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死在自己的慾望下,100倍高槓杆爆倉了,年僅42歲幣圈大佬自殺

位元易創始人惠軼順風順水的人生在6月5日那天戛然而止。

出於某個原因,未來和生命都變得無足輕重,他選擇自我了斷,就像幾年前那個在華貿中心酒店跳樓的“中國期貨傳奇人物”劉強一樣。

在那場股災中,劉強因在高位滿倉做多期指和配資買股票,最終導致破產。

6月10日晚,位元易聯合創始人張歆彤釋出訊息:位元易創始人惠軼於2019年6月5日逝世。

張歆彤在悼念惠軼的朋友圈中寫道:

“從2018年5月,老惠邀請我加入他的創業公司位元易,至2018年8月離開,雖只有短暫3個月時間,但我見到了老惠的正直、善良與聰慧,他對生活、對工作永遠充滿激情,他頭腦清澈、思維通透。”

惠軼這個名字對於這個號的讀者來說可能不太熟悉,但在幣圈還是赫赫有名的。

他曾經成功在“e租寶”暴雷前離場,躲過P2P危機;也曾在A股危機之前套現,逃頂5000點。兩次化險為夷,讓惠軼名噪一時,人送外號“逃頂俠”。

但即便是天賦異稟的逃頂小王子,也不可能預測到黑天鵝何時飛出,終究是善泳者溺於水。

逃過啥都沒有用,死在自己慾望下,無人能救。

截至目前,訃聞尚未發出,其公司也並未發出公告。惠軼的死因撲朔迷離,引發圈內圈外熱議。

唯一的證據是,目前流傳的兩張聊天記錄截圖顯示,惠軼疑似動用了客戶2000個比特幣,用100倍槓桿做空。

100倍槓桿,這是什麼概念?如果2倍槓桿,你有10個比特幣,就可以從交易平臺借10個比特幣,用20個比特幣進行交易,從而使收益或虧損增大2倍。

而惠軼使用了100倍槓桿,風險擴大了100倍,比特幣漲個1%,賬戶內資金就會損失殆盡,傾家蕩產。

這是不成佛便成魔,徹底放飛自我的賭徒行為,恐怕也只有在魔幻的幣圈,才會出現這麼瘋狂的操作!

5月31日,惠軼說:“保佑下午瀑布形成,我下半年就不用幹活了。”他還晒出了自己的持倉賬戶。

“瀑布”是幣圈的黑話,指在幣價在很短時間內大幅度下跌。股市有個詞叫“跳水”,表示同樣的意思。

從跳水到瀑布的區別,就是股市和幣圈的區別。

惠軼賭了這一把的結果是,當天13點至15點,比特幣價格從8108美元漲至8320美元,比特幣期貨上漲5%。

動用了100倍槓桿的惠軼,被爆倉掉了他那1%的保證金,來自客戶的那2000個比特幣全部蒸發。

而根據當天的比特幣價格,1個比特幣合人民幣5.6萬元,2000個比特幣共計1.13億元。

這個擅長逃頂的人,在又一次計算著逃頂獲利的操作中,被踩成了底。

本希望下午瀑布形成,下半年就不用幹活了;結果下午瀑布倒流,下半生都不用幹活了!

絕望、彷徨了5天后,惠軼在5月6日那天了結了自己42歲、還遠遠算不上老的生命,成為比特幣槓桿期貨交易自殺第一人。

據說炒股的人大多看不起幣圈,但惠軼之死,只是一個純粹的因貪婪人性帶來的悲劇,不值得幸災樂禍。

如果說,孫宇晨是騙子,靠發空氣幣割韭菜,那惠軼就是賭徒,天堂跟地獄全在一念之間。

惠軼的公司位元易是一家區塊鏈市場資料分析與服務平臺,2017年12月在北京成立。去年年底,公司資金緊張,前員工回憶:“公司效益不好,還擴充套件業務推出了分析軟體,但沒有多少人用。”此後,包括該員工在內的多名員工被裁。那時,位元易一度困難到了惠軼要拿自己的錢給員工發工資的程度。

到2019年初,位元易員工僅剩幾個人。位元易不是孫宇晨的波場,沒有發過幣,但為了養活自己,這家公司在今年1月份開始向用戶募集比特幣,然後拿著這些比特幣去炒期貨。

今年5月,還有訊息稱位元易公司已經跑路關閉,但截至昨日,天眼查資訊顯示該公司“在業”。

員工回憶,惠軼偶爾會自己炒幣,但從不鼓勵員工炒幣。他的原話是:“員工都很年輕,很多都是90後,大家生活開支都比較大,要是虧了你怎麼賠?”

員工當然沒有賠,只是老闆賠得傾家蕩產,連性命都搭上了,這難道就是當局者迷?

畸形的市場催生畸形的人群。目前幣圈的情況是,即使央行等部門出臺政策嚴格約束,還是無法阻止投機者入場數字貨幣市場。

這次惠軼的悲劇收場,不知能不能驚醒那些依然抱著僥倖心態的炒幣者。

換個角度來看,其實惠軼已經算好的了,他曾經在這個圈子裡收穫過榮耀、地位和金錢,不管用什麼方式,他已經徹底擺脫了這個圈子。

只是,還有更多人依然停留在圈子裡,在用“區塊鏈改變人類”之類的口號來麻醉自己,從一個幣輾轉到另一個幣,期待著哪一天重新翻身!賭贏雞犬升天,賭輸萬丈深淵。

這種狀態,跟賭光了所有本金依然不肯下賭桌的賭徒完全沒有兩樣。現在惠軼下桌了,可是我彷彿看到全中國的土地上,還有無數賭桌在開盤,更多的人緊緊盯著牌面,期待翻身。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