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15年來中國第1人!高考後的第2年,他踢上西乙

深呼吸、低下頭,加速跑,右手畫十,埃斯塔迪球場第二次響起“孫”的名字。跑到中圈附近的孫怡朋,右手搗鼓著自己的髮帶,生怕下垂的金色劉海遮住了跑動的視線。

特寫鏡頭下的他,雙目聚焦著皮球,嘴巴調整著呼吸。總的來說,眉毛很挺,五官很緊,並不鬆弛,儘管這已經是中國小夥的第二場西乙比賽。

一月初加盟塔拉戈納

15年首位 初登西乙

5月26日,西乙聯賽第40輪,20歲出頭的孫怡朋迎來了自己在塔拉戈納的首秀,而這也是自己在西乙的首次亮相。

雖然首秀只有15分鐘,但中國人卻足足等了15年之久。上一位能在西乙踢上球的中國球員,還要追溯到2004年的商毅,而孫怡朋本人也足足等了116天。

聯賽最後一輪,孫怡朋再次獲得出場機會,2場比賽,33分鐘的出場時間。儘管球隊的4個進球與孫怡朋沒有直接的關係,但對於弱冠少年來說,能在西乙登場比賽這本身就是一種鍛鍊與財富。

“(首秀)肯定是來得很晚,主要還是因為剛開始的時候,自己經歷了很長的傷病期”。

“開始加盟塔拉戈納的時候(1月30日),我是右大腿前側拉傷,剛恢復好就遭遇左側大腿拉傷。由於我先天身體條件不如歐洲球員,以前就有加練的習慣,這樣一來又導致了自己遲遲無法恢復。”

夢想著西乙的舞臺,卻突然被傷病這隻猛虎牢牢困住,本來兩點一線的生活,卻成了三點一線——家、訓練場、康復室。

孫怡朋苦惱不已,原先設想通過積極的態度贏得更多的出場時間,能夠早點在西乙亮相,卻被突如其來的變化攪了局。縱使孫怡朋有萬般洪荒之力可以發揮,卻也無能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與父母談談心,避免陷入消極的情緒當中。

“客觀來講,那段時間我確實有過這樣(放棄)的念頭,”沉默了10秒之後,孫怡朋慢慢吐露了自己傷病期間的心理狀態。

“那2個月,傷病一直反反覆覆,加之所面臨的競爭與壓力也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有了這樣的想法。好在自己及時地與父母進行溝通,爸媽的鼓勵也重新給予了我堅持踢下去的決心”。

聯賽收官階段,雖然球隊已經降級了,但主教練馬丁也連續多輪給予年輕球員出場比賽的機會,傷愈的孫怡朋也迎來了自己的首秀,20歲的小夥第一次在自家球場聽到“SUN”的加油聲。

“很多人跟我說,對於像我這樣的年輕球員來說,這可能是第一次享受這樣的待遇。”

幾分耕耘幾分收穫,在林良銘、單歡歡等人還屈就於歐洲低級別聯賽時,孫怡朋已經早一步領略了西乙的風采。儘管外界不免有關於商業運作的討論,但能夠亮相西乙固然也少不了球員自身的努力。

“坦白講,我首先覺得自己很幸運,擁有踢西乙的機會。同時,我還能碰到像塔拉戈納願意給年輕球員機會的俱樂部。”

“從個人角度來講,我也很努力、很勤奮,無論是在場內還是場外。每天除了一個半小時的訓練外,自己也會去健身房加練。回到家中的業餘時間,自己對身體管理、日常飲食以及作息時間都有一定的要求”。

“在聯賽倒數第三輪開始的前兩天,我們隊的教練(馬丁)把所有年輕球員叫了過去,和每個人都單獨交流,明確會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啟用新的球員,給新隊員機會,讓我準備好。”

德國製造 赴西留洋

相比於其他留洋的中國孩子,孫怡朋的“留洋”頗為不同。

因為工作原因,孫父在孫怡朋7歲那年,舉家移民到德國生活。

2006年恰逢德國世界盃,儘管德意志戰車在半決賽中憾負義大利,最終在家門口收穫季軍的成績,但世界盃的影響力遍及德國千家萬戶,孫怡朋一家也不例外。

在德國,足球就是文化,也是最好的學習工具,語言、社交、科技等等都可以通過足球的方式來溝通。抱著一顆讓孩子學語言的目的,孫父給兒子報了個足球興趣班。從此,孫家與足球便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絡。

年齡漸長,球技漸增,讓孫怡朋慢慢從同齡人脫穎而出。15歲那年,孫怡朋加盟了凱澤斯勞滕U17青訓梯隊。3年的時光,讓孫怡朋瞭解到職業梯隊的殘酷性,看著身邊的隊友一個又一個地離去,或因能力、或因傷病,亦或是其他種種。

不到5%的人可以踢上職業,職業足球在德國便是一場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叢林遊戲。由於先天身體較為單薄,同時發育又晚於同齡的德國人,孫怡朋發現自己開始在這個遊戲中掉隊了。

留下或者離開,18歲的孫怡朋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就在此時,孫怡朋恰巧獲得了前往西班牙繼續深造的機會。孫怡朋內心應允,只不過他還需要來自父母的支援與肯定。

“父母他們都是全力支援我,讓我去選擇喜歡的道路。只不過他們給我提了點要求,就是我必須參加完德國的高考,之後再去逐夢。”

“在德國這邊,高中生只要參加高考,拿到了上大學的分數,之後哪一年來就讀都沒問題。即使5年後甚至10年後,你仍然可以拿著早先的分數進入大學讀書。有了這樣的後續保障,爸媽才同意我繼續足球生涯”。

順利完成高中學業的孫怡朋,在2017年踏上了“留洋之路”。儘管西班牙與德國在生活方式、飲食習慣上相差無幾,但成年隊的競爭與孤獨的狀態成了留洋最大的阻礙。

“我之前在德國踢的是青年隊,來到西班牙後就直接進入成年隊。一到訓練或者比賽,發現身邊的隊友們都比我大很多,年長十歲,甚至更大的都有,一開始的競爭壓力也是蠻大的”。

“還有一點,來到西班牙後,我自己也第一次真正開始一個人的生活,要開始獨立地去處理各種事情,每天訓練完回到家,就我一個人,確實很孤單。”

每一位跳出舒適區,脫離自家伊甸園,前往海外留洋的球員都會面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但真正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自己所能依靠的往往還是家裡人。好比王霜在大巴黎效力時,父母每一次的出國探望,都會讓武漢妹子高興得合不攏嘴,簡直像進了世界波一樣開心,孫怡朋也是如此。在職業化高度發達的今天,球員訓練好比普通人上班打卡,訓練結束也就意味著一天工作的完成,隨即便是一人獨處的時光。

“爸媽每天都會跟我通電話,詢問我的身體和心理狀況。我內心的想法也都會向父母傾訴,這時他們就會給我一些建議。有時候遇到意見不統一的話,我們會商量著達成一個好的結果。子女與父母之間是平等的關係,一般誰有道理、誰想得更周全,我們就聽誰。”

有了傾訴的物件,有了家庭的支援,有了對自我的管理,孫怡朋慢慢地從西丙升上了西乙,從名不見經傳,到15年來首位登陸登陸西乙賽場的中國球員。這位德國製造的中國球員,正在向著自己兒時的夢想進發。

演員詹姆斯·迪恩曾說過這樣一段話:“如永生般逐夢,如末日般生存”,這句話成了孫怡朋的社交平臺上個性簽名,更是他的座右銘,“我只想告訴自己要活在當下,全心全力去努力,這就足夠了”。

夏窗開啟時,孫怡朋與塔拉戈納的姻緣要告一段落了,未來要去哪?未來會怎樣?這位小夥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相比起未來,我很注重眼前的情況,目前我還能有踢職業的機會已經很不容易,所以我很珍惜眼前的一切,盡我所能去成為一名好球員,珍惜眼前,好好踢下去。”

“很多時候,像我們這些從小在外生活的中國孩子,對於自己的祖國有更加強烈的歸屬感,我也希望未來有一天能夠進入中國國家隊,為祖國效力”。

來源:西北望看臺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