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王侯將相之種

很多人讀史書,喜歡搞一個排行榜:中國歷史上的十大武將、十大文人、十大戰役、十大名句、十大帝王……讀書其實是一個十分愉悅的過程,每個人心中有自己的收穫與感悟,自得其樂,悠哉其中。但一旦搞起排名來,就會有偏見、有執念,涵養高的人一起討論,可以求同存異;涵養一般的人一起討論,就容易激動、憤慨。人活到三十歲左右,如果還無法理解人是無法被說服的,智識水平或許要重新估量一下。但既然世人喜歡做排名、論短長,我也不妨排一個名單:國史上最壞的十句話。第一句,我覺得就當是大澤鄉“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一聲吶喊。其他九句,目前還沒想好,所以就暫時只寫這第一句了。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先做字面的解釋:“王侯將相,難道是天生的貴種!”這話出處是司馬遷的《史記·陳涉世家》。陳勝、吳廣等一眾戍卒在大澤鄉遇雨失期,難以在規定時間內到達戍守之地漁陽。陳、吳殺死看守的官兵,召集眾人:“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當斬。藉第令毋斬,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壯士不死即已,死即舉大名耳,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在當時,這是振聾發聵之聲,一聲振響,秦王朝如摧枯拉朽,數年即告土崩。陳勝一聲吶喊,給中國歷史上的起義和造反,奠定了理論基礎。

但我們回望兩千多年“農民起義”史,王侯將相,真無種乎?從歷史大勢和資料來看,真正是“農民”領導的起義,屈指可數,朱元璋、石勒、大概都可算是農民,或者曾是農民。其他知名的起義領袖:劉邦是秦朝的亭長,類似於現在鄉幹部,屬於“體制內”人員;蕭何、曹參是秦朝縣衙的小吏,秦漢“以吏為師”,他們是有知識、有管理實權的政府官僚;項羽是楚國貴族之後,大將項燕(與秦將王翦對抗的名將)子孫;黃巢是鹽商;李自成是驛卒,屬於政府基層公務員級別,而且起義,卻是因為殺害官長。農民起義領袖的社會組成,從來不是單純的,在社會動盪時機,各種社會人員、投機分子蜂擁而上,三教九流,都想在亂世分一杯羹。

王朝鼎革時代,最容易成功的冒險家,往往是前朝貴族,或者外族勢力。從例項來看,東漢建立者劉秀為西漢皇族後裔,豪強地主;曹魏的曹操,祖父為東漢三公;西晉建立者司馬氏在曹魏蟄伏數十年;東吳建立者孫氏為江東望族、吳郡太守;隋朝楊堅為北周貴族;唐太祖李淵為隋朝國公;宋太祖趙匡胤為後周殿前都點檢,差不多陸軍司令的職位。前朝貴族的勝利,一是依賴於本身的根基和勢力;二來更容易獲得舊貴族的認可。某種程度上講,王朝更迭,實則是新舊貴族對國家現狀多有不滿,或者利益妥協的結果。無論是政治經驗,還是社會資源,比起那些泥腿子的農民,都更具優勢。王侯將相,還無種乎?

我們頌揚底層人民的反抗精神,厭惡所謂地主階層的剝削,在這種價值觀導向之下,“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似乎成了一種政治正確,一種重塑社會結構、給所有人更多機會的選擇。但往往這號語高響的時代,也是血流成河的時候。貴族領導的王朝戰爭,從規模、時間跨度上來講,往往較農民起義要更小,對社會和生產的破壞,也更少。一如前文所述,這種戰爭,更像是一種對前朝政策的修正和小範圍的權力關係再造的過程,所以顯得平和而有序。所以曹魏代漢、玄武門之變、黃袍加身,更加溫和。但老百姓似乎並不喜歡這樣的故事,因為在通俗演義或各種小說故事中,這種平和的故事,往往都帶有“陰謀詭計”的色彩,並不能彰顯英雄的本色。更難讓長久收到壓抑的底層百姓,有代入進去,出將入相、一夜高升的美夢。人們更崇尚暴力和流血,更希望是自己站在萬千枯骨之上,成為那最後的英雄。“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一定程度上來講,開創了中國暴力流血革命的傳統。它高尚,但不一定正確;巨集大,不一定有益。

縱使哪些最終站在頂峰的農民領袖,似乎也最終成了“有種”的人。原本連生父都存疑的劉邦,最終成了“赤蛇之子”。和尚出家的朱重八,即位後才知道“母陳氏,方娠,夢神授藥一丸,置掌中有光,吞之,寤,口餘香氣。及產,紅光滿室。自是夜數有光起,鄰里望見,驚以為火,輒奔救,至則無有。比長,姿貌雄傑,奇骨貫頂。志意廓然,人莫能測。”成王敗寇,自古如此。王侯將相,真有種。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