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波音3個宣告意在甩鍋?“停飛潮”或引發“退貨潮”和“索賠潮”_川普

衣索比亞把黑匣子送到了法國,而波音最大競爭對手空客的總部就位於法國圖盧茲,這或許是一個再清楚不過的訊號。波音或許正失去最為珍貴的東西——信任。

3月10日埃航波音737Max-8發生空難,149名乘客和8名機組人員喪生。2018年10月,印尼獅子航空一架波音737Max-8發生墜機,189人遇難。兩起空難的相似之處都是發生在起飛階段,而且很可能與“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CAS)有關。

1、敢於第一個說“不”

3月11日,中國民航(CAAC)初步判定737Max並不安全,在全球率先作出了“停飛”的決定。而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卻在同一天向國際航空界釋出通知,堅稱737Max系列仍有飛行價值。

歐洲航空安全域性隨即跟進,在3月12日宣佈針對波音737MAX8和737MAX9封閉歐洲領空,還強調這一決定完全是出於對乘客安全的考慮,屬於預防措施。

也是3月12日,法國、德國、英國、澳大利亞等主要西方國家——同時也是美國的盟友——對美方的態度置之不理,加入停飛737Max-8的陣列,打破了延續數十年的傳統。美國還沒點頭,這些國家紛紛“跳船”,固然是因為人命關天,但也折射出他們對美國的某種不滿。

美媒報道稱,多國無視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的安全評估,相繼宣佈停飛737Max。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在國際航空領域類似“金本位”,如今卻面臨信譽受損。這也是對其享受的航空霸權的一次重創。

也是在3月12日,美國職業空乘協會(APFA)建議,出於安全考慮不要選乘波音737Max-8。美國客艙乘務員工會也在3月12日發表宣告:在安全性得到確認之前,應該停止737Max系列飛機的運營。而很多美國普通客戶則打爆了美國航空和美國西南航空的電話,大都要求不要等待調查結果,先停止涉事機型的運營再說。

3月13日,紐西蘭、阿聯酋、越南等國也加入這一行列。法國航空事故調查處(BEA)宣佈接受衣索比亞的請求,將幫助其解析失事客機黑匣子,提取駕駛艙語音和飛行資料記錄器上面的資訊。

2、甩鍋?波音連發3份宣告

波音在3月10日、3月11日和3月12日接連發布的3個宣告,透露出的都是傲慢與強硬。埃航客機失事當天,波音宣告是“深表悲痛”、“會為埃航的調查提供技術協助”。裡外裡透露出的意思是:你出事是你的事,我可以在技術上提供幫助。擺出的事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勢,還不動聲色地把責任推給了埃航。

波音的第二個宣告強調“把安全當成核心價值,而且在印尼獅航空難後就升級和完善飛行自控軟體,並會在未來幾周就安裝在客機上。”這個宣告的含義比較明確,那就是:我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問題不是出在我這裡。

在第三個聲明裡,波音已經面臨多國停飛的壓力,但仍然嘴硬,繼續強調“對安全保持信心,同時理解各國的措施”,其宗旨無非還是甩鍋,將停飛所造成的損失都拋給客戶。總而言之,波音沒錯,錯在這些國家不理解波音客機的安全性。

用4個字形容波音,就是店、大、欺、客!

3、波音自恃上邊有人?

美國總統3月12日曾在社交媒體釋出一條訊息:飛機太過複雜以至於到了無法操控的地步。不僅沒有談及如何協助調查,還隱隱然迴避事故責任。

川普的曖昧態度並不意外。2019年1月1日擔任美國代理防長的帕特里克-沙納漢就是波音的人,他1986年就入職波音,曾經是導彈防禦專案的總經理,還負責全球供應量戰略,推出了“787夢想客機”等產品。川普誇獎他“很有才華”,想利用他在控制成本方面的能力以儘可能少的錢建立“太空軍”。畢竟,美軍也有突擊花預算的傳統,為了避免下一財年預算遭到削減,曾經花5000萬美元購買高階海鮮。川普非常擔心的就是亂糟蹋錢,空軍部長威爾遜認為建設“太空軍”至少要編列130億美元預算,而沙納漢認為只需要50億美元。沙納漢還有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說服國會通過2020財年的7500億美元的國防預算。而美國國防預算的90%都會落入包括波音在內的五大軍火商手裡。

隨著沙納漢進入核心圈,被川普視為“股肱之臣”,波音擴大了在白宮的影響力。他也不負老東家的期望,剛掌控五角大樓,沙納漢就“炮轟”F-35戰機的造價過高,他的任務是“讓納稅人的錢花在物有所值的地方”,因此不如採購波音的F-15X戰鬥機……

4、終於,白宮也頂不住壓力

鑑於全球近50個國家共同決定所形成的大勢,當地時間3月13日,川普宣佈停飛美國所有的737Max-8和737Max-9兩款機型。當然,這並非是個十分情願的決定,而是迫於壓力的妥協。

FAA也會發布姍姍來遲的“緊急停飛通知”。FAA仍然嘴硬,聲稱並非受到“全球壓力”,而是基於對最新資料的分析。川普則表示,他已經與運輸部長趙小蘭、波音CEO、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代理行政官等進行了談話,最終作出上述決定。而就在事故發生之後,趙小蘭還力挺波音。

3月14日,一向不敢忤逆鄰國的加拿大也挺不住了,宣佈暫時停飛737Max-8和737Max-9兩款機型。加拿大交通部長表示,去年10月和今年3月10日發生的2起波音737Max-8空難有相似性,衛星跟蹤資料證實了這一點。他還此地無銀三百兩地補充:沒有禁飛該機型,也沒有受到美方壓力。

5、損失幾何?

全球停飛和禁飛大潮令波音公司的聲譽受到重創,市值在2天內蒸發266億美元。

印尼獅子航空已經計劃終止其與波音簽署的737MAX8訂單。獅航已向波音訂購了222架波音737MAX客機,涵蓋MAX8、9和10等型號,總額約220億美元。獅子航空已接收訂單中的11架客機,結果卻不幸成為737MAX客機的“首墜”事故方。本來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波音沒有在手冊中提及“尾旋保護系統”的更新,結果美媒卻把責任都推到獅子航空的維護保養水平上。

更嚴重的損失是,在埃航事故前,737MAX飛機已經在全球搶得5111架訂單,合同總額達到6000多億美元,尚有4751架沒有交付,印尼獅子航空或許已經啟動了“退貨潮”。

在FAA也決定停飛後,全球共有370多架該型飛機“趴窩”。昔日暢銷機型的交貨也隨之凍結,有哪個航空公司會接收存在安全隱患無法投入運營的飛機?以波音每月生產超過50架飛機的速度,勢必會形成積壓,損失將持續擴大。這還不算後續的索賠!擁有18架MAX機型的挪威航空已經要求波音賠償。

2018年,波音的營業收入達到1010億美元,比2017年增長8%,今年的情況很難說。不過,與逝去的生命相比,波音的損失顯得無足輕重!

6、必須加速航空崛起

到2022年,世界最大的航空市場將從美國變為中國。隨著格局的改變,FAA所佔據的權威也不再是唯一。趕在FAA之前向全球宣佈停飛,與“航空崛起”密切相關。而之所以要在航空方面有所作為,最重要的就是要對人民的生命財產負責。

波音固然會重視使用者,但這一切的基礎都是利潤。事實證明,自己的安全只有自己才會珍視,沒有自己的大飛機,不僅受制於人,而且連生命和財產都無法保障。(完)

注:本文系“海外探客”原創稿件。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