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看相故事_貴兒

相術又稱相人術,屬於古代漢族術數之一種,是一門以人的相貌、五官、骨骼、氣色、體態、手紋等揣測吉凶禍福、貴賤夭壽的相面之術。麻衣相法全稱麻衣相法全編,傳說是宋初大相術家陳摶的師傅麻衣道者所作。宋以後的相書很多,如柳莊相法、相法全編、水鏡集、相理衡真等等,不可勝數,但在民間影響最大的還是麻衣相法。由於看相算命歷史悠久,所以民間流傳的關於看相故事也就多了。下面本文就給群眾介紹一些神奇的看相故事。看看古代看相大師們看相算命都有多準。

一、看相大師算兒子

清朝乾隆年間,湘水縣銅鑼灣有個員外叫黃弟。黃員外家有良田萬頃,房屋百餘間,庭院參差有致,家大業大。他擅長書畫,為拉攏佃戶,每逢春節還親手給佃戶們寫寫春聯。特別相術是他的絕招,看相靈驗,方圓百里名譽很高。

黃員外中年得子,取名劉子貴,素日裡老倆口都叫他貴兒。貴兒從小聰明過人,很有天賦,常討得二老歡心,十幾年一晃眼,貴兒已長大成人。

一日,黃員外在書房作畫,夫人滿面春風地走過來,饒有興致地問:老爺呀!我倆都年近六十了,貴兒今年十八歲。你給那些達官貴人看相都那麼靈驗。也給貴兒看個相?看他能否能繼承家業?

老爺連連擺手:唉!不用看啦!我倆都沒有那福份了。老爺接著說::十六歲那年就給貴兒看了,只是老爺我有災難言啊!瞞著夫人而已。

夫人詫異地問:什麼相?

“叫花子”相呀!老爺嘆道。

“何以見得?”夫人迷惑不解地問。

不信?夫人叫貴兒來,待老夫探探他的口風便曉得了。

夫人隨行將貴兒找來,並叫他坐在老爺身旁。說:貴兒呀!你今年十八歲了,俗話說,三歲牯牛十八漢,快要成家立業了,爹找你聊聊。

老爺離座走到窗前,看到窗外荷花池觸景生情,即吟道:荷葉底下魚兒少;

“棉花裡面蝨子多,”貴兒還沒有等他爹問,便脫口而出,雖聲音不響,字字擲地有聲。

夫人呀!你聽見了吧,有幾言語即可表達,貴兒便是“叫花子”腔呀!老爺嘆道。

夫人辯白道:老爺隨意說的,豈能當真。夫人接著說:貴兒飽讀詩書,才氣橫溢,未來一定能做官,絕不是“叫花子”相。

老爺回到畫案前,一本康熙書法拓本躍入視線,便浮想文武百官在金鑾殿的情形,隨口道:萬歲殿前呼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

“窮鄉僻壤叫老爺!老爺!老爺!老老爺!”貴兒立刻吟道,那語調還顯得非常悽憐。

老爺道:夫人呀!你信嗎?貴兒幾乎就是一個不幸的“叫花子”。

夫人急得站了起來,忙說:老爺呀!事不過三,你再試探他一次。我的確不信他是“叫花子”相呢。

老爺又吟道:一杆銀槍,擋住雄兵百萬!

老爺話音剛落,貴兒拿起畫案上的雞毛撣子,斬釘截鐵道:半截竹杆,打死惡犬三千!

夫人連連搖頭,眼眶裡流顯露莫名的憂傷。苦笑道:真是“叫花子”相呀!

老爺怕夫人急壞身子,趕緊撫慰夫人,這相也不可不信,也不可多信。

二、照葫蘆畫瓢的秀才看相故事

元末適值群雄割據,濠州清塘村道口有一窮秀才姓鄭名祝,素日裡鄭秀才提一書簍在村道口擺一字攤,專為十里八鄉的鄉親們寫寫書信。

誰料這天說變就變,兵荒馬亂不提,就是這書信該誰送,又該送去哪也沒個準,來找鄭秀才寫書信的人變得是屈指可數,為此鄭秀才不得不把家中藏的幾幅書畫典當了才堪堪維持生計。

卻說這日鄭秀才照舊在村道口擺著字攤,眼看就要晌午仍舊是攤可羅雀,正欲離去之時卻見遠遠走來一道士容貌的老人。

鄭秀才心裡正獵奇,只見那老道士曾經走到了跟前,站在鄭秀才攤邊就呼喊起來:“八字命理,指點迷津,不準不要錢……”

“兵荒馬亂,飯都吃不飽誰還找你算命”鄭秀才出言道。

那老道士頭也不回吭聲道:“安定天下更無人關懷命數,有緣自來。”

或許是這小村子寧靜了太久,被這老道士一呼喊還真有不少男女老幼就圍了過來。

村裡程大嬸的老相好前幾日剛過世,獨一的兒子又退役充軍去了,她有意尷尬老道士就把老相好的八字給了老道士,看繁華的都等著老道士出醜。

不料老道士輕輕掐指,不樂道:“豈可拿過世的人取樂老道我。”

聞言鄭秀才和瞧繁華的人都暗暗驚奇這老道士還真有點本領。

有人開了先河,陸陸續續地不少鄉里鄉親替子孫求功名的,為老人求安康的都找這老道士算了一次,不稍會功夫鄭秀才就見老道士收了十幾文錢,心中暗暗道:“我寫一封家信也才三文錢,還不及這老道士這會兒的功夫來得多。”

鄭秀才心下有了決議,趁著那老道士無事便招呼道:“道長還收弟子嗎?”

老道士見有人動了心機,笑容著搖搖頭便不說話了。

鄭秀才好似不絕望,好整以暇地坐在地上看那老道士替人算命,本人手上卻是提筆寫著字。

時近傍晚,那老道士移步出了村子,鄭秀才竟也提著書簍跟在那老道士身後,老道士見狀笑容著也不說話,就職鄭秀才跟在身後。

就這般鄭秀才跟了老道士十幾日,老道士每日停下算命的時分,鄭秀才就跟著擺字攤,清楚沒有人來寫書信,可鄭秀才照舊不停寫寫畫畫。

一個月後的傍晚,老道士正要分開,卻見那鄭秀才提著書簍也不跟本人了,朝著來時的路返回去了。

又半月,這十里八鄉出了一個會看相的鄭秀才,其說的話十有八九都能應驗,鄉親們都以為這鄭秀才受了那位道長真傳,可是鄭秀才對此卻閉口不談。

鄭秀才憑著看相的本領在這亂世卻也過得安穩,家中不只添置了許多家用,就連之前被鄭秀才典當掉的書畫都逐個贖了回來,鄭秀才的名聲也傳到了十里八鄉之外,許多人特意登門來訪。

這日清塘鄉來了一伍兵士,那領頭的伍長找到鄭秀才要其看相,鄭秀才見其長相醜陋,可俗話說民不與官鬥,於是就挑好話說,說其乃人中龍鳳、未來必是將帥之才云云。

那伍長聽了哈哈大笑,賞了鄭秀才一百文錢便帶著兵士分開了清塘鄉。

家境越來越好,可這鄭秀才不知為何不再如當初普通四處為人看相,鄉親們都以為這是高人立了規矩,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

光陰荏苒十八年過去,那鄭秀才膝下曾經有了兒女,也不再替人看相。

一日清塘鄉忽然鑼鼓大作,一隊人馬張燈結綵地到了鄭秀才家中。

豈料十八年前那個伍長竟是明太祖朱元璋,特遣欽差贈予鄭秀才百兩黃金,還欲提攜鄭秀才進京為官,鄭秀才收下黃金卻辭謝了官祿,朱元璋曉得後並未發怒,僅當這是高人隱士不屑於朝野。

數十年後,當鄭秀才臨終之時才告知其子原來當年在清塘鄉算命的那老道士並未傳藝給鄭秀才。

只是那日程大嬸為其兒子算八字的時分,那老道士說了一句:“神魂氣濁喪他鄉。”

鄉親們大多不識字不曉得老道士說的什麼,鄭秀才卻是一清二楚,這是指充軍客死他鄉啊。

過後不久,陸大爺也為其充軍的兒子算八字,那老道士又說了一句:“子息終須倚螟蛉。”

鄭秀才暗道這同樣是要身死軍中啊!

忽而鄭秀才想起,這兩家人的兒子本人當初是見過的,那兩人眉中都有一黑志,若不細看普通人是難以覺察的。

就這般鄭秀才跟著老道士,把其說的每句話都寫了下來,事後迴轉又去將那些算命的人面相畫了下來,從此以後每次看相便也是照著老道士說過的依葫蘆畫瓢。

初始之時,還能十有八九應驗,可隨著來訪的人越來越多,呈現了些他不曾畫下來的面相,便只能挑些好聽的說。

鄭秀才自知這不是久遠之計,有些錢銀之後便娶妻生子,不再替人看相。

其子鄭然亦是僅考得一秀才,然後功名上便不得寸進,鄭祝死後鄭然繼承了看相的身手,卻有一規矩:只替達官貴人看相,尋常人難求一見。

時濠州境內的達官貴人都與鄭然有交情,鄭府亦是三進大宅,家丁婢女數十個。

一日鄭然正於鄭府正廳中與一貴客談笑,家丁忽報門外有一道士來求吃的,鄭然惱怒便叫家丁將道士驅趕分開。

不幾日,竟有一京中大員來訪,初見其面鄭然便心生恐慌,此人面相在其父所傳的看相身手中並無類似之處,鄭然無法便盡以好話敷衍。

時值建文帝削藩罷官,這位京中大員回京後亦被貶官降級,只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其惱怒鄭然盡以好話相欺,便暗中遣人栽贓鄭府。

不出半旬,鄭府便被抄家,府邸充公家丁散盡。

鄭然本就一秀才,自小不曾做過農活,抄家之後便如其父親當年普通,在清塘村道口擺字攤兼看相營生。

鄭然此前只替達官貴人看相,鄉親們便心中不滿,往常見其家境沒落再也無人去光臨字攤,數月後鄭然便在靖難之役中死於亂軍。

三、袁天罡給武則天看相故事

舊唐書•方技記載袁天罡最著名的相術傳奇事蹟是為女皇武則天看相。當武則天還在幼年襁褓中時,袁天罡一見到武則天的母親楊氏便吃驚地說:“夫人法生貴子!”武則天的母親便把兩個兒子武元慶、武元爽領出讓袁天罡相面,,可是袁天罡一看說能夠官至三品,只不過是能保家的主兒,還不算大貴。

楊氏又喚出武則天的姐姐(後封韓國夫人)讓袁天罡相,袁天罡稱“此女貴而不利夫!”最後由保姆抱出衣著男孩衣裳裝扮的武則天,袁天罡一見襁褓中的武則天大為震驚,說她“龍瞳鳳頸,極貴驗也!”但又遺憾地說:“可惜是個男子,若是女子,當為天下主!”(“必若是女,實不可窺探,後當為天下之主矣!”)歷史程序已被他提早言中。

傳說中袁天罡與李淳風二人的關係有多種版本:袁天罡是李淳風的師父,他們都是隋末學問廣博的高道。袁天罡曾經築舍居於閬州蟠龍山前,李淳風因久慕其名,故帶著金條自遠而來,拜於門下。另一種傳說則說袁天罡與李淳風乃是同窗好友,經常聚首論易,談天說地。並在一同背靠背席地而臥、一個寫一個畫,為後人留下一部神奇的預測天書推背圖。但正史並沒有記載二人的關係,應當並無特殊關係。

在民間傳說中,袁天罡的神奇故事就更多了,傳播最普遍的傳說就是女皇武則天曾讓李淳風與袁天罡兩人為他去踏勘選擇陵園龍穴。先是李淳風跑了九九八十一天,找到九嵕山龍穴吉壤,埋下一個銅錢;又讓袁進來尋覓,用了七七四十九天也找到了這個中心,便從頭上拔一根銀釵插下去。武則天讓人考證二人所選龍穴吉壤能否分歧,結果挖開一看,袁天罡的銀釵正好插在銅錢的方孔中。在民間覺得袁天罡乃是天罡星中聰慧之星下凡。

四、明武宗朱厚照打賭看相故事

明代最喜歡微服私訪的皇帝有兩個,一是明太祖朱元璋,他微服的目的是查訪人世疾苦;二是明武宗朱厚照,他微服的目的是遊山玩水、湊繁華。微服多了,在民間留下的故事風聞自然也就多了,最離譜的就是武宗曾在大庭廣眾之下與看相之人打賭,一時間鬧得沸沸揚揚。

正德二年(1507年)秋,全國士子齊集京城,準備三年一次的大比。京師每一次會試都會給許多人提供賺錢的時機,很多星卜相面之人也雲集北京,為前來討吉利的士子卜算前程,以蒙取錢財。

這年,在前門有個算命先生很是風光,他自稱有超凡之能,凡朝官微服前來,一見面就能曉得他現居何官何職,以至連出身也能相出。聽說,這相士歷試無誤,因而找他算命的人很多,士子們更是力爭上游地來到他的攤前預卜科場吉凶。

漸漸地,這位相士的大名傳到了宮裡,武宗就很想見識下這位相士。一天,武宗微服出宮來到前門,擠在相命的人群中觀看那個相士,聽那算命先生所言,頗感興味。

當時正值中午,忽然從人群中擠進一個舉人容貌的人,來人氣呼呼地將相士扭住,大聲喝道:“前幾天我來問功名前程,你以今科第一名答我。而今你誤我功名,我今天就與你拼上性命。”眾人紛繁上前排解,來人硬是拉扯相士的脖領,不肯退讓,雙方僵持不下。

武宗見後,讓兩個隨從強行拉開了他們,並上前訊問緣由。相士說:“此人前幾天來問功名,我見其容顏八字非凡,便許他今科會元。而他卻因事不曾入考場,反賴我誤他前程,真是個書呆子。”

那士子聽相士這般罵本人,便辯白說:“就是由於你以會元許願我,親朋好友們才預先擺賀宴,我最後由於飲酒至醉,待家人喚醒我入考場時,貢院大門早已關閉,所以我才無緣入考場。如此看來,哪有場外會元呢?不是你誤我功名又是誰呢?”

二人就這樣爭論不下,也不肯相讓,弄得在場之人無不啼笑皆非。武宗見二人爭持不休,便對那相士說:“我們打個賭,假設有人能送他進入考場,而他不能中會元,你認何種懲罰?”相士絲毫不示弱,說:“假如不中,挖掉我的眼睛好了。”

武宗隨即軟中帶硬地說:“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於是,他馬上寫了一張紙條,蓋上隨身佩戴的小璽,命人帶著舉人轉身而走,臨行前對相士說:“半個月後再來檢驗你的話。”衛士遵皇帝命令,疾速將那舉人送到貢院門口,傳顧稱聖旨已到,令守門兵士翻開大門。門內各官不敢怠慢,跪下接旨後趕緊迎舉人入考場。要闡明一下,明清的會試一考就是十來天,耽擱個半天時間影響並不大。

舉人被帶進考場後,心中暗喜。他自然藉此得之不易的時機,仔細答卷。一切這段時間,考場內考官和監視御史都不敢怠慢,以為此人來頭不小,生怕惹怒這個皇帝親身特准破例入場的士子。一時間,考場內外都紛繁傳言:皇帝送朋友進場考試了!

答完卷後,主考官特意留心那舉人的卷子,以免招災惹禍,經主考、同考官的共同研討,都認定那位破例進來的舉人的答卷“優良”,文章寫得很“穩妥”。經過再三思索,考官們公議說:“此公既然是當今天子所識拔,萬不可作為第二名呈奏。”最終,那舉人竟以本次會試的第一名——會元釋出於眾!

主考官覆命時,大誇那舉人文采出眾,慶祝皇上慧眼識人。武宗聽後,明白了這其中含義,可也不好點破,只能大笑道:“命也,命也!”原來,武宗並沒有想讓那舉人中會元,而只是想用此來尷尬相士。誰知鬼使神差反而玉成了此事。為此,武宗越覺察得那相士不是凡人,但再派人追隨他時早已不見了。

五、給曹丕看相故事

三國時期就有一個通曉相術的相士,以在街邊為人們預測吉凶禍福為生。此人在當時的民間名聲很響亮,人們都說他算得準。當時的曹操關於各種人才十分看重,固然關於鬼神之說並不怎樣置信,但還是將他召入朝廷做了郎官。

這個人叫做朱建平。曹丕當五官中郎將的時分,有一次在府上設宴,請了三十多號人,順便將朱建平這個新入朝的郎官也請了去。酒過三巡,曹丕讓朱建平看看本人可以活幾歲。朱建平看了一下曹丕的面相說:“您有80歲的壽命,但是40的時分會有災難發作,需多加當心。”

曹丕聽了不以為意,於是又讓朱建平為在座的其別人看面相,朱建平逐個看過之後,將本人的預言說了出來。愈加神奇的是,朱建平不只擅長給人看相,還會給馬看相。曹丕當上皇帝之後,一次曹丕想要外出,於是讓人牽過來一匹馬。

曹丕正準備騎上馬走,這時分朱建平正好經過,於是對曹丕說:“這匹馬今天一定會死。”曹丕沒有在意,依然要騎馬。但是曹丕還沒有騎上去,這匹馬就忽然驚了,咬到了曹丕的膝蓋。這匹馬於是馬上被曹丕命令人給殺了。

後來過了幾年,讓朱建平看過相的那些人,預言逐個應驗。只剩下了曹丕。後來在曹丕四十歲的那年,忽然患上了重病,那時分曹丕就有了不祥的預見,曹丕忽然想到了當初朱建平的預言,不由得感慨,朱建平算的真準。

朱建平明明說曹丕有80歲的壽命,但是曹丕才40歲就要死了,為什麼曹丕還要說準呢?由於曹丕當上皇帝之後,整日勞累國事,夜以繼日的處置政事,一天當成兩天來過,因而固然他只活了四十歲,但是做的事情卻相當於他人80歲做的一樣多。

六、柳莊相法創始人袁珙看相故事

柳莊相法大家都熟,但是柳莊相法的作者可能很多人不曉得,其實柳莊相法的作者是元明時期人氏,別號袁珙,宇廷玉,是浙江鄞縣人。生有異常的天賦,好學能詩,鄞縣隔海是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普陀山,袁珙年青時曾去旅遊。一天正在寺廟中走動,只見一個僧不僧、道不道的胡人直瞪瞪地瞅著本人,袁珙走到哪裡,他就跟到哪裡。到了無人的中心,那人一把拉住袁珙,說:"我叫別古崖,能夠教你一些身手。不過,先要試試你,你願跟我來嗎?袁珙就跟著別古崖來到他的家中。

別古屋指著天上的太陽,對袁珙說:“你對著太陽看,不要閉上眼睛”。袁珙照辦了,望了良久,兩眼被激烈的日光眩照得一片烏黑。這時別古崖將他帶到內屋的牆角,指著公開問:“你看這裡有些什麼?”袁珙雖然覺得昏眩,依然看得很分明,答道:“有一粒豆。”別古崖稱心地點了點頭。晚上,又將一束五色的絲線懸掛在窗戶下,要袁藉著微小的眼光數出各色絲線的數目。袁珙又毫不費力地答出了。別古崖快樂地說:“我就看出你目光如電,必能夠培養。我如今就傳授給你相面和望氣的辦法,未來你不只會超越我,還能知曉仙機。”袁珙虛心受教。

元朝時,袁珙就以相人和未卜先知的奇術出名,四方不少人前來請教,他所說的死生禍福的時日,莫不奇中。有一回,有兩個官吏容貌的人前來訪問,由於沒有穿正式的官服,所以也看不出他們的服色和位置、袁珙定睛一看,對其中一人說:"明公神情嚴肅,舉措風生,是大貴之相。但到官一四百十天後,就會被奪走印緩,但是卻能名垂後世,豐始不是好事。”又對另一人說:“官人一千天內連著會得到兩次高官,不過卻寧願為你可惜”。以後人們オ曉得這兩個人中,一個是元福建平章政事普花帖木兒,出任浙江行臺御史不到四個月就被張士誠殺死,因死於國事,遭到了朝廷的褒封。另一人是江西憲副程徐,一年後被元廷擢為兵部尚書,又過兩年投誠明朝出任吏部侍郎,畢竟被時人視作不光采的貳臣。

明洪武間,遇姚廣孝於嵩山寺,他很看重袁珙,不久引薦他到燕王朱棣那兒,第一天,燕王成心軍官裝扮,同手下八個軍官混在一同在酒樓上喝酒。袁珙入內一看,就跪在朱棣面前,口名拜見真命天子。朱棣大驚,止住不讓他再說。第二天換上郡王服色,在王府內正式召見,袁珙又認出了他,仍以四十歲必當位登大寶為賀。朱棣於是下定了決計,舉兵稱“靖難”,推翻了樹立帝,即位南京,這就是明成祖。

明成祖敬仰袁珙,召拜為太常寺丞,成祖的長子朱高熾,對他更是敬禮有加。日子長了,袁珙成為太子東宮的常客。一天,朱高熾將袁珙請進內室,屏退了左右,只留下本人兒子朱蟾基,朱高熾說:“我不斷不敢勞動先生,今天卻誠意懇求為我們父子倆相一相命,禍福凶吉,無妨直言。”袁珙就請點起一左一右兩根蠟燭,讓太子父子兩人坐下,報了生辰八字。然後認真察看朱高熾,說:“天子。”,又審視朱蟾基多時,很有把握地說:“萬歲天子”。朱高熾仍頗存疑慮地說:“實不相瞞,我二弟漢王高照、三趙王高燧憑仗著“靖難”時的戰功,時時想排斥替代我,父王也非常寵信他們。不知先生適才所言,否今有不測之變?”袁珙止住他說:“殿下的意義我已曉得了。明天有封信來,殿下不要開拆,自然安然無恙”。朱高熾記住他的話,第二天果真收到了一封厚信,便撂在一邊,原來兩位郡王想陷害長兄,就冒用建文舊臣的名義寫信像朱高熾效忠,一邊向成祖進讒揭發。成祖派禮部侍郎去調查,結果太子連信封都沒拆開過,讒言不攻自破。這樣,成祖堅決了立長子為王儲的意念。以後朱高熾繼位,為仁宗,但不到一年就病故。朱瞻基襲位即宣宗做了十年皇帝,比起乃父,是能夠算作“萬歲天子了”。

袁珙還有一樁故事也是傳播人口的,說他在朋友家看到一名僮僕面相必定妨主,就勸朋友趕走了他。那僮僕無家可歸,寄宿在破廟中,拾到了一大筆錢。他想到本人曾經命薄,不能再行不義,就設法將銀子出借了失主。失主將僮僕引薦給貴官,認作義子,以後還承襲了官職。再回到原先的主人家裡,那朋友難免怨怪袁珙相術不靈。正遇到袁珙前來,重新為僮僕相面,居然覺得形神都發作了變化。袁珙問童僕:“你一定做了什麼好事,才有如此歸變的吧?”於是童僕敘說了本人的閱歷,才曉得袁珙並沒有失誤。袁珙相人曉得人的心理,普通人並不畏懼不義,但擔憂病患,袁珙應用這一點,導其向善去禍,很多人由此棄暗投明。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