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小霸王遠去後,誰來扛起智慧學習機的大旗?

本文來源:36氪

作者:吳夢啟

2019年,對於學習機市場來說,意味著新舊交替。

今年5月,名噪一時的小霸王遊戲機團隊解散,官網停更。20年前以銷售小霸王學習機而成名的小霸王電子科技公司,在產品開發和轉型再度陷入困局。

同一個月,科大訊飛釋出了X1 Pro學習機。這個號稱有人工智慧加持,京東上售價3999元的學習機,實際上是個專用平板電腦,科大訊飛面向中學生教育領域開發的產品。在今年的6·18促銷中,這臺學習機的銷量位列所有學習機中的第一名。

據IDC中國的資料分析,2018年,中國前三大平板電腦廠商出貨量共計2212萬臺,而這其中70%幾乎都用來教育學習。科大訊飛的產品在這個市場中打下了第一根堅固的釘子。

而當年號稱“擁有一臺小霸王,打出一個萬元戶”的小霸王學習機,不僅原有的教育功能已基本被放棄,而且依靠遊戲重返市場的希望已不復存在,只剩下幾個創始人的傳說還在坊間流傳。它的大幕正在徐徐拉上。

從小霸王到讀書郎

小霸王是公認的學習機鼻祖,鼎盛期在1990年代中期。這個時期PC機還是科研機構和高校裡的寶貝。小霸王學習機通過鍵盤連線電視,可學習打字和程式設計,因而被包裝為初級電腦產品。它的售價僅有兩三百元,對照過萬元的486電腦,用“物美價廉”形容並不過分。它一度熱銷全國,最高峰時佔據80%的市場份額。

有趣的是,這個產品帶有遊戲機卡槽,可以外接遊戲卡,結果成為許多80後和90後的第一款遊戲機——這一功能據說是投資界傳奇人士、當時小霸王產品負責人段永平開發的。最後遊戲功能喧賓奪主,成了小霸王的主要研發方向,一直到今年5月。

小霸王本身在技術上並無獨特之處,且用途單一。在學習機市場爆發後,遍地都是小霸王學習機的山寨產品,加上PC價格逐漸走低以及網際網路的普及,它在世紀之交慢慢被新品牌的學習機所替代。

新一代學習機以行動式視訊學習機為主流,中間有一段時間文曲星等翻譯器扮演了過渡角色。技術進步帶來行動式視訊學習機的功能提升:具有MP3功能,內建英漢詞典和經典文件,可用它來觀看名師課程和學習英語。這一產品仍屬於早期的學習機範疇,屬於單向的資訊傳輸,不具備互動功能。但這款產品催生了步步高、讀書郎和優學派這樣的學習機品牌誕生。

智慧手機誕生後,學習機功能逐漸固化成手機上的一個個App。為了確保安全上網,針對的中小學生的學習機仍以平板電腦和學生筆記本的方式出現,只是內容得到更多拓展。除了傳統的視訊教學課程,還有電子教材和題庫,對課文進行講解,並進行題庫訓練。此外,學習機中加裝了家長干預程式,能夠自動過濾不良內容。

這一代的學習機較之從前,在內容和功能上進一步豐富。但是仍舊無法擺脫此前的單向資訊輸入的特點。

人工智慧的介入

體驗不佳,是老一代學習機的痛點。哪怕是引入視訊和題庫,也僅僅是把線下的課堂搬進線上而已,在提升學習效率方面,與線下的效果類似。

人工智慧技術的引入,使學習機出現了更加個性化的學習方式。新一代產品在最近幾年逐漸登上產品舞臺,除了科大訊飛的X1 Pro,還有聯想和沐坤科技等聯合的“課堂派”,小米的“小愛老師”(以英語學習為主)以及OKAY智慧教育旗下的OKAY學習機。

科大訊飛和小米在語言學習方面有比較深刻的研究,早期的產品多從語音起步,如智慧音箱、錄音筆等,因此在人工智慧的自然語言學習方面的功底深厚。這一優勢給產品帶來了兩個特點:首先是它們的語言教學有較強的優勢;其次,產品中多內建語音助手,人機互動介面友好。整機的智慧性也有了較大的提高。

部分學習機的智慧化停留在智慧識別、語音對話和題目批改上。另一部分產品則注重提升機器學習能力,這是新一代“智慧學習機”的亮點之一。具有機器學習能力的學習機號稱學會了“AI輔導”,流程如下:做測試題智慧檢測知識掌握情況,然後AI推薦合適考點,最後一步是針對學:先針對問題微視訊講解,再做習題鞏固。這就是所謂的“個性化學習平臺”,推動基於知識圖譜的校內外同步學習。

通過人工智慧與學生的互動,學習效率實現了較大的提升,避免了重複的題海戰術。某款智慧學習機自稱“節省了五成的學習時間”並非沒有道理。對於此前的學習機來說,功能進步很明顯。

生態是“智慧”關鍵

“智慧”是學習機的優勢,但同時也暴露了它的弱點,因為需要大量的資料訓練,才能提升學習能力。但是資料從何而來?

缺少和教育機構的合作,這是老一代智慧機在市場開發時遇上的問題。當時,硬體廠商曾經與一些名校合作推出學習機,但這不過是為了獲得名校的名師課堂資源,而並不著眼於獲得教學資料。作為資深老牌學習機廠商,步步高只是一個硬體公司,產品除了學習機(步步高稱為家教機)、平板電腦,還包括智慧手機,卻不涉足教育。“小愛老師”也是小米眾多智慧家居產品之一,在垂直領域的資料獲取不夠。

科大訊飛在這一領域的佈局比較完整,原因在於教育本身就是它的核心業務之一,2018年1/4的營收來自教育。科大訊飛的業務矩陣包括to B和to C兩方面的業務。中信證券的一份研報中稱訊飛的教育產品在全國2.5萬個學校中使用。如果它把教師、家長和學生三端的資料打通,可以確保智慧學習機獲得足夠的資料,用於機器學習的訓練和迭代。

OKAY學習機的發展路徑剛好與科大訊飛的X1 Pro相反。它依託OKAY智慧教育而起,本身就有足夠的教育機構支援。OKAY智慧教育的董事長是俞敏洪。公司註冊於2014年,意味著從這時起,新東方的老闆就已經注意到AI在C端教育產品中的應用了。

不能不說,教育生態不僅對於技術迭代,對於商業發展也是很重要的。

在2018年OKAY學習機推出後,新東方在教學中也使用了這一款產品。說明學習機的系統自成體系,可以應用在自己生態中,形成商業閉環。科大訊飛也可以複製這一套做法,讓學習機與自家智慧課堂、智慧考試結合起來,帶動產品的銷量。

相比其他的競爭對手,科大訊飛和OKAY不僅在技術上,也在商業化程度上領先一步。

其他學習機品牌缺乏生態支援,走電商銷售或者線下零售渠道,產品銷售碎片化,得不到足夠的體系支援,這是它們目前所面臨的問題。聯想其實已經認識到這一問題。它在研發“課堂派”時拉上沐坤科技和一起教育,但在AI技術應用上還需補上不足。

畢竟,這一市場不能放鬆。中國資訊市場研究網調查顯示,2018年學習機市場規模達到1064億元。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