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歷史上的今天——1985年6月19日,曠世考古學家夏鼐逝世_中國

​考古歷史學家夏鼐(nài)先生,曾主持並參加了河南輝縣商代遺址、北京明定陵、長沙馬王堆漢墓的挖掘工作。對中國各地新石器時代文化的年代序列作全面研究,創造性地利用考古學的資料和方法闡明中國古代在科技方面的卓越成就,並對當時中西交通的路線提出創見。由於在考古學方面的傑出成就和貢獻,曾並先後被英國不列顛學院、德意志考古研究所、美國科學院、義大利中東和遠東研究所、第三世界科學院、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等等七個外國最高學術機構頒發的榮譽稱號,人稱“七國院士”。

1972年,臺西遺址出土鐵刃銅鉞,是中國考古學上的一項重要發現,表明我國人民早在公元前14世紀已經認識了鐵,因而迅速得到夏先生的高度重視。開始進行的技術鑑定,以為鐵刃屬古代熟鐵。他考慮到人類在發明鍊鐵以前有時利用隕鐵製器,而鑑定結果中鐵刃的含鎳量又高於一般冶煉的熟鐵,當即表示鑑定並未排斥這鐵是隕鐵的可能,還不能確定其為古代冶煉的熟鐵,需要進一步分析研究。後經先生約請鋼鐵專家柯俊重新組織鑑定,多種現代化手段的分析結果證明藁城銅鉞的鐵刃不是人工冶煉的熟鐵,而是用隕鐵鍛成的,從而避免了中國考古學和中國科技史上的一場混亂。

1910年2月7日,溫州富戶夏禹彝家的第二個兒子出生了。夏家十分富裕,既有子承父業的著名絲號,又有富農親家精心打理的百畝良田,從祖上兩代開始便始終衣食無憂。夏禹彝又十分重視學習,無論兒女一律要接受最好的教育。一開始,他被取名為國棟,中考時文化漸長,便要求改名為鼐,字作銘。而這三個名字,正恰如其分地概括了他的一生。

夏鼐讀書自主性很強;同樣,在選科方面,他也不想完全聽命於他人。高中時,其最初志願是報考交通大學工科或清華大學文科。但這兩校都有患沙眼者不得報考的規定,就報考了燕京大學。在燕大,夏鼐學的是社會學,但他並不喜歡由宗教人士來主持並偏重社會服務的社會學系,一度想改入生物系。入學半年後,他決定“多看幾本社會學的書,以視察自己的性癖到底近否?否則下學期決定改科,像這樣糊里糊塗下去太不省事。”經過幾個月的權衡,夏鼐最終決定放棄社會學,而於1931年7月改考清華大學,並轉系。9月入學後,夏鼐仍未忘情生物學專業,一度在生物系、歷史系之間難以定奪,但最終還是進了歷史系。

在清華,夏鼐接受了嚴格的學術訓練。在這裡,他除了飽讀中西學術經典外,還得到了陳寅恪、蔣廷黻、雷海宗等一流學術大師之陶育與提攜;平時,則有吳晗、王栻、羅爾綱、樑方仲等史壇新秀與他切磋、辯難。其學問,真是“日日新”。到畢業前夕,他已經決定繼續求學,並選好了研究方向:中國近代經濟史。當時留美考試在北平擇定的專業是“考古學門”,也就是當年留美研究生考試沒有經濟史這個門類,他想轉下一年的學經濟史,可梅貽琦校長不同意。梅院長表示:若改學經濟史,必須放棄去年的考古學資格。

雖然一開始夏鼐就對考古學提不起興趣,一直想改科,但自留美考試入取後,他仍然認真準備考古學的功課。既來之,則安之吧。當時,埃及考古學為世界考古學之標杆,最是完備發達,而倫敦大學的埃及考古學則乃其中之翹楚,擁有最先進的田野發掘技術與研究方法,更有遺物齊全豐富的博物館。濃厚的興趣加上科學的學習計劃,使夏鼐的成績突飛猛進,這得到了李濟和格蘭維爾教授的一致認可。1937年末,他到了埃及,做了為期四個月的實地發掘工作,把所學的理論、技術與實踐做了有機的結合。回倫敦後,夏鼐開始著手準備學位論文《古代埃及的串珠》。

1941年3月,夏鼐回到闊別了6年的祖國,到達四川南溪縣李莊,任中央博物院籌備處專門設計委員。兩年後,改就中研院史語所考古組副研究員,直到1949年。這八年,在夏鼐的學術生涯中是具有轉折意義的一個時段:他完成了從一個青年學子到海內外公認的有成就的考古學家的轉變,完成了博士論文並獲得博士學位。此外,無論是在學術研究還是科研組織方面,他都得到了充分訓練,已經名副其實地成為了“一流事業中的一流人物”,為後來主持新中國的考古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礎。

夏鼐先生對中國考古學的巨大貢獻,首先是對中國史前考古學進行了長時期的創造性研究,不斷地拓寬道路,引導大家走向新的境地。主要是根據可靠的發掘資料,改訂黃河上游新石器文化編年體系,規範考古學上的文化命名,提出中國新石器文化發展多元說。

在《文物保護法》制定的過程中,夏鼐堅持兩條:一是法律草案中有關“文物商業”“文物商店”“文物銷售”等條款,必須刪除,因為這與制定文物保護法的目的相矛盾。第二,夏鼐強調考古發掘工作經由國家文化行政管理部門批准前,必須會同國家專業性學術機構的審查,這個權力不能下放。為了保證這兩條能寫入《文物保護法》,夏鼐四處奔走,屢上條陳,當面陳情,費盡心思。最後,終於如願。夏鼐反對挖掘帝王陵寢。夏鼐認為,在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進行挖掘工作,只能造成對文物的破壞。1985年6月17日下午,夏鼐正在家審閱《中國大百科全書·考古卷》中的重要譯稿,近五點時突然歪在沙發上,隨後便神志不清。兩天後,夏鼐因搶救無效而與世長辭。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