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女足世界盃 | 看那個拒唱國歌的人!她為美國打進兩個點球淘汰了西班牙

來源:新聞晨報 記者:沈坤彧

美國隊2比1淘汰西班牙晉級女足世界盃八強,依靠的是隊長梅根·拉皮諾埃上下半場打入的兩個點球。

拉皮諾埃是誰呢?就是球隊裡最好辨認的那個——一頭紫色短髮,奏國歌的時候緊閉雙脣的球員。

這場比賽前,這名33歲的球員總共代表國家隊出場153次,打進44球。但很長時間以來,圍繞她“不愛國”引發的爭議一直不斷。因為整整三年時間裡,她在國家隊比賽前唱國歌的環節始終保持沉默。

在美國,一名運動員在公開場合作出這樣的舉動,就會被大眾視為一樁罪。“因為這意味著在告訴政府,‘滾蛋’。”她在這屆女足世界盃開賽前這樣解釋。

2016年,美國足球運動員科林·凱佩尼克為了抗議政府對待黑人的粗暴政策,掀起了抵制唱國歌的行動,拉皮諾埃是第一個加入其中的女運動員。

球場上,這名中場善於憑藉自己突然的加速或者是精準的傳球搗毀對手的防線。球場外,她為各種弱勢群體犀利發聲,試圖摧毀美國現有體制中的種種弊端。作為奧運會和世界盃的雙料冠軍,她的聲音永遠不會被忽視,因而一直以來都扮演了讓美國足協甚至是政府頭痛的角色。

隊友摩根說,“所有球隊都需要一個梅根·拉皮諾埃,無論是在場上還是場下。”而美國隊的主帥吉爾·艾利斯說,“我在她身上看到一名可以對自己的隊友產生影響的球員,不僅是由於她在場外做的,不僅是她的性格以及她的幽默感,還有她的自我約束。”

長期以來,因為敢於向權威挑戰,拉皮諾埃一直是美國足協腳底的那根刺,她還曾一度在2016年的里約奧運會後被阻攔在國家隊的大門外。當時給出的官方理由是她在膝蓋手術之後狀態沒有恢復,實際原因人們心知肚明——拒唱國歌。

本屆世界盃開始前,拉皮諾埃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回憶那段往事,“我知道這會讓自己付出沉重的代價,但我將自己視為一個發聲人,這是一個我想承擔到底的角色。”

2016年9月,她在一場女足聯賽比賽奏國歌時單膝跪地,而且拒絕跟唱。美國足協之前就曾強調過,所有代表美國的男男女女都要以國家為先,要有國家的榮譽感,他們同時還要求球員在奏國歌時必須“保持直立”。拉皮諾埃當時表示,自己以後每場比賽當國歌響起時都會單膝跪地。

雖然後來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妥協,但她始終在美國國歌奏響時保持沉默。她說,“因為我太清楚看著國旗升起,心中卻明白它不會捍衛你自由時的那種心情。”她的母親丹尼斯為女兒說話,“她其實特別愛國”。“我媽媽經常問我,‘為什麼所有事情總是你衝在第一個?’”拉皮諾埃說,“我告訴她,因為我有一張大嘴啊。”

早年,她曾花了四年時間在波特蘭攻讀社會學和政治學,並獲得了雙學士的文憑。“這種體系很好,你可以一邊繼續體育生涯,一邊讀書。和男運動員不同,如果他們足夠優秀,賺個5千萬美元不是問題,而女運動員知道自己永遠不會賺到相同數目的錢。所以你獲得一份真正的文憑,還是對今後有幫助的。”

今年3月,28名美國女足隊員聯名起訴美國足協性別歧視,而她就是那個帶頭的人。這份起訴裡要求在薪水待遇和比賽獎金等方面向男足持平。雖然美國女足隊員在2016年的時候漲過一次津貼,但在拉皮諾埃看來,這遠遠無法和美國女足取得的榮譽相襯。

本屆世界盃開始前她就宣佈過,如果美國女足衛冕,自己不會去白宮接受總統接見,因為他是“性別歧視者”和“種族歧視者”。拉皮諾埃說,美國的體制裡存在很多問題,它們需要被推倒重建,但她明白,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一個人可以有多大的力量呢?她只想盡己所能去做。

拉皮諾埃的故事讓我們看到了一種屬於女性的力量,而這種力量通過足球的媒介得到傳送。如果不能靠踢球改變世界,至少也要讓全世界聽到自己的聲音,這是女足運動的價值所在。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