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曹操趕走張鬆,看似因此痛失益州,實則下了一盤大棋_荊州

縱觀三國時代,劉備可謂是大器晚成之輩。而不少喜愛三國故事的讀者也都知道,劉備在他的創業過程中,有兩個地方對他是至關重要。第一個地方便是荊州,劉備在這裡拉起了最初一批班底,如諸葛亮、馬良、黃忠、魏延等人,都是出自荊州。不僅如此,就連蜀漢集團中的精銳部隊,也是出自荊州。

至於第二個地方,那就是益州了。而劉備前期四處奔襲,先後依附過袁紹、劉表等人,也是直到入蜀以後,劉備才總算有了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且值得注意的是,劉備在攻取益州之後,三國鼎立的局面也正式形成了。而劉備之所以能如此順利的進取益州之地,這其中還少不了一個人的幫助。此人,便是張鬆了。

在小說《三國演義》中,張鬆字永年,乃是深受劉璋信任的益州別駕。劉璋因為漢中張魯的威脅,所以便派出了張鬆,令其帶著益州地圖前往許昌投效曹操。出人意料的是,曹操因為張鬆面相醜陋,又加上後者出言不遜,所以將張鬆趕了出去。正因如此,曹操也錯失了益州之地,反倒是便宜了劉備。

那麼在歷史中,是否出現過這件事呢?答案是肯定的。據《三國志劉二牧傳》記載:“璋復遣別駕張鬆詣曹公,曹公時已定荊州,走先主,不復存錄鬆,鬆以此怨。會曹公軍不利於赤壁,兼以疫死。鬆還,疵毀曹公,勸璋自絕。” 從這段記載中,我們能看到,曹操確實是輕慢了張鬆,從而錯失了益州之地。不同的是,歷史上的這件事是發生在曹操平定荊州以後。而在演義中,曹操拒絕張鬆則是出現在赤壁戰敗以後。

所以說,事情已經很明朗了。曹操在得到荊州以後,正是志滿意得之時,而他對待益州和使者張鬆,也是沒放在心上。這就導致張鬆心中憤恨,以至於出言不遜,這才惹惱了曹操。在《華陽國志》中,也有過類似的說法:“公時已定荊州,追劉主,不存禮鬆;加表望不足,但拜越嶲比蘇令。鬆以是怨公。”正因如此,曹操對張鬆的輕視,反倒是讓劉備撿到了一個大便宜。後者得張鬆之助,從而順利進取益州,這才造成了後來三國鼎立的局面。

那麼問題來了,在小說《三國演義》中,曹操驅逐張鬆這件事,卻是發生在赤壁一役之後的。那麼當時的曹操,剛剛遭遇過大敗,並不存在志滿意得的情緒。在此情形之下,曹操應該收起他的輕視之心,為何卻還要驅逐掉張鬆呢?那麼作者這樣安排,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呢?在筆者看來,這個情節的出現,卻更體現出曹操的高明手段。

首先,曹操並非是容不下張鬆。要說張鬆相貌醜陋,引得曹操心中不喜,那麼同樣醜陋的王粲,又如何能得到曹操重用?要說是因為張鬆出言不遜,那麼請看陳琳的例子。後者在袁紹賬下時,曾奉袁紹命令寫下了征討曹操的檄文。陳琳在這篇檄文中,就曾把曹操的祖宗們給罵了個遍。可即便如此,曹操對陳琳依然是禮遇有加。而曹操之所以無法容忍張鬆,其實是因為他明白一點:自己暫時消化不了益州之地。

從地理位置上考慮,曹操的大本營是北方,而益州卻在西南方。即便曹操對益州有想法,但是隔著這麼遠的路程,曹操管理起來益州,也非常不方便。一方面,在陸路上北方和益州之間還隔著漢中張魯。而張魯與劉璋素有仇怨,他是不可能坐視劉璋與曹操聯手來夾擊自己的。另一方面,曹操在赤壁戰敗之後,已經失去了荊州南郡等地,所以北方通往益州的水路也就此斷掉了。由此可見,曹操對於益州,可謂是鞭長莫及了。

再從當時局勢來看,如果曹操順利取得劉璋的投效,那麼他至少要派遣一對人馬進駐益州。但此時的曹操剛剛在渭南之戰中打敗了馬超,人員有所折損不說,他還需要一段時間穩定關中局勢。在此情形之下,曹操也不能再分出精力去管理益州事務。

其次,按照曹操長遠的眼光來看,他未必看不到孫劉兩家之間的隱患。而這個隱患,便是荊州了。赤壁一役後,劉備從孫權手中借到了荊州三郡,算是有個了安家之地。可劉備一旦坐大之後,孫劉兩家勢必會因為荊州這個地方產生出嫌隙來。

在這裡,筆者有一個猜測。那就是曹操在經過赤壁一役後,已經明白了自己最大的敵人,乃是孫劉聯盟。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曹操繼續擴張,那麼孫劉必然會緊緊抱團,但是曹操卻選擇了在北方修養生息的政策。這樣一來,孫劉聯盟沒了外部威脅,其內部在時間推移之下,也難免出現裂痕。結果不出曹操所料,劉備在得到益州之後,果然因為荊州之地,和東吳產生了矛盾。

綜上所述,《三國演義》中曹操驅趕張鬆這件事上,作者通過種種細節使得曹操的“奸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但也從另一方面體現了曹操的雄才大略。

參考書籍:《三國志》、《華陽國志》、《三國演義》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