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硯邊談藝】國畫大家方增先的人物作品欣賞_中國

▲畫家方增先

方增先是20世紀後半葉中國人物畫現實主義創作的代表人物,中國畫壇“新浙派人物畫”的奠基人和推動者。他將一生的情感傾注在現代中國人物畫個人風格的建立上,表達自己的精神氣質及對社會的認識。他是一位現代中國人物畫的大家。

方增先作品

方增先出生在浙江浦江縣西塘的一個小山村。他一直說自己是農民的兒子,喜歡山野裡簡樸自在的生活狀態。農民淳厚的品質深深吸引了他,這種情感始終流淌在他的作品中。後來到杭州和上海工作後,他選擇到藏區草原深處創作藏族人物作品,也是因為那裡的人和景色有著他所向往的品質,讓他覺得可愛可敬。上世紀80年代,他每年或隔年總要去草原住一段時間,並創作了蜚聲畫壇的《帳篷裡的笑聲》、《母親》、《祭天》等佳作。方增先並不拒絕城市人物題材,他曾對城市的農民工比較感興趣,試圖深入他們、畫他們。但畢竟已不是年輕人,很難接近農民工及其勞作現場。於是方增先找老家的包工頭、建築老闆,通過他們請一些農民工一起吃飯交流。不過這種接觸與他想要的心靈溝通仍有較大距離,最終只好放棄了這類題材。

方增先作品《海燕》

方增先作品《和奶奶在一起》

縱觀方增先的藝術人生,不可避免地帶有時代的烙印,但在他的作品中,更多的是藝術家自身擁有的特質。1954年,方增先研究生畢業留校助教。次年,浙江美術學院恢復中國畫系,原本專攻油畫的方增先轉入國畫系。天資聰穎、勤奮鑽研的他利用學院的教學資源,博採中外各家所長,創造出一套融合西方素描法、人體結構法和中國水墨畫的新穎的中國畫人物表現方法。這種方法很好地解決了中國畫的人物造型問題,走出了一片全新的天地。方增先創作的《粒粒皆辛苦》、《說紅書》、《豔陽天》均是他寫實人物畫的典範之作,也是“新浙派人物畫”最具代表性的經典作品,蘊涵著藝術、歷史、政治、社會等諸多領域的豐富價值和意義。

方增先作品《粒粒皆辛苦》

方增先作品《祭天》

以積墨法為例,方增先受到中國山水畫積墨法的啟發,將其引入自己的人物畫創作,用以增加所畫人物的厚重感和質感。他用積墨法繪製的人物,給人凝重而沉鬱的審美感覺,帶有歲月的滄桑和苦澀味,與傳統中國人物畫的筆墨所傳達的文人式審美情趣和精神氣質有很大不同。從鄉村走出來的畫家方增先認為,這恰好可以表現自己內心一直關懷和敬重的物件——那些質樸的農民和牧民們所代表的勞作大眾。作品《家鄉板凳龍》是他採用積墨法創作的成功之作,題材取自他家鄉的傳統民俗活動“舞龍祈願”。在方增先筆下,可以看到用厚重的積墨畫法表現的人物簇擁在一起,或抬頭望天,或擊打樂器,或低頭行吟。人們呼喚著、期望著,那是生命的力量在頑強地撞擊著命運。從更深的意義上說,方增先使用的積墨法並不僅僅是一種形式,它所展現的渾厚、蒼涼與悲壯,是歷代和當代中國知識分子經歷過的集體體驗。

方增先作品

正是在歷史和人性的層面上關注著勞作大眾的生存與命運,對人生的疾苦有著極大的同情,對生命的抗爭有著由衷的敬重,才使方增先的藝術創作具備了人類視角的高度與大氣,而這些品質在當今中國的藝術領域中恰是最為缺乏的。

方增先為《豔陽天》所繪的彩色插圖:(一)

方增先為《豔陽天》所繪的彩色插圖:(二)

方增先為《豔陽天》所繪的彩色插圖:(三)

方增先為《豔陽天》所繪的彩色插圖:(四)

方增先為《豔陽天》所繪的彩色插圖:(五)

方增先為《豔陽天》所繪的彩色插圖:(六)

方增先為《豔陽天》所繪的彩色插圖:(七)

方增先為《豔陽天》所繪的彩色插圖:(八)

方增先為《豔陽天》所繪的彩色插圖:(九)

— END —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