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明知道李克用在城外給自己挖坑,打虎英雄李存孝為何不戰也不逃?

歷史上沒有李元霸卻有李玄霸,此人是唐高祖李淵與竇皇后第三子,字大德,少年夭折,很聰明(幼辯惠)但未必會武功。即使李玄霸會武功也沒機會上陣施展,因為他在隋煬帝大業十年就少年早逝,那一年隋煬帝正第三次征討高句麗,李淵直到大業十三年才在太原起兵。而在演義小說中與李元霸齊名的十三太保打虎李存孝,可是確有其人,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唐末第一猛將。

​按照正史記載,李存孝肯定不是排行第十三——無論是年齡還是被收養時間,他都不是最小與最後一個:李存孝(858-894年)比李克用的親兒子後唐莊宗李存勖(885年-926年)、養子後唐明宗李嗣源(867年-933年)都大,而且李存孝是從小就被李克用俘虜後撫養長大,李存孝被俘併成為李克用養子的時候,李存勖還沒出生。

演義小說把李存孝寫得多麼神勇無敵,且不去管他。咱們今天要講的,是打虎英雄李存孝最後的日子:李克用大兵壓境,李存孝為何不戰也不逃?一個小裨將略施小計就坑死了唐末第一勇將,而李存孝在變臉如翻書的李克用面前,也應該對兩件事情感到十分後悔。

在《舊五代史·卷五十三》《新五代史·卷三十六》中,都有明確記載:“存孝,代州飛狐人也。本姓安,名敬思。太祖掠地代北得之,給事帳中,賜姓名,以為子”“少於俘囚中得隸紀綱,及壯,便騎射,驍勇冠絕,常將騎為先鋒,未嘗挫敗。”

​在唐及五代正史中的記載中,李存孝的勇猛幾乎可以與大唐開國第一悍將秦瓊秦叔寶比肩。新舊兩唐書記載秦瓊萬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而新舊五代史也同樣記載了李存孝的強悍:“存孝每臨大敵,被重鎧橐弓坐槊,僕人以二騎從,陣中易騎,輕捷如飛,獨舞鐵楇,挺身陷陣,萬人辟易,蓋古張遼、甘寧之比也。”“存孝猨臂善射,身被重鎧,櫜弓坐槊,手舞鐵楇,出入陣中,以兩騎自從,戰酣易騎,上下如飛。”

我們合上史書,也能想見李存孝當年的萬夫不敵之勇,但是這位李存孝,卻死在一個小裨將的一個餿主意,而且在死前向李克用叩頭認錯。正史中的記載顛覆了傳統演義小說樹立的英雄形象:李存孝死得也太窩囊了。

按照史料記載,李克用好像並沒有做什麼對不起李存孝的事情,但是他的親兒子和乾兒子們卻一直明爭暗鬥,鬥得最凶的,是邢州留後李存孝和馬步軍都指揮使李存信:存信與存孝俱為養子,材勇不及存孝,而存信不為之下,由是交惡,存孝所為,存信每沮激之,存孝卒得罪死。

​李存孝之所以反叛李克用,也全是李存信的“功勞”。因為軍職關係,李存信隨侍李克用,而李存孝在外帶兵,李存信有很多進讒言的機會,所以經常在李克用面前說李存孝懷有二心。李克用有沒有聽信讒言,正史中沒有記載,但肯定沒給李存孝好臉色,所以“存孝不自安,乃附樑通趙”,乾脆背叛了養父兼主公李克用。

養子造反,養父自然要親征。但是以李存孝的武勇強悍,即使因為兵力懸殊打不過李克用,但是突圍逃跑還是沒有問題的,起碼其餘的太保們一對一單挑甚至群毆,都未必能拿下李存孝。

這時候我們就能看出李克用的老奸巨猾了:他不急於進攻嬰城自守的李存孝,而是在邢州城外搞土工作業——“深溝高壘以環之,掘塹以圍之”。李存孝知道自己的老爹是在給自己挖坑,只要坑挖好了,自己騎術再高明也跑不掉。

​李克用挖坑,李存孝襲擾,雙方陷入膠著狀態。這時候一個叫袁奉韜的裨將站了出來,他略施小計就把李存孝變成了籠中之鳥。這個小裨將派人忽悠李存孝:“公(指李存孝)所畏者,晉王(李克用)爾。王俟塹成,且留兵去,諸將非公敵也,雖塹何為?”李存孝一聽也對,就偃旗息鼓,再也不出出城襲擾李克用的土工作業部隊了。

等到環城塹壕挖好了,李克用還是不走,而李存孝卻斷糧了,也知道自己上當了——我可被袁奉韜這個小裨將坑苦了:打不過,跑不掉,乞降吧!

眼看著手下已經餓得失去了戰鬥力,李存孝只好跑到城牆上去跟李克用哭訴(泣訴於武皇):“兒蒙王深恩,位至將帥,苟非讒慝離間,曷欲舍父子之深恩,附仇讎之黨!兒雖褊狹設計,實存信構陷至此,若得生見王面,一言而死,誠所甘心。”

​李克用也被“感動”了,就派劉太妃進城勸降,不知道李存孝是不是劉太妃撫養長大的,反正是老太太一出馬,李存孝就出城投降了。

雖然李存孝認錯態度誠懇,但是李克用卻變臉了:“你說你是被李存信逼迫而不得已造反,但是你在檄文裡給我加了那麼多罪狀,也是李存信教給你的嗎?”

李存孝這下傻了,此時他最後悔的應該是這兩件事:第一,在李克用深溝高壘鐵壁合圍之前,我咋沒逃走?第二,我怎麼會相信李克用這個梟雄會講“父子親情”?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