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歐洲之盾:1565年馬耳他圍攻中的聖愛爾摩堡

馬耳他的要塞遺址

前奏

在《帝國時代3:世紀帝國》中,遊戲的開場戰役就是奧斯曼軍隊攻擊馬耳他島的聖約翰騎士團,在騎士摩根-布萊克的指揮下,騎士團奮力抵抗。這場戰役在歷史上其實確有原型。那就是1565年的馬耳他大圍攻。

帝國時代3的開場戰役是有歷史原型的

在1560年前後,戰功赫赫的蘇萊曼大帝已經是風燭殘年,昔日強健的身體變得衰老,對於兒子們也充滿了疑心和不信任,頗有才華的穆斯塔法和巴濟耶德王子已經因為蘇丹的疑心問斬,只剩下了最不成器的酒鬼塞裡姆。

蘇萊曼大帝

與此同時,官員的腐敗日益明顯,通貨膨脹也很明顯;盛世的帝國已經暗流湧動危機四伏。帝國如同一堆火,需要點燃更多的木柴才能燃燒,而木柴就是對外的勝利和戰爭。

年輕時英姿勃發的蘇萊曼大帝

與此同時,以馬耳他為基地的聖約翰騎士團不斷地出兵截殺奧斯曼帝國的貴族船隻和商船隊,並屢次捕獲重量級的獵物。1564年6月4日,奧斯曼宮廷首席太監基茲爾的大帆船被騎士團 的劫掠隊長馬蒂蘭-羅姆加捕獲;隨後在靠近奧斯曼帝國本土的安納托利亞沿海地區,羅姆加捕獲了奧斯曼公主的坐船。一連串的襲擊造成了奧斯曼宮廷高層的震動,導致了奧斯曼民間情緒的高漲,也讓奧斯曼帝國將矛頭對準了“毒蛇的巢穴”-----馬耳他島。

奧斯曼帕夏做出了戰爭決策

從地理上看,

1.緊鑼密鼓的備戰

騎士團約有600名騎士,比半個世紀前在羅得島上時多不了多少,而且其中很多人分散在歐洲各地。2月10日,大團長髮布徵集令,命令所有騎士在馬耳他集合。大約500人在圍城開始前趕到。在戰時,騎士團的慣例是徵募僱傭兵和當地平民,以補充兵力。1月,拉·瓦萊特開始安排招兵買馬,其中包括西班牙國王派來的西班牙和義大利隊伍,以及僱傭兵,但集結這些士兵,並將他們從義大利本土和西西里運到馬耳他的過程非常緩慢,最後及時抵達的兵員寥寥無幾。此外,馬耳他本地的民兵也是重要的兵力補充。

馬耳他的地圖

與此同時,騎士團還在大力蒐羅給養。在島上,大量淡水被裝在陶罐裡,送往比爾古和森格萊阿。另外還派遣船隻到義大利去收購糧食。這並不容易,因為地中海地區爆發了饑荒,糧食非常短缺。於是羅姆加扣押了不幸來到馬耳他海峽的運輸船,徵用了它們運載的貨物。騎士團將非戰鬥人員送往西西里。守城所需的物資、武器裝備和糧食被運到島上:"鋤頭、鶴嘴鎬、鏟子、五金器具、籃子……麵包、糧食、醫藥、葡萄酒、鹹肉和其他物資。"糧食被儲存在寬敞的地下室內,並用石頭封死大門。援兵陸續抵達:西班牙和義大利步兵,冒險家組織的志願兵隊伍,以及騎士團人員在義大利招募的僱傭兵。馬耳他和西西里之間的海峽來往交通非常忙碌。旨在完成森格萊阿圍牆和鞏固比爾古稜堡群的施工也開始了,但進展很慢,因為建材需要從義大利進口,而且非常缺少勞動力。拉·瓦萊特徵募馬耳他人來修建防禦工事。

全副武裝的醫院騎士團

2.堡壘的軟肋

在基督教世界緊鑼密鼓備戰的同時,奧斯曼大軍步步緊逼的腳步,讓所有人心驚膽戰。在西班牙國王的授意之下,菲利普二世的將領/、西西里總督堂加西亞帶著30艘戰艦啟程出發,前往西西里島。4月9日,堂加西亞率領30艘槳帆船,渡過僅30英里寬的海峽來到馬耳他,與拉·瓦萊特會晤。兩位指揮官一起視察了比爾古和森格萊阿的防禦工事。然後堂加西亞要求去視察希伯拉斯尖端的星形堡壘——聖艾爾摩堡。

左半邊圖上是聖艾爾摩堡壘

聖艾爾摩堡是要塞的制高點,整個防禦的關鍵所在。聖艾莫堡位於一個小小半島上,海拔高於騎士團的總部比爾古和森格萊阿,扼守外來船隻的入港水路,敵人一定會努力盡早佔領此地,以便為其艦隊提供安全的錨地,並阻斷外界救援馬耳他島的海路。島上所有其他要塞的命運都取決於這座堡壘。

其實之前義大利工程師來過這裡,就建議守軍加固這裡的堡壘,但聖艾爾摩堡的整個結構還不完善:它規模太小,不能容納很多士兵和火炮;建築水平不高,還沒有合適的胸牆。堂加西亞對地形進行了仔細勘察,發現了一個特別的弱點。在聖艾爾摩堡西側,大海上方,有一個側翼非常脆弱:敵人能夠輕鬆突破此處。他建議儘快建造一個側翼堡壘。這一建議得以執行事實證明老將的判斷和眼光準確而獨到,這裡是整個攻防戰役中交鋒最激烈的地方。

戰場的航拍地圖

在視察完畢之後,堂加西亞啟程前往西西里為西班牙國王指揮艦隊。在離開之前,堂加西亞給了大團長三點建議:作戰會議應僅限於少數幾個值得信賴的人,以確保軍情保密;禁止魯莽的騎士們逞強地衝出城牆作戰,這樣做雖然英勇,卻十分愚蠢,因為守軍兵力有限,不能輕易損失人員;最後一點是,大團長本人不應當身先士卒。而這也不是毫無意義的多疑。因為在奧斯曼和基督徒的戰爭中,因為將領和騎士身先士卒,導致重要將領陣亡的情況非常常見。而在接下來的攻防戰中也的確如此。無獨有偶,三條建議都被堂加西亞不幸言中

由於知道奧斯曼人的步步逼近,所以騎士團成員只爭朝夕,加強對防禦工事的修補:他們拼命加強聖艾爾摩堡的防禦。5月7日,森格萊阿和比爾古之間港灣的出入口佈設了鐵鏈,將內層海域封鎖起來;5月10日,若干連隊的西班牙士兵和僱傭兵抵達,令守軍精神為之一振。騎士團對人員和裝備進行了集結;對馬耳他民兵進行了基本的火器射擊訓練;火藥作坊在趕製火藥,石匠在開採用來修建城牆的石料;在騎士團的軍械庫內,鐵匠們在掄動大錘,修理頭盔和胸甲。各個防區和資源——淡水、火藥、奴隸——都指定了專人負責;設計了烽火訊號及警告敵人接近、鳴炮為號的方案;還計劃向鄉間的水井和其他水源下毒、將平民疏散至有防禦的避難地、收割莊稼和集合牲口——總之,堅壁清野,用一片荒蕪和貧瘠的土地來迎接奧斯曼人。為了鼓舞士氣,騎士們身穿威風凜凜的鋼甲和紅色罩袍,舉行了閱兵式,這倒是一度鼓舞了士氣。

奧斯曼軍隊搶灘登陸

3.大敵來襲

雖然有了這些準備工作,馬耳他島還是被奧斯曼艦隊打了一個措手不及。5月18日早上,聖安傑洛堡和聖艾爾摩堡的觀察哨發現東南方30英里處的海平線上出現了船帆,在黎明的清澈陽光中看得一清二楚。要塞大炮發出了三聲炮響的警告訊號,戰鼓擂動,軍號吹響,烽火臺的火焰將敵人入侵的訊息傳遍了全島。平民當中發生了恐慌,拉·瓦萊特不得不派遣一隊騎士將部分平民帶往鄰近的森格萊阿半島。

奧斯曼海軍禁衛軍

到中午時,守軍就能瞭解到奧斯曼艦隊是多麼浩大。近400艘大小船隻組成的奧斯曼艦隊的白色棉布船帆遮蓋了東方的半個海平線,"海面上彩色絲綢的戰旗,繪有穆斯林的經文和蘇丹的圖拉格紋章,看起來帶著一種華麗的詭異感。巨大的燈籠和絲綢帳篷,讓人誤以為君士坦丁堡從海上漂浮來了馬耳他。

奧斯曼軍隊的巨型攻城火器

奧斯曼艦隊南下繞過馬耳他島,在此過程中,島上的一連串瞭望塔不斷髮出警示的炮聲和烽火訊號,對敵人的行動進行密切監視。在黑暗中,奧斯曼人初步計劃在島嶼的南部登陸,但是因為擔心地中海的季節風西洛可風,風向為南風,所以艦隊決定在島的西北登陸。因為做好了嚴密的戰前偵查,馬耳他缺乏地表水、樹木和土,所以奧斯曼大軍提前帶好了以上這些原材料。

第二天,在地中海的豔陽下,奧斯曼人的艦隊和人馬在海岸上一字排開,彷彿整個亞洲都出現在了地中海海灘上:近衛軍士兵蓄著令人生畏的絡腮鬍,穿著長褲和長上衣;騎兵身披輕型鍊甲;帕夏們身著杏色、綠色和金色的長袍;苦行僧們穿著獸皮;巨大的頭巾、洋蔥形的包頭巾、鴨蛋青色的圓錐形帽子、飾有微微拂動的鴕鳥羽毛的近衛軍帽——以及形形色色的裝備。近衛軍攜帶的長火繩槍上鑲嵌著象牙,形成阿拉伯式花紋圖案;由柳條和鍍金黃銅製成的圓盾,匈牙利樣式的尖盾,來自亞洲大草原的彎刀和柔韌的弓,飾有邪惡之眼、蠍子和新月圖案的閃色綢旗幟,行雲流水般的阿拉伯文書寫的徽記。士兵們搭建起了鐘形帳篷,演奏著音樂,發出各種嘈雜聲響。

奧斯曼禁衛軍和騎士團的激戰

喧鬧的奧斯曼軍隊有2.2萬-2.4萬名士兵,以及8000名負責支援的非戰鬥人員,他們的核心是6000名近衛軍,即蘇丹自己的精銳部隊,每人都配備奧斯曼長管火繩槍,歐洲人不熟悉這種槍,它填彈速度比較慢,但比歐洲火槍精確,是用來狙擊敵人的,力量足以擊穿中等重量的板甲。還有大隊的乘騎步兵,他們是受到戰利品誘惑的志願兵、水手和冒險家。此外還有一支炮隊,以及相應的支援人員:軍械士、工程師、坑道工兵、旗手、木匠、伙伕,以及其他隨軍人員,其中顯然包括希望購買基督徒奴隸的猶太商人。這些人來自奧斯曼帝國的五湖四海。其中包括來自埃及的火槍兵、來自安納托利亞和巴爾幹、薩洛尼卡和伯羅奔尼撒半島的騎兵。其中很多人是叛教者,改信伊斯蘭教的希臘人、西班牙人和義大利人,在戰鬥中被俘後獲得自由的前基督徒奴隸,或者被在伊斯蘭大旗下作戰的機遇所吸引的僱傭兵,他們為了各種各樣的目的與動機而戰。

戰場三維地形圖

經過不斷地招兵和四方馳援,馬耳他守軍約有6000-8000人。其中的歐洲貴族騎士——他們身著堅固的鎧甲,頭戴尖頂盔,披帶有白色十字的紅罩袍。與他們並肩作戰的有堂加西亞派來的若干連隊的西班牙和義大利職業軍人。這些人效忠於西班牙國王,裝備精良、鬥志昂揚,但他們來馬耳他不是為了爭得榮耀。他們的期望和絕大多數軍人是相同的;他們作戰是為了軍餉、賞賜和生存下去。在這方面,他們和很多穆斯林士兵沒有什麼區別。這些士兵中包括一位義大利人弗朗西斯科·巴爾比,他已經六十歲,作為火繩槍兵參加了這次戰役,並存活下來,寫下了關於攻防戰的第一手記述。

保衛馬耳他的基督教騎士

除了這些職業軍人外,還有一些來馬耳他追尋榮耀的紳士冒險家、一些來自羅得島的希臘人、被釋放的罪犯、划槳奴隸和改信基督教的前穆斯林——這些叛教者很不可靠。馬耳他戰事將地中海各民族都聚集到了一箇中心點。在這個命運和動機的市場上,有些人會突然改弦易轍;雙方都受到叛徒的困擾,這些變節者有的是為了逃脫奴隸的枷鎖,有的是為了改回自己原先的宗教信仰,有的是為了加入到更可能取勝的那一邊去,也有的是為了更好的回報。基督徒防禦力量的基石是3000名堅忍不拔的馬耳他民兵,他們戴著簡陋的頭盔,身穿有襯墊的棉布外衣。

登陸馬耳他島的奧斯曼軍隊

5月20日,奧斯曼人開始向馬耳他的內陸推進,進逼大港。雖然守軍在個別地點取得了一些勝利,但奧斯曼大軍的滾滾前進是無法阻擋的。奧斯曼人建立了營地,安排了守衛;尖木樁和帳篷上飄揚著旗幟;士兵們用馬耳他人拋棄在田地裡的牛拖運火炮和補給物資,基督徒的小規模侵襲被打退。穆斯塔法在俯瞰大港的高地上設定了自己的指揮部,並奪取了位於馬爾薩的水源,守軍曾經試圖向水源投放苦草藥和糞便。幾天之內,整個島嶼的南部被侵略者牢牢控制,燃起了熊熊大火。奧斯曼人收集了所有能利用的物資——糧食、牲口、木柴,然後將田地付之一炬。

黑色三角為奧斯曼人的營地

4.爭奪聖艾爾摩堡壘

聖艾爾摩要塞俯瞰圖

在與奧斯曼人初步的交鋒之後,由於騎士團俘虜引導奧斯曼人去攻打城堡防禦最強的部分,所以基督徒製造出了自己火力強大、兵力充沛的假象。連為一體的兩座海岬——比爾古和森格萊阿構成了基督徒防禦的核心,它們與海對面希伯拉斯山上的聖艾爾摩堡是相互依存的。另外,島嶼腹地的兩座城堡——姆迪納和戈佐島上的城堡是守軍的游擊戰中心和集合休整地。這麼多目標中,必須選擇一個來首先處置;其他的目標必須先予以遏制。因為騎士團 有幾處要塞,而且相互呼應,2.2萬名士兵未必夠用。

所以為了集中兵力實施重點打擊,奧斯曼軍官們選擇的重點突擊地帶就是堂加西亞曾經預測的地點——小小的聖艾爾摩堡。拿下聖艾爾摩堡之後,奧斯曼艦隊就能夠進入海港,威脅騎士團在比爾古個森格萊阿的要塞。

一旦聖艾爾摩所在的半島淪陷,騎士團的防區就危險了

5月23日,奧斯曼人開始將重炮從艦隊運往希伯拉斯半島。在希伯拉斯半島建立陣地之後,聖艾爾摩堡通往外界的唯一安全道路是從怪石嶙峋的前灘乘船穿過港口到比爾古,距離是500碼。拉·瓦萊特命令將躲避在聖艾爾摩堡的一些婦女兒童疏散,並送去了給養、100名士兵(指揮官是馬斯上校)、60名獲釋的划槳奴隸以及食物和彈藥。聖艾爾摩堡守軍一共有750人,大部分是胡安·德·拉·塞爾達指揮下的西班牙士兵。

西班牙士兵

聖艾爾摩堡佈局呈四星形,在城堡中心有一塊操練場,操練場的前方有一座碉堡、一座蓄水池和一座小教堂,以便給士兵們提供精神上的慰藉。倉促修建起來的三角堡在城堡外面,由一座橋樑和城堡連為一體;如果遭到敵人的側翼襲擊,外堡能起到一定的防護作用,但它的缺陷也有很多;設計不合理,建造得又太倉促。它的胸牆太矮,又沒有槍眼能保護士兵,所以開槍射擊的守軍在日後的戰鬥中成為了敵人的活靶子;城堡規模太小,因此壁壘上無法安放很多火炮;它沒有出擊口,所以士兵們無法安全地離開城堡發動反擊。最糟糕的是,四角星的尖角太銳利,因此城牆下有大片的射擊死角,守軍無法向那些地帶開火。奧斯曼工程師們對攻城任務的評估看來是中肯的。總的來講,聖艾爾摩堡是個石頭製成的死亡陷阱。

瘟疫會造成戰役人員的死亡

奧斯曼軍隊對攻城戰術有著十足的把握。他們精通應用工程技術,以蔚為奇觀的勤奮和速度"將他們蜘蛛網般的坑道向前推進。由於坑道角度選擇很巧妙,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守軍都無法向挖掘坑道的工兵射擊。奧斯曼軍隊還從1英里以外運來泥土,以便搭建炮臺。成百上千人排成長隊,揹著泥土袋子和木板走上山坡。5月28日,奧斯曼帝國的大炮已經開始從山頂轟擊聖艾爾摩堡。到星期四時,已有24門大炮就位,分成兩排,有輪子的大炮發射穿透性的鐵彈頭,巨大的射石炮(其中一門參加了當年的羅得島戰役)則發射巨大的石彈。在首輪炮擊之前,先用火槍一輪劈頭蓋臉的齊射,打得守軍在胸牆後不敢抬頭,然後大炮開始猛轟。炮群開始猛擊聖艾爾摩堡面向壕溝的兩個尖角和朝向三角堡的薄弱面。在海對面,拉·瓦萊特為了儘可能地打亂敵人的炮擊,在聖安傑洛堡安放了四門大炮,轟擊一山之隔能夠看得見的敵人炮臺。他的炮擊取得了一定成效:早在5月27日,皮雅利就被一枚石彈碎片打成輕傷;但是守軍的火藥消耗太大,無法繼續炮擊下去,只能儘可能地節約彈藥,避免浪費火力。

因為距離過近,兩軍可以隔海炮擊

從一開始,守軍就看不到一點好兆頭。他們躲在胸牆後,只要一抬頭,就成為敵人的活靶子。奧斯曼近衛軍的狙擊手們手持長管火繩槍待在下方的戰壕裡,監視著任何風吹草動。他們的耐心驚人,一動不動地埋伏起來,能夠一口氣堅持五六個小時,一直瞄著敵人方向,加長火槍非常有利於遠距離射殺敵軍。守軍儘可能地搭建臨時拼湊的防護胸牆;同時還用泥土或者其他任何隨手能搞得到的東西來修補坍塌的城牆。幾天之內士氣就低落了下去:他們若是膽敢站直身子去觀察在山上赫然聳現的奧斯曼大炮,就面臨著被狙擊手打死的風險。敵人的戰壕近在咫尺、炮彈四處開花和城堡的突出缺陷無不表明,他們的陣地是守不下去的。

有全套鎧甲的醫院騎士

在拉·瓦萊特的督戰下,聖艾爾摩堡的守軍頑強抵抗。和身在西西里的堂加西亞之間通過小船來回傳遞訊息,這些船隻似乎能夠輕鬆地突破奧斯曼帝國的海上封鎖,給小堡壘送去源源不斷地物資和人馬。與此同時,奧斯曼人還是在一刻不談地挖地道,堆炮臺,攻擊對手。

騎士們對奧斯曼人開火還擊

5.四面包圍

後人插畫的戰場地形分佈

6月2日早上,戰局繼續惡化。拂曉時,聖艾爾摩堡的"騎士塔"的觀察哨發現東南方海上有船帆。一時間,守軍希望這是堂加西亞救援艦隊的先驅,但那是奧斯曼海軍將領圖爾古特和他的海盜們從阿爾及爾趕來了,共有約13艘槳帆船、30艘其他船隻和1500名戰士,而領導他們的是整個地中海上經驗最老到的指揮官之一。圖爾古特認識到,必須儘快把更多火炮送上前沿,並且必須儘可能接近敵人。第二門重型射石炮被拖上了前沿,另外四門大炮被安置在北岸,轟擊聖艾爾摩堡脆弱的側翼。他決心以儘可能猛烈的炮火將要塞炸為齏粉。於是,他在馬薩姆謝特港對面的一個地點部署了一個炮隊,對三角堡和"騎士塔"進行狂轟濫炸。不久,他又在對面的海岬上設定了另一個炮隊。現在聖艾爾摩堡受到了180度的炮擊。

奧斯曼軍隊衝上了聖艾爾摩城堡的缺口

在一整夜的猛烈炮擊之後,到6月3日早上,奧斯曼軍隊已經在接近壕溝、離三角堡的護牆僅有幾十碼的地方建立了掩蔽陣地。由於認為守軍膽小,奧斯曼工程師們悄悄溜走,把情況報告給了穆斯塔法。於是一隊奧斯曼近衛軍攜帶雲梯匍匐前進,偷偷地爬過胸牆。他們大吼著衝進了三角堡,將遇見的第一批敵人打倒在地。其他守軍拔腿就跑,倉皇之間居然沒有拉起通往主堡的吊橋。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這一小小的疏忽決定了堡壘被攻克的命運,後面所有的行為幾乎都是為這個行為補漏。一小群騎士堅定地衝殺出來,才阻止奧斯曼近衛軍殺進聖艾爾摩堡。守軍發起了一次勇猛的反擊,想把入侵者趕出三角堡;有兩三次,反擊眼看就要成功,但更多的奧斯曼士兵潮水般湧過壕溝,守軍不得不撤退。

星型要塞的左邊就是三角堡

奧斯曼人似乎閃電般鞏固了自己在三角堡的陣地,搬進了成麻袋的羊毛、泥土和木柴,搭建起了一座壁壘,以防備守軍從聖艾爾摩堡內發起反攻。這臨時搭建的防禦工事上飄起了奧斯曼旗幟,這是軍事佔領的關鍵標識。但這只是隨後激戰的序曲而已。奧斯曼士兵們在壕溝內抵著牆壁豎起了雲梯,發動臨時組織的猛烈攻擊,希望能夠藉此衝進聖艾爾摩堡。他們自認為必勝無疑,但這樣的衝鋒簡直是自殺。守軍向他們沒有防護的腦袋投擲石塊,潑下滾油。戰鬥的嘈雜聲震耳欲聾。"大炮和火繩槍不停地轟鳴,人們發出毛骨悚然的慘叫,濃煙滾滾、大火熊熊,似乎整個世界都要爆炸"。在五個小時的血戰之後,奧斯曼人被迫後撤,在壕溝裡丟下了500名精兵的屍體。

圖中心的半島就是聖艾爾摩堡壘

如此粗心大意地丟失三角堡,著實是沉重的打擊。西西里來的訊息也讓人提心吊膽:堂加西亞估計要到6月20日才能派出援軍。米蘭達第二次被派往聖艾爾摩堡,對那裡的防禦工事和守軍士氣做更細緻的評估。他的第二次報告是斬釘截鐵的:"如果奧斯曼人堅持進攻,聖艾爾摩堡是守不了多久的,因為守軍的火炮缺少水平迴旋的空間,效力很差。由於奧斯曼人的火力壓制,岌岌可危的聖艾爾摩堡的每一分鐘都是靠外界的輸血死撐下來的。每天夜間,援兵和物資都被偷偷運過海灣,躲過敵人的炮火,維持聖艾爾摩堡苟延殘喘下去。

在三角堡陷落之後,奧斯曼人可以居高臨下地開火射擊。而守軍們已經接近神經崩潰,有人想準備炸彈,讓所有人去和土耳其熱同歸於盡,50名騎士想殺出城去,於是聯名上書,請示出擊,想死個痛快,每天的炮擊和死亡,屍體腐臭和火藥焚燒的味道讓人感覺活在地獄裡。在殺戮機器面前,任何人類的情感都是十分脆弱的。拉·瓦萊特拼命維持聖艾爾摩堡的士氣。於是,他任命米蘭達為聖艾爾摩堡的實際指揮官。這位西班牙武士不是騎士,但經驗豐富、講求實際,是個理解士兵疾苦的前線指揮官。宗教的慰藉不能加強士兵們的鬥志,看得見摸得著的獎賞卻能起到這樣的效果。米蘭達用錢和成桶的葡萄酒穩定軍心。他向士兵們發放了軍餉,並在操練場周圍有遮蔽的拱廊設立了賭桌和吧檯。在短期內,這些刺激手段是有效的。

稜堡有利於形成交叉火力

但奧斯曼人感到最後攤牌的時刻快到了。他們一刻不停地把三角堡加高,以便俯射聖艾爾摩堡,並向城堡內部猛烈射擊。士兵們拼命苦幹,用木柴、泥土和成捆的木料去填充壕溝。與此同時,部分槳帆船的桅杆被拆下並拖到前線,改裝成木橋,然後搭在壕溝上和鄰近三角堡的地方,在那裡作業的工兵可以得到火繩槍兵的保護。任何膽敢從胸牆上露頭的守軍會被當場擊倒。

6.冷熱兵器的交響曲

聖約翰騎士打退了土耳其人的充分

在爭奪小小的聖艾爾摩堡的一天天激戰中,雙方動用了火藥時代正在演化中的各種武器。在遠距離上,這是一場狙擊手和大炮的戰鬥;弓箭手和神槍手可以一槍斃敵,鐵炮彈能將人開膛破肚,但在近距離戰鬥中,雙方還使用了一系列原始而不穩定的小型燃燒武器。基督徒擁有原始的手榴彈和火焰噴射器——罐裝的"希臘火"和成桶的瀝青,以及可旋轉的大炮和重型火繩槍,它們能夠發射鴿子蛋那麼大的石彈和用來屠殺以密集隊形衝鋒的大群敵人的鏈彈。奧斯曼人則以牙還牙,使用了爆裂炸彈,它能向身著重甲的守軍拋擲火焰。所有這些武器都很粗糙、還在實驗階段,而且非常不穩定。使用這些武器的風險是很大的;關於這場攻防戰的記述中經常有使用燃燒武器的人被自己炸死的片段:成桶的火藥可能會爆炸;手榴彈在投出之前可能引爆周圍的彈藥;常常有人被己方的武器燒死或者燒殘。但這些武器在起作用的時候,效果是毀滅性的。

遊戲裡的火環兵在歷史上確實有原型

6月10日,基督徒們試驗了一種新裝置:拉·瓦萊特送去了一些火圈,這種新武器是騎士拉蒙·福爾廷發明的。這種武器包含箍桶用的鐵圈,上面覆蓋用粗麻屑,然後在滾燙的焦油大鍋裡浸透。然後再鋪一層粗麻屑,再次放到焦油裡浸泡。這個過程要重複多次,直到它們有人腿那麼粗。使用方法是將它們拋過胸牆,投向以密集隊形衝鋒的大隊敵人。

奧斯曼士兵的衣服很容易被火燒

這種新武器很快就被投入了實戰。一天,奧斯曼人再次發動了猛攻;身著寬鬆長袍的近衛軍潮水般湧過橋樑,將雲梯靠在城牆上。奧斯曼士兵跌跌撞撞地向前衝鋒時,城牆上的守軍用火炬點燃了鐵圈,然後用火鉗夾著它們,伸過胸牆,拋擲出去,火圈在斜坡上蹦跳、旋轉著滾下,如同瘋狂的火環。它的殺傷效果是驚人的。巨大的火圈能夠同時席捲住兩三名士兵的衣服;被火焰吞噬的人變成了一個火球,轉過身奔向大海,長袍和頭巾都在熊熊燃燒,身後留下一片恐懼和大火。火圈在精神上的威懾力是巨大的。近衛軍撤退了,但只是暫時的。穆斯塔法決心拿下聖艾爾摩堡。天黑之後,奧斯曼軍隊再次發起進攻。整個夜空都被大炮的火光和火攻武器——火圈、火焰噴射器和傾盆大雨般潑向城牆下的希臘火——的焰光照得通亮。穆斯林士兵投擲爆裂的手榴彈作為反擊,這些手榴彈在胸牆上爆炸,以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可怕亮光照亮了守軍的身形。戰場亮如白晝;從對岸看,聖艾爾摩堡簡直像是噴發的火山。比爾古的炮手們不需要火炬照明也可以準備炮火,用交叉火力擾亂奧斯曼人的攻勢。慘叫聲、呼號聲、爆炸聲和刺眼的火光讓大團長堅信,聖艾爾摩堡已經陷落。但它還是守住了。奧斯曼人再次撤退。

奧斯曼軍隊的攻城塔被騎士團守軍焚燬

到了拂曉時刻,太陽正冉冉升起。守軍精疲力竭,只是死撐著才能站住腳,穆斯塔法也知道這一點。他命令再發動一次新的猛攻。生力部隊攜帶著繩索和抓鉤湧向前沿,將抓鉤拋擲到守軍藉以抵禦火槍射擊的胸牆上的臨時工事上。奧斯曼士兵利用抓鉤和繩索爬上了城牆,在城牆頂端建立了一個陣地,插上了自己的軍旗。稜堡的指揮官馬斯上校感到了危險,用一門輕炮將城牆上的近衛軍轟了下去。戰場上一片沉寂。穆斯林們花了一整天時間收集己方死者的屍體,將他們埋葬在集體墓穴裡。但守軍兵力損失的速度也是難以承受的。拉·瓦萊特又送去了150名援軍、彈藥和用來搭建工事的"籃子、床墊和繞成團的繩索"。奧斯曼人原先預計四天就能攻克聖艾爾摩堡,但現在已經是第十四天了。

7.最後的時刻

西班牙騎士

雖然在區域性戰場上處於不利的態勢,但是在人數和資源上的優勢,依舊讓奧斯曼人有足夠的資源對對手實施碾壓和吞沒。而歐洲世界的四分五裂,讓各國自顧不暇,無法及時趕來增員。依靠著似乎揮霍不盡的資源,穆斯塔法採用典型的奧斯曼帝國戰術:日夜不停的持續炮擊、小規模突襲、區域性地區的進攻和不計其數的佯攻——目的是讓守軍得不到任何睡眠,以致精疲力竭,然後才發動最後主攻。勞工們一刻不停地苦幹,努力用泥土和成捆的木柴將壕溝填平,同時火繩槍兵則轟擊著胸牆。

6月16日黎明前,奧斯曼軍中的毛拉們召喚信眾做晨禱,信徒們以有節律、響度漸強的聲音做出回答,做好拼死戰鬥、犧牲自己的精神準備。守軍蹲在臨時搭建的壁壘後面,聆聽著詭異的吟唱聲在遠方的黑暗中升起又降下。拉·瓦萊特此前派去了新一批援兵,此時守軍們雖然十分疲憊,但秩序井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和崗位。他們分成若干個三人小組,每組包括一名火繩槍兵和兩名長槍兵。此外有專人負責將死屍拖走,還有三支機動隊伍,負責援助任何危險地段。他們堆積了大量的火攻武器、石塊和很多浸透葡萄酒的麵包。胸牆後準備好了大桶的水,被黏著性燃燒武器燒著的人可以撲進大桶,挽救自己。

奧斯曼軍隊對堡壘的圍攻

太陽升起時,奧斯曼人開始了新一輪試探性的彈幕射擊,炮火之猛,"大地和空氣都為之顫抖"。隨後穆斯塔法發出訊號,命令部隊前進。蘇萊曼的皇旗被展開;一支長矛上挑起了一具頭巾;戰線的另一端發出了一縷黑煙,作為迴應。五花八門、令人眼花繚亂的各式旗幟和盾牌開始蜂擁前進,"上面畫有非常新奇的圖案;有的畫著形形色色的鳥類,有的畫有蠍子和阿拉伯文字"。在隊伍的最前沿,身披豹皮、頭戴飾有鷹羽帽子的士兵們瘋狂地衝向城牆,以漸強的聲音呼喊著安拉的諸多尊名;

在城垛上,基督徒們也呼喊著基督教人物的名字——耶穌、瑪利亞、聖米迦勒、聖雅各和聖喬治——"每個人呼喊自己最熱愛的聖徒的名字"。奧斯曼人向橋樑猛衝;雲梯被靠上城牆,雙方短兵相接。在整個戰線上,大群士兵在進行白刃戰。有的奧斯曼士兵被從雲梯上拋下,也有人從橋上墜落。在混亂中,有人在向敵人射擊時誤傷了友軍。西風將守軍槍炮發射產生的黑煙吹回到他們臉上,讓他們短時間內看不清周圍,很多人被活活燒死。

7小時的奮戰之後,精疲力竭的守軍贏得了這場戰鬥的勝利。他們看著敵人撤退,累得幾乎站不住腳。雖然取得了勝利,但代價很慘重:150人戰死,相當於全部守軍的1/3。6月22日,守軍重複了這一勝利,但是持續的皮洛士式的勝利已經讓城堡接近崩潰。

奧斯曼軍隊被迫後撤

在夏季的陽光炙烤下,倖存者在一片瓦礫的城堡內爬行著。很多指揮官都已經陣亡,城堡的胸牆上、操練場上死屍滿地。現在已經無法安葬死者,甚至根本無法挪動屍體。城牆被打出了多個缺口;沒有任何建材可用來修補城牆。在令人無法忍受的烈日暴晒下,蒼蠅肆意飛舞,到處瀰漫著石粉與火藥的刺鼻氣味和死屍的惡臭。這是馬耳他攻防戰的第二十六天。

還有力氣站立的守軍聚集在小教堂內。按照史官的說法,"大家眾志成城,決心在這裡給人生旅途畫上句號"。他們決定做最後一次求援的努力。一名游泳健將溜進海里,最後一艘船也被派出。這艘船遭到了12艘奧斯曼駁船的攻擊,但還是抵達了對岸。船和游泳的信使帶來的是同一條訊息:守軍已經只剩最後一口氣;活人已經所剩無幾,其中大多數都負了傷;燃燒武器已經用盡,火藥瀕臨告罄。他們毫無希望得到增援。

奧斯曼軍隊繼續封鎖城堡

拉·瓦萊特本來出於節約火力的目的不予理睬,但是最後軟了心腸,同意派遣一支小艦隊,試試突破敵人的海上封鎖線,向城堡輸送物資。5位船長,包括羅姆加,在夜色掩護下起航了。這次嘗試是徒勞的;他們遭到岸上的炮火襲擊,很快又撞上了潛伏在一側的皮雅利的80艘槳帆船。

聖艾爾摩堡守軍目睹救援的嘗試以失敗告終,決心為耶穌基督的事業慷慨赴死。而一海之隔的守軍對此毫無辦法。6月23日是星期六。這也是小小的聖艾爾摩堡壘的末日。皮雅利的戰船逼近了遭到猛烈轟擊的城堡,船首炮指向目標,開始炮擊。陸軍部隊雲集在城牆前。城堡守軍只剩70或100個活人。他們全都精疲力竭,很多人還負了傷。他們翻檢死去戰友的屍體,尋找最後一點點火藥來裝填他們的火繩槍。米蘭達和艾格拉斯無法站立,只能坐在椅子上,手裡拿著劍。他們堅守陣線達四個小時。大約上午10點,奧斯曼人的進攻明顯停頓了。近衛軍和乘騎步兵們再次排好隊形進攻時,城堡內無人開槍還擊。守軍的火藥已經耗盡。廣場上和城牆下躺著600具死屍。倖存的守軍緊握刀劍和長槍,堅守崗位,但火繩槍兵們已經不再隱蔽了。幾百名奧斯曼士兵感到守軍的抵抗已經瓦解,潮水般湧過橋樑,翻過胸牆,一路沒有受到任何反抗,見人就殺。戰船上的人也開始登陸。軍官米蘭達和艾格拉斯被打死在他們的椅子上。還能跑得動的守軍撤往廣場,在那裡做最後抵抗。前幾周徒勞無益的進攻帶來的巨大恥辱令穆斯塔法火冒三丈,於是他命令將守軍斬盡殺絕。凡是砍下守軍頭顱的士兵都可以得到重賞。近衛軍彙集到廣場上,高呼著"殺!殺!"

最後的騎士團成員坐在椅子上指揮戰鬥

比爾古的人們最後看了幾眼垂死掙扎的聖艾爾摩堡:"騎士塔"殘破的頂端,義大利騎士弗朗切斯科·蘭弗雷杜齊按照預先約定點燃了宣告城堡即將陷落的烽火;隨後"騎士塔"上的旗幟被敵軍扯下,奧斯曼帝國的旗幟被升起。

聖艾爾摩堡攻防戰最後的可怕一幕上演在操練場上。在穆斯塔法的警惕注視下,一些被俘的守軍被帶到城牆下,站成一排,作為奧斯曼士兵射箭練習的活靶子,很快就被射死;逃進教堂的傷員全部被殺死在裡面;騎士們更是極端仇恨的物件。他們被頭朝下地吊在拱形迴廊的鐵環上,腦袋被打裂,胸膛被撕開,心臟被挖出。多次蒙受戰敗羞恥的近衛軍開始瘋狂報復、大開殺戒。幾名倖存的西班牙和義大利職業軍人跪在地上,喊叫著說他們不是騎士,哀求對方"看在你們的真主的面上"饒他們的性命。哀求是徒勞的。

奧斯曼海軍艦隊

聖艾爾摩堡主要指揮官們的頭顱被插在槍尖上,展示在整個港口前。然後穆斯塔法命令將一些騎士和馬耳他教士的屍體釘在木製十字架上,對耶穌受難進行戲仿。奧斯曼人這樣做是想恐嚇比爾古居民,剝奪他們繼續抵抗的鬥志。但這暴行起到了相反的效果,所有的居民都堅持與守軍站在一起。大團長拉-瓦萊特即刻對敵人進行報復。所有奧斯曼俘虜都被押出地牢,在城牆上被全部處決。他還派遣一名信使到姆迪納,通知那裡的指揮官處死所有俘虜,但要緩慢地進行,一天殺一個,每天都要殺。當天晚些時候,聖安傑洛堡的大炮開始轟鳴。它們射出的不是炮彈而是人頭,雨點般落向對岸的奧斯曼帝國營地。

但是在接下來的戰鬥中,馬耳他的守軍成功經歷過了挑戰並大舉反擊, 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8.總結

文藝復興

這一戰爆發於冷熱兵器交替的時代,從文明史的角度看,戰爭的幾個方面:奧斯曼帝國和騎士團都是中古時代遺留的封建產物,但是即便如此,戰爭中不乏新時代的元素:廣泛運用的熱兵器,就連中世紀的騎士們也開始了的大量使用火器。

奧斯曼更加傳統

除此之外,雖然奧斯曼帝國領土龐大,但是本質上作為一個封建式的領土帝國,其擴張中所靠的是人力和巨大的資源。這樣的資源是靠內卷化的擴張得來的,雖然奧斯曼人積極學習西方最新式的火器,但是本質而言,奧斯曼缺乏自主創新的原動力和持續動力,不免顯得老態龍鍾。

科學

雖然騎士團人數很少,但是他們背後是一個文藝復興、開闢了新航路的歐洲,在科技進步上有著強大的原動力,基於實驗、資料、和觀察的科學傳統得以復活併發揚光大,成型中的民族國家支援對外探險和貿易,這都是新時代的象徵。而文藝復興帶來的重視個人價值,則比起奧斯曼的僕從軍、冒險者和奴隸大軍更有主動性和獻身精神。艾爾摩堡壘雖小,但它守衛的是16-17世紀欣欣向榮的歐洲大陸。

參考文獻:

1.海洋帝國:地中海大決戰

2.Tim_Pickles__Christa_Hook__Malta_1565_Last_Battl(z-lib.org)

3.(Men At Arms 101) Terence Wise, Angus McBride - The Conquistadores-Osprey (1980)

4.(Men at Arms Series, 140) David Nicolle, Angus McBride - Armies Of The Ottoman Turks 1300 - 1774-Osprey Publishing (1983)

5.[David_Nicolle,_Angus_McBride]_Armies_Of_The_Ottom(z-lib.org)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