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巨炮:為什麼是歐洲而不是中國發明瞭大炮

巨炮時代

1453年4月6日,在拜占庭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城外,隨著一聲轟隆隆的巨響,一顆重達470kg的石彈騰空飛出,重重的砸在了君士但丁堡的外牆上。素來有“文明世界裡最堅固城牆”之稱的君士坦丁堡外牆轟然倒塌。而完成這一切的怪物是一門長5.12米,口徑76.2CM,重約17噸的巨炮,史稱烏爾班大炮。

當然,像烏爾班大炮這樣的龐然大物並非是孤立於世界的火力之王,在同時期的整個西歐和中歐範圍,曾掀起了一股時間長達半個世紀之久的“巨炮時代”。比如在1377年,勃艮第大公勇敢者腓力攻取奧德雷克時,曾下令讓他的工匠鑄造了一門超級巨炮,這門炮口徑達到了0.5米,可以發射200公斤的石彈。根據當時人的描述,這門巨炮開火時的響動之大,“好似地獄群鬼畢至。”

此外還有再斯柯特拉德的愛西堡現存的一門莫斯·邁格炮,這是一門巨大的青銅炮,炮長4.11米,口徑50.8CM,炮重6.6噸,使用600kg重的鐵彈,射程達1280米。使用249kg的鐵彈時,射程可達2560米。1489年英軍進攻坦斯巴頓時曾用此炮轟開了城牆,這般洪水猛獸,放在今天來看,依然是恐怖的化身。

可以說15世紀的歐洲人對巨炮的依賴和崇拜超過了其他武器,包括被後人所稱讚的聖女貞德,也並非傳統印象中的身穿明晃晃的鎧甲、手裡揮舞長劍的形象,而是一名出色的炮手。在他初次告捷的奧爾良之圍中,同行的參戰人員記錄到:“她的仗打得又聰明又準確,就像個打了二三十年仗的指揮官。特別是在安排炮隊以及卓越的操作上。”

毫無疑問的說,火炮改寫了攻城的戰術思想,尤其是中世紀時期的歐洲城牆,在火炮的面前完敗。不過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這一切並未在火藥的誕生地——中國發生。

當整個歐洲都在為巨炮而瘋狂時,14、15世紀的中國火炮卻輕得太多太多:當時中國人眼中的大火炮最沉也不過80公斤,而大多數火炮也只有20公斤重。正如中國的古典文獻所記載的那樣,雖然中國的大炮在攻城時無處不在,但是它並不是用來打牆的,而是打人的。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平壤之戰中,明軍的佛朗機炮只是不斷的去轟炸城牆上的日本兵,而不是對著城牆硬啃。即使偶爾不用來打人,也是去攻擊木製的塔樓和大門。因此在國內有些人就提出中國人技術落後,造不出巨炮。當然,這也是個誤區,事實上,14世紀中國的冶金技術非常先進,在世界上仍然屬於位列前茅的水平,出現在嘉靖年間的大型大將軍炮(長度3米,口徑15CM,炮彈20公斤),就屬於大型火炮的範疇了。只是中國人沒有繼續在大型火炮的範疇上追求實用。但這是為什麼呢?

被堅固城牆捍衛的民族

在很早以前,一些歷史學家就此提出一個觀點,認為中國之所以沒有大型火炮,是因為中國人的敵人大部分時間都是缺少城牆保護的遊牧民,而民族帝國自身大部分時間處於統一狀態,也就沒有開發大型火炮的必要。從這兩點來看,小巧機動的火炮在這片土地上活躍就講的通了。

然而,事實也並非如此。雖然在北方,中原帝國面對的敵人多是些住帳篷的遊牧民,但是在戰爭同樣頻繁的南方。帝國軍隊面對的卻是一個個堅固的堡壘。縱然北方更多時候面對的是遊牧騎兵,在15-16世紀之際,中國的軍事家自己也認為,大口徑的火炮在對付遊牧民族非常有效,並且在十六世紀的北方要塞中裝備了大量的火炮來對付時常犯邊的蒙古人。

那麼是什麼遏制了巨炮在中國的誕生呢?

在20世紀中葉,一位歐洲的城堡專家回顧了中國的城牆是有多麼的雄偉、令人讚歎:“在中國······直到今天,主要的城堡都還環繞著箭矢高聳的無法逾越的城牆,相比之下,歐洲中世紀的城堡簡直不堪一擊。”

在今天,一些西方軍事學家在研究文藝復興時期能夠對抗加農炮炮彈的16世紀城堡時,發現歐洲人採用的建城原理和古代中國是極其相似的,只不過古中國的城堡技術,要早的更多,甚至早過了投石機橫行的時代。

在今天的考古過程中發現,中國早在商朝時,就已經可以建造巨集偉的城牆了。在鄭州出土的商代古城牆遺址上,考古學家得出商代的城牆,已經可以修建成高10米、底20米、頂部寬5米的城牆了。到了明朝以後,幾乎所有的大縣城和省會都會修建有高大的城牆來防衛,底部10米—20米,頂部至少也有厚5米—10米。

相比之下歐洲的中世紀和古典時代的城牆就遜色的多了。羅馬時代的城牆,雖然也有高於10米的石牆,但是其厚度也就是1.5米到3.6米。在羅馬帝國的邊境上,城牆也多是4米後6米高。素有西方古代城牆之最之稱的君士坦丁堡,其外牆的厚度在2米,內牆的厚度也只有4米,內外牆之間有一個15米的無人區。但是這樣的城牆和同時期的中國城牆相比,就顯得弱不禁風了。

此外還有很多12—13世紀的日耳曼城牆,可以說總體來看是又矮又簡陋。即使到了14世紀,全歐洲都開始瘋狂的修建城牆之後,整體城牆的厚度也不會超過2米。在英國,城牆要顯得更加單薄,即使是最厚的紐卡斯爾,其城牆的厚度也不過是2.1米。而像什魯斯伯和布里斯托這樣的城牆,卻是1.5米都不到。

這樣一比,當火炮還都處於早期階段的時候,轟開一堵2米厚的城牆當然是要比轟開一堵15米厚的城牆要輕鬆地多。除了城牆薄不經打以外,歐洲中世紀的建城工藝也是歐洲城牆薄弱的一個原因之一。歐洲的城牆歷來都是石牆為主,石磚之間都是用混合著砂礫和碎石的黏合劑固定,因此這樣的石牆很難抵擋炮彈的衝擊。相比之下,中國一層一層壓實的夯土城牆,則能更好的吸收炮彈的動能,從而減少傷害。

而且從宋朝開始,中國興起了磚石和巨石在外,夯土在內填充的混和城牆,這一技術在明朝得到了徹底的完善,典型的代表就是南京的明城牆。這樣的城牆非常結實,再加上厚度動輒以就是10米—20米的龐然大物,在那個年代卻是是可以做到在加農炮的火力下頑強的生存下來。即使是13世紀末可以毀天滅地的回回炮,對於中國的軍事重鎮的城牆也並不能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包括在蒙宋襄陽之戰,也並非是回回炮對襄陽的城牆造成了重大的破壞,而是回回炮超遠的射程可以越過襄陽的城牆打擊到城內的建築,這就徹底的打垮了襄陽守軍本已寥寥無幾士氣。事實上,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稜堡城牆的土石混合和木土混合技術,和中國的古城牆技術相比,並沒有什麼差別,區別點在於稜堡的火力點安置和星型城牆帶來的的交叉火力以及銳角城牆所帶來的更強的防禦力。

試想,如果是當時的歐洲君主遇到了中國那樣的城牆,還會設法研製出可以一擊擊垮城牆的火炮嗎。因為不管是15世紀早期的巨炮,還是晚期重量稍輕但是威力更大的火炮,在運輸、製造和火藥消耗上,都是一筆巨大的開銷。比如巨炮每開一次火,幾乎就要消耗掉50公斤的火藥,十六世紀的火炮每開一發炮,就相當於一個步兵一個月的軍餉。之所以歐洲的君主願意不惜巨資開發火炮,是因為這些付出可以收到回饋,只要一發炮彈,就可以擊穿敵牆,逼得守城軍隊投降。而在中國,炮兵並不能收到這樣的回饋。可以說縱然是烏爾班大炮這樣的巨炮怪獸,怕是也難以撼動南京或者蘇州城分毫。

當然,我們不能把歐洲出現巨炮而中國的火炮發展越來越緩慢完全歸結到城牆身上,畢竟還有國家大環境的不同,比如說歐洲在同時期戰爭越打越多,越打越激烈,而中國則是越打仗越少,越大越太平。還有就是政府對火器監管的態度截然不同,歐洲君主在全國大力推廣,產生市場競爭,而大明和大清君主則是嚴格管控火器的鑄造,杜絕火器在民間發展。這也是阻礙了中國火炮快速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