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中央一號檔案針對深度貧困地區首次提出這些要求

貴州榕江忠誠鎮高王村富強合作社羅漢果基地,社員在挑運羅漢果。該村以“黨支部+合作社+貧困戶”模式,引進無籽羅漢果種苗種植120畝,帶動貧困戶62戶186人增收。李長華攝(影像中國)

2018年農村減貧1386萬人!日前,國家統計局釋出訊息:我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到1660萬人,貧困發生率降低到1.7%。

脫貧攻堅取得了重大決定性成就,進入最為關鍵的階段。日前釋出的中央一號檔案,把“聚力精準施策,決戰決勝脫貧攻堅”作為今年“三農”工作硬任務,明確提出,不折不扣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到2020年確保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

對賬銷號,主攻深度貧困地區

“一袋水泥在鎮裡賣20元,運到村委會要40多元,肩挑背扛到村民小組就得60多元。”提起交通,雲南省蘭坪白族普米族自治縣兔峨鄉吾馬普村村民餘二伏實在惱火。山裡的好東西難運出去,山外的好日子也背不進來,餘二伏所在的石布子村民小組“整村貧困”——所有鄉親都是建檔立卡貧困戶。

蘭坪縣所在的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是我國深度貧困的“三區三州”之一。目前,“三區三州”還有貧困人口170多萬,“三區三州”外的中西部169個深度貧困縣還有貧困人口460多萬。確保他們如期脫貧,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這場硬仗中的硬仗。

中央一號檔案把主攻深度貧困地區作為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重點任務進行部署,並首次明確提出,對“三區三州”外貧困人口多、貧困發生率高、脫貧難度大的深度貧困地區,也要統籌資金專案,加大扶持力度。各級財政優先加大“三區三州”脫貧攻堅資金投入,重大工程專案、各項扶貧政策措施向深度貧困地區傾斜,瞄準重點難點問題,列出清單,明確責任,對賬銷號。

全面排查,實現“兩不愁三保障”

“住院手術要花15萬元多!最初我真的不想治了。”拿出厚厚的單據,雲南省鎮雄縣以古鎮安爾村貧困戶權朝燕眼裡閃著淚花。2017年4月她被確診為顱內動脈瘤,一度失去了生活希望。

雖然鎮雄縣織起了基本醫保、大病保險、醫療救助、政府兜底“四重保障網”,但近萬元的自費負擔還是壓得權朝燕愁眉不展。所幸,健康扶貧公益保險專案伸出援手。

有關部門初步摸底顯示,全國還有部分義務教育階段孩子輟學,貧困人口基本醫療保障尚未全覆蓋,還有部分貧困戶需要危房改造,“兩不愁”方面,還有部分貧困群眾飲水不安全。

實現“兩不愁三保障”是既定的脫貧標準,不能打絲毫折扣。中央一號檔案提出,全面排查解決影響“兩不愁三保障”實現的突出問題,並做出了針對性部署:強化易地扶貧搬遷後續措施,確保搬遷一戶、穩定脫貧一戶,加強貧困地區義務教育控輟保學,保障貧困人口基本醫療需求。

瞄準薄弱,提高脫貧質量

如今,在江西瑞金,提起“廖奶奶鹹鴨蛋”,幾乎無人不曉。葉坪鄉鳳崗村88歲的廖秀英老人,醃製鹹鴨蛋手法獨特,一經包裝、上網銷售,1個賣到了3.5元,最多一天賣出了1萬多個。

然而,由於土鴨蛋貨源有限,加上醃製時間長,“廖奶奶鹹鴨蛋”製作工廠時常供不上貨。在有關部門的幫扶下,一個合作社應運而生,吸收94戶貧困戶,業務延伸到80公里以外的鄉鎮。瑞金市把鹹鴨蛋列入精準扶貧十大產業優先支援發展。

扶貧扶長遠,長遠靠產業。一些地方產業扶貧片面追求短期速效,扶貧產業散小弱,抗風險能力差,影響貧困群眾持續增收。

中央一號檔案堅持問題導向,瞄準薄弱環節開出了“藥方”。針對產業扶貧問題,提出要注重發展長效扶貧產業,著力解決產銷脫節、風險保障不足等問題,提高貧困人口參與度和直接受益水平。針對部分貧困群眾內生動力、發展能力不足問題,明確要堅持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加強貧困地區職業教育和技能培訓,加強開發式扶貧與保障性扶貧統籌銜接。

更多精彩內容

下載農民日報新聞客戶端

三農|資訊|問答|直播|報紙

掌握三農動態

見證鄉村振興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