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情人贈款“原物退還” 判決後的省思

妻子陳倩發現丈夫劉強與情人韓梅同居,劉強還送給韓梅200餘萬元,陳倩要求丈夫與其情人返還,遭到拒絕。陳倩遂將劉強及韓梅訴至法院,要求返還贈款。日前,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審結此案,判決韓梅全額返還款項。

海淀區法院法官在接受記者採訪中強調,夫妻對共同所有的財產享有平等的處理權,但擅自處分夫妻共同財產,應該“全部無效”而非“部分無效”。

妻子:丈夫與情人同居,擅自贈送大額錢款

2017年11月,陳倩發現丈夫劉強與韓梅同居一處,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經陳倩反覆質詢,劉強承認其在2013年9月認識了韓梅,次月開始與其發生不正當男女關係,期間陸續通過現金、轉賬、贈與禮物等方式,將大量夫妻共同財產擅自贈與韓梅,可查明的錢財共有200餘萬元。

陳倩認為,劉強和韓梅的行為破壞了其家庭,違背了社會倫理道德,因此,請求法院確認該贈與行為無效,判令韓梅返還夫妻共同財產200餘萬元並支付相應利息。

丈夫:“她”是公司顧問,所轉款項是“工資”

庭審中,劉強表示不同意陳倩的請求,並辯稱他們夫妻雙方沒有約定分別財產制。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其雖未與陳倩商量便陸續將婚後賺取的200餘萬元送給韓梅,但其與韓梅是工作上的合作關係,其做進口醫療器械和化妝品的生意,需要了解醫療器械和化妝品的材料,韓梅是材料專業的學生,聘用她做公司顧問,給她轉的錢是4年的工資和獎勵,工資每個月2萬餘元。因為韓梅是學生,無法簽訂勞動合同,所以才以個人名義向其發工資。另有一部分錢是通過韓梅的卡向自己境外賬戶的匯款。

“她”:賬戶內大額款項是代為匯款,並未佔有

韓梅也拒絕返還錢款,稱自己網上找兼職時認識了劉強。劉強的公司招聘技術諮詢,她應聘後,一直在該公司做兼職,從事的工作包括打包發貨、換包裝、進口檔案的處理、樣品送檢、取送檔案、稽核相關產品是否對人體有害、能否經受高溫等。在校期間,她抽空來京工作,工資是按專案計算的,單個專案5萬元。

韓梅還辯稱,其收到的3筆共計近百萬元的款項中,第一筆系代該公司進貨的貨款,已於當日匯至國外的醫藥公司;後兩筆係為代劉強向境外賬戶匯款而收取,已於當日轉匯至劉強的境外賬戶,其並未實際取得相應款項。

韓梅還主張其經常幫助劉強或其公司購物,並就此提交銀行賬戶流水單、網上支付憑證截圖等為證。法院認為,上述消費記錄的時間跨度大、金額較小,無法體現與劉強所轉款項的關聯性。

法院:贈與行為應屬無效

法院經審理後認為,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雙方對共同財產具有平等的權利,對於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做重要處理決定的,夫妻雙方應當平等協商,取得一致意見。夫妻一方非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將共同財產無償贈與他人,嚴重損害了另一方的財產權益,有違民法上的公平原則,這種贈與行為應屬無效。

法院認為,韓梅提交的證據與所訴事項的關聯性不足,上述證據無法證明其自身主張。

法院認定,此案中,劉強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擅自將200餘萬元的夫妻共同財產轉至韓梅名下。劉強及韓梅雖主張雙方存在僱傭等法律關係,但未就此提交充分證據,亦未對明顯異常的匯款情況作出合乎常理的解釋,根據現有證據確認劉強的上述轉款均系擅自作出的無償贈與,該贈與行為應屬無效,因此判令韓梅向陳倩返還200餘萬元。

(文中所涉當事人均為化名)

連線法官

判決秉持公序良俗原則

“近年來,類似的案件和判決還有很多,但都秉持著一個基本的原則,就是維護公序良俗等基本的社會道德準則。”海淀區法院法官胡美青強調,通過此類判決能夠引導公眾樹立正確的婚戀觀。

胡美青就合同的效力、對此類判決易引起的一些爭議問題等進行了迴應。

擅自處分行為“全部無效”而非“部分無效”

此案判決的主要依據是夫妻財產共有和無權處分的相關法律規定。具體來講,我國婚姻法規定,夫妻對共同所有的財產,有平等的處理權。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做重要處理決定,夫妻雙方應當平等協商,取得一致意見。在共同共有關係存續期間,部分共有人擅自處分共有財產的,一般認定無效,因共同共有人對共有財產不分份額地共同享有權利、共同承擔義務,故處分“無效”的效力及於共有財產的整體,擅自處分行為“全部無效”而非“部分無效”。

我國物權法規定,無處分權人將不動產或者動產轉讓給受讓人的,所有權人有權追回。此案中,劉強將夫妻共同財產擅自無償贈與他人的行為屬於無權處分,事後也未得到妻子的追認,基於上述法律規定以及法院審理查明的事實,最終判決贈與行為無效,韓梅應向陳倩返還200餘萬元。

不會變相放縱不負責任方的行為

有人認為,這種判法可能會有一種傾向,即變相放縱出軌方不負責任的行為。比如,男方以金錢為誘餌玩弄女性,然後慫恿妻子起訴索回。實際上,此案是贈與合同糾紛,主要解決的是贈與效力的問題,至於對男方的約束則屬於另一法律關係調整的範疇。需要明確的是,法律保護基本的社會秩序而不保護非法和違反基本倫理道德的行為,此案的判決首先是要維護我國的婚姻制度,保護好婚姻中的受害方,如果男方和其他女性基於金錢利益而產生的婚外情,無論是婚外情本身還是由此產生的贈與等行為都不受法律保護。

當然,男方的婚外情及擅自無償贈與行為並非不受約束,男方的婚外情除了會受到道德的譴責外,在法律上也會承擔相應的後果。比如,如果其和妻子離婚,其婚外情行為會是造成夫妻感情破裂的原因,也是法官判決分割共同財產時需要考慮的重要因素,可以少分或不分。另外,如果男方以婚姻加金錢為誘餌與其她女性建立夫妻關係,則有可能構成重婚罪,進而面臨牢獄之災。

被贈與的物品中,錢財與房、車處理有所不同

首先,所有權發生變動的時間不同。如果是金錢贈與,一旦將金錢交付給對方,所有權就轉移給受贈人。房子屬於不動產,根據我國物權法的規定,房屋交付使用不代表所有權轉移,需要到不動產登記部門進行產權變更登記後才發生所有權轉移的法律效力。車屬於特殊動產,雖不要求登記之後才導致所有權的轉移,但是不登記不能對抗“善意第三人”。

其次,在贈與事實認定上也有一些區別。金錢贈與一般依據當事人提供的銀行流水明細、轉賬記錄等來認定贈與事實。車與房的贈與一般根據當事人提供的不動產登記證明、車輛登記證明、購買出資情況及購買後的使用情況等相關的證據來認定。

再次,贈與行為被確定無效後的救濟方式不同。金錢屬於種類物,在某種程度上是可替代的,如果贈與被認定為無效,權利人可以要求受贈人如數返還。但是房和車屬於特定物,具有不可替代性。如果贈與行為被認定無效,在受贈人沒有處理的情況下,權利人可以要求返還原物。但是如果受贈人又將受贈的車或房子轉讓,並且受讓方是善意取得的情況下,可能就無法實現返還原物了,只能向無權處分人要求賠償。

通過婚外情“走捷徑”想法要不得

胡美青提示,法律和道德在內涵和外延上確有所不同,但二者的本質並無差別,都是為了維護基本的社會秩序,從這點來說,法律是道德的後盾和保障。破壞合法婚姻的行為,不但違反基本的道德倫理,還有可能承擔不利的法律後果,嚴重的還可能涉嫌刑事犯罪。

作為社會和家庭的一員,自然會受到各種道德和法律上的約束,面對社會基本的倫理和道德準則,應自覺遵守。夫妻之間應恪守忠實義務,互相忠誠,相互扶持,一旦違反,不但傷害夫妻感情和家人,還有可能承擔法律上的不利後果。另外,如果不幸遭遇類似情況,受害方要沉著冷靜,注意保留、收集好相關證據後再及時提起訴訟,勇於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年輕女性更要樹立正確的戀愛觀、婚姻觀和金錢觀,不要以金錢為目的建立婚戀關係,同時也尊重他人的婚姻。對於通過婚外情等違反道德而獲得的利益並不受法律保護,通過婚外情等“走捷徑”的想法要不得,搞不好還會人財兩空。

■記者觀察

法律與道德間的“博弈”

對夫妻一方擅自將共同財產贈與他人的糾紛案件,處理時應從法律、情理與當事人之間利益平衡方面綜合考慮,或許是人們的共識。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對夫妻一方擅自將共同財產贈與他人的效力問題存在觀點爭議。一名不願具名的民法專家告訴記者,他贊同“法律不問動機原則”,也就是說,即使動機不法或違反公序良俗,並不影響後續法律行為的效力,如“包二奶”雖然違反公序良俗,但不應影響贈與行為的有效性。

記者在幾個從事律師職業的朋友中做了一個簡單調查,發現持這種觀點的人不是少數。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宇文鴻雁認為,在婚外戀期間,一方給予情人的財物,按照贈與雙方的正式意思表示,應當屬於合同法上的贈與行為。根據我國合同法的有關規定,贈與合同是無償、不要式、諾成性的合同。按照合同法規定,贈與人將自己的財產無償給予受贈人,受贈人表示接受,贈與合同即依法生效。

宇文鴻雁認為,對於家事案件,應當根據個案情況不同作出認定,不應當一律適用無效全部返還的的裁判尺度。否則,將對出現婚外情的一方形成誤導,即一方聯合法定配偶起訴第三者要求返還戀愛期間錢和物的訴訟,必然對不知情或者付出真實感情的第三人形成損害,鼓勵婚外情一方利用法律工具進行惡意訴訟。

“應當視不同情況,區別認定給予情人財物的性質。” 宇文鴻雁解釋說,在約定夫妻財產製下,夫或妻有權將約定自己所有的財產給予他人而無需徵得配偶的同意。據此,按照行為人的意思表示,給予婚外情人的財物應屬於贈與。該贈與行為因對方已經接受財物,贈與已經交付完成,贈與人無權要求返還。

“在法定夫妻財產製下,根據民法的一般原理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執行〈民法通則〉若干問題意見》的規定,在共同共有關係存續期間,部分共有人擅自處分共有財產的,一般認定無效。”宇文鴻雁進一步強調說,此類案件應當根據個案確認第三者是否善意,如果“第三者”是在不知情人已有配偶的情況下接受財物,其主觀是善意的,且動產已經交付,不動產已經登記的,贈與已經生效,贈與人不享有返還請求權。如配偶認為侵犯了其共同財產的,可以要求贈與人在侵犯財產權的範圍內承擔賠償責任。

“如‘第三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與之交往並取得財物的,在主觀上具有惡意,法院在裁判時往往會基於公序良俗認定贈與行為無效。”宇文鴻雁說。

針對這種觀點,記者在所居住的小區附近做了一些調查,參與人為30個陌生人,年齡從23歲至50歲,22人已婚,持反對意見者23人。反對觀點可以概括為,是否屬於“被小三”的事實,不好認定把握;感情問題比較複雜,有付出未必一定有收穫,在當事人雙方均為成年人的情況下,應當明確預知自己行為的法律後果。

此類案件的處理背後透射的是法律和道德的“博弈”,折射的是社會乃至人性問題。法律和道德二者之間的關係是法律人永恆的話題之一,它閃爍著迷人的光芒,令人追尋,引人探究,但又似乎永遠找不到完美的答案。

來源:人民法院報 記者:劉吟秋

轉自:家事法苑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