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文化之城:自古就有“天生重慶”的美譽_文物

   文化檔案

2017年,重慶進行了第一次可移動文物普查,結果顯示,重慶市有國有收藏單位165家,登入可移動文物1482489件(470234件/套),其中新發現新認定文物155576件,收錄文物圖片91.5479萬張,資料容量2584G。

在最新一次的全國文物普查工作中,重慶共調查登記不可移動文物25908處,是第二次全國文物普查登記數量的200.9%。新發現文物17244處、複查文物8664處,新發現登記佔登記總量的66.6%。

重慶共有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55處,在4個直轄市中數量僅次於北京。

1362年,明玉珍定都重慶,國號大夏,成為重慶曆史上唯一一位皇帝。明玉珍的皇陵已經在江北嘴發現,可他的皇宮在哪裡呢?經過考古專家們多年的研究發現,明玉珍的皇宮就在如今的渝中區望龍門老鼓樓遺址。

在重慶直轄22年之際,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釋出了關於重慶古城牆的系列研究報告。報告稱,“重鎮天開巴子國,城郭生成造化鐫”的重慶城因其獨特的築城方式,以城市與自然山水和諧共生的美景,自古就擁有了“天生重慶”的美譽。

重慶母城曾存在

一個20餘萬平方米的巨大署衙

2009年以來,隨著全國第三次文物普查的開展及重慶市渝中區下半城舊城改造專案的推進,重慶古城牆中的人和門、太平門及朝天門城牆遺址相繼發現,特別是宋元戰爭時期南宋西線戰區的指揮中心——四川制置司暨重慶府衙署,同時也是明玉珍皇宮的老鼓樓遺址被發現,其中還有我國目前為止考古發現最大的譙樓,表明從南宋至清乾隆的五百餘年間,“重慶母城”曾存在過一個20餘萬平方米的巨大衙城,是當時重慶的政治中心。

如果說老鼓樓遺址只見證了重慶城500多年的歷史,那麼緊鄰它的太平門,則和它的16位“兄弟姐妹”一起見證了重慶城的生命印記。

根據目前考古發現,重慶古城牆遺址現存明代城門4座,包括開門3座(太平門、通遠門、東水門)、閉門1座(人和門),均儲存較好;現存宋代至清代城牆55段約4360米,其中儲存較好的約1500米,儲存一般的約1400米,儲存較差的約460米,儲存情況不明的約1000米,以明代城牆為主;現存清代炮臺1座。

重慶古城在古巴子國的基礎上,歷經戰國、蜀漢、南宋、明初四次大規模修築,逐步形成了“九開八閉”十七門的城市格局。

城牆遺址包含南宋、明、清各個時期的城牆、城門(含甕城)和炮臺遺址,遺存型別豐富、時代特徵鮮明,堪稱記錄重慶曆史演變的“活化石”,是研究重慶城市空間佈局變化、中國古代城池發展演變史的重要實物標本。

近150萬件可移動文物

見證重慶人文歷史

古署衙、古城牆只是重慶這座城市裡先民們所留下的精美建築中的一部分。在廣袤的重慶大地上,這樣的“歷史見證者”還很多。

在最新一次的全國文物普查工作中,重慶共調查登記不可移動文物25908處,新發現文物17244處、複查文物8664處,新發現登記佔登記總量的66.6%。

隨後,國家文物局組織開展了“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百大新發現”評選,重慶市渝中區老鼓樓衙署遺址、重慶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舊址、涪陵816工程遺址、南沱紅星渡槽成功入選。

2013年3月,在國務院公佈的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中,重慶新增包括解放碑、大禮堂在內的“國保”35處,增幅達180%,增長率全國排名第二。至此,重慶已有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55處,在4個直轄市中數量僅次於北京。而萬州、江津、巫溪、石柱等11個區縣的“國保”單位實現零的突破,也讓重慶的文物保護工作上升到一個新高點。

重慶的歷史,不僅因為層層夯築的古城牆而顯得厚重,更是因為各大博物館和收藏單位裡那琳琅滿目的可移動文物而顯得五彩斑斕。

2017年,重慶進行了第一次可移動文物普查,結果顯示,重慶市有國有收藏單位165家,登入可移動文物1482489件(470234件/套),其中新發現新認定文物155576件,收錄文物圖片91.5479萬張,資料容量2584G。

從文物級別上看,重慶登入珍貴文物總數42172件,佔比2.84%。其中一級文物2375件,二級文物5784件,三級文物34013件,一般文物266762件。這些可移動文物主要來源於舊藏、發掘、徵集購買、採集和接受捐贈5個方面。其中,舊藏佔比超5成。

市文物局局長幸軍表示,文物特色鮮明也是重慶市可移動文物呈現的特點之一。如三峽出土文物主要體現本地區考古學文化發展脈絡,揭示了三峽地區悠久燦爛的歷史文化在中國古代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抗戰文物則是重慶最富價值、最具代表性的資源之一,是重慶作為歷史文化名城的重要載體。(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