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網紅遇害案宣判:事發過程曝光

2018年8月1日晚,浙江慈溪街頭一家夾娃娃機店前,一名女孩被割喉致死。死者小陳,生前曾是當地一名幼兒舞蹈老師,年僅22歲。

很快,有人認出,女孩是抖音上一位有著40多萬粉絲、300多萬點讚的網紅美女。據當地警方通告顯示,殺害女孩的正是小陳的前男友吳某。

小陳生前照片

小陳的媽媽告訴記者,小陳在與吳某交往期間,曾多次遭到毆打。吳某還趁小陳熟睡時轉走她支付寶賬戶的錢,當小陳提出分手後,吳某還頻繁威脅和騷擾,並最終殺死了小陳。

4月3日,此案在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審判長當庭表示,將改日宣判。

吳某進入審判庭,1991年出生的他,比照片上長胖了不少。

旁聽席上,小陳的媽媽身子朝前傾,緊緊地盯著他看,眼裡全是仇恨。

“姓名?籍貫?職業?”審判席上,審判長威嚴發問。

“吳某,1991年出生,慈溪某電子公司,銷售。”吳某的聲音聽上去很冷靜。

長達三個多小時的庭審詳盡還原了一對男女分手引發的悲劇

隨著檢方向法庭提交監控視訊、證人證言等證據……長達三個多小時的庭審,詳盡還原了一對男女因為分手引發的悲劇,導致兩個家庭破碎。那個案發的夜晚,彷彿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吳某與小陳,原是男女朋友,兩人分手後,吳某多次糾纏小陳。

去年8月1日晚上,吳某買好口罩,車裡有一把尖刀,尖刀上包著衣服,他躲在小陳工作單位對面的小區,靜靜地等待著她。

晚上8點,這個美麗可愛的舞蹈老師下班了,她坐進同事的車裡,完全沒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發給媽媽的微信中,她說,“今天晚上去看電影,看完回家,不用來接我了。”

“不要去滸山、不要跟男人一起去,知道嗎?”

“知道。”

本來,這個晚上,應該是媽媽來接她下班。那段時間,吳某糾纏小陳非常頻繁,都是媽媽出面接送。

小陳看了一下手機,手機上有幾十個拒接電話,都是吳某打來的。

微信裡,他發給她的文字,充滿了威脅:

“我連命都不要了。”

“你一定要逼我弄出人命。”

“我不會放過你的。”

……

善良的女孩,皺著眉頭,拉黑了吳某的微信。她不知道,車子的後面,另一輛小轎車正在尾隨。

小陳在慈溪市新都匯附近下車,這時,吳某追了上來,衣服包裹著尖刀抵住了小陳的腹部。

“我就跟你說幾句話。”

“我叫保安了,保安,保安。”

“你不要叫,不要叫,我手裡有刀。”

……

她被強行推進夾娃娃機店

監控顯示,晚上8點56分,小陳被吳某強行推進一家夾娃娃機店。

3分鐘後,晚上8點59分,吳某手持尖刀,渾身是血,倉惶出逃。

在這之前的短短時間裡,吳某捅了小陳十餘刀。

“他用右手握住尖刀,大拇指抵住刀柄,用力插了下去。”訴訟代理人在法庭上說。

小陳喊著“救命”,慢慢地倒在地上。

“吳某又衝著小陳的頸部下手……

“他蓄謀已久!”法庭上,訴訟代理人陳述。

夾娃娃機店長看到這一幕後,衝了上去,吳某才住了手,手執血淋淋的尖刀,跟店長對峙了1秒鐘。當店長順手拿起一把拖把衝過去時,他轉身逃跑。

兩人一前一後衝出店裡。

“殺人了!殺人了!”吳某鑽進車子,店長一把將拖把砸了上去,車子發動了,拖把斷了。

夾娃娃機店裡,兩個顧客,一人用手捂著小陳的脖子,一人捂著她的腹部,鮮血染透了他們的手。

她一叫保安,我就急了

吳某一聲不吭地站在被告席上,當法官問他的時候,他才說上幾句。

“我們分手的原因不是因為我讓她拍抖音,我月工資5000元,給她買過化妝品、衣服,我還給她發過微信紅包。”

“我沒有蓄意殺人,我只是想帶著刀跟她談談,就講幾句話,我想讓她回心轉意。”

“她一叫保安,我就急了。”

“當時的情況我記不得了,我的腦子裡一片空白。”

法庭上,審判長問他:“你拿刀捅她,是想讓她回心轉意嗎?”

“是的。”

“你捅了數刀也是想讓她回心轉意嗎?”

“是的。”

捅完小陳,尖刀扔在現場附近,吳某逃上車,車子開得飛快,半路上,車子停下來,他從車上拿出一張光碟,遮住了車牌號。

對此,他解釋說,他本來想去超市買把尖刀自殺。但是,自己身上全是血,最終沒有下車。

路上,他打了個120,又給小陳老闆打了個電話,讓她通知小陳爸媽,“他們女兒出事了”。隨後,他向慈溪市公安局自首。

被告人自稱活著是最大的懲罰,若判死刑願捐獻器官

這起案件事實清楚,因為吳某有自首情節,被告人的辯護律師主要是圍繞吳某是否處以極刑進行辯護。

訴訟代理人根據在案證據,力圖證明吳某蓄謀殺人,自首不足以從輕量刑,“必須處以極刑”。

被告人的辯護律師則表示,吳某故意殺人是戀愛矛盾引發,是激情殺人,社會危害相比其他命案要小得多。

當審判長讓吳某做最後陳述時,現場一直很冷靜、彷彿置身事外的吳某終於激動起來,眼淚掉了下來。

“大半年了,每一天,我都是度日如年,每一晚,我都做同樣的夢。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殺了她。

“都認為判我死緩是最好的結果,實際上讓我活著是最大的懲罰,餘生我將一直活在折磨之中。如果我被判處死刑,我希望能捐獻我的器官,讓我以另一種方式贖罪。”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