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毛澤東詩詞中的毛澤東之二十一【人間正道是滄桑】_戴安瀾

4、 人間正道是滄桑

一、抗戰期間的創作

·八年寫三首詩

偉大的抗日戰爭開始了。與殘酷的戰爭相比,詩詞寫作對於日理萬機的毛澤東而言卻真是“餘事”了。一方面他指揮八路軍和新四軍與日寇作殊死的拼殺,另一方面他用手中那支如椽巨筆寫下了指導抗日戰爭、指導中國革命事業的一系列綱領性檔案,使毛澤東的領導藝術更加完美,毛澤東思想日趨成熟。毛澤東也因之成為中國共產黨的核心領導人。雖然毛澤東宵衣旰食勤於政務,但是那一顆詩心卻從未停止騷動。在八年的抗戰中,詩雖不多,但卻為精品。最著名的應是1943年4月所寫的《五律·挽戴安瀾將軍》:

外侮需人御,將軍賦采薇。

師稱機械化,勇奪虎羆威。

浴血東瓜守,驅倭棠吉歸。

沙場競殞命,壯志也無違。

這是毛澤東詩詞的噴泉在間歇了七年之後的再次噴發。它是毛澤東最早的也是極為罕見的一首五言律詩。該詩借歌頌為抗日犧牲的國民黨將軍來表現中國人民抗戰到底的英雄精神,其意義是十分深遠的。在抗戰中犧牲了不少國民黨將軍,戴安瀾將軍是唯一被毛澤東寫詩悼念的,可見毛澤東十分賞識戴安瀾將軍。其原因之一是戴安瀾在抗戰中戰功卓著:1939年12月他率領第200師血戰崑崙關,斃敵六千,他也因崑崙山大捷而揚威天下;1942年3月他又率部遠征緬甸,僅同古一役,雖抗擊於己五倍之敵,仍以傷亡八百的代價,取得殲敵五千的戰果。但在戰略轉移的途中,突遭伏擊,血戰竟日,不幸為流彈所中,為國捐軀。毛澤東1943年對戴安瀾的輓詩表現了我們中國共產黨人在民族大義面前的磊落胸懷。聯想到1941年皖南事變中同室操戈的國民黨人,與戴將軍相比真有云泥之別。最主要的是我們從毛澤東的詩中讀出“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論語·孔子》)的中華民族的偉大精神。1956年戴安瀾將軍被中央人民政府內務部追認為烈士。1985年民政部向他的遺屬頒發了烈士證書。

毛澤東畢竟是政治家兼詩人,他詩人的氣質總是於生活中不經意流露出來。在整個抗日戰爭時期毛澤東所寫詩詞,被公佈於世的有三篇,除《五律·挽戴安瀾將軍》外,還有在1937年所作的《四言詩·祭黃帝陵》:

赫赫始祖,吾華肇造。胄衍祀綿,嶽峨河浩。

聰明睿知,光被遐荒。建此偉業,雄立東方。

世變滄桑,中更蹉跌。越數千年,強鄰蔑德。

琉臺不守,三韓為墟。遼海燕冀,漢奸何多!

以地事敵,敵欲豈足?人執笞繩,我為奴辱。

懿維我祖,命世之英。涿鹿奮戰,區宇以寧。

豈其苗裔,不武如斯:泱泱大國,讓其淪胥?

東等不才,劍屨俱奮。萬里崎嶇,為國效命。

頻年苦鬥,備歷險夷。匈奴未滅,何以家為?

各黨各界,團結堅固。不論軍民,不分貧富。

民族陣線,救國良方。四萬萬眾,堅決抵抗。

民主共和,改革內政。億兆一心,戰則必勝。

還我河山,衛我國權。此物此志,永矢勿諼。

經武整軍,昭告列祖。實鑑臨之,皇天后土。

尚饗!

該詩是毛澤東親自撰寫而讓林伯渠代表蘇維埃中央政府前往黃帝陵祭祀的。黃帝陵為“軒轅黃帝陵”的簡稱,在陝西黃陵縣城以北的橋山上,傳說為漢武帝所築,周圍有數萬株千年古柏,在黃帝廟正中的匾額上有“人文始祖”四個大字。毛澤東所寫這首詩的重要意義在於:時值七七事變之前,日本即將發動全面侵華戰爭,而抗日統一戰線尚未最終真正形成。為實現全面抗戰,中國共產黨人向國人宣告:全體國人無論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或者其他黨派都是炎黃子孫。既同文且同種,現外敵入侵,那就要全面聯合,全面抗戰,共同禦敵,還我河山。因此詩中唱響的是時代的最強音。

這首詩中還顯示了毛澤東深厚的古典文學的底蘊。詩中其典雅莊重之氣韻,彷彿如讀《詩經·周頌》中之《清廟》和《維清》,其義正情迫,氣貫長虹,無不使人熱血沸騰,精神為之大震。又恍若《詩經·大雅》中之《常武》。因此給國人震動極大,有著極其深厚的政治和歷史意義,充分彰顯了文學作品的社會功能。

第三首詩就是1939年6月1日毛澤東在《中國婦女》創刊號上發表的《四言詩·婦女解放》,這首詩依然體現了毛澤東全面抗戰的思想。

·兩行詩的創作

緊張的抗日戰爭無法使毛澤東坐下來專心於詩詞的創作,但是他卻創作了不少的對聯,而這些對聯不但反映了毛澤東的詩心、詩意和詩才,而且對當時的抗戰起到號角與鼓點的作用,反而更具有獨特的價值。

在忻口抗戰中,國民黨第五軍郝夢齡軍長率部堅守忻口西北的南懷化,與敵血戰五晝夜,不幸中彈,壯烈犧牲。1937年11月5日,武漢各界舉行萬人追悼大會,毛澤東寫輓聯一幅:

國共合作的基礎如何?孫先生雲:共產主義是三民主義的好朋友;

抗日勝利的原因安在?國人皆曰:侵略陣線是和平陣線的死對頭。

在1938年4月的臺兒莊戰役中,國民黨師長王銘章率部堅守滕縣,全師官兵誓與城池共存亡,苦戰數日,彈盡糧絕,數千將士無一人退卻,皆血灑滕縣。城破之時,王銘章自殺殉國。其英雄壯舉感昭天地,全國軍民無不激情振奮。國民政府在武漢公祭大會上,毛澤東送去輓聯,高度讚揚了國民黨將士奮勇殺敵,為國捐軀的精神。聯曰:

奮戰守孤城,視死如歸,是革命軍人本色;

決心殲強敵,以身殉國,為中華民族爭光。

1944年9月,新四軍第四師師長彭雪楓,在河南夏邑與日軍激戰中,不幸中彈英勇犧牲。1945年2月7日,延安各界召開追悼彭雪楓大會,毛澤東寫了輓聯。該輓聯慷慨悲歌,直抒胸臆,氣壯山河。聯曰:

二十年艱難事業,即將徹底完成,忍看功績輝煌,英名永存,一世忠貞,是共產黨人好榜樣;

千萬裡破碎河山,正待從頭收拾,孰料血花飛濺,為國犧牲,滿腔悲憤,為中華民族悼英魂。

在毛澤東所有輓聯中,最具功力的還是悼念郭膏如先生。他是當時文壇宗匠郭沫若的父親,郭沫若時任重慶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廳長。該聯平仄虛實,屬對精當,乃聯中之精品也:

先生為有道後身,衡門潛隱,克享遐齡,明德通玄超往古;

哲嗣乃文壇宗匠,戎幕奮飛,共驅日寇,豐功勒石勵來茲。

當然,在抗日期間,毛澤東還是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撰寫抗戰方略以及抗戰的大政方針上。雖然此期詩詞無多,但正是這無多的詩詞和對聯,使毛澤東詩脈未斷,為毛澤東第二次詩詞的創作高潮作了有力的連結與鋪墊。

二、解放戰爭時期的創作

在解放戰爭中,毛澤東共寫了四首詩,它們是:《五律·張冠道中》、《五律·喜聞捷報》、《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七律·和柳亞子先生》。在中國革命史上,戰爭的腳步是緣著毛澤東的詩思而進行的。歷史已經證明:大革命時期是這樣,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以及解放戰爭時期依然是這樣。

·邊塞古風

1947年3月中旬,胡宗南及寧夏馬步芳、馬鴻逵共率兵25萬殺奔延安而來。毛澤東胸有成竹,於3月18日偕周恩來撤離延安,到1948年3月23日東渡黃河。毛澤東率極少兵力在陝北與敵周旋388天,並先後在陝北20縣計40多個村莊住過。延安自古有“秦地鎖鑰”之謂。秦時蒙恬,漢時衛青、霍去病、李廣,宋之范仲淹、劉琦,明之李自成都於此屯兵駐馬,鏖戰沙場。歷史再次展現那激烈的戰爭畫面,毛澤東撤出延安僅7天,即1947年3月25日,我軍在青化砭僅用一個多小時就全殲敵三十一旅近3000人,並活捉敵旅長。3月31日中央機關兵分兩路,一路由劉少奇、朱德、董必武組成中央工作委員會前往晉西北,一路由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率中央機關及解放軍總部留在陝北。3月的陝北日暖夜寒,而毛澤東率部只能是夜行曉宿。適值在一個叫張冠的小地方,一夜行軍,人皆帶露披霜疲憊至極。而毛澤東卻神清意朗,詩興大發,信手寫出連夜行軍的狀態。即《五律·張冠道中》:

朝霧迷瓊宇,征馬嘶北風。露溼塵難染,霜籠鴉不驚。

戎衣猶鐵甲,鬚眉等銀冰。踟躕張冠道,恍若塞上行。

毛澤東十分喜讀邊塞詩,此刻他率領的解放軍正激戰在古之邊塞地。故《七律·張冠道中》有數句多為邊塞詩的意象,如戰馬在怒號的北風中發出嘶鳴(征馬嘶北風);戰士所穿軍裝因露而結冰猶若鐵甲一般(戎衣猶鐵甲);行走在張冠道中,就恍如行進在古代戍邊壯士征戰的邊塞戰場上(恍若塞上行)。故研究毛澤東詩詞大家們一致認為《五律·張冠道中》,有唐代岑參邊塞詩之悲壯。

西北野戰軍自3月25日青化砭大捷後,又於4月14日在羊馬河戰鬥中激戰八小時,殲敵4700人;5月4日,又在蟠龍戰役中殲敵6700人。在毛澤東離開延安僅月餘,便取得三戰三捷。尤其是在8月份沙家店戰役中,殲滅敵第36師6000餘人後,西北戰場開始轉入戰略反攻。9月中旬收復青化砭,月底收復蟠龍。當毛澤東聽到收復蟠龍的捷報後,詩興大發,倚馬而吟《五律·喜聞捷報》:秋風度河上,大野入蒼穹。佳令隨人至,明月傍雲生。故里鴻音絕,妻兒信未通。滿宇頻翹望,凱歌奏邊城。

這首詩造語質實,感念甚深。其情感的表露,在毛澤東詩詞中亦為殊例。該詩有序,序曰:中秋步運河上,聞西北野戰軍收復蟠龍作。這首五律與上一篇《五律·張冠道中》一樣都具有邊塞遺韻。相較而言,這首詩中所使用的古代邊塞詩的意象還要多些。細讀之下,兩首詩的風格差異還是很大的:《五律·張冠道中》的悲壯意味較濃些,故有唐岑參之風格;而《五律·喜聞捷報》則蒼勁豪邁的意味較重,大有老杜之遺響。

時至10月上旬,西北野戰軍連續發起延長、延川、清澗三大戰役,三戰皆捷,殲敵萬餘,西北戰場形勢大好。至1948年3月23日,毛澤東渡黃河,並於5月27日抵達西柏坡。在那裡,形成了毛澤東軍事生涯的又一個高峰,此時毛澤東已是一位成熟且又傑出的軍事家,數百萬大軍的統帥。為指揮三大戰役,從1948年9月12日開始至1949年1月31日的1 30天裡,毛澤東對前線將領釋出214道軍令,這是一部氣象恢巨集、氣吞山河的軍事理論鉅著。爰筆至此,遙想當年大帥威儀,不禁心動神搖。併為與偉大的統帥同代而自豪。

·古城新韻

1949年3月25日毛澤東進駐北平。

當晚,毛澤東在頤和園宴請柳亞子先生。柳亞子是1949年3月18日受毛澤東電邀從香港趕赴北平的,此時的柳亞子異常激動即席賦詩,詩曰:

二十三年三握手,陵夷谷換到今茲。

珠江粵海驚初見,巴縣渝州別一時。

延水鏖兵吾有淚,燕都定鼎汝休辭。

推翻歷史三千載,自鑄雄奇瑰麗詞。

詩中“二十三年三握手”如何解釋呢?

第一次握手是1926年春天,當時毛澤東是國民黨中央候補執行委員、中央宣傳部代理部長,在廣州主持農民運動講習所,並主編《政治週刊》。而柳亞子則是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在國民黨二屆二中全會上,毛澤東與柳亞子首次會晤,並飲茶敘談。

第二次握手於1945年8月30日,毛澤東飛赴重慶談判時,在曾家巖宴請王崑崙、柳亞子。柳即席賦詩:“闊別羊城十九秋,重逢握手喜渝州。”(注一)宴後不久,毛澤東即以《沁園春·雪》相贈。柳亞子隨即唱和,在詞中有“君與我,要上天下地,把握今朝”。(注二)在隨後不久柳亞子與毛澤東交談後又感慨賦詩:“與君一席肺腑語,勝我十年螢雪功。”(注三)當後來柳亞子聽到毛澤東對他的讚賞後不禁再發詩興:“瑜亮同時君與我,幾時煮酒論英雄。”(注四)

第三次握手就是1949年3月25日毛澤東宴請時。

3月28日,柳亞子又作《七律·感事呈毛主席》:

開天闢地君真健,說項依劉我大難。

奪席談經非五鹿,無車彈鋏怨馮驩。

頭顱早悔平生賤,肝膽寧忘一寸丹!

安得南征馳捷報,分湖便是子陵灘。

一月後即1944年4月29日,毛澤東作《七律·和柳亞子先生》:

飲茶粵海未能忘,索句渝州葉正黃。

三十一年還舊國,落花時節讀華章。

牢騷太盛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

莫道昆明池水淺,觀魚勝過富春江。

這首詩極負盛名。毛澤東在日理萬機中,爰筆賦詩且情真意切,令世人感動。在該詩中,毛澤東回憶了與柳亞子的三次會晤,表明了與柳亞子的深厚友情,並寫出了善意的規勸。尤其是首句“飲茶粵海未能忘”,道出了毛澤東與柳亞子友誼淵源。1926年毛澤東與柳亞子在廣州飲茶敘誼後,二人一直交往不斷。1929年,外界傳聞毛澤東在閩陣亡時,柳亞子十分悲痛,曾賦詩讚美毛澤東:“人間譭譽原休問,並世支那兩列寧”。(注五)關於這次傳聞十分廣泛,連共產國際都在莫斯科舉行追悼會。後來柳亞子得知毛澤東仍在江西鬧革命,心中十分歡喜,在1932年他又賦詩讚賞毛澤東:“十萬大軍憑掌握,登壇旗鼓看毛郎”。(注六)在抗戰最艱苦的1941年,柳亞子曾致信延安,並贈詩一首:“雲天倘許同憂國,粵海難忘共品茶”。(注七)1945年8月,柳亞子賦詩贈毛澤東“闊別羊城十九秋”,也是指粵海品茶一事。所以,毛澤東首句一出,即道出了毛柳二人的交情甚深。

同時在第二天,毛澤東又親自登門拜訪柳亞子先生,說明毛澤東是一個極重情感、極重友誼的偉人。他同柳亞子一起泛舟昆明湖並品茗暢談。殊不知,此刻的毛澤東胸中正激盪著南國烽煙。因百萬雄師於4月23日強渡長江,攻佔南京後,百萬大軍正以鐵流千里之勢,與國民黨蔣介石殘部激戰,可以說戰火方熾,戰事正濃。作為大軍統帥一生戎馬,豈能不知戰場上瞬息萬變、勝敗往往即在瞬間,但毛澤東卻與柳亞子羽扇綸巾,談笑風生。此等鎮靜,如此丰采,海樣深情,問千古詞人誰可比乎?

·大江壯歌

在毛澤東和柳亞子詩的前6天即1949年4月23日,在中國大地曾發生了一件天翻地覆的大事。1949年4月20日國共和談破裂,21日毛澤東立即發出“向全國進軍”的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第三野戰軍的百萬大軍,在西起江西湖口,東至江蘇江陰的長達1000公里的戰線上,分三路強渡長江。國民黨經營的防線頃刻瓦解,人民解放軍於4月23日攻佔南京。

捷報傳來,毛澤東心情激奮,寫下了《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

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

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全詩氣勢磅礴,氣魄巨集大,把敘事、抒情、議論交織在一起;把歷史典故和現實鬥爭融合在一起;把洋溢的詩情和深刻的哲理完美地和諧在一起,充分展示詩人統帥和統帥詩人的丰采。尤其是“人間正道是滄桑”,更是道出了將軍百戰的艱辛。

人民革命勝利了,歷史將翻開新的一頁。

2013年12月,作者耿漢東先生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行的“紀念偉大領袖毛澤東同志誕辰120週年”大會上發言

【作者簡介】耿漢東,安徽省淮北市人,大學本科。先後供職於中共淮北市委宣部和淮北日報社。喜歡讀書,敬畏文字,己創作出版15部作品,主編6部詩集。現為安徽省詩詞協會副會長、淮北市詩詞楹聯家協會主席。

http://www.zgguofeng.com/shici/scft/247160.html

責任編輯:王海峰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