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金特會”下的河內,流量變現的機會?

圖片來源:攝圖網

當地時間今天下午6點30分,備受矚目的第二次“金特會”在越南河內正式拉開帷幕。

回想去年,首次“金特會”選址新加坡,曾引發其成為下一個“日內瓦”的諸多猜想。珠玉在前,作為在經濟體量、國際知名度、辦會經驗均遜色許多的“繼任者”,越南首都河內的中選再次引發討論。

為什麼是越南?《中國新聞週刊》援引越南中央通訊社報道指出,政治穩定、安全系統有效可靠,曾舉辦APEC領導人會議、世界經濟論壇東盟峰會等多場重要國際會議,經濟發展模式令人印象深刻,且與美朝兩國均有友好關係是越南成為主辦國的主要原因。

在這樣的背景下,首都河內迎來了屬於它的“高光時刻”。與2018年新加坡“金特會”的2000多人圍觀相比,河內將迎來3000名媒體記者的“大陣仗“。隨著世界目光再度聚焦,河內能否邁出新的發展腳步?

下一個“旅遊熱門地”?

藉由國際會議推動旅遊發展的故事,對河內而言並不陌生。

早在2006年,APEC第十四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召開,為河內帶來了110萬外國遊客,與前一年同期相比增長11%,而旅遊收入達到14兆越南盾,同比增長達到26.8%。在巨大需求的催動下,12000家旅遊公司在河內誕生,該資料在前一年僅為5000家。

這次,有了“金特會”這一大IP的帶動,當地人對於旅遊的收益有了更多的期待。此前,越南國家旅遊部副部長Ha Van Sieu談到近期籌備的“金特會”時就表示,“金特會”給了越南一個推廣旅遊,吸引全球媒體將注意力集中在越南身上的絕好機會。

商家已率先嗅到了新一波旅遊經濟的發展熱潮。他們摩拳擦掌,紛紛拿出各自看家本領:

街邊隨處可見商店“蹭熱度”貼出的最高打折40%的折扣資訊;

有餐廳推出特別款主題漢堡,將兩位領導人的姓名植入漢堡名稱當中,“Dirty Trump”“Kim Jong Yum”引人遐想;

正值河內獲得聯合國科教文組織“致力於和平城市”稱號20週年,“河內-和平之城”立牌豎立在不同路段——為城市打造一個便於傳播的定位,河內顯得“煞費苦心”。

種種動作表明,河內希望借“金特會”進一步開啟國際知名度。但距離成為知名旅遊城市,河內似乎還有不少路要走。

對於很多人來說,選擇越南旅遊,可能是去峴港、芽莊,或者胡志明市,至於河內,除了“首都集郵愛好者”,恐怕很少有人會想到這個城市。

“與峴港這些越南熱門旅遊城市相比,河內在基礎設施、城市文明程度上,確實有些‘趕客’。”有網友線上吐槽,“我去了一次後,完全沒有再去的念頭。”

交通是旅行中必要的衡量因素。去年,越南交通部下屬交通發展策略研究所所長Pham Hoai Chung指出,每年河內因為擁堵造成的經濟損失達到10-12億美元,這主要來自一年高達100萬小時的工時損失。

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河內作為主要交通工具的摩托車,而對於河內來說,除了等待首條地鐵貫通,一個更為遙遠的解決方案是,落實2030年對摩托車的禁令。

此外,相比南邊的胡志明市,越南的首都更小且更傳統。直到2016年,河內才放開了對午夜12點後商業活動的限制,在此之前,所有娛樂活動在此時間內均被禁止,警察強制命令享受夜生活的顧客直接回家;大型車輛也只有在晚間才允許進城,以免增加擁堵。

傳統與開放的矛盾體

把目光聚焦在河內這座城市本身,它的傳統不僅僅體現在旅遊環境這一個小切口上,更對映在其經濟的發展中。

據瞭解,越南在1986年就出臺了“革新開放”政策,並在2006年出臺的新《投資法》中取消了對外商投資的諸多限制,但開放經濟並沒能在河內迅速落地生根。直到2017年底,在麥當勞門口大排長龍的景象才在河內出現,而此前,麥當勞已在胡志明市開了16家門店。

作為越南兩個最重要的城市,北邊的河內與南邊的胡志明市,分攤了越南政治與經濟中心的職能。此前有人統計,胡志明市所在的湄公河三角洲佔據了越南全國1/3的經濟體量。

僅比較這兩座城市,以2018年資料為例,胡志明市名義GDP約為608億美元,名義人均GDP為7089美元;而河內這兩個指標預計分別為401億美元和5080美元。

曾在上世紀舉家遷至胡志明市的河內人艾略特對故鄉的印象,在他40年後返鄉時仍能與現實相對應。

據他觀察,河內就彷彿被時間“凍住”了——一直到“革新開放”政策推出10年後,河內才開啟了十分緩慢的改變。傳統的工作生活模式與越南整體的國際化程序產生了錯位,更多年輕人像艾略特一樣決定南遷。

儘管首都地位與資源仍吸引著大量周遭的人流湧入河內,但這並沒能趕上人口的外溢速度。據統計,到2010年為止,越南人口總體上仍然保持著從北向南的淨流動趨勢。

對於城市特質相對保守的河內,需要面對的仍是如何進一步開放。

事實上,與大部分東南亞國家類似,外向型經濟早已構成了越南經濟的主題。自“革新開放”起,越南就在不斷加速與世界合作的步伐,到如今,越南已生效的FTA達12個,在東盟國家中僅次於新加坡,同時,成為世界上少數幾個進出口總額超過GDP的國家。以2017年為例,其進出口總額幾乎是GDP的兩倍。

河內也並非沒有國際化基因。法式教堂與排樓錯雜分佈在河內的街角巷尾,越南兩種最具國民性的飲食隨處可見——與中國有著深厚淵源的米粉和隨法國殖民者傳入的滴漏式咖啡和法棍。被稱為“泡在咖啡中的城市”,河內密集的各式咖啡館、和等待滴漏中度過一天的生活方式,已然構成了重要的城市名片。

而現在,河內參與全球化的角色正從被動走向主動,更多來自民間的趨勢顯示出河內邁向國際的基礎。作為河內主要的交通工具,造成河內街道擁堵的摩托車大部分來自日、韓兩國;在大型商場內,到處是習慣高消費的購買者——與河內數百美元的人均月收入水平相比,消費熱情十分強烈。

這些需求逐漸反映到了經濟層面。去年,河內首次超越胡志明市,成為越南國內外商投資額最高的城市。

一面是對傳統的堅守,一面是亟待實現突破的國際化,兩方的交織下,河內獨特的風貌正在形成。

每日經濟新聞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