥皂洗手,兩者可能會減少60%;

3.每年數百萬兒童因為沒有肥皂而死去。

原以為自己會把肥皂賣往國外的Shawn神使鬼差的成立了一個非盈利組織——Clean the world。

很多年後,Shawn回憶起這個決定,還是忍不住自嘲道:「真是太天真了。」

因為一直到09年2月CTW成立,Shawn仍對慈善界一無所知。

10億美金支票自然成了做夢,將近一個月時間準備的慈善捐贈法案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的申請,也被無情拒絕。

他完全破產了,從薪水不菲的跨國總裁到幾年內毫無報酬。

他賣了房和車,甚至連養老保險和孩子的大學基金也全投了進去。

再造後的肥皂

那段日子,Shawn和家人每天在朋友的車庫裡,坐在顛倒的泡菜桶上,用土豆削皮器刮肥皂。

然後用一個絞肉機磨碎刨花,用四個肯尼爾炊具把肥皂煮成糊狀,最後用大的木製肥皂模具來製造新的肥皂。

很多人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甚至連警察都誤以為他在做壞事,跑了過來。

但好在Shawn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知道這些肥皂會拯救生命

好在Shawn的家人知道他在做什麼,總有一天這些肥皂會出現在需要它的人身邊。

這一天是2010年1月12日,海地首都太子港外發生7.0級地震,預估有316000人因此喪生,超過100萬人無家可歸。

而倖存者隨時面臨著霍亂爆發的威脅。

肥皂,意味著生命。

聽聞肥皂興奮的孩子

親吻肥皂的小男孩

很多年後,Shawn仍然記得那天30000人聚集在自己面前的樣子,不是300,不是3000,是30000。

他記得孩子們拿著肥皂親吻的樣子,好像那是世上最昂貴的金子。

他記得無數人,無法記清的多少人抓住他的手,跟他說:「我要為你祈禱。」

CBS記錄下了這一切,隨著《CBS EveningNews》的播出,事情迎來了轉機,

不久之後,華特迪士尼世界和它的28000個酒店和CTW達成了合作。

美國酒店和住宿協會把他稱為「綠色大師」。

奧蘭多市長也驚歎道:「這真是太神奇了。」

越來越多孩子得到了肥皂

孩子們紛紛與CTW的朋友們擁抱

隨後萬豪、希爾頓紛紛而來,CTW還在香港開設了世潔亞洲,與亞洲最大的一些品牌合作,包括文化東方、香港半島、洲際大斯坦福香港和金沙中國。

全球5000多家酒店,100萬間房都加入了行列,他們和CTW一起在127國家發放超4400萬條肥皂,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

2018年4月,CTW也正式成為少數非盈利組織之一,成為聯合國GWC的成員之一。

而自從CTW開始的那一天起,最大的一個結果是,5歲以下兒童在與衛生有關的疾病方面的死亡率下降了35%。

這不是遙遠的故事,這樣的肥皂再造可能就曾在你身邊發生過。

比如7月26日,在杭州江乾區的慧靈託管中心,就有近70名志願者一起參與了肥皂再造。

這則新聞刊登在了當天的錢江晚報上。

葉門霍亂中的女孩@兒童基金會

當然這些故事也還遠沒有到終止的時候。

17年4月,葉門爆發史上最大霍亂,截止18年7月19日,已經造成2311人死亡,疑似感染案例112萬。

18年9月14日,辛巴威首都爆發霍亂導致27人死亡,數千人死於霍亂。

在烏干達,每天仍有33名兒童因腹瀉疾病死亡。

在肯亞和坦尚尼亞, 許多兒童患有慢性衛生疾病, 導致很多人錯過學校, 最終完全退學。

這些只需要一塊肥皂就可以預防、遏制的疾病仍在這個藍色星球上肆虐著。

「我們只擁有了美國所有酒店的20%,還有很多肥皂等著我們。」Shawn說。

[email protected] Sidibe

而隨著CTW發展,Shawn也發現很多地方的兒童不是沒有肥皂,而是不懂得如何使用它。

全球洗手日重要推進人之一,Myriam Sidibe曾在14年的TED演講上說起印度男孩Mayank的故事。

Mayank的父母認為肥皂是珍貴的日用品,他們把它放在櫥櫃裡,不讓Mayank接觸以免浪費。

印度肥皂的普及率是90%,但像Mayank一樣不知道肥皂重要性的家庭不計其數。

家,本該是孩子的保護傘,卻成了推動疾病的助手,令人痛心不已。

開心唱著洗手歌的孩子們

記得要洗手呀!

於是除了「肥皂回收」之外,CTW還開展了「肥皂學校」專案。

16年11月,CTW在肯亞12所學校為4000名兒童服務。

什麼時候要洗手?為什麼要洗手?如何洗手?這些問題他們用唱歌、遊戲告訴孩子們。

9個月後,與衛生有關的疾病減少超過了90%,學校出勤率提高了45%。

除此之外,這項活動也在比哈爾邦州和加爾各答的貧民窟、在內羅畢、在坦尚尼亞和海地開展。

Shawn的故事像另一個《我不是藥神》,販賣印度神油的程勇本打算靠倒賣格列寧發財,最後卻在生命面前走向了大義。

本想靠販賣再造肥皂做個大生意的Shawn,卻走上了公益的道路而經歷了破產。

紀錄片《The Beginning of Life》裡說:「窮人本身就是對人權的侵犯,每個人都有權獲得基本必需品,但貧窮從兒童手裡剝奪了他們。」

貧窮、戰爭、災難把這些權利剝奪了,但Shawn想幫他們找回來。

不是想當救世主,而是生命可敬。

和世界分享愛吧~

而我們能做什麼呢?

如果此刻你正在酒店,在離開時除了檢查行李,也記得看一眼那些還剩大半瓶的洗髮水、沐浴露,還有隻使用了一兩次的肥皂。

請不要吝嗇帶走它們。

也許我們無法把它們帶到最需要的人手裡,但至少不讓它們毫無意義地浪費在垃圾場裡。

除標註外,圖片來自Clean the world

Reference:親子天地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