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縱橫四海的工業軟體

58億美元的併購,而且純現金,來自法國達索系統,再次上演了工業軟體的年度大戲。這是達索系統迄今為止最大的一筆收購,超過了西門子2006年併購UGS的35億美元,和2016年併購Mentor公司的45億美元。

被達索系統收購的Medidata軟體,為什麼這麼值錢?

雙十宿命

Medidata紮根的領域是臨床試驗,是新藥研發過程的重要部分。

新藥研發過程與飛機研發過程有相似的地方,都是分階段研製、長週期、高投入、高風險的活動。“費用高、週期長、成功率低”是新藥研發難以跨越的門檻。這是一個充滿了“雙十宿命”賭注的領域,“耗時10年,花費10億美金”,才能勉強打造一款不知生死的產品。新藥研發大體上分為四個階段,分別是藥物早期探索、臨床前研究、臨床試驗和審批上市。其中,臨床試驗階段的主要工作包括Ⅰ到Ⅲ段的臨床試驗,醫學統計與資料分析等,這一階段通常耗時6-7年。而根據《Nature》的資料,新藥研發的平均成本高達26億美元。而在這期間,高達90%的專案將以失敗告終。

死亡之吻無處不在。臨床試驗資料,則是新生藥品的重要血液。在新藥上市審批時,需要向藥監部門提交藥品臨床試驗的全部資料,每種新藥的臨床試驗資料通常能多達10萬頁文件。藥監部門審批新藥的時限通常是6個月左右。如果臨床試驗資料出了問題,很可能導致新藥研發前功盡棄。

極端嚴苛的要求促進了新藥研發產業鏈的分化,形成了專業的臨床研究服務供應商即各種合同研究機構(CRO),也形成了專門採集和管理臨床試驗資料的機構,形成了臨床試驗資料的電子資料採集(EDC)市場。

Medidata的主戰場,就是電子資料採集。這家來自美國矽谷的技術公司,採用了SaaS軟體的方式推動醫學的臨床試驗技術的發展,主要包括臨床試驗資料採集軟體和臨床試驗資料管理軟體、臨床試驗雲平臺和虛擬臨床試驗軟體等,為製藥、生物技術等公司提供資料分析和驗證的支撐。

在這個領域,Medidata曾經有過打敗Oracle的驕人業績。

戴遍小紅花

由於臨床試驗中帶有複雜的文字,給查詢和分析帶來諸多困難。1994年Glen de Vries從中捕捉到了臨床實驗資料電子化的機會,開發了管理臨床資料資訊的Web應用程式,並建立了Medidata的前身OceanTek公司。

從財務表現看,創立於1999年的Medidata公司是醫療企業服務領域的當紅小生。2009年6月25日,Medidata在納斯達克上市,市值3.13億美元;2017年5月,Medidata的市值達到33億美元。2018年,Medidata全年收入6.36億美元,實現淨利潤5190萬美元。因為其良好的財務表現,Medidata公司在2017年被評為財富“財富未來50榜單”的第11名,“財富100最快增長公司榜單”的第51名,福布斯“最具創新性增長公司”的第59名。

良好的財務表現植根於客戶的高度認可。Medidata的全球客戶數量約為1300家,前25大製藥公司中的18家、前10大合同研發機構(CRO)中的9家,都是Medidata的客戶。2015年,75%的心腦血管和57%的抗腫瘤藥物在Medidata雲平臺上開發。在2018年,全球排名前15的藥物有13家在Medidata雲平臺上研發完成。

這家驍勇善戰的公司,在2010年前後,從甲骨文手裡徹底奪走了臨床醫學的電子資料庫的市場。而它這期間從擁抱開源,到最後走向雲服務的技術,代表了臨床試驗技術市場的下一波思路:基於雲技術將會最終勝出,傳統的硬體和軟體組合正在走向末路。

被併購的這一刻,Medidata應該對這樣的套路太熟悉了,因為它自己也是併購小鯊魚。

2008年3月,Medidata收購臨床試驗解決方案供應商Fast Track,更新主產品效能,獲得新客戶。2011年7月,Medidata收購Clinical Force,提高對臨床試驗的財務與運營的管理能力。2014年,Medidata收購Patient Profiles,獲得獨特的臨床試驗資料分析軟體,吸收了優秀的患者管理方案,完善了移動健康解決方案Patient Cloud。2016年,收購CHITA公司與Mytrus公司,則通過電子知情同意技術來改善患者試驗體驗。2018年,收購大型醫藥雲平臺SHYFT Analytics,為全球生命科學產業提供雲資料管理和雲分析服務。2019年,成立名為Acorn AI的子公司,進軍智慧醫藥領域。

然而Medidata也有軟肋。這個軟肋僅僅是因為:它並不是雲原生軟體。它是中途改道上雲的。就差這一點的雲端計算基因,它迎來了強敵。

雲原生軟體的挑戰

雲端計算來了。這對所有超過10年以上的軟體公司,可能都不是一個好訊息。雲端計算帶來大批的雲原生軟體的新銳力量,恰是一朵朵烏雲。

雲端計算,晃動了幾乎所有超過10年的軟體公司的根基。因為在此之前的公司,都不是雲原生軟體。

這次,即使只有20年的Medidata公司,也變成“老同志”了。雲端計算火車頭Veeva公司,正在騰雲駕霧,呼呼趕來。這個創立於2007年的Veeva公司,本身就是在Salesforce雲基礎設施上創辦的,對行業雲的理解更加深入骨髓,它們的臨床試驗產品從一開始就是被設計為多租戶SaaS應用。

而從技術架構看,Medidata是雲端計算時代來臨前就創立的公司,經歷了十分漫長曲折的技術轉型道路,才最終在2007年後搭上了雲端計算技術棧。

雲原生著民,已經在臨床試驗領域展示出新一代整合者的王者雄姿。從財務表現看,截至2018年年底,Medidata年收入為6.36億美元,淨利潤約為13%;而Veeva收入為8.62億美元,淨利潤率為27%。

Medidata為46億美元,而Veeva則高達186億。二者收入相差不大,但市值相差整整4倍!

這就是雲原生軟體,與半路雲和尚的差距。

而當下Veeva的基礎設施,正在向亞馬遜雲遷移。磨刀霍霍,二者難免碰撞激烈。Medidata兩年前就發起訴訟,起訴其5個前僱員和Veeva公司,指責竊取Medidata的內部資訊和商業機密。

與此同時,IBM和甲骨文等巨頭肩扛人工智慧演算法巨炮強勢迴歸臨床研究市場。

後有追兵,前有猛虎,救美英雄出現了。

定義新賽道

達索系統是3D設計和工程解決方案供應商,是法國最大的軟體廠商,2018年收入將近400億人民幣(58億美元)。截至2018年底,達索系統已經通過60次左右的併購,形成了通過3D體驗協作平臺投送的11個品牌等。最近一次的收購是在年初,以4億多美元的價格收購美國ERP軟體供應商IQMS公司,面向中小企業,面向PLM與ERP的整合,跨出了一大步。

其實在生物製藥領域,達索並不陌生,它就是通過併購,重新構建了一個全新的地盤。2014年收購了食品藥品監管符合性檔案控制系統軟體Qumas的供應商,並在此基礎上建立了BIOVIA品牌,宣佈進軍生物科學領域。臨床試驗的資料整合,自然是一塊優質資產。

生物製藥和新藥研發是美國的長期優勢產業,Medidata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客戶,都在美國。在短短的二十年裡,在極致專業化的產業土壤裡培養出百億美元級的行業專業軟體企業,其中的經驗值得深思。

從航空主機產品生命週期管理起家的達索系統,藉助這次收購,擠進了新藥全生命週期。然而代價也不小,為了籌備完成這次交易所需的資金,達索系統預計會發行總額約40億美元的公司債。用總收入的全部,去併購一家公司,魄力不謂不大。

與航空主機產品類似,藥物研發也是分階段、高風險、高投入、長週期的智力密集型活動。臨床試驗資料的採集、管理與分析是否能與適航取證的過程相互參照?基於模型的工程是否能與基於模型的藥物研發相互印證?軍火研發與醫藥研發,是全球科研資金的兩大出口。達索系統的3D體驗平臺,一肩挑起了兩頭。

Medidata到底為什麼這麼值錢?答案是:第一有資料石油。它包含17,000多項臨床試驗資料,其中有5,000餘項活躍資料,可以分析來自200萬供應商的450億條患者記錄;第二,有工具。今年4月份,它推出了AI公司Acorn,通過多維的病人資料,來幫助製藥公司的更好的決策。

有了資料石油,有AI工具作為採油平臺,還有云方案。達索想來收購,自然就要出高價了。與人相關的資料服務,都是毋庸置疑的藍海經濟。醫療資料分析,正是如此。

小記

這種大手筆的收購境界,中國真的是望塵莫及的。工業軟體商達索系統目前市值為410億美元(跟今天的百度市值還大一點兒),正在大踏步進軍生命科學領域。而中國的工業軟體還停留在青銅工具時代,暫時玩不來這麼大的活兒。一點一點往前拱的中國工業軟體,如果單純從工具思維的角度去追趕,恐怕勝算不多。然而開源和雲端計算,和多樣化的中國使用者市場,還是留下了一扇扇小門,讓國產工業軟體找到戰鬥的根基。

作者:趙翰林(南山工業書院工業軟體研究組)

林雪萍(南山工業書院發起人,北京聯訊動力諮詢公司總經理)

更多精彩原創內容,請關注微信公眾號“知識自動化”。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