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才是最不負責任的毒雞湯!

最近也不知怎麼了,當媽的女明星頻繁上起了熱搜。

先是Ella自曝產後尿失禁,引得婦科醫生和媽媽們紛紛分享生育的各種“屎屁尿”:恐怖妊娠紋、尿失禁、產後抑鬱……

前一陣子,女演員張歆藝也在微博裡說:

母乳媽媽真的很累,誰不希望挺過去以後還依然美麗如初呢。

這一波日常“恐婚恐育”的氣氛還沒過去, Angelababy的一段關於“生育觀”的回答,卻又引起了爭議。

Angelababy面對粉絲的提問給出建議:

“生孩子不需要做太多準備,女孩子不用想太多,只要找到了對的人就可以要。”她還勸女孩們“趁年輕趕緊要個孩子。”

可是,生孩子真的不需要太多準備嗎?

或許以Angelababy的條件,這話不假,甚至趁年輕生育從生理來講還頗有幾分道理。但對絕大多數普通姑娘來說,生育絕不是一件“不需要做太多準備”就可以決定的小事。

相反,我們或許都弄錯了一點:“做媽媽”本就不是天經地義的事。

一、

最近有部高分日劇,很多媽媽看了都很有共鳴,甚至想要衝進螢幕打人……

大家給出的評價大多是:因為過於現實,簡直看不下去!

而劇中各種讓人義憤填膺的情節,正是來自一個家庭主婦的日常:《坡道上的家》。

女主角里沙子,是一位全職媽媽。她非常能幹,一手帶大3歲女兒,把家裡裡裡外外操持得井井有條,煮得一手好菜,性情溫順,是眾人眼中的賢妻良母……

但後來發生的一件事,打破了裡沙子原本平靜的生活。她被抽中作為候補的國民陪審員,參與審理一樁刑事案件。由於每天都要出庭,她天天不得不將女兒送去婆家,再趕去法院聆訊。

巧合的是,案件的被告安藤水穂,也是一位全職媽媽,卻犯下了在世人看來的滔天罪行:將8個月大的女兒,溺死在浴缸裡。

裡沙子本來也十分憎惡這位母親,但慢慢地真相被逐漸撥開:

原來一開始,做母親並非水穂自己的選擇。她原本是一位在事業上頗為成功的女性,甚至工資比她的丈夫還高。但迫於家庭的壓力,她也不得已走上懷孕生子的道路。

而悲劇才剛剛開始:強勢的婆婆指責她不會照看孩子,看似溫良的丈夫在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以後,就經常夜不歸宿,美其名曰要賺錢養家。

看,活脫脫就是“喪偶式育兒”的典型。孩子是中心,老公是經濟基礎,唯獨母親是可以被忽略的。

水穂患上了產後抑鬱症,卻得不到任何積極的迴應,只有一句:”別人都是這麼過來的,你怎麼就不行?”

這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壓垮絕望中母親的最後一根稻草。的確,水穂是殺人凶手,但在她背後卻有無數雙手合力將她推向了無盡的深淵。

事實上,這個案件中的故事絕非個例,由於參與庭審而無法兼顧家庭的裡沙子,也遭遇了滑鐵盧,原來全天下的媽媽都有相似的焦慮和崩潰:

從懷孕到生產,再到哺乳、斷奶,把孩子養大,有句話總結得甚好:關關難過關關過

而在這個過程中,孩子的鬧心還不是最糟糕的,而是身邊所謂的親人,非但沒有伸出援手,還總喜歡指手畫腳:

婆婆總是以過來人的姿態自居,動不動就挑剔數落;老公為了自己躲清靜,經常不著家,找不到人影;最糟心的是,豬隊友哪天心血來潮了,還要橫插一槓子,無端干涉媽媽的教育方式,分分鐘上演“詐屍式育兒”。

《坡道上的家》中有一幕特別扎心,裡沙子當上候補陪審員後,老公總是對她說:別勉強哦。

千萬不要看錯,這並非體貼的寬慰,背後的潛臺詞其實是:如果無法兼顧孩子和工作,媽媽就應該果斷放棄工作,迴歸家庭,帶娃才是媽媽的天職。

沒錯,如果說戀愛的時候女孩子會評價這是“直男癌”的典型,那麼當女性真的結婚生子以後,恐怕連她自己都會不由自主地開始認同:育兒就是女人的事,至少,女人是挑大樑的。

至於那些認為“女人當全職主婦,不用上班多輕鬆啊”,“男女已經很平等了還要怎樣”的人,我只想說:如果真的講男女平等,就請男人們至少先學會做個獨立的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而不是像一個孩子一樣只會使喚別人。

二、

全職媽媽的苦,還不僅僅是被日常瑣事困住這麼簡單。最可怕的是,在育兒的路上,她們逐漸丟失了自己,活成了一座孤島。

最近,劉濤的新劇《我們都要好好的》,就真實地呈現了中國女性生而為母的艱難現狀。

劉濤飾演的尋找,原本是一位優秀的現代女性,卻為了照顧孩子退居二線,變成了全職主婦。丈夫事業成功,兒子被她教育得很好,一切看上去都如此風光。但背後的暗流洶湧卻在慢慢積聚。

5年全職太太的人生,讓尋找失去事業、遠離職場、到沒有朋友,喪失自我,就像那句話說的:成年人的崩潰都是靜悄悄的。

尋找也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而這一次她寧可選擇淨身出戶,也要斷尾求生,重新活過。為了孩子,她決定用一年的時間,重新做回那個讓孩子驕傲的媽媽。

當然了,重回職場遠沒有那麼容易,因為她成了傳說中的“工斷女”——工作履歷出現斷層的女人,特指因結婚和撫養孩子離職,職場履歷出現斷層的女人。而競爭激烈的就業市場對“工斷女”群體可以說是完全不友好:

面試官對她們的婚後經歷毫無興趣,覺得她是賦閒在家、荒廢時間,質疑她們的能力;

年輕的求職者們討厭她們這個群體的存在;

最大的惡意可能來自仍舊堅守在職場、不斷打拼的同齡女性,她們為了工作犧牲了家庭,自然是不願意選擇家庭的“工斷女”可以輕鬆地重返職場。

去年有一部韓劇《羅曼史是別冊附錄》,女主角的經歷就如出一轍:

本是高學歷畢業、擁有輝煌履歷的女主,為了家庭放棄了事業,結果換來老公出軌。

無家可歸的女主需要找工作,自己養女兒。她去求職,卻被各種公司拒絕,說她賦閒在家跟社會脫節。歷經艱辛,女主角終於找到了工作。

上班後她有了自己的名片,她對著自己的名片感慨:“妯娌、在熙她媽、老婆、弟妹、媽媽,很久以來都沒人喊過我的名字……姜檀伊,我也是個有名字的人啊,可誰都不喊我的名字……”

這個小情節,很觸動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身邊越來越多的女性朋友,把原來悅耳動聽或寄予美好寓意的微信名字、個性簽名改成了某某媽媽。

把原來或是俏皮或是清新的自拍照、風景照,換成了自己孩子稚嫩的笑臉。

很多場合中,我們的名字被“老婆”、“媽媽”、“嫂子”、“弟妹”、“某太太”、“某某媽媽”等等稱謂取代。

某種角度上說,我們承擔起了做妻子、做母親的責任的同時,也在逐漸的隱去一部分的自己。

所以,我其實挺樂於看到,現在有越來越多講述女主被家庭“拋棄”後重新振作的劇,比如《我的前半生》,比如美劇《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儘管生活不會像電視劇裡演的那樣瑪麗蘇,但它們多多少少揭示了一個真理:

“一個女人,可以沒有丈夫,沒有孩子,但是不能沒有工作,否則一旦遇到問題,將毫無退路可言。雖然工作不能將你的憂慮化解,不能把你的問題解決,但至少工作可以獲得尊嚴和收入,以此換來社會地位和體面的生活。而體面,是對普通人的基本要求。”

三、

成年人的世界裡,從來沒有容易二字。如果說全職媽媽是心裡苦,那麼職場媽媽的心累就是全方位的。

同樣要帶孩子,照顧家庭,同時還要兼顧工作,整個人都是被撕扯著的:母親、妻子、員工,每一種角色都要扮演到極致,平衡事業和家庭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

前陣子,我看到馬伊利接受採訪的一段視訊,當被問及她是如何平衡家庭和事業時,她的回答真是真實又扎心:

她絕對不相信,有哪一個成功女性,能把家庭和工作都能平衡的很好。因為這兩者獨立的,是無法去平衡的。

就好比,晚上馬伊利是從來不會出去應酬的,如果說真有工作要談,那麼就有事說事,不要去扯一些七七八八的東西。就是有再重要的事情,她也一定會在8點半前趕回家裡。

就連女明星都尚且要為家庭做出犧牲,更何況我們這些普通的職場媽媽呢?

其實,“喪偶式育兒”也好,“詐屍式育兒”也好,這背後最扎心的事實是,全社會都能夠輕而易舉地對女性抱有一種否定、瞧不起和冷漠。

而更可怕的是,這種隱形的傷害不僅限於男性,甚至連女性之間都存在代代相傳的以“偉大母愛”為藉口的的哄騙。

長久以來,對母親這一身份的歌頌和神化,讓很多普通媽媽都會覺得——自己應該無所不能,而一旦做不到,就會萬分內疚。

《請回答1988》裡有句臺詞讓無數人動容——“上帝不是無所不能的,所以它創造了媽媽。”

但我想說的是,媽媽不是萬能的。媽媽也可以脆弱。媽媽可以不必處處完美。

說到底,不管是對全職媽媽還是職場媽媽來說,她們最最需要的無非是兩樣東西:尊重和理解:

當我捨棄小我,甘願退居二線的時候,依然被認同是一個有獨立生存能力的人,這是尊重;

當我為了兼顧家庭和事業,兩頭奔忙的時候,得到的不是唱衰,而是有人理解我的不完美;

當我成為母親,甘願承擔這個世界上最辛苦的“工作”時,不被“理所應當”地要求,一定要做到90分甚至100分才行;

畢竟,首先我是一個人,其次才是媽媽。

只有當媽媽活得像個人,然後她才能成為一個好媽媽。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