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死了一百次的劉備_關羽

編者按

本文來自遊研社APP三週年徵文投稿。不同於大多以玩家故事、科普、觀點類的文章,這是一篇開了腦洞的虛構小說。作者以《全面戰爭:三國》“劉備送人頭,關張會狂暴”的梗為靈感,結合人物關係和歷史背景,寫下了三國戰爭中一次又一次的“劉備之死”。

本次徵文活動其實收到了不少遊戲同人小說,題材從《魂鬥羅》到《最終幻想14》《英雄聯盟》再到泛遊戲,跨度很大,這裡不能盡數展示,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遊研社APP的三週年徵文專區閱讀,那裡還有不少腦洞故事。同人小說可能會有許多內容僅限該遊戲玩家理解,但一旦看到那些或許只有自己人才能夠理解的彩蛋,你也一定會會心一笑。本次徵文獲獎結果將於6月10日公開,敬請期待。

劉備是個怕死的人。

劉備這人有很多特點,比如說他手臂長,垂手可下膝;比如說他耳朵大,不需攬鏡自照,眼可自見其耳;又比如說他不好讀書不精武藝,文不能測字武不能防身。而在這之中,他最不想讓別人知道的,就是他怕死。

怕死本來是人之常情,可惜金戈鐵馬裡沒有人之常情。這是個大丈夫當帶三尺之劍,立不世之功的亂世。亂世裡只有草芥偷生,而有名有姓的人物,是不能怕死的。

劉備是個有名有姓的人物。他是漢景帝第九子中山靖王之後。他有兩個有名有姓的義弟,一個叫關羽,是位萬人敵,另一個叫張飛,也是位萬人敵。所以他不應該怕死,他也不能怕死。

當劉備提著雙股劍殺向那群裹著黃頭巾的賊軍時,他就在內心深處這麼鼓舞著自己。

可惜,並不是不怕死就不會死。就像他嘴上再怎麼吹噓所謂的“中山靖王之後”,其實心裡一直都明白,自己就是個編草鞋的。看著狀若瘋狂的敵軍,看著明晃晃的刀劍,看著每張猙獰的面孔上或多或少或還鮮紅或已黯淡的血跡。劉備的全身上下都在顫抖,從牙齒到兩股到提著劍的雙臂,他從沒對自己的身體有過如此清晰而徹底的感知。血液正在衝向面頰,汗毛正在一根根倒豎,甚至連膀胱都在拼命地抑制尿意。

這股尿意一直持續到那柄劍插進他的胸口。劉備明白自己就要死了,他知道自己武力不濟,但沒想到不濟到這個地步。那是一種頗為奇異的感覺,體溫正在被冰冷的金屬吞噬,手腳逐漸開始使不上力氣,想要大聲喊叫但喉嚨無動於衷,想要做個諷刺的表情,卻發現自己連臉都控制不了。

不過至少他不再發抖了。正面對決黃巾軍前劉備怕的要死,真到了死的時候,他又突然感覺沒那麼怕了。視野正在逐漸變黑,劉備看到關羽和張飛正在不顧一切地衝向自己,喧鬧的戰場突然間清淨了下來,只能隱隱約約聽到兩個焦急地喊著“大哥”的聲音。劉備如釋重負地合上眼皮,閃過的最後一個念頭是“如果能像他倆一樣能打就好了啊”。

劉備渾渾噩噩地睜開雙眼,雖然強烈的眩暈感讓他一時看不清床邊的兩個人影,但憑藉著大致的輪廓,他終歸還是認出了自己的兩位義弟。

“大哥,你真能打啊!”

這是關羽和張飛發現劉備醒後說的第一句話。他們帶著滿臉的欽佩和興奮向劉備講述了一個漢室宗親浴血奮戰,一步不退,最後戰至力竭方才倒下的故事。即便故事的主角全程都擺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他們也只把這當作脫力後暫時的神志不清。

於是劉備掀起上衣,想在胸口上找到死亡的痕跡。然而那裡什麼都沒有,沒有傷口,沒有傷疤,也沒有一柄劍。難道一切真的只是自己的幻覺?

劉備不相信。

他萬分肯定自己已經死了,或者說死過了。他曾聽說,那些在戰場上失去肢體的士卒依舊能感受到肢體的存在,即便是夜半時分,也會有隱隱的痛楚從那些已經不存在的部位傳來。如今的他感同身受。儘管他的身體看起來毫髮無損,但胸口被插上一柄劍的感覺卻久久地滯留著。那種異樣感是如此的真實,以至於他不時就想低頭重新確認一番。死亡確確實實地在劉備身上留下了痕跡,只是看不見而已。

再後來,士卒間的傳聞傳到了劉備的耳裡。據說在主公身先士卒,力戰倒下之後,關羽、張飛兩位將軍先是以為義兄殞命,紛紛進入狂暴狀態。隨後發現主公並無大礙,便又受主公壯舉鼓舞。兩人整場戰鬥神擋殺神佛擋殺佛,身陷戰場卻如入無人之境。主公有此神將,又何愁不能匡扶漢室呢?

劉備終於感受到莫大的諷刺。他自稱漢室宗親,中山靖王之後,卻被無名小卒一劍捅穿了胸口。活著百無一用,死後倒成了振奮全軍的關鍵人物。如果被捅上一劍就能贏下一場戰役的話,那他是不是該多去死一死呢。

劉備有些自嘲地笑了起來。

建安三年,十二月的天氣已經頗有些寒意。即便是人丁興旺、商貿繁榮的下邳,都在這股冷流中暗暗沉寂了下來。這一日裡,天氣晴朗,陽光落在身上卻沒有什麼暖意,白門樓上的旗子在風中颯颯作響。風一直吹,呂布跪伏在地,一直磕頭求饒,劉備坐在曹操身側,一直冷眼相看。

同樣是此地,今日早些時候,一位叫陳宮的謀士在這裡慷慨赴死。曹操為了將其納入麾下數次好言相勸,劉備則始終一言不發。

因為劉備懂陳宮。這些年來,從第一次對上黃巾軍,到解青州之圍,助孔融,救陶謙,再到抵袁術,抗呂布,劉備早已數不清自己到底死過多少次了。他是個怕死的人,但死的次數越多,他就越發現人有時候不得不死。

陳宮是個有理想的頑固分子,如今他不得不死的時辰到了。劉備沒有阻止他,因為劉備自己也是個不得不死之人,一個不得不死很多次的人。

陳宮之後是一位名為張遼的猛將。在他對曹操破口大罵,寧死不降的時候。劉備主動站了出來,捂住張遼的嘴,只問了一句——“就這麼死了,你甘心嗎?”張遼放聲痛哭,終於願降曹操。

因為劉備懂張遼。劉備是個怕死的人,死的次數越多,他就愈發怕死。他之所以敢一次又一次地去死,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活過來。死亡是他的手段而不是目的,劉備有很多條命,張遼卻只有一條。劉備能夠看出張遼的不甘心,因為他自己也不甘心。他甚至會想,張遼這一場痛哭,又何嘗不是為他劉備而哭呢?

不過曹操顯然對劉備這個說客十分滿意,他親切地挽起劉備的手,正式迎來了今天的主角——呂布。

這位是劉備的老熟人了。當年在虎牢關,他只一回合就將劉備刺於馬下,即便是進入狂暴狀態的關羽、張飛,也只能堪堪與其戰成平手。而如今,這位天下無雙的戰神跪伏在地,搖尾乞憐,好像一條狗。

劉備懂呂布。當一個不甘心的人到了不得不死的時候,就會變成這個樣子。如果有一天他也失去了復活的能力,那麼面臨不得不死的局面時,他也會是這個樣子麼?劉備不願想,也不敢想。

呂布的求饒聲依然不絕於耳,劉備不願聽,也不敢聽。於是他告訴曹操“公不見丁原、董卓之事乎?”於是呂布被推了下去,世界清淨了。

劉備明白,曹操看得起他,因為曹操認為英雄所見略同。透過陳宮、張遼和呂布,曹操看到了三種人才,他以為劉備也是如此。

但他錯了,劉備只看到了三種自己。

江聲浩蕩,滾滾向東。

時年六十有二的劉備身在永安宮,耳邊卻隱隱傳來了濤聲。白帝城三面環水,劉備竟一時分不清到底是真的有驚濤拍岸,還是自己已經不太靈光的耳朵又出現了幻聽。

死亡饒過了他,可歲月沒有。劉備老了,就像每個普通的老人一樣,身形逐漸變得佝僂,思維逐漸變得遲鈍,每日的時光逐漸被回憶填滿。

就在兩年前,六十歲的他以“漢”為國號,登基稱帝。那是他一生中最為光輝的時刻,因為蜀漢是他用自己的命一條一條堆出來的。在袁紹麾下時,他捨命抗曹,遂有關羽過五關斬六將千里走單騎。在江陵逃難時,他寧死也不肯丟下荊州百姓,遂有張飛長板橋一人喝退曹操千軍萬馬。

有時劉備也會想,一次次用自己的命來鼓舞士氣,到底算不算是在欺騙兩位義弟的感情呢?他想過很多次,但終究沒能給自己一個答案。他只知道,為了讓自己甘心,很多時候,他不得不死。

想著想著,劉備又迷糊了起來。自己到底為什麼會被東吳在夷陵打得丟盔棄甲呢?明明只要上陣死一死,關羽和張飛就會狂怒著把一切敵人解決啊。

劉備突然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就像是胸口被人插上了一柄劍。然而他低頭,胸口卻空無一物。奇特的痛感從那裡傳來,這種痛感是如此的真實,以至於劉備一下子就回想起來,關羽兵敗身亡,張飛身首異處,兩位義弟早已先他而去了。

劉備依舊可以死而復活,但會因劉備之死而奮起的兄弟已經不在了。

章武三年,四月廿四,劉備合上雙眼,從此再也沒有活過來。

結語

最近玩《全面戰爭 三國》的時候看到這張圖,樂了很久,所以才有了這篇戲說三國,順便紀念一下為了匡扶漢室祭旗無數次的劉皇叔。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