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藝術長廊】書法藝術應該供在殿堂之上?還是深入世俗?_過程

書法是不單純的寫字,而是一個藝術創作的過程。

藝術是有靈魂、有情感、有思想的。所以無論是創作,還是欣賞,都是一個練心的過程。

▲沈鵬書法

從藝術的角度來說,雅俗共賞是不是書法藝術追求的最高境界,這件事很難說清楚。畢竟書法創作的過程,是藝術家以書法作為載體,表達自己內心的情感。而別人能不能通過欣賞,感受到所傳遞的情感。一方面取決於藝術家的藝術造詣,另一方面也取決於觀賞者的欣賞水平,這兩者缺一不可。

▲蘇士澍書法

如此說來,對書法家而言,書法創作是否要取悅大眾,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畢竟如果丟失了自我,刻意的取悅別人,那作品也就失去了靈魂。沒了靈魂,那還能稱之為書法麼?

所以我們看到有些書法家的字,感覺很醜,也體會不到通過作品傳遞出的情感。既不賞心,也不悅目。但對於書法家本人來說,也只能在嘆息一聲之後,默默地道一句:你不是我的鐘子期,不懂我。

▲劉洪彪書法

然後彼此推卸責任,藝術家責怪大眾不懂欣賞,大眾責怪藝術家水平低。誰也看不上誰,然後走的越來越遠。

或許真是我等大眾的欣賞水平不夠,欣賞不了藏在深處的真意?畢竟我等大眾都是俗人,達不到忘字形而觀其意的境界。欣賞書法,也是一個練心的過程,這個過程就像爬山,得從山腳一步一步走上去。

▲陳振濂書法

最初只能看懂楷書很工整,先悅目,才能賞心。然後慢慢覺得行書的灑脫也很漂亮。狂放不羈的草書,也有其深意。這是一個心靈昇華的過程,也是人生境界提升的過程。也許有一天,再回過頭去看曾經以為很醜的書法作品,才會驚奇的發現,原來越看越有味道。

▲曾翔書法

但如果換一個角度來考慮,對於一個藝術門類來說。如果脫離了大眾的支援,只有站在“雲端之上”的人才能欣賞,恐怕到最後就只能成為小圈子裡的自娛自樂。或許對藝術家而言,藝術的高度是神聖的,應該被供奉在殿堂之上,如果拿下來就會變得一文不值。

▲孫曉雲書法

但如此一來,藝術家與我等大眾之間的距離可能會越來越遠,矛盾也會越來越深。最終導致書法藝術被束之高閣,除了被人敬仰,卻再也感受不到書法應該有的魅力。可能到最後也看不懂什麼樣的書法是美,什麼是醜。

然而這究竟是誰的責任呢?是我等大眾不夠努力,追不上藝術家的高度,卻自視甚高,不知進取?還是藝術家我行我素,對我等大眾的欣賞能力缺少一些包容?

啟功作品

這個問題很難說的清楚。

但這並不能阻擋我們對於書法藝術的熱愛,我們依然可以欣賞,可以練習書法。畢竟這對於我們自己來說,也是一個練心的過程。是一種在物質生活充盈之後,對精神生活的更高追求。

這大概便是書法藝術最偉大的價值。

— END —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