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聽說過“貧賤夫妻百事哀”,卻不知道它取自唐詩,作者還是個渣男_元稹

大家對“貧賤夫妻百事哀”這句話一定都不陌生,意思是物質基礎薄弱的夫妻,生活處處都不如意。那您知道它出自哪首詩嗎?它的本意又是什麼呢?

元稹的《遣悲懷》共三首,其一是寫妻子生前的賢惠,這首其二是寫妻子亡故後的悲哀。

《紅樓夢》第30回裡,寶玉和黛玉拌嘴後,寶玉又來求和。黛玉說,我死了,寶玉就說,你死了,我去做和尚。這裡面有真情的流露,也有戲謔的成分。元稹和韋叢這對恩愛的小夫妻,也常開這種玩笑:你死了我怎麼樣,或者我死了你怎麼樣,這本是閨房樂事,並不悲哀。但可悲的是一語成讖,元稹和韋叢之間,這種戲言變成了現實。當時說的是多麼輕鬆,今朝面對又是多麼悲涼。詩人都要面對哪些呢?

面對妻子留下的物件。看到你穿過的衣服,我會睹物思人,倍生感傷,所以已經施捨將盡;你留下的針線活我都原封不動的儲存,不忍開啟。這“施”與“存”,都是因為無法擺脫對妻子思念的表現,寫得委婉曲折而又細膩入微,真所謂“非經過不能道也”。

接著由寫物轉入寫人。家裡的婢僕都是你調教的,也都伺候過你,看見他們,我會想起你,所以我對他們也平添一種憐憫。這就是愛屋及烏。在夜裡,我夢見你還和活著的時候一樣,為衣食發愁。醒來後,我會大把為你燒紙錢,讓你在另一個世界裡不再為錢財所累。縱然知道這些都是虛妄的,但除了這樣,還能做什麼呢?

這兩聯從衣裳到針線,從婢僕到錢財,這都是活著的人要面對的“身後事”。白居易在《長恨歌》中這樣寫道“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這是唐玄宗懷念楊貴妃。帝王之家永遠也不會為衣食憂慮,唐玄宗懷念楊貴妃是她的一顰一笑,浪漫而唯美。而元稹和韋叢的感情是經過同甘苦、共患難打磨出來的,雖然瑣碎、平凡,但卻質樸、深刻,帶著生活最本真的色彩,無需雕琢,卻更加直擊人心,自有動人心魄的力量。

我當然知道這種陰陽兩隔的悲恨之情,人人都會有一天要面對的,只是像我們這樣,共同經歷過貧賤的夫妻,才會想起任何一件事,都會覺得格外悲哀。

今天我們還經常用到這句“貧賤夫妻百事哀”,表達貧寒的夫妻無論幹什麼都不容易,這已不是元稹的原意了,雖然也有相通之處。是的,共守貧賤的夫妻確實太不容易了,是隻不過我們的感慨僅僅到此為止。而元稹卻不是在感嘆生活,他是在悼亡,回到悼亡的主題上來——如果妻子不經歷如此貧賤的生活,她也許就會更快樂,也許就不會早亡,這是元稹一生的愧疚,這種愧疚感揮之不去,才會讓元稹超越了“誠知此恨人人有”的境界,才發出了無比沉重的慨嘆“貧賤夫妻百事哀”。

“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這是中國人古老的道德準則,韋叢的死讓這個信念落空,讓這個準則無法實現,這是詩人無法釋懷的傷痛。

元稹的悼亡詩和其他悼亡詩不同,他不單講亡妻之痛,還有受恩於人卻無法回報的自責,有同患難卻無法共安樂的遺憾,這才是“貧賤夫妻百事哀”的深意。當然元稹還有“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這樣的名句,但是他的一生與崔鶯鶯,韋叢,薛濤,安仙嬪,裴淑,劉採春等女子交好,甚至還同時與他們交往,實在想不到悼亡詩寫的讓人聲淚俱下的一個詩人,居然是如此的渣男一個。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