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伊朗精銳部隊遭襲擊,十餘軍人被俘虜!危難關頭巴鐵果斷出手_民兵組織

作者:劉承佑;圖片來自網路

自川普宣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之後,伊朗一直“流年不利”,不僅被美國實施了嚴厲的經濟制裁,還在被指責為“支恐”國家的同時,飽受著恐怖組織襲擊之苦,好在關鍵時刻,鄰國巴鐵果斷出手,幫了伊朗的大忙。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3月21日的報道,巴鐵三軍公共關係處高調宣佈,巴鐵安全部隊在巴方俾路支省與阿富汗接壤“3-4公里處”,與一夥恐怖分子發生了激烈的戰鬥,成功解救了4名被恐怖組織控制的伊朗軍人,目前正在與伊朗“履行手續”,準備將被解救人員交付給伊朗軍方。

據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去年10月16日的報道,當地時間凌晨4-5點鐘,巴鐵與伊朗邊境的魯克丹地區發生激烈交火,12名伊朗軍人慘遭一夥不明身份的恐怖分子綁架。伊朗方面表示,被綁架人員全部屬於精銳的伊斯蘭革命衛隊成員,其中5人隸屬於革命衛隊的邊境部隊,其餘7人則來自“巴斯基”武裝,而該武裝是革命衛隊下屬的民兵組織,總兵力高達40萬人。這次被巴鐵解救的4名伊朗軍人,就是在去年那次襲擊中,被恐怖組織綁走的那批革命衛隊成員。

伊朗與巴鐵是鄰國,雖然雙方的邊境線並不長,但由於與伊朗接壤的巴鐵俾路支省並不穩定,活躍著大批極端武裝組織和恐怖分子,因此伊巴邊境其實並不太平,伊朗飽受武裝襲擊之苦。2017年,一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小部隊,在伊巴邊境巡邏的時候,就突然遭到恐怖組織的襲擊,當場造成伊軍9人陣亡,而恐怖組織從容而退。此次襲擊之後,伊巴兩國達成了協議,雙方一起派出邊防部隊攜手維護、監管這段事故頻發的邊境線,然而似乎這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就在去年10月伊朗軍人被綁架前,伊朗革命衛隊又在伊巴邊境同遜尼派極端武裝組織“正義軍”發生了激烈交火,革命衛隊這次發揮穩定,一舉擊斃了“正義軍”的副指揮官,但這也為後續的報復埋下了隱患,1個月後12名伊朗軍人就在邊境地區慘遭綁架。這事還沒完,今年2月13日,“正義軍”在伊朗東南部成功實施了一場自殺性汽車炸彈襲擊,導致伊朗27人死亡,13人受傷。這下伊朗方面算是徹底怒了,伊斯蘭革命衛隊總指揮官賈法裡要求巴鐵加大對境內恐怖組織的打擊力度,否則伊朗就要“以血還血”。

賈法裡稱,巴基斯坦知道這些恐怖組織“所處的位置”,“必須擔負起打擊這些罪行的責任”。伊朗塔斯尼姆通訊社當月18日報道稱,伊朗武裝力量總參謀長巴蓋裡也對巴鐵發出了警告,稱如果巴基斯坦不對本國的恐怖組織進行清洗,那麼伊朗軍隊就要“越俎代庖”了,將派出自己的軍事力量強行進入巴鐵境內“進行反恐”。而當時印度也正因為印控地區發生“恐怖襲擊”,對巴鐵進行譴責,並威脅動用武力,巴鐵承受著巨大的軍事和反恐壓力。

據悉,2月14日,1名“穆罕默德軍”成員在印控克什米爾,對印度中央後備警察的車隊,成功實施了汽車炸彈襲擊,導致印軍45人死亡,38人受傷。雖然巴鐵早在好幾年前就取締了該組織在巴境內公開活動的權力,但該組織的首腦依然還生活在巴鐵境內,印度以此為由將襲擊的責任歸咎在巴鐵的身上。莫迪誓言“要為每一滴眼淚復仇”,“印度士兵的鮮血不會白流”,授權印度軍方隨時採取報復行動,這最終引發2月26日、27日印巴之間爆發了“20年來最激烈的空戰”。

其實巴鐵本身也飽受恐怖襲擊之苦,巴鐵北方與阿富汗接壤,而阿富汗塔利班組織的厲害是“有口皆碑”的,不少塔利班人員滲透進入了巴境內,培植出了形形色色的武裝組織。而伊朗東南部與巴鐵接壤的錫斯坦-俾路支斯坦省本身問題也很大,境內分佈著大片的沙漠和荒山,生存環境極為惡劣,是販運毒品的交通要道。至於與印巴邊界活躍的當地武裝,本質上屬於反抗印度非法佔領克什米爾的“解放運動”,與恐怖組織還是有區別的,印度動則指控巴鐵“支恐”,這個鍋巴鐵不背。

不管怎麼樣,巴鐵能夠頂住印巴衝突的壓力,“百忙之中”抽出時間,解救被恐怖組織綁架的伊朗軍人,也算是對伊朗有個交代。而伊朗也不會真的對巴鐵出兵,說實話伊朗軍隊未必是巴鐵的對手,這次印巴衝突再次證明了巴鐵的強悍實力。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