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真假天獅皆傳銷?標籤是對的,邏輯是錯的

近年來網際網路出現越來越多的傳銷理財龐氏騙局,都是換湯不換藥,使得很多受害者自身和朋友傾家蕩產,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此呼籲更多的反傳銷人士加入反傳佇列,幫助更多受害者,儘自己一份力量。打擊傳銷人人有責。 直銷原罪論還沒時間寫完,我就先寫個粗鄙濃縮版,儘管我很討厭打比方舉例子。

談戀愛時嘿咻,這常態下的直銷;

不談戀愛只嘿咻,這就是傳銷。

而這嘿咻之中又包含酒後亂性、強姦、賣淫嫖娼、迷姦等等各種不斷衍生變異,但是分類現在完全就是個空白,以至於買賣情趣用品也是性犯罪,看小電影和傳播小電影都算是性犯罪;

然後拖延到現在,又出現同X戀和艾Z病,蒙了。

媒體呢?

在傳銷這個問題上,還未經人事,處於幻想期。

用文雅點的說法:

偷東西、偷錢,是盜竊罪;

偷情、偷人也是偷,還是盜竊罪?

偷吃、偷懶也是偷,也變成盜竊罪了?

這就是我們可笑的傳銷定義!

前不久,又有人把北派傳銷假天獅的人命案,用各種“石錘證據”真真切切的貼在真天獅直銷的腦門上。

撕開假天獅暴力傳銷種種罪行,總是令人觸目驚心,假天獅歸類於北派傳銷,北派之中暴力成分最多的就是武漢新田和假天獅,這些簡單直白的暴力犯罪歸類於傳銷罪,讓很多人冤死於諸多罪名的定罪縫隙之中,終於在李文星事件中得到矯正。2018年開始,所有暴力傳銷抓捕之後,非法拘禁、綁架勒索在傳銷罪之前,我們為此付出了巨大的社會代價。

但,還有一個更大的,更為根本的問題,在權健事件後,也悄然浮出水面。

從澎湃新聞“假天獅”致死155人的新聞開始,各種媒體不斷解讀不斷髮酵後,天獅直銷的腦門上已經有上千條人命了。

先從法律標籤上說,為什麼是對的

當下法律環境中,不論假天獅的暴力傳銷,還是真天獅的直銷涉傳,都是傳銷標籤,所以從現有法律條文中來說,這話是沒錯的。

從邏輯上說,為什麼是錯的

在標準傳銷三大類之中,詐騙邏輯、集資邏輯、銷售邏輯,是互相穿插和互相轉換的,但是三者屬性截然不同。

詐騙傳銷,基本上都是空口白牙的騙錢,其本色就是赤裸裸的詐騙,沒公司沒產品沒場地,很多人問我為什麼1040傳銷這麼多年還沒有打完。我有時候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我和你湊合湊合就能開個1040的傳銷盤,騙到下線就能搞錢,多騙幾個人就能變成團伙,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打死。就像小偷一樣,永遠都會有。

集資傳銷,有公司有場地有法人,表面上一切的手續都有。公司把錢攏過來假裝做實業,宣稱賺錢返現,這個種類其實就是生活中常見的非法集資、非法吸納公眾存款的傳銷版。

產品傳銷,就是利用產品道具拉人頭,這是直銷伴發犯罪現象。做直銷不以銷售為目的時,拉人頭也可以賺錢,那就把產品擱置,或者道具化,這是拉人頭的傳銷了。產品既然是道具,就會演變為“期貨”,再演變為“沒貨”,最後就演變為沒有產品也可以操作。

(產品傳銷是以產品為幌子拉人頭,直銷是左手賣東西、右手發展人員渠道,單右手發展人員就變成拉人頭了,所以說傳銷是直銷的原罪)

直銷違規涉傳對法律來說是有一個簡單抓手的,要麼公司要麼系統要麼團隊。詐騙傳銷甚至連個公司都沒有,他說他是天獅,明擺著假的憑什麼要說這真的?我也可以說我是天獅,我還可以說我美國總統,地球球長呢。

我們現有法律,簡單粗暴

分不清楚傳銷的三種基本邏輯,所以籠統的傳銷罪來看,都說是傳銷沒錯。但是把所有暴力傳銷人命案歸於天獅頭上,這個邏輯就出問題了。

問題在哪裡

在這個新聞中,所有假天獅的賬都算在真天獅的頭上,邏輯梳理的比較清楚,但也只是比較清楚,只說了歷史淵源的一半,沒說清楚法律本身也有問題,更沒了解時代背景。

2009年,因傳銷罪出臺,大量的北派傳銷團伙頭目察覺到危險,準備找直銷掛靠,這個行為黑話叫做“團隊平移”,意思就是放棄詐騙本色,改回銷售產品的路子,從傳銷向直銷回歸。

在2009年年中,這個初衷基本還沒有變,康寶萊、隆力奇、三生、泰達益生這些公司名義較為常見。

但是詐騙本色的團伙因為操作層面全部都是不擇手段的欺騙,甚至暴力毆打和綁架,這在直銷框架內是無法接受的,他們也有強大的暴力慣性,只會暴力的人去賣東西這很難操作落地,於是大量的團伙嘗試直銷後“平移失敗”。

失敗的傳銷團伙尋找各種出路,一部分疊加南派傳銷理論變成非暴力傳銷,類似秦皇島中綠;其中一部分又迴歸到睡地鋪傳銷的形態,因為他們也發現,傳銷罪打擊力度不大,乾脆又改回去繼續暴力傳銷。

從直銷團隊的角度來看,在這個過程中,抱著化解北派傳銷的初衷,間接的把這些人又割了一遍韭菜,或者就是赤裸裸的來割韭菜。這兩種行為在技術層面有不同之處,收幾百塊千把塊的是平移嫁接,收上萬幾萬的是割韭菜。

從北派傳銷在山東地區局勢來看(這只是我的調查範圍),大量的傳銷團伙捨棄原來的名目說自己是直銷公司系統,大規模分化瓦解自己的“同行”,所有的“團隊平移”演變為北派傳銷團伙之間的互相傾軋,一次黑社會大洗牌,有的團伙甚至一個月換一個公司,兩個月換一個根據地,偶爾也有聽聞團伙之間的火拼。

這段歷史,你在新聞中根本就看不到......

楊玉勇所經歷的環境,與2009年的社會環境頗為類似,高舉高打的時代,挽救失足者和化解社會問題,同時兼顧自身發展,但是又會產生割韭菜嫌疑,這是時代環境賦予的氣場。但楊這種狂妄症患者當然不會束手就擒的,老子就是要恣意妄為,老子沒公司沒產品一樣風生水起,而結果就是,整個中國北方氾濫的暴力傳銷。

楊玉勇時代資訊量就比這個多得多了,而且時間週期也比較長,很多人從暴力傳銷裡迴歸到直銷,又迴歸到正常生活中,大把的老媒體、老直銷、老工商幹部,都能找到其中的案例。

99.99%的記者沒時間梳理這種複雜關係,也不想,也不懂。

另一個視角

將野蠻傳銷拉攏到直銷範圍之內,可管控視線之內,這是社會治理中處理尖銳社會矛盾的緩兵之計,當然現在沒有人會接這個話頭,但確實是當時時代背景之下的無奈之舉,不論是公司還是系統,或者基層執法,誰又能理解呢?

這話說到這裡,有覺悟的人看一眼就明白,三十年來中國在高速發展中,化解了很多問題,也製造了很多問題。

邏輯錯誤

在這個層面上,天獅公司和天獅下的直銷系統、直銷團隊,這個環節的邏輯上出了問題。到底是公司還是系統,到底責任落實到哪裡,於是“甩鍋大法”又出現在我們面前了。

所以,一個真假天獅的問題,和複雜的歷史問題,以及時代背景,新增上落後多年的直銷法規,三種問題糾纏在一起,產生了一個謎,而這個謎就是檢驗專業程度終極問答題。

按現行法律,都貼上標籤,這個標籤表面上一樣,看起來是對的;

把這個標籤拆開了細看,首先是標籤有問題,沒有做細分,三種傳銷混為一談;

然後是公司和系統、個人區別拎不清,因為每一個直銷人都會噴“我代表公司”;

忽略了時代背景,還有直銷環境的背景,以及一個歷史性錯誤的法規制定背景。

對錯,邏輯,對媒體來說不重要了,媒體只在乎是不是足夠驚悚的標題了。

但是,這一切不是事實。

南北派傳銷的源頭都是直銷?

錯,大錯特錯!

南北派傳銷的源頭都是爽安康,不是直銷,爽安康利用臺資身份,比安利雅芳美資身份,更早登陸中國,誤導了整個中國。

楊玉勇在漫長的傳銷過程中,戴了幾天天獅的帽子,於是有些人就把天獅和直銷,認定為傳銷源頭了,一大堆天獅新聞裡沒人說爽安康的歷史淵源。有史要好好查,有腦子要好好用,任何脫離事實和時代背景的描述都是胡說八道。

從傳銷歷史來說,楊玉勇勉強算根蔥,而且還是個中不溜的不出挑的蔥,別沒事拿這貨說事兒了,都特麼聽吐了。

聯絡我們Q Q:523243280 求助電話:18317948005 郵箱:[email protected]

QQ群:491845369 46575251 46841228 193562451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