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六月風雲激變 北京當局面臨三條路

【大紀元2019年06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6月以來,中國大事不斷,局勢連連爆出出人意料的變化。先是中共高層分裂加劇,圍繞美中貿易戰、公開爆發口水戰。緊接著,香港抗議中共惡法的大遊行創下歷史紀錄,對已在貿易戰火上被炙烤的中共而言,如同火上澆油。風雲激變中,歷史正在加速,中共被迫入窮途,北京當局面臨最後三條路的選擇。

中共在「貿易戰」上公開分裂

6月10日,中共外交部稱,沒有確認將舉行「川習會(習特會)」。當天川普明確表示,月底若無川習會,美國「立即」對中國商品加關稅。

面對貿易戰的壓力,中共高層的分裂已從暗戰走向公開。

6月6日,中國人民大學長江經濟帶研究院研究員葉勝舟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刊文點評美中貿易戰,批評中宣部「內霸外王」走不通,只會讓國外更質疑。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隸屬於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是為中共服務的智庫。

這是美中貿易戰升級後,中共體制內學者在外媒公開批評中共宣傳部門,顯示中共內部分裂進一步加劇。

今年5月葉勝舟就曾在《金融時報》刊文,批評「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宣傳誤導國民和國際,建議中共「積量變為質變,以時間換空間」,儘量拖、儘量和。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共瘋狂封網的當下,《金融時報》和葉勝舟的文章都未被遮蔽;而且,葉勝舟能夠暢所欲言,也未像其他敢於直言的中共體制內人士那樣,遭遇「妄議中央」的困擾。

葉勝舟的觀點,被認為是代表了中共內部的改革派或務實派,後者目前被中共保守派或毛左派,批為對美「妥協派」或「投降派」。以江派和部分貪腐官員為主體的中共保守派,把持著大陸經濟命脈,控制了遍及各行業的重要的國企和民企,是中共集權政治經濟體制的既得利益集團,也是推行結構性改革的最大阻力。

稍早時,6月3日,大陸《財經》雜誌發表一篇《以人民的利益為重》社評,呼籲警惕極端民族主義,被認為是在批評中共高層那些鼓吹「搞閉關鎖國」之人。雖然該文很快被刪除,但王滬寧主管的中宣部將事態升級。

6月6日、8日,黨媒《光明日報》、新華社先後發文,將國內持有對美妥協讓步論調的人,打上「親美派」、「投降派」的標籤,針鋒相對之餘,暗藏黨內大清洗的重重殺機。

甚至習近平8日在俄羅斯的講話中,稱川普為「我的朋友」,並表示他和川普都不會願意中美關係割裂。然而,新華社在當天的報導中,遮蔽了習近平的上述講話,並刊發批評「投降論」的文章。

6月以來中共文宣部門的出格表現、以及改革派的公開反擊,顯示出,中共高層的分裂,在亡黨危機迫在眉睫的壓力下,再也無法彌合或被遮掩。

中共高層這種公開分裂,已經將中共內鬥從以往的暗戰,直接上升為短兵相接、你死我活的「黨內清洗」。

香港反惡法遊行再創歷史 打破中共殘局

6月9日,香港舉行反惡法大遊行,遊行人數高達103萬人,相當於每七個香港人中,就有一個走上了街頭,去抗議中共力推的《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創下自89年64事件以來,港人遊行規模的歷史紀錄。

再次用良知和勇氣締造了歷史的香港人,打亂了中共推動「逃犯條例」的佈局和圖謀。

一直以來,雖然香港的政治經濟已遭中共滲透侵蝕,「一國兩制」逐步消亡,但香港尚保有一定的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並因此成為中共的「眼中釘」。

今年2月香港政府表示要通過《逃犯條例》修訂案。修訂案一旦通過,任何被中共視為觸犯法律的人,不論國籍,只要人在香港,都可能被抓捕至大陸,落入中共手中。

港府此舉被認為是受中共操控,目的是以此惡法來威懾香港民眾,消滅香港的異議聲音,以圖減輕貿易戰以來、中共越來越深重的危機感。

不過,中共的舉動適得其反。

香港即將淪陷,國際社會對此高度關注。全球主流媒體都報導了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全球已有數十個城市發起集會,聲援港人反惡法。

5月7日,美國國會轄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就此發表報告,將修訂《逃犯條例》提升至危害美國國家安全層次,闡明美國總統可依法取消香港的特惠待遇,包括獨立關稅區地位。

香港《逃犯條例》不但未能減輕貿易戰帶給中共的危機感,反而成為美中貿易戰未來可能升級的新戰區。

5月8日中共外交部回應美國的關切,稱「不值一駁」。不過,中共在《逃犯條例》上,顯然又一次做出了誤判。

如同貿易戰一樣,北京當局明顯又掉入到王滬寧掌管的文宣部門、以及江派操控的情報系統所編織的虛假資訊中,誤以為香港人已經在「溫水煮青蛙」的「一國兩制」中,消磨掉了良知和勇氣。

然而,正義長存的香港人再次創造了歷史,打亂了中共用惡法「防民之口」的圖謀。

當權者面臨三條路

近期局勢風雲突變,彰顯歷史已在加速前行,中共正在加速敗亡。

香港再創歷史的大遊行,在破除中共圖謀的同時,也激化了貿易戰和中共的分裂。6月10日,香港特首已表態,拒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香港局勢不確定性劇增。

而江派出身的王滬寧發起的輿論戰,不但公開了中共高層的分裂,同時也用黨內清洗的論調,堵死了習近平在美中貿易戰中的退路。

面對貿易戰和香港危局,當權者如今面臨三條路。

其一,在G20川習會中達成臨時協議,暫停貿易戰。

這是一條苟延殘喘的窮途;可能給中共喘息之機,但改變不了結局。

因為王滬寧搶先立下「妥協即投降」的基調,佈下黨內清洗的詭局,實際上已經堵死了習近平當局在中共體制內,接受美國方案、進行結構性改革的出路。

在此背景下,無論北京做出何種承諾、達成何種協議,目的只不過是「以時間換空間」的拖延。但至多等到川普連任美國總統,貿易戰會再起、且火力更甚,屆時中共依舊難逃覆滅。

不過,在這種選項中,中共很可能會撤回《逃犯條例》,緩和香港局勢,以免影響暫停貿易戰的大局。

其二,拒絕川習會,或在川習會中拒絕與美國達成協議。

這是一條立竿見影的末路;而且,中共高層的公開分裂,已經從側面證實了,中共自己其實也明白這一點,很清楚貿易戰繼續升級必然會觸發中國經濟危機、覆滅中共政權;只是不同派系為了各自利益在激烈搏殺,顧不上中共存亡的「大局」。

雖然外界都不太相信,北京會在G20峰會上做出這一選擇;但中共內部激烈、詭異的鬥爭,卻也加大了這種可能性。尤其是北京當局似乎已落入王滬寧設計的「保權先保黨」的陷阱,一直在為其毛左政策背書。

在這種選項中,香港《逃犯條例》可能會被強行通過,以體現中共保守派對局勢的掌控。

其三,拋棄中共,為了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利益,進行徹底的改革。

這是中國最好的出路;也是化解美中貿易戰和中國經濟危機的唯一方法。

其實,貿易戰的肇因就是中共,美國要求糾正的不公平貿易、盜竊智慧財產權等等,全都是中共的惡行。而制約中國經濟發展的種種危機和矛盾,也都源自於中共體制和中共權貴的貪腐。

習近平如果能看清當前迷局,藉助貿易戰激發出的、中國各階層期盼改革的大勢,拋棄中共,進行徹底的政治、經濟改革;不但能化解貿易戰於無形,同時也是為自己和中國民眾選擇最好的出路和未來。

當然,當權者無論選擇哪一條路,對中共而言都是死路。

當權者剩下的機會和時間已越來越少。拋棄中共,才是為自己、為中國,選擇的最好的出路。#

責任編輯:孫芸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