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從世界油畫仿冒第一村,到中國油畫文化空間,大芬村用十年大變革

一個畫師,正對著手邊的pad,畫一幅美女的肖像畫下了深圳3號線(龍崗線)大芬站,步行大概500多米,一個城中村樣子的區塊出現在面前:世界著名的油畫生產基地——中國油畫第一村,大芬村就在眼前了;

布吉的大芬村,曾經是一個並不起眼的客家人聚居村落。然而一走進這座佔地僅0.4平方公里的小村落,然而就在過去的二三十年中,這個客家小村落成為了中國最大的商品油畫生產和交易基地之一,也是全球重要的油畫交易集散地。

大芬村,如果不是特意尋找,就有可能錯過了在這裡,不但可以見到國際上著名油畫家的作品,而且可以瞭解國際油畫市場的走勢。因為這裡不但云集了全國各地2000多名畫家和畫師,而且200多家畫廊複製的油畫作品都是市場最流行的名畫。據統計,大芬村每年生產和銷售的油畫達到了100多萬張,年出口創匯3000多萬元,被國內外的藝術同行譽為“中國油畫第一村”。

走進深圳布吉大芬村,彷彿走進了油畫的世界。

各種水管旁邊就是筆畫和畫作大芬村的街道不是很寬,每排房子也靠得很近,一打眼就能看出這些房子已經有30年左右的歷史了。然而每個房間都在做著跟油畫相關的事情:一家家的原材料商店,如同走進了建材大市場。

這是一家做畫框的店鋪更多的是一間間前店後廠的油畫生產作坊。畫布、顏料、木材、畫框、半成品、成品,在一家家的商鋪裡面堆著或掛著,雜亂然而有序,過道里畫師正在對照著手機作畫。

露天裡,畫師舉著手機在作畫走進大芬村,你會發現畫廊是大芬油畫的一個視窗,油畫的很多批發、零售業務都是在這裡完成的。一些國際油畫商慕名長期來大芬村下訂單收畫,這也成為了油畫出口的重要途徑。據稱,很多大買家都跟大芬村有長期的業務往來。

這裡不僅能夠看到年輕的畫師正在牆上的畫布上塗塗抹抹著一幅幅作品,還能看到許多夫妻店,有的店主邊看店面邊創作。

那張蒙娜麗莎的微笑,已經被仿製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以往大家對大芬村的印象就是快速的複製世界名畫,國際買家發來訂單之後,會有相當多的複製品被快速複製,這些高仿品被國際商家拿到國外之後,甚至以上千倍的價格二次出售。

別以為一幅畫能賺很多錢,其實這些畫工畫一幅就是掙10塊錢而已,現在競爭更加大了,甚至只掙8塊錢,想多掙錢只能夠提高速度,沒有別的方法。

大芬村的畫工非常多,他們往往就是租住在村裡面,起床後就開始作畫,一天可以要畫幾十幅之多。那麼這些畫工到底有多掙錢呢。

據一些前輩介紹說,其實在大芬村畫畫根本不掙錢,別看他們畫畫的速度非常快,而且畫得也非常好,普通人肯定達不到這樣的水平。但是在行家看來,這些畫都是不值錢的,因為都是複製品。

在大芬村,還是能看到大量仿製名畫的作坊:比如這個向日葵現在,依然可以看到一些店鋪還在做著類似的活計,這一家在複製著名的“向日葵”,從天上到地下,幾乎有一兩百幅之多.....。

令人欣喜的是,這次重訪大芬村,已經看到了諸多的變化——大芬油畫村,正在向深圳油畫文化創意空間發展:街道兩旁出現販賣各種商品畫以及繪畫工具畫框、毛筆、硯臺、畫冊、圖書之類的店鋪,還有一些油畫培訓班,許多小朋友們來這裡學習繪畫。

很多有專業背景的畫師來到這裡,開始自己品牌作坊的打造。到處可以看到訂製版畫、油畫、筆畫的廣告,儘管還是在過道里作畫,但已經是為別人在定製畫作了。

30塊一張的油畫,是為了做油畫普及嗎?前些年,深圳是個“文化沙漠”,今天當你來到大芬油畫村的時候,你依然會驚詫於所看到的生機勃勃的藝術品的生產與銷售,驚詫於十幾年前的小漁村現已成為國際油畫集散地。但同時,你也會看到油畫正在此有工業化生產向精細化製作轉型。

這家畫店,似乎不是以油畫為主油畫村的形成和油畫產業的蓬勃也為深圳聚集了一批美術專業人才,這就是大芬村重新打造新的、獨特的油畫藝術空間的開始。

就如同在深圳電子元器件集散地華強北大街上安置了幾架鋼琴一樣,儘管跟周邊的氛圍有些衝突,但一定是一次文化重塑的開始......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