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競技劇「走紅2019」?

文 │ 穀雨

猝不及防開播,聚集了王一博和創造營男團成員焉栩嘉的《陪你到世界之巔》,可以說是暑期檔開播的首部電競題材影視劇。聚焦電競題材,選秀偶像藝人加盟,這部劇也是近期具有話題基因的一部劇了,熱度正在逐步上升。

實際上,近年來,尤其是2019年開始,競技劇受到了很多影視製作公司的青睞,即將上線播出的電競題材數量尤為多。

而視訊平臺和老牌影視公司對競技劇的態度,就像去年對待偶像選秀潮一樣,正熱情著。

其中,耀客傳媒已經牽手企鵝影視、騰訊影視,在騰訊遊戲的獨家支援下開發了基於《穿越火線》IP的電競題材劇,並邀請了吳磊和鹿晗加盟。檸萌影業和企鵝影視開發了改編自小說的同名劇集《全職高手》,預計將在暑期檔播出,楊洋和江疏影的組合將搭檔出怎樣的火花,也頗受到大家關注。

可以說,各家影視公司正準備的競技劇裡,在未來或許會產生一些圈層爆款,但至於真正的成績如何,還是要根據目前的受眾環境和市場情況再做判斷。因為此前雖然已有一批聚焦游泳、籃球的競技劇播出,但在播出成績上,表現算不上十分驚豔。

不過,從骨朵整理的競技劇片單來看,未來的體育競技劇和以往臺劇模式的作品已經有所不同。從IP、明星等地方借勢積累下粉絲,瞄準垂直圈層,競技劇聚攏更大的市場潛力,至於是否出圈,對比起它身上具備的更深層次的商業價值來說,似乎也不是十分緊要了。

突然就“紅了”的體育競技劇

從骨朵整理的競技據片單中可以看出,涉及到電競題材的體育競技劇是目前最多的劇目,這與當下遊戲已成為年輕人娛樂時間重要支出有關。

隨著各類電競賽事、電競偶像頻頻出圈,電競已經展現出了它蓬勃發展的一面,年輕人劇聚整合圈層,已經成為一種不可抵擋的潮流文化,電競行業的商業價值也在逐年攀升。

一方面是已經形成文化,有了群眾基礎,一方面是商業價值潛力,這種情況下電競題材的影視劇也應運而生,已經成為當下最受影視公司和平臺青睞的內容。此前楊洋和鄭爽主演的影視劇《微微一笑很傾城》就是當年的爆款劇,受到很多觀眾喜歡。

目前在播的影視劇《陪你到世界之巔》由王一博主演,此前他曾參加偶像綜藝《創造101》獲得一定知名度,又在IP劇《陳情令》中擔綱男主角出演藍曦臣,憑藉一檔綜藝與一部待播劇,王一博已經獲得了不小的關注度。

6月8日,《創造營2019》收官,R1SE即刻成團,焉栩嘉躋身出道位。從王一博到焉栩嘉的人員配置來說,都為這部“小而美”的電競題材青春劇帶來不少熱度。所以6月9日播出,《陪你到世界之巔》也有一定的底氣,畢竟這部劇已經不愁“如何讓觀眾看見了”。

到這裡就不得不提另外一部受到大家關注的影視劇《全職高手》了,作為一部超級IP,《全職高手》的商業價值已經獲得了驗證。

前段時間,閱文集團聯合騰訊視訊doki,為《全職高手》小說裡的男主角葉修舉辦了一場生日會,有多個知名品牌參與。清揚、舒耐、旁氏、伊利為其點亮了敦萊斯特廣場、香港銅鑼灣、紐約時代廣場、上海花旗大廈和廣州小蠻腰等多處地標性戶外大屏。作為QQ閱讀的“榮耀會員”代言人,它還獲得了QQ閱讀為其挑選的22顆星星,葉修的生日應援一點都不比現在的流量粉絲遜色。

回到劇集本身來說,《全職高手》更往爽文的路線靠攏,故事內容有點類似“重生之名流電競大神”,講述的是在網友榮耀中被譽為教科書級別的頂尖高手葉修,被俱樂部驅逐,退出職業電競圈,成了一個小網管。不甘放棄的葉修用賬號“君莫笑”在電競圈隱姓埋名,一路升級打怪重回巔峰的故事。這樣的故事設定,即便是有些對電競不敢興趣的使用者,也會基於內容本身,成為潛在使用者。

除了電競題材之外,球類運動和水上運動也是片方樂意切入的品類。比如東海麒麟出品的影視劇《撲通撲通的青春》就從跳水切入,胡冰卿主演的《騰空之約》則講述的是發生在跳水俱樂部的故事。而愛奇藝的《我的蓋世英雄》和企鵝影視出品的《極限17之羽你同行》將題材聚焦到了羽毛球這類運動上。

無論電競、羽毛球、還是乒乓、圍棋等,這些體育競技專案是國人相對有情感的。

偶像新秀場,青春偶像劇的新開拓?

就像一檔音樂綜藝不足以撬動或者改變一個產業的發展一樣,體育專案和競技劇之間,也隔著受眾接受度和商業價值如何開發的問題。很長一段時間內,競技劇就像是一個小類別,即便在臺劇盛行的當時,也面臨著無法出圈的困境。

但隨著各家視訊網路付費會員總數增長,網路使用者逐漸接過電視使用者的話語權,競技劇也找到了新的生存空間。影視製作公司們巧妙的從IP和演員兩個角度,去彌補這些小類別出圈難問題。利用IP的價值和演員的影響力,事先造勢。

比如《親愛的,熱愛的》改編自網路小說《蜜汁燉魷魚》,由楊紫和李現主演。楊紫本身具有較高國民度,而李現從網路劇中起來,正處在快速上升中。兩位年輕藝人主演新潮題材作品,已經具有了高話題度,也讓這部劇備受大家關注。

古裝劇玄幻題材被收緊之後,競技劇成為一些年輕演員的“新秀場”。吳磊、鹿晗加盟的電競題材作品《穿越火線》,白敬亭、許魏洲出現在體育競技劇《乒乓》中,胡先煦和蔣依依成了劇版《棋魂》的男女主演,吳倩和張新成加盟《冰糖燉雪梨》,一個是花滑少女,一個是冰球男神。

網路影視的崛起是競技劇的一次機會,製作成本可適當降低,製作週期變短,天然的圈層社群和文化,都有利於競技劇的發展。而伴隨著各大平臺對年輕使用者的挖掘,青春劇和偶像劇的迭代變化也成為新需求,越來越垂直的劇集是最適合網際網路圈層語態內容,青春劇和偶像劇愈加細分。

競技劇的內容一般介於校園生活和社會職場之間,從某一個體育競技切口進入,勾連更多的人物情感,相比偶像劇靠男女主撐全戲,競技劇對人物情感需求更甚,通常都是群像戲,展現的個人命運發展和成長,友情、親情等情感鋪陳,敘事內容更具廣度。

劇情、演員配置、製作成本和風險小等等特徵外,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競技劇也可是說是青春偶像劇的一次迭代升級。但從商業價值來說,對標體育圈層和文化精神,競技劇的商業價值獲取更直接,能夠把“體育競技”變成“體育經濟”。

這也是除了冬奧會臨近和體現國家體育文化精神等原因之外,影視製作公司們熱衷於生產競技劇的另外一層原因。

懸浮偶像or落地現實,競技劇請回答

實際上,即便解決了前期籌備問題,競技劇其實也面臨一些困難。最直接的問題就是演員的訓練,劇集的同質化創作和高懸浮不接底氣,在偶像化和現實主義題材之間如何平衡的問題都需要得到重視。

首先演員訓練是競技劇都無法避免的,因為不論是偶像化的處理套路,還是落地現實的基調去製作,藝人的體育技能培訓是製作方需要重視的,在後期拍攝環節,製作方都將面臨這些問題,比如需要體育設施的場館搭建、以及專業運動員的培訓等,這是最基本的環節。

其次,在同質化問題上,體育競技劇一是容易陷入偶像劇的製作套路,人物角色的功能和人物成長過程設定相似,很容易讓觀眾失去新鮮感。二是,隨著越來越多的青春競技題材劇開發,觀眾的選擇變多,如何打出差異化也是當下競技劇需要直面的一個問題。

藝人和IP或許真的能夠拉動關注,但在觀眾用手投票、口碑和熱度成為衡量一部劇是否成功的情況下,藝人和IP的影響力在專案環節中逐漸變小。

此外,在高懸浮不接地氣,其實就是劇方在偶像化和現實主義手法上如何做到平衡,拿捏好度。競技劇並不少見,但目前能夠出圈的作品其實很少。

競技劇面向的是兩方面的受眾,一方面是劇集觀眾群體,一方面是體育使用者群體。它要做細分的題材內容,首先要面對的是體育使用者群體,所以對內容的真實度和落地化上有要求。在面對劇集使用者的時候,競技劇勢必要做一些偏向劇集使用者觀看的處理,尺度的拿捏本身就是一門藝術。

現在已經播出的一些競技劇,很多將鏡頭對準的是男女主之間的愛情故事,刻畫單個人物,而忘記群象展示,忽於刻畫現實生活中的各種問題,就會不知不覺中走向偶像劇。藉著競技劇之名,行偶像劇之實,可能在短時間內得到關注,但對標到整個市場而言,這些關注度並不值得一提。

太過現實的處理,則會天然形成觀看門檻,拒絕一部分受眾。對於劇集製作方而言,更需要耐心,在現實和藝術之間做到平衡,反映當下的時代問題和展現人物的競技精神。

歸根究底,競技劇要在“熱血燃”的基調下,做出不一樣的故事和情感,以內容打動觀眾,以情感實現共振,才能從中突圍。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