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蔣介石並沒有在寧滬杭地區與共產黨軍隊決一死戰的意圖_上海

原題:蔣介石並沒有在寧滬杭地區與共產黨軍隊決一死戰的意圖,為什麼嚴令湯恩伯死守上海?

蔣介石並沒有在寧滬杭地區與共產黨軍隊決一死戰的意圖,因為他知道處於潰敗中的國民黨軍已沒有這個能力,因此在長江防線崩潰之後他任憑寧滬杭一線門戶洞開。而他之所以嚴令湯恩伯死守上海,唯一的原因是:上海仍存有約值三億多元的黃金和白銀,必須爭取時間全部搶運到臺灣去。蔣介石的命令是,不能全部運走,拿湯恩伯是問。況且,蔣緯國已經從中給了湯恩伯好處。所以,他怎麼會把日後在臺灣維持“生計”的財物吐出來呢?對於這一點,湯恩伯理解得很明白:“總裁無意死守上海犧牲實力,只要把金銀運完就了事。”

上海,這座矗立於東海之濱的巨大都市,孤零零地暴露在人民解放軍即將發起的強大攻勢下。

上海是當時中國最大的城市和工商業中心。渡江戰役打響後,長江防線上的大量國民黨軍撤退到上海地區,至五月底,上海及附近地區的國民黨軍已達九個軍二十五個師,連同上海交警總隊和保安部隊,總兵力約二十二萬多人。蔣介石從溪口乘軍艦到達上海後,召集國防部長徐永昌、參謀總長顧祝同、空軍總司令周至柔、海軍總司令桂永清、聯勤總司令郭懺和寧滬杭警備從司令湯恩伯、淞滬警備司令陳大慶、淞滬防衛司令石覺等高階將領召開作戰會議,提出死守上海六個月,如果萬一守不住也要把上海搬空、打爛和炸光。上海地區地勢平坦低窪,溝渠河流縱橫,並不利於大兵團機動作戰。上海的防禦工事早在抗戰前就開始修築,日軍佔領上海後進行了加修,形成周邊長約八十公里、縱深寬約十公里,可供十個軍展開的巨大的城防體系。以四千多座碉堡為核心,上萬個野戰工事由密如蛛網的戰壕相連,組成了外圍、主陣地、核心陣地三層陣地防禦線。上海國民黨守軍彈藥和物資儲備充足,僅各類炮彈就儲備有五百萬發以上,另有機槍彈一千五百萬發、衝鋒槍彈二百萬發、槍榴彈五十萬發和手榴彈五十萬枚。

毛澤東在解決上海的問題上十分謹慎。

上海是一個很特殊的城市,共產黨方面最擔心三點:西方國家可能的干涉、把這座工商業城市打爛了、佔領之後是否能順利接管。最初,根據情報,中央軍委認為“上海和平解決之可能性甚大”,因為“國民黨在滬軍隊有迅速撤走可能”,同時“上海資產階級不贊成在上海打仗”。所以,當距離上海最近的第三野戰軍渡江之後,中央軍委曾多次指示他們不要過於迫近上海,甚至連蘇州、崑山、太倉、吳江、嘉興等上海外圍城鎮都不要過早佔領。其中特別強調的是:“爭取在數日內完成進駐上海的準備工作,以便在國民黨迅速退出上海時,我軍亦不至毫無準備地倉促進去。”

但是,湯恩伯還沒有放棄上海的打算。

中央軍委遂決定以第三野戰軍主攻上海,第二野戰軍在浙贛線戰備休整,同時保護第三野戰軍側背的安全。

粟裕提出了三種作戰方案:一是圍困戰法。但這樣會使上海六百萬人陷入生活絕境,而上海國民黨守軍有海上通道,我軍不一定能圍死;二是避開守軍重點防禦的吳淞地區,從蘇州河以南突擊入城,這樣部隊可以減少傷亡,但因主戰場選擇在市區,城市必將被打爛;三是迂迴吳淞,威脅上海國民黨守軍的海上退路和物資通道,迫使其在吳淞地區與我軍決戰,這樣部隊傷亡可能很大,但可以保護上海城市的完整和百姓的生命安全。粟裕傾向於第三種方案,這一方案也得到了總前委和中央軍委的同意。

五月七日,蔣介石乘“靜江”號輪船駛離上海前往浙江定海。

十日,第三野戰軍下達了《淞滬戰役作戰命令》,命令確定首先攻佔上海外圍,截斷上海守軍的逃路,然後對上海城區發起總攻。作戰部署是:第十兵團在戰場的北面,第二十八、第二十九軍,由江蘇常熟、蘇州地區出動,十四日拂曉前攻佔吳淞、寶山,如一時難以攻克,則留一部監視,主力由吳淞口插至黃浦江邊,封鎖黃浦江口,阻截一切國民黨軍艦隻出海;第二十六軍控制崑山、安亭等地,策應第二十八軍作戰;第三十三軍集結在常熟為兵團預備隊。第九兵團在戰場的南面,第二十軍攻佔浙江與上海交界處的平湖、金山地區,待第三十一軍接替陣地後,向黃浦江右岸集結;第三十軍在第二十軍的左翼,沿嘉興、金山以北,順著黃浦江右岸向上海東南部的奉賢、南匯地區攻擊,截斷國民黨守軍的海上逃路;十五日,第三十一軍主力加入浦東作戰;第二十七軍集結於浙江與上海交界處的嘉善地區,控制大東濱鐵橋,進擊上海西南部的松江和青浦地區。

——摘自《解放戰爭》,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作者:王樹增

編輯:蔣楚婷

責任編輯:張裕

*文匯獨家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