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一位老專家的心願:我做夢都想拿個神經心理專培證書

“《醫師報》融媒體記者 黃玲玲 ,第十二屆中國醫師協會神經內科醫師大會召開 老專家心願:我想拿個神經心理專培證書,[600].醫師報,2019-06-13(10、11)”

5月31日,第十二屆中國醫師協會神經內科醫師大會在武漢召開。大會邀請了國內外知名神經內科專家學者就醫師隊伍建設、臨床前沿問題進行專題報告,並針對神經內科臨床常見病種設立了28個分會場進行深入交流和探討。此外,神經心理專科醫師培訓班、神經超聲專科醫師培訓班、腦脊液與腦膜炎培訓班也同期開課,成為了大會的另一大亮點。來自全國近萬名神經內科醫師參加了本次大會。

主題報告

全力推動中國神經專科(亞專科)建設

“有位70多歲的老前輩,今天在會場上跟我說,他已經做了幾十年神經心理方面的工作,卻從來沒有人能給他一個這方面的證書。他很想參加神經心理專科培訓班,拿一個證。”中國醫師協會神經內科醫師分會會長、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謝鵬教授重複了好幾次這個令他感動的故事。神經心理專科培訓班的開展正是推動中國神經專科(亞專科)建設中的重要一環。

中國醫師協會神經內科醫師分會會長、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謝鵬教授

推動中國神經專科(亞專科)建設意義重大,首先,它符合我國住院醫師規範培訓和專科醫師培訓國策的戰略需求。第二,神經專科(亞專科)建設是符合神經科醫師培訓的國際規範,中國經濟在騰飛,中國醫學在發展,很多醫學相關領域的建設都要逐步與國際接軌。第三,符合臨床的客觀需求。神經領域疾病複雜,患者眾多,但尷尬的是神經科是個大專業,卻沒有相應專科,因此神經專科(亞專科)的建設勢在必行。

如何開展?謝會長認為,不妨借鑑一些成熟學科的先進經驗,如卒中中心、胸痛中心在全國的設立,均進行了統一的標準、統一的認證、統一的培訓、統一的授牌。神經專科(亞專科)建設也可以借鑑這些已經開展模式,走出一條自己的道路。

而今這項工作已經揚帆起航,在2018年4月,神經內科醫師分會第四屆委員會第二次常委擴大工作會議上,行成了“神經內科”更名為“神經科”的決議,審議並通過了專委會提出建設神經科專科的申請。同年6月,中國神經心理專科(試點)、睡眠專科(試點)正式啟動。而今相關培訓活動已經正式開展。

關於神經心理專科(亞專科)還將確定首批專科機構名單,進行掛牌試點工作。睡眠專科也初步遴選出了11家單位,擬作為第一批高階睡眠醫學專科進行掛牌。此外還有神經超聲專科、神經介入專科等,分會成立了專科的工作委員會,將進行一大批神經科和專科的建設,進一步規範和形成流程,在專科資質的認定、基地的認定上發力,共同來完成神經科專科(亞專科)建設。

家族性AD遺傳機制研究

或可為新藥研發帶來驚喜

近日,綜藝節目《忘不了的餐廳》熱播,又將阿爾茨海默病(AD)又拉入了大眾的視線,節目中均是一些有輕度障礙的老年人作為服務員,為大家提供服務。“這充分體現了社會對阿爾茨海默病的關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宣武醫院賈建平教授指出。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宣武醫院賈建平教授

據悉,目前中國AD的患病率為6%~8%,中國老年患病人數約為1000萬~1200萬之間。如此龐大的患病人群,花費更為不菲。據悉,每年花費多達11000多億元,實際用於藥費的僅佔19%~20%左右,80%左右均為患者患病後的照料費用以及失能所造成的成本,因此AD及相關其他型別的痴呆疾病對中國影響之大,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攻克AD困難重重,迄今為止,相關藥物試驗屢屢失敗。如何找出AD的發病機制,並根據其來發現新的藥物。賈教授建議從家族性AD(FAD)入手,找出其特有基因突變,來找出其關鍵發病機制,根據相關機制來研發新藥,為患者來服務。

AD分為發散性AD(SAD)與FAD,其中FAD患者佔所有AD的12.5~25%,FAD包括三大已知基因(PSEN1、APP、PSEN2)引起的常染色體顯性遺傳的AD和非已知基因引起的AD。據估算,中國目前約有150萬FAD患者。然而目前的研究多集中在SAD人群上,FAD人群則常被忽視,相關研究較少,因此對該人群的大型研究十分有必要。

據賈教授介紹,其團隊正在進行相關研究,併成立了CFAN-FAD註冊登記網,該研究旨在明確中國FAD人群臨床和遺傳學特點,比較中國FAD人群與其他種族人群遺傳學的同質性和異質性,尋找FAD的新的致病基因和突變位點,探索AD可能的發病機制,為AD的治療提供全新的視角。

總結CFAN研究的家系遺傳特性,可以得知,CFAN研究鑑定出15個新的PSENs/APP錯義突變,表明漢族和不同種族之間可能存在異質性。APOE4等位基因可能在無PSENs/APP基因突變的家系中起到重要作用。同時,我們不能忽視其他治病基因的作用,如ZDHHC21。賈教授補充認為,該研究強調FAD在中國並不罕見,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發現新的致病基因和發病機制。

臨床轉化為科研成果的祕籍 用心

“自來到協和醫院,前輩一直都在教育我們,要努力成為一個醫教研全面發展的好醫生。”北京協和醫院崔麗英教授談到,如今醫教研全面發展對臨床醫生來說,是動力,也是一種壓力,更讓很多人感到困惑。基金、課題、大資料、佇列研究等,種種條件決定著你的晉升資本,此外,還有SCI文章這座大山,也壓在不少醫生身上,她介紹,也許最快發表SCI(不一定高分的研究)是基礎研究,當然和臨床相關的基礎研究是非常有必要的。

北京協和醫院崔麗英教授

從臨床上,從每天接觸到的患者身上是不是也可以得到一些不錯的科研素材呢?崔教授認為,這個方法或許值得一試。寫好病例是第一步。崔教授提到,她在整理協和老病例時,偶然發現了一份神經科住院患者的病例中有一張“奇怪”的檢查圖,在心電圖紙上記錄的波形,檢查日期為1935年。後來發現這是一份記錄一位28歲女性患者的肌電圖。這份寶貴肌電圖和完整的病例也將中國早期在肌電圖方面的應用和嘗試推進到了世界前沿水平。這份老病例中的檢查圖,更是將中國第一份肌電圖的歷史向前推了30年。

協和醫院的馮應琨教授通過長期探索和思考首創了簡便易行的毫針電極,對顳葉癲癇有重要的診斷價值,不僅普及到全國,也讓歐美同行知道了中國有個“Y K Feng”。馮教授首創的蝶骨電極腦電圖,到現在都是診斷顳葉癲癇必不可少的檢測手段。這些都是從臨床思考中獲得的靈感與經驗。崔教授又列舉了三個病例,其中一個為,“19歲,女性,雙上下肢無力8天入院。神經系統檢查:顱神經(-)。四肢近端肌力3級,遠端2級,四支腱反射低,幾乎未引出。”第一次電生理檢查在其病後第七天,擬診斷為格林-巴利綜合徵(GBS)-軸索型(AMAN),該型別預後不好,通常留有較明顯後遺症。但在第二次電生理檢查(病後4周)、第三次(病後49天)、第四次(病後79天)檢查後,確診為急性炎症性脫髓鞘性多發性神經病,此型別GBS預後相對較好。很多醫生可能在第一次檢查後就下了結論,但後續結果卻如此出乎意料。崔教授指出,這些都是很好的臨床素材,如能善加應用,也許能獲得驚喜的結果。

類似課題就在身邊,可能被你忽略了,適當的時候要安慰一下自己,耐得住寂寞,勇於堅持,才能夠做到厚積薄發。

《醫師報》06月13日10版、11版

往期回顧

編輯:霍元傑 稽核:賈薇薇 許奉彥

目前300000+醫生已關注加入我們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