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為了增長而增長,是癌細胞的生存方式_擴張

《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的教主任我行,有個武功叫做“吸星大法”。

遇到比自己水平差的,直接上去就吸了別人內力,他一生中,不曉得吸了多少人的內力,強悍無比,威震天下,然而呢,這吸來的異種真氣太多了,不時就會作祟,在身體裡留下了隱患,他內力越強,隱患就越大,最終成了大麻煩,後來隱患爆發,被人暗算,關在湖底十多年。最終也死在這件事上。

要知道,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這才符合熱力學定律——熱量可以自發地從高溫物體傳遞給低溫物體,但卻不能自發地從低溫物體傳遞到高溫物體。正常情況下,應該是錢多的分點給錢少的,內力高的傳點給內力少的,劫富濟貧,才是天道。

任我行這種,從內力少的人身上搶內力,是逆天而行,自身也是要做功的,身體內部,就積累了“熵”,這種“熵”,就是對自然界的欠債,早晚是要還的。

我有個熟人,很有商業頭腦,幾年前開教育機構賺了錢,於是想著快速擴張,估值變現。他拼命地借錢開分校,燒錢養員工,打廣告招生,一路開了十幾個分校,聲勢煊赫,烈火烹油!想著要麼壟斷市場,要麼找個大佬接盤,幾個億買下他的公司。結果呢,今年他破產被告上法庭了,分校各個倒閉,欠了銀行的錢,欠了投資者的錢,欠了老師的工資,坑了學生的學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還?

日本曾經有個零售巨頭叫做“八佰伴”,八佰伴是藉著資本的力量崛起的,1986年,八佰伴在東京證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此時正值日本泡沫經濟膨脹,股市樓市大幅度升溫,和田一夫敏銳地抓住了時機,通過舉債擴張的經營模式,在日本零售業異軍突起。為了自己的全球擴張戰略,到處借錢融資“買買買”,甚至發行“可轉換債券”來融資,就是說這種企業債,在到期的時候,可以直接轉為八佰伴公司的股票,那麼八佰伴就不需要償還這項債務,繼續擴張。

伴隨著日本股市的繁榮,八佰伴輕而易舉地發行了600億日元的可轉換公司債券。正當八佰伴在亞洲大肆擴張,把總部遷到香港的時候,日本經濟危機爆發,股市暴跌,八佰伴的債券持有者們不願把手中的企業債換成垃圾股票,要求直接兌現。從此,八佰伴每年要支付高達100億日元的債務,從1994年開始,八佰伴被迫將早期買入的不動產變現還債,最後,可賣的資產都賣光了,依然資不抵債,只能破產。

這三件事告訴我們,不能為了增長而增長,為了強大而強大,為了擴張而擴張。任我行為了強大自己,強行吸來的真氣內力,就相當於負債......你如果不顧一切、不擇手段地擴張,必然會遭到強行吞併勢力的反噬。你通過舉債擴張得來的東西,都是你的“異種真氣”,不會乖乖聽話的。

西方國家當年,很喜歡“借債擴張”、“借錢打仗”。打仗要花錢,強行找老百姓徵稅不好看,那就找銀行借貸款,打贏了戰爭,就可以肆意掠奪,索取鉅額戰爭賠款,也就不怕欠債了。

1694年,英格蘭銀行建立,這家銀行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向政府發放貸款。英格蘭銀行對外發行銀行券,大家花錢購買銀行券,然後銀行再把錢借給政府。等於是人們通過英格蘭銀行購買國債。國家要打仗,政府就得向蘇格蘭銀行借錢。

舉個比較搞笑的例子,英法戰爭期間,各自國王都發行國債,募集戰爭資金,有時候,英國資本家、銀行家為了投資,買了法國國王的國債,而法國投資者、銀行家為了理財,買了英國國王的國債。由於英國贏得多,所以英王的信用就高,就更能借到錢,因為贏得多,拿到的戰爭賠款也多,也就不怕負債多。而法國因為輸的多,欠債不還就更多,信用就更差,最後法國政府惡性迴圈,打仗越輸越多,欠錢越來越多,信用崩盤,根本融不到錢了。所以,借債打仗,最重要的就是你得打贏了。

不管自己是不是能夠吃下這塊市場,先吃了再說,錢不夠,就融資,就舉債,到處加槓桿借錢,只追求做大體量,越大越好,如果能夠上市割韭菜,能夠形成壟斷,掌握定價權,那就一切都賺回來了。也很想賭場上的老賭棍,看到一絲機會,借錢算什麼?連命都可以一把梭哈,贏了會所嫩模,輸了下海乾活。

《冰與火之歌》中,有個鐵金庫,全名叫做“布拉佛斯鋼鐵銀行”,這個銀行,專門放戰爭貸款,給政治狂人們借錢,幫助他們發動戰爭。鐵金庫還擁有強大的追討能力,號稱“鐵金庫不容拖欠”,鐵金庫對拖欠他們債務的國王的手段通常是扶持一些該國王的反對勢力,而扶持的條件是在其推翻該國王后必須繼承和償還該國王拖欠的債務。蘭尼斯特家的瑟曦借了鐵金庫一大筆錢,然後就對高庭發動戰爭,掠奪了高庭,用來還債。這就是所謂的“蘭尼斯特有債必償

這個鐵金庫,顯然不是個國家的產物,而是國際大金融資本,有點“世界銀行”的意思,其實本質上,更像是“美聯儲”,用金融手段,操縱各國政治。維斯特洛大陸上的這些國家,就像是二戰時期的歐洲各國,各個找美國借錢,納粹德國的希特勒為了擴張,也從美國銀行家那裡,得到了大量的貸款。

歐洲各國打來打去,打得民不聊生,第三帝國滅了,日不落帝國也成了渣渣,打完之後,美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英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戰後美國繼續向歐洲借錢,輸出貨幣,搞“馬歇爾計劃”,重建歐洲,從此之後,歐洲的國家都不能算是國家,而是美元的傀儡。

所以,從任我行、到蘭尼斯特、到荷蘭、到大英帝國,到希特勒,都喜歡“借債擴張”,卻不曾想過擴張是為了幹什麼?資本不斷增值又是為什麼?他們只是為了強大而強大,為了增值而增值,為了擴張而擴張,這些政治家、資本家,就像是被捲進命運車輪的木偶人,不斷運動下去,一時借錢一時爽,一直借錢一直爽,最後和泡沫一起破滅。

自然界中,“為了擴張而擴張”、“為了增殖而增殖”的噁心東西,只有一個,那就是“癌細胞”。癌細胞誕生於生物體內,吸收生物體的養分而存活、壯大、但它不斷地惡性增值、奪取營養、擴大腫瘤組織,不顧生物體本身的死活。這很有趣,癌細胞吸取養分,就好比向生命體借債,癌細胞增殖,就好比負債擴張,生命體不斷衰弱,癌細胞不斷強大,但最後的結果,就是一起同歸於盡。

馬克思說過:“資本家,只是人格化的資本。他的靈魂就是資本的靈魂。資本只有一種生活本能,這就是增殖自身,獲取剩餘價值。”也就是說,資本的不斷增殖,和資本家的個人意志無關。資本家可能有良心、理性和道德,資本卻沒有,被資本瘋狂擴張摧毀的資本家還少嗎?你認為癌細胞有良心、理性和道德嗎?

其實美國模式本身,就是一個人類文明有史以來最大的“腫瘤組織”。

它用軍工、科技、能源作為後盾,用美元作為武器剝削全世界,它輸出美元的流動性,只需印鈔就能輕鬆奪取各國優質資源,入股各國經濟命脈,只需美元貶值就能讓各國財富瞬間蒸發。因為有武力、科技、能源背書的“信用”,美國可以肆無忌憚地發行國債,欠世界各國的錢,輕輕鬆鬆借債擴張。然而美國是真正的“為了增長而增長”、“為了擴張而擴張”。

用美元掠奪了全世界的財富之後,他們從未給世界發展中國家帶來什麼好事,不是製造金融危機,就是發動顏色革命,不是顛覆他國政權,就是擾亂他國經濟,總之世界越壞越好。自己一手製造了“全球化”並且從中獲益,卻又在今天見不得他人的成長,搞起了貿易保護主義。當年吸納各國移民,掠奪世界上的智力和勞動力,才成就了今日之繁榮的美國,卻又搞起種族主義,仇視各國移民,過河拆橋,吃相難看。

吸了世界的血,成就了今日之強大美國,然而他們卻還想著讓世界更加糟糕,這就是毒瘤,這就是癌細胞。

練了吸星大法的任我行,早晚是要走火入魔的。

強大的軀體下,那些“異種真氣”,早已是暗流湧動。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