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吳佩孚幕府中之豪傑”、“得日人推重”的江東才子楊圻楊雲史

隨父入京

楊圻清末曾隨父居京城,以“負不羈才,尚俠好奇,京華奇蹟,裘馬麗都。”為世人所知。

追隨吳佩孚

民國報刊中記錄的楊圻軼事

民國後長期追隨吳佩孚,轉戰各地,除以手中之筆為吳撰文外,還寫下了許多記載軍閥混戰的詩篇。楊圻膽識過人,據時人撰《楊雲史軼事》:“雲史清才雅度,有古人風。尤以忠義廉介著聞於時,湘楚間人士爭推重之。....去年吳秀才(吳佩孚)汀泗橋之惡戰,為南北成敗關鍵。幕友皆不往。楊獨請從,隨吳都師咸寧縣之火線,身臨炮者火四日四夜。眠食俱廢。屢濱危險。......於彈如雨下血肉橫飛之中。其渡江時奇險,彈穿其壁碎其枕,人皆失色,某處長伏匿床下。而楊若無所覺。執筆辦公如故。炮聲如雷發,人皆亦棉花塞耳,楊若無聞,張月波參謀長稱之為文人中之豪傑。”

民國報刊中的楊圻墨跡

定居北平

1931年吳佩孚兵敗後,回北平定居,並實踐他不出洋、不入租界、不取姨太太的諾言,搬到東城王府大街北什錦花園做寓公。楊圻則住北船板衚衕,做起了名士,以鬻字賣畫為生。由於楊圻在文壇的特殊地位,因此其人其書頗為時人所重。

民國報刊中的楊圻詩作

得日人推重

《天津北洋畫報》1927年11月5日載《吳佩孚與楊雲史之畫》一文:“前漢口....拍賣吳佩孚公館物件。......近人字畫反多聚精會神之作,惟以皆有雙款,故無人問津。獨楊雲史所繪工筆紅梅玻屏一幅。生香活色,蒼秀絕倫,畫用沒骨法,聚而觀者如堵。第二日開拍時,此畫有某日商與一中山裝之黨員爭購之,其意皆在必得。增價甚猛。傍人遂退避三舍,結果由四十元增至三百二十元,為此日人購得,喜形於色。或問此近人耳,何值此價。日人操華語答曰,‘楊圻為貴國有大名之詩人,忠於吳佩孚,實最有道德者,而此畫又繪以贈吳者,有題詩,有年月地名,將來可證其關係之跡,此為異日之骨董。故願出此價耳。’嗟乎外人猶知崇拜道德二字乎,猶憶其所題詩有‘看到英雄真事業,狀元宰相太尋常。’之句。”可見楊圻在時人眼中的地位。

1932年,齊白石曾為楊圻繪《江山萬里樓圖》。

1936年賽金花死後,楊圻弟子張次溪和北京士人將賽安葬於陶然亭畔,並請楊作《靈飛墓詩碣》。

民國報刊中的賽金花像

為丁文雋作序

丁文雋

1939年,青年書法理論家丁文雋以所撰書論一部,請其師楊圻作序。

楊序雲:“孔門六藝,書居其一,則知書為學者必修之科也,久矣。故周、秦金石流傳之猶可得見者,其書無不嚴整肅穆,精妙絕倫,至今為法。漢、晉、唐、宋以來,篆、隸、真、草其用大備,體變既繁,名家輩出,於是書法一道各有師承,俱臻絕詣。清代重文學以之取士,文詞書畫人才皆稱極盛,邁越前代,故書法人人所長,京師尤盛,雖至胥吏僮僕莫不各擅家法,握管斐然。迨校制既興,注重科學,斯學遂見廢棄,嘗見國學博士、官府大僚,畫蚓塗鴉不成字型。而學書不成者,乃援以自文其短。於是三十年來,此事遂廢,可勝慨哉。門下丁子文雋,敏而好學,從政之暇,淫於文史,其手寫碑帖逮五百餘種,備諳筆法,慨書法之中絕。乃撰《精論》一書,都十餘萬言,廣搜博採,取精用巨集,以淺顯之筆墨,仿近時之標目,不作古人艱深之言論,力破古人意會之疑陣,所以使學者易領悟而躋速成也。書成,以例言、綱要示餘,且請名而索序焉。餘少誤館體,壯疲戎馬,蓋無暇晷用心臨池,略述源流已多邱蓋。近歲臂彎遠視,僅可摩崖書榜,而不克伏案作牋。書法未精,誠平生一恨矣。故文雋此作,實獲我心,喜其可繼絕學而惠學子,不惟為豐年之玉且實為歉歲之谷也。則促其速以問世,且以其立言精審,命名曰《書法精論》焉。學者一編在手三年有成,諺曰:書無千日功,盍一試吾言。民國己卯中元日江東雲史楊圻序。”。

丁文雋贈溥心畬《書法精論》

從序中可知此書之名《書法精論》即為楊所賜題。此外,楊圻對丁文雋及其著作亦頗為推許。(未完待續)

(作者鄒典飛系北京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京派書法研究會副會長)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