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她是中國舞之母,因難忘初戀,40年後她回到他身邊,55年後再牽手

她叫戴愛蓮,名字是她自己後來改的,意為“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

在民國眾多傳奇女子中,素有"中國舞蹈之母"的戴愛蓮之最傳奇處卻並不在舞蹈,而在於她那讓世俗唏噓感嘆不已的情愛。

戴愛蓮的一生,曾有過數段情,對她影響最大的一段感情卻僅是那段只持續了兩個星期的初戀。正是這段初戀,讓戴愛蓮傾盡了一生。在她一生的情愛字典裡裡:兩星期=一生。

戴愛蓮與初戀情人、雕塑家維利·索科普相識在倫敦。

那時的戴愛蓮年僅23歲,兩人相識時,戴愛蓮正因做模特被解僱而煩惱不已。因為當時戴愛蓮家境並不好,所以她不得不邊學舞蹈邊打工。

那天,戴愛蓮愁眉不展地走在學校的路上,那天颳著風,於是,她原本單薄的身子在風裡顯得更單薄了。她狠狠地用腳踢了一顆小石子,可一不留神,這顆小石頭正好滾到了一雙男士皮鞋旁。戴愛蓮抬起頭,站在她眼前的是一位氣質卓越的藝術家模樣的青年。

此人,正是維利·索科普。

那天,許是那段受的委屈太多了,戴愛蓮一股腦地將“自己給人做模特掙錢,結果人家不僅解僱她還不給一分錢報酬”的遭遇告訴這位素不相識的男人。

維利·索科普聽完嘆了口氣緩緩道:

“我真羨慕他,他有錢,可以僱請你當模特兒。我是搞雕塑的,也想請一個模特兒,可是我沒有錢。”

戴愛蓮聽完立馬來了精神,她的眼裡放著光極其懇切地對維利說:

“我失業了,正在找工作,只要你能提供食宿,我可免費當你的模特兒。”

維利聽完眼睛向左上角斜了下又轉回來正眼看向她道:“OK!”

就這樣,戴愛蓮成為了學校這位雕塑家的模特,因為沒地方住,她索性住到了維利的工作室。這樣一來,兩人相處的時間便也多了起來。

因為都愛好藝術,所以平日兩人的共同話題很多。加之,兩人性格又互補:戴愛蓮外向、活潑,維利內向、沉穩,很快兩人便慢慢擦出了愛的火花。

可對於這段感情,戴愛蓮始終心有顧忌,畢竟,維利已經有了未婚妻西蒙。可感情從來不是人力能控制的,在荷爾蒙的驅使下,兩人還是乾柴烈火地燃燒了。

期間,維利還為戴愛蓮精心創作了一尊頗具東方少女氣質的石質頭像,這尊石雕頭像可以說是戴愛蓮與他的初戀信物。

可這把火剛剛燒了兩個星期,西蒙便回到了維利身邊。西蒙回來看到未婚夫工作室的戴愛蓮瞬間著了火,作為女人,她當然不會允許一個長相氣質都很出眾的年輕女子留在未婚夫身邊。

而此時的戴愛蓮也在西蒙回來後徹底被打回了現實,她清醒地意識到:銀行家之女的西蒙才是維利的真愛,這點她騙不了自己,而自己則只是他寂寞時日裡短暫的陪伴者罷了。

“他看她的眼神柔情似水,這是我從來不曾見過的,對,他深愛她!”很多年後,戴愛蓮回憶起這段過往時依然很有些神傷。

三個人的愛情,從來是擁擠的,很快,西蒙向維利提出“必須送走戴愛蓮”。那一刻,戴愛蓮心碎了,她知道,一切都要結束了。

在世俗眼裡,一段僅僅持續了兩星期的愛戀似乎並不算什麼,但對於戴愛蓮而言,這卻是此生唯一一次如此確切的愛。

經典愛情電影《廊橋遺夢》裡有一句經典臺詞,是這樣說的:這樣確切的愛,一生只有一次。

實際上,真正確切的愛,從來只有一次。而這很多的唯一一次,都發生在初戀那年。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初戀在任何時候都對人類有著極其致命的魔力。

戴愛蓮人生的這唯一一次確定的愛,很悲哀地,也只屬於她那註定錯過的初戀。

《廊橋遺夢》裡的主婦弗朗西斯卡與攝影師羅伯特的外遇僅僅只持續了4天,可他們的愛卻在因為責任道德放手後,綿延了往後的一生。

戴愛蓮對維利的情感,也是如此。

離開維利後,戴愛蓮帶著一身舞藝回到了國內,很快,她便在這裡打下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在宋慶齡等的幫助下,她還未拉班舞譜在中國的傳播做出了突出貢獻。

這期間的戴愛蓮還邂逅了一個和維利一樣有才華的藝術家,他便是知名畫家、《王先生別傳》的畫作者葉淺予。

葉淺予和維利一樣,身材高大,英俊瀟灑且風度翩翩,更為神奇的是:他和維利一樣,比戴愛蓮大9歲。

人說,遇見初戀後,後來交往的每一個戀人,都與你想象。這句話,放在遇見葉淺予後的戴愛蓮身上也能說得過去。

戴愛蓮不顧葉淺予曾經兩次婚變並有一個女兒(葉明明),毅然地投進了他的懷抱。兩個語言不通的人,就這樣以閃電的速度相戀並走進了婚姻殿堂。他們的婚禮,還是在宋慶齡的辦公室操辦的。

人說婚姻是因為不瞭解而開始,又多因為了解而結束,這話果然不假。最初只能靠英漢字典溝通的兩人,後來在慢慢學會彼此語言有了深入溝通後,竟慢慢有了隔閡。這種隔閡來自中西文化差異,來自性格,更來自比較。

時間日久後,戴愛蓮越來越頻繁地感覺到最初的維利才是最適合自己的那一個。他和她只要一個眼神,便能懂彼此的想法,他也懂她心裡的小想法,他也懂得關心她。可葉淺予,卻很難做到這些。

葉淺予是一個把藝術看得比生命還重的男人,自然,他眼裡愛情也沒有藝術重要。他可以為藝術忽略愛情,實際上,他也是這麼做的。

新婚後不久,戴愛蓮就因種種原因病倒了。可當戴愛蓮孤獨地躺在香港瑪麗的病床上時,她最大的依靠、丈夫葉淺予卻在得知妻子重病訊息時選擇了留在重慶。原因是:他突然來了靈感,所以他準備全身心在重慶投入創作。

戴愛蓮痛苦地與病魔做鬥爭時,他的丈夫也在戰鬥:他在創作《戰時重慶》 組畫《戰時重慶》 組畫。在戴愛蓮治病的這段時間裡,葉淺予完成了100 多幅因靈感和激情閃現而成的漫畫和速寫。

一切完工後,葉淺予才姍姍地來到了妻子的病房。一個人在病中從來是最需要關懷的時候,何況病著的戴愛蓮還是個女人,還身在舉目無親的香港。

可這些,葉淺予顯然看不到,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戴愛蓮想不起那個對她驅寒問暖的初戀,顯然是不可能的。

葉淺予在大病面前是如此,在生活的很多細節面前也是如此:他經常忽略戴愛蓮的感受。

最堅強的女人也同樣需要丈夫的愛撫和細微的體貼,當這種需求在丈夫得不到滿足時,女人就會本能地開始去外邊尋找。人說女人婚外找愛,男人婚外找性,這話永遠是對的。

感覺不到自己被愛的戴愛蓮開始傷心失落,強烈的對比下,她開始越發懷念初戀維利。人生有時候也真真很諷刺,人經歷無數壞人只為懂得哪個是好人。而戴愛蓮,是在經歷過別的男人之後,才開始明白:維利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好。

可萬水千山,他們,終究回不去了。

無數個夜裡,戴愛蓮枕著滿枕的心事流著淚入眠。只在那夢裡,她才又有了所愛的維利,又對愛情有了希望。

兩人婚後的第十年,戴愛蓮當上了舞蹈團團長,而丈夫葉淺予則被派往了新疆考察。這時的兩人,有了一段長時間的分居。

分居期間,沒有了顧及的戴愛蓮將維利給他的物件翻出來,有時候她看著它笑,有時候她看著她哭。離開的時間越久後,她對他的思念竟日益深刻了。

有的思念會隨著時間的飛逝消失殆盡,而有的思念,卻是與日俱增的。有的人與所愛分開十年,會不再記得對方的容貌,可有的人,卻十年如一日地記著對方的長相、聲音甚至氣味,戴愛蓮對維利的思念屬於後者。

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思念的區別在於:前者很淺,而後者卻極深。

戴愛蓮開始覺得,自己和維利之間是:情淺緣深。時間越往前,她便越發想找回他。可她知道,橫亙在他們之間的現實,比天高,比水長。

在極度思念維利的這段時間裡,一個和曾經的維利一樣年輕的男人闖進了戴愛蓮的生命裡。他是戴愛蓮舞蹈團的一個男演員。戴愛蓮不顧自己比男演員小几歲,毅然展開了對他的追求。

女追男,尤其對才貌過人的女人而言,從來分外簡單。但女追男,卻往往很難有好結果,因為男人對輕易得手的東西往往不會太過在乎。

很快,戴愛蓮便和男演員在一起了。出軌後,戴愛蓮絲毫不以為恥,因為她在心底早就做好了與他分手的準備。當葉淺予回到家時,她直截了當地道:

“我不愛你了,我們離婚。”

直到這時,葉淺予才知道妻子已經移情別戀。藝術家的清高天性讓他沒做太多挽留就同意了離婚,即便此時的他心如刀絞。

葉淺予不愛戴愛蓮嗎?真相是:他很愛她,否則他的舞美人不會畫得那般傳神,否則他絕不會再此後幾十年雖敢再婚卻不敢再愛。葉淺予的問題在於,他把藝術看得比愛情重。

而戴愛蓮再嫁多年後,她便在一場浩劫中遭了難,她的再婚丈夫竟在浩劫時拿著她的財物丟下她逃跑了。

對女人來說,最大的打擊是情也傷,財也傷,戴愛蓮很不幸地受了這最大的打擊。

接二連三的感情受挫,在讓戴愛蓮備受打擊的同時,也更加地念起了初戀的好。有時候,人懷念前任,往往是因為現在過得不如意,大約這是多數人分手後期望對方過得不那麼好的原因了把, 畢竟這樣一來,他(她)多少會對曾經的戀人越發懷念。

戴愛蓮對初戀維利的懷念有現狀的因素,但在根本上是因為,她在成熟後越來越懂得自己需要的是什麼樣的男人。這種懂得,讓她更加確定:只有他維利,才是她真正的天命。

正是這種懂得讓戴愛蓮在繼女勸她和父親葉淺予複合時說:

“我不能回到你父親身邊,因為我心裡一直愛著他(維利),我從來沒有停止過想他,一刻也沒有。”

兩個星期,卻換來一生的想念,這不合常理嗎,實際,感情從來和常理無關,因為真正的感情是純粹感性的。所以,在愛情裡,有時候:剎那就是永恆。

基於此,維利給戴愛蓮的那兩個星期,大於她與葉淺予十年的感情,甚至大約她的生命,因為:那是永恆!

是什麼樣的愛可以超越時間,讓剎那變成永恆呢?《廊橋遺夢》裡那個四天成就的“永恆愛”這樣解釋道:

“在四天之內,他給了我一生,給了我整個宇宙,把我分散的部件合成了一個整體。”

這話直白一些講便是:遇見你之後,我才真正活了。以前,我從來不是我!

《廊橋遺夢》裡的女主角弗朗西斯卡因為遇見男主羅伯特而有了靈魂,變成了真正的“我”。而戴愛蓮也正是如此,所不同僅僅是:弗朗西斯卡與羅伯特是四天,而戴愛蓮與維利則是兩個星期。

電影《廊橋遺夢》裡,兩個相愛的人終究在道德面前選擇了放手。為道德放手,是電影的主調,這是由愛情的本質決定的,畢竟:

“儘管感情的魔力不可抗拒。但是,如果放下職責。感情的魔力就會消失,就會蒙上一層陰影。”

在自己已經決定放棄的愛情面前,戴愛蓮突破了道德底線,但在面臨所愛之人的婚姻時,她卻如《廊橋遺夢》裡男女主角一樣:守住了道德底線。

1979年,也就是戴愛蓮與維利分開整整40年後,她終於再次和維利取得了聯絡。彼時的他已經老了,而她也已經有了白髮。他的身邊依舊有妻子、家人作陪,而她則始終是一個人。

這一次,經過強烈的思想鬥爭後,戴愛蓮決定再也不和維利分開。喜歡是衝動,真的到了愛的程度卻變成了“剋制”。為了所愛的維利,她止住了無數即將噴湧而出的思念和愛戀,只盡可能地表現得平淡。

對,戴愛蓮試圖和維利及其一家做朋友。不能和他以愛人的方式在一起,能不遠不近地看著也挺好。這個距離,大約就叫“三米開外,五米之內”。

這以後,戴愛蓮頻繁地往維利家跑,時間有時候是個好東西,當已經變成老太太的她頻繁出入初戀家時,世人並未有任何看法了,這裡的“世人”甚至包括維利的家人!戴愛蓮很快與維利一家成為了朋友,這以後,她便更加懂得距離了,因為:她再不想失去。

戴愛蓮沒有在維利和妻子之間做任何手腳,她甚至在真心地為維利太太著想,這讓維利太太非常感動。

從另一個層面講,戴愛蓮不肯做任何傷害這段感情的事情,恰恰說明:她非常珍視這段情。當然,這也是她不打擾初戀幸福的方式,成全的愛相比佔有的愛,從來更彌足珍貴。

當戴愛蓮真的想做一件事情時,上帝為她開闢了一條道路:維利太太病逝了。過世前,維利太太還特意拉著戴愛蓮的手含淚對她說:

“我不在以後,他就交給你了!”

聽到這話的瞬間,戴愛蓮竟像個孩子一樣涕淚齊下。

然而,上帝似乎從來是不喜歡完美的,維利太太死後不久,他又讓維利輕微中風了。此時,時間已經來到了1994年,這年,戴愛蓮已經78歲,而維利則已經87歲。

維利中風後,戴愛蓮不顧一切反對聲毅然來到了他身邊。這以後,直到維利過世,她都一直寸步不離地陪伴左右,直到1995年,維利過世。

相比《廊橋遺夢》裡,只能在死後以骨灰摻和的方式“在一起”的西西弗裡卡和羅伯特,深愛維利的戴愛蓮是幸運的,畢竟,她終在半個多世紀後,與他相守過一段時日。

說來,命運對戴愛蓮終究是偏愛的!

維利過世10年後,又繼續愛了他十年的戴愛蓮也辭別了人世,享年90歲。

戴愛蓮辭世後,她的繼女於明明翻開她的日記後發現,滿滿一本日記上留下的多是她對維利的愛。《廊橋遺夢》裡,羅伯特曾經對弗蘭西斯卡說:

“我只有一件事要說,就這一件事,我以後再不會對任何人說,我要你記住:在一個充滿混沌不清的宇宙中,這樣明確的愛只會出現一次,不論你活幾生幾世,以後再也不會再現。”

戴愛蓮對於維利,不也正是如此的明確愛嗎!真正的愛從來讓人成長,因此它多少是痛的,也正因此,世人才感嘆:

愛這麼麻煩的事情,最好一輩子都別遇上,我怕用一秒鐘愛上你,還得一輩子去忘記。

然而,如果讓戴愛蓮選擇是否願意遇見這麻煩,她的答案絕對會是:我願意。這個答案,也是全天下所有曾遇見愛的人的唯一答案!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