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高曉鬆說現在混這麼好,要感謝坐牢那半年:他在牢裡經歷了什麼?

2011年5月9日晚,高曉鬆因醉酒駕駛,造成四車追尾。大約十天後,高曉鬆以“危險駕駛罪”被判拘役6個月,罰款4000元。他也成為酒駕入刑後第一個被抓的名人。

高曉鬆酒駕被判刑

高曉鬆當時也算是娛樂圈的名人,他年少成名,在90年代“校園民謠”的那波風潮中,他可以說是春風得意,他創作的《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鋪的兄弟》、《戀戀風塵》等歌曲,在老狼的演繹下傳遍大江南北,紅極一時。那時候他還開了廣告公司、和宋柯成立了麥田音樂,混得風生水起,23歲就開上林肯了。

90年代風行一時的校園民謠磁帶

老狼、高曉鬆年輕時

不過後來盜版橫行,唱片市場很快就不行了,接著各種廣告公司遍地開花,他的廣告業務也經營不下去了。高曉鬆跑到國外去玩了一圈,還去好萊塢學習了一陣子,回來以後開始拍電影,導了一部《那時花開》,結果反響平平,倒是周迅和朴樹因為這部電影好了一陣子。之後高曉鬆又找來陳道明、李小璐拍了《我心飛翔》,雖然在國外拿了幾個小獎,但在國內幾乎沒什麼水花。

《那時花開》劇照

《我心飛翔》海報

那段時間,他混的十分慘淡,99年車就賣了,有次在義大利旅行,連回來的機票錢也沒有,只能給朋友打電話幫忙買了票。他的不少朋友那個階段事業都在突飛猛進,有人公司上市了,就送他一點股票,但只是很少的一點。平時的收入就是給人寫點歌、噹噹製作人、給別人做做策劃、參加選秀節目做評委拿點出場費,那時候的出場費遠沒有現在這麼高。

2010年,他拉到一筆投資,開始拍攝電影《大武生》,找了當時最火的韓庚、吳尊和劉謙,結果電影后期還沒做完,就出了醉駕的事,直接被送進監獄了。

《大武生》劇照

那時候的高曉鬆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們不好評價,但他在自己的節目和書裡講過一些故事,我們大概可以判斷出,他出身名門,心高氣傲,嘴皮子很厲害,廣交朋友但真心的不多。很多答應朋友的事情聊天的時候天花亂墜,轉頭就忘記了。

他最窮的時候跟朴樹借過錢,朴樹二話沒有就給他打了錢。但有一個朋友落魄的時候找他借錢,高曉鬆卻是打著哈哈就拒了。後來《大武生》首映的時候,他還在監獄裡,打了一圈電話給朋友來撐場子,結果北京的這撥朋友大都不給面子,沒出席。上海那場只有韓寒夠意思,他剛從外地回來,開車一路狂奔就過來了,總算幫高曉鬆撐住了場子。

總的來說,高曉鬆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屬於“年少輕狂”,狂了40年。他有才華、有人脈,但圈內口碑只能說是一般般。而被關進監獄的半年裡,他有了很大變化。

在接受三聯採訪的時候,高曉鬆說,在裡面自己有兩個改變,一個是接觸到以前沒有接觸過的更深入的社會。他讀過很多書,但很多人很多事只有真正近距離地接觸,你才能理解。他關的那個地方大通鋪睡15個人,有小偷有文盲也有黑道大哥。比如有個小偷他會說:“我其實沒有罪,我唯一的罪行就是貧窮。”他連字也不認識,卻能說出這種聽起來很有哲理的話。還有一個小偷是個孤兒,從小就在火車站,沒去過別的地兒。他看人特別準,進來的人他看一眼大概就知道這個人什麼樣,他的本事就是成天看上下火車的人,他拿眼睛看就知道誰他一定能偷,誰著急,誰慌里慌張。這些人都是高曉鬆以前沒接觸過的。以前他看書的時候老覺得大家都是這麼思考問題,因為書裡就是這麼寫的,後來發現不是。以前他覺得讀很多書就是牛逼,所以狂,但他發現,其實很多人沒讀過書,但一樣有讓人驚歎的才能。只是這些才能未必都用到了正道上。

另一個改變就是高曉鬆覺得自己的情商在服刑期間獲得大大提升。過去,不管在圈子裡還是在什麼地方,高曉鬆不用在情商上下工夫,靠“智商”也一樣混得不錯,但是在裡面,完全是另一回事。比如他剛進去的時候怕警察找麻煩,也會跟他們套近乎:大哥,我出去以後,怎麼怎麼著。警察說:“我知道自己是個小警察,我這裡關的牛逼的人多了,房地產商、大官,人人都這麼說你讓我抽根菸我出去之後報答你,都這麼說,出去沒一個人記得我,你別給我來這個。”這時候高曉鬆就知道自己情商低了,社會不是這麼來的,就得真誠點,別跟人來虛頭巴腦的。後來在裡面,有想學英文的他教英文,想識字的他教人識字,還有兩個獄友想學寫詩的他也教。

他也學會跟這些在以前根本不可能接觸的人友好相處,當然很多時候他的智商還是派上了用場。比如監房裡頭沒有鍾,看不了時間,他就招呼獄友一起自制了一個鐘。拿個塑料瓶子扎個洞,看《新聞聯播》時裝滿水,漏到《新聞聯播》播完正好漏到一個位置,用黑色塗一下,就知道這是半小時,加長一倍就是一個小時。做完後有個小獄友就專門負責看時間,每天就坐在那個塑料瓶旁邊,告訴大家現在幾點。還有就是監房裡頭也沒有筆,只有筆芯,剛開始特別彆扭,後來高曉鬆自制了一支筆,把早上喝的粥塗在紙上,卷在筆芯外頭,捲成一支比較粗的筆。裡面也沒有桌子,就用兩床被子疊起來當桌子,高曉鬆在裡面翻譯了馬爾克斯的《昔年種柳》。有時也用這個筆幫獄友寫個信啥的。

警察慢慢就覺得高曉鬆這個人還挺好,大家也覺得這人不錯。以前高曉鬆很傲氣,根本不在乎別人喜不喜歡他,但在牢裡要待很長的時間,他第一次覺得大家喜歡你這件事很重要、很好,也慢慢覺得應該做一個誠信的人。

所以他答應人家的事出來都給辦了,除了有一個小孩,答應他出來做自己的助理,但經紀人拼命反對,說你怎麼能讓一個坐過牢的人當你助理呢。高曉鬆說我還坐過牢呢,他比我坐的時間還短呢。到最後經紀人死活反對,他主動去找那個人,給他交了學廚師課的錢,又給他租了房子,也算是履行承諾。還有那些警察,有時間高曉鬆還會請他們吃個飯。

高曉鬆講過他以前多沒心沒肺:讀書的時候有次拿氣槍去北京郊區的潭柘寺打鳥,結果槍被警察沒收了。回來開證明再去取槍,已經很晚了,錯過了末班車,只好抄近道走山路往回趕。絕望之中遇到了一個好心的農民騎車把他送到了鎮上,那裡有夜班車能回城裡。當時高曉鬆跟農民大哥說:大哥你叫什麼名字告訴我,我肯定忘不了你,肯定報答你。到家的時候都早上了,高曉鬆跟他媽媽說,今天碰上一個好人,他的名字叫。。。忘了。他以前就這麼一個人,當場就給忘了。

高曉鬆入獄前雖然也算是個名人,但在事業上起起伏伏,並無太多亮點。沒想到出獄後,事業一飛沖天。因為酒駕被抓當時是個很熱的話題,他出來後,就有很多人找來要合作,無非是看重這個熱度。優酷當時就找到他,要做一檔節目,本意是聊聊一些感悟啥的。結果高曉鬆做成了一個完全是自己特色的脫口秀,也就是《曉說》。

《曉說》播出後,瞬間在網上爆紅,高曉鬆的魅力在這個節目中充分展現出來,他讀過很多書,遊歷過很多地方,家族又有深厚的學術根基以及人脈,加上他非常好的口才和邏輯梳理能力,節目非常精彩。不僅觀眾對他的印象有了極大轉變,很多“高階”的觀眾也被這個節目吸引,這其中就包括馬雲。

馬雲高曉鬆等人

節目紅火之後,各種機會大大增加,高曉鬆頻頻出現在各種電視節目中擔任嘉賓,各路看完節目後折服於高曉鬆學識的大佬也紛紛丟擲橄欖枝。當然,聰明的高曉鬆最後選擇了最有實力的傑克馬。

2014年年底,高曉鬆到杭州開作品音樂會,他給馬雲打了電話,問他要不要來聽音樂會。老馬說:“我不在杭州,在日本,但是我想聽聽你對音樂產業有什麼想法。”高曉鬆就寫了幾百字給他。馬雲看完馬上回復:“你元旦來趟杭州,我要跟你談談。”然後高曉鬆拉上老搭檔宋柯,跟老馬聊了一天就拍板了。不久之後高曉鬆就成了阿里音樂的董事長。雖然之後阿里內部做了很多調整,崗位發生變化,但現在高曉鬆仍然是阿里的高管。

高曉鬆主導的“阿里星球”釋出會

說起這些年順風順水的境遇,高曉鬆說,一方面是運氣,另一方面真的應該感謝在牢裡的那半年。這些年,他的性格發生了明顯改變,他不再狂妄,言談話語間帶著冷靜和成熟,對朋友比以前真誠了很多。他說:“我覺得這個事老天安排得特別好,我特感謝這個事。年輕時你狂一狂也就算了,一個人到了40歲,還那樣,就不好了。”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