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侯景手下的“兔頭兵”到底是什麼?

摘要:在南北朝時期著名的“侯景之亂”中,巴陵守衛戰被看作是侯景失敗的重要轉折點之一。而在這場戰役中,還曾經出現過一支極為奇特的軍隊。

正文:

侯景

南樑大寶元年(550年)四月,巴陵(今湖南嶽陽)城下,一片血雨腥風。

在這裡,控制了樑朝半壁江山的叛臣侯景與前來討伐他的大將王僧辯展開了一場驚天動地的血戰。

對於侯景來說,攻克巴陵、擊敗王僧辯意味著樑朝討伐軍的再一次全面失敗,自己的聲望和軍威必將如日中天;而對王僧辯來說,將侯景的主力拖在巴陵,才能夠爭取到更多的時間來調動軍隊,對侯景形成四面包圍的勢態。

樑朝疆域圖

因此,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這場戰役,沒有任何失敗的餘地。

經過多日苦戰,雙方的損失都很大,但巴陵城還是牢牢地掌握在王僧辯的手中。

面對膠著的戰局,侯景再次派出精兵,與巴陵守軍展開了慘烈的肉搏戰,誓要一舉攻克巴陵城。

用肉搏的方式作戰,恐怕是攻城戰中效率最低的一種,但神奇的是,侯景軍從上至下,似乎對這種方法都極為相信。

他們信心的來源,就是侯景派出的這支精兵,也是歷史上極為奇特的一支隊伍,他們的名字叫做——“兔頭”

這支部隊為什麼有這樣一個詭異的名字呢?

在刨除掉由於基因變異,人長出兔子腦袋等荒誕不經的答案後,唯一能夠解釋的就是:在他們的面甲上,很有可能就繪製著兔子的圖案。

面甲這東西,雖然在古代戰爭中不多見,可也不是什麼稀罕物,魏晉南北朝時期使用面甲的將領還相當不少——與侯景幾乎同時代的蘭陵王高長恭,就是面甲的忠實粉絲。

古代青銅面具

然而,問題又隨之而來了:為了震懾敵方,面甲上所畫的往往都是虎豹熊羆、惡鬼邪神,而兔子這個人畜無害的形象真的能夠起到恐嚇對方的作用嗎?

“兔頭”的由來

答案很簡單:還真行。

因為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兔子除了是食物原材料之外,還有一重身份——它代表著一位神靈:丁卯神將。

將這一位神祇單獨拿出來,可能許多人還是會一頭霧水,但這位所隸屬的神仙集體卻是相當有名,堪稱神界的頂級天團——六丁六甲。

六丁六甲的形象與十二生肖完全一致

在戰國時期,六丁六甲不過是古代根據天干地支理論演化而來的,一種所謂能夠推算戰爭“吉時”的方術。從漢朝開始,六丁六甲逐步從方術神格化,開始作為戰爭之神而受到人們的頂禮膜拜。

而到了魏晉南北朝時期,隨著原始道教的不斷髮展,類似六丁六甲的許多神祇被其吸收,影響也得到了進一步擴大。

按照方術的理論,丁卯神將所對應的日期是“甲子旬”,也就是從甲子日所開始計算的十天之內。在這一段時間內,能夠通過役使丁卯神將,來取得戰爭的勝利。而按照《梁書》等史料的記載,他當時攻打巴陵的時間正是甲子日。(《梁書.元帝本紀》:甲子,景進寇巴陵

可見,侯景派出這支“兔頭”兵的原因,正是來源於當時對於六丁六甲神的崇拜。

以詭異造型壓制敵人這一招,對侯景來說算得上駕輕就熟。事實上,在他剛剛起兵造反時,就曾玩過這一手。

按照《南史》等史料的記載:太清二年(548年),當侯景大軍逼近建康城的著名浮橋朱雀航時,駐紮在北岸的是樑朝名臣庾信。但當庾信看到侯景軍“皆著鐵面”的造型時,嚇得要死,一溜煙就跑沒影了(“遂棄軍走”)。

庾信非常有才 可惜沒有膽子

因此,侯景對他的這一招還是相當有自信的。

然而,侯景忽略了一點:庾信是個讀書人,讓他帶兵不過是趕鴨子上架;而王僧辯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他不僅是名將之後,還是一個身經百戰的職業軍人——

擺幾個造型就想嚇倒我,侯景老兒你沒睡醒吧!

王僧辯劇照

於是,直到這些兔頭兵悉數倒下,巴陵城照樣巋然不動。這場巴陵保衛戰最終以侯景的徹底失敗而結束,而這場大戰也成為了侯景最終失敗的開幕儀式。

方術與戰爭

按照現在人的眼光來看,侯景的戰術自然是荒謬可笑的,但就在當時那個時代而言,他依照方術來指導戰爭的思想,不僅並不存在錯誤,而且被廣泛認為是正確的。

事實上,方術從一誕生起,就與戰爭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絡。春秋戰國時期,方術就被廣泛應用於戰爭當中,傳說中著名的戰國軍事家鬼谷子的另一個身份就是方士。在《漢志.兵書略》等史書中,也專門將“陰陽”列為兵書的一個分類。通過模擬外形來取得神靈的庇佑,便是方術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理論。

鬼谷子被後世尊為道教祖師之一

東漢末年興起的“黃巾軍”,他們標誌性的“黃巾裹頭”,實際上也是呼應他們“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口號。他們以這種行為表示自己是“黃天”的追隨者,實際上與佩戴“兔頭”的行為在本質上是一致的。

黃巾起義

按照英國人類學家弗雷澤在其名著《金枝》中所闡述的理論,方術中的這種模擬神靈、猛獸外形的行為屬於原始巫術當中的“模仿巫術”,是一種歷史相當久遠的行為,主要表現在模仿人深信,只要儘量模仿所學物件的外形、行為,就能夠獲得所學物件的能力,從而達到自己的目的。

如果用現代理論來解釋的話,這一行為非常類似於心理學上的“自我暗示”。在古代,通過“自我暗示”來強化軍隊的士氣,的確能夠起到一定的正面作用,甚至直到近代,這種行為依然存在,義和團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然而,正如“兔頭”兵與義和團的失敗所展示的那樣,思想上的“自我暗示”只不過是戰爭勝利的一個因素,只有將主觀與客觀因素完美結合,才能夠獲得戰爭的最終勝利。

參考文獻:

《梁書.王僧辯傳》《梁書.元帝本紀》《南史.賊臣傳》《黃帝太乙八門入式訣》《太上六壬明鑑符陰經》《祕藏通玄變化六陰洞微遁甲真經》《漢志.兵書略》 《金枝》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