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美國“極限施壓”:這家歐洲企業為何與華為談合作|京釀館_競爭者

對美國企業來說,維護自己利益的最好方式,就是向有礙自身形象、市場份額的禁令大聲說“不”。

▲被美封殺後首秀。 榮耀拍照手機,搭載華為最新旗艦處理器。 新京報“我們視訊”出品。

文|徐立凡

Google、高通等公司剛剛迫於禁令暫停與華為合作的部分業務,又傳出美國醞釀將海康威視和浙江大華列入“黑名單”的訊息。

美國“極限施壓”的大棒揮舞得呼呼作響,但不是所有的科技公司都被嚇住了。

媒體報道,葡萄牙的第三方安卓應用供應商APTOIDE站出來說:我們正在與華為談合作。

APTOIDE在全球擁有超過2億的活躍使用者,平臺應用程式超過100萬款,累計下載量超過60億次。公司創始人特雷森多斯認為,Google中止與華為合作,提供了“一個有趣的機會”。

可以肯定,APTOIDE不會是唯一一家這麼想的公司。原因很簡單:在手機服務業務上,Google能夠提供的服務幾乎都有對標公司,既然騰出了位置,自然有其他競爭者來佔。

而在5G業務上,與華為保持良好關係也有助於拓展商機。

一、跟風美企給自己培養了許多競爭者

應該承認,在科技開發上,美國高科技企業依然保持著巨大的領先優勢。但不管是主動或被迫讓出中止與華為的合作,都會引來無數競爭者。

就拿Google手機業務來說,安卓平臺最大的特點就是開源,Google憑藉原始碼的有條件開放才獲得了市場優勢。

除非真的要當“極限施壓”的馬前卒,不怕犧牲,否則不可能改開源為IOS系統式的閉源。現在,面對無數的市場覬覦者,Google大概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此外,美企自己開發的軟體服務雖然質量很高,但不缺乏追趕者。

還是以Google為例,普通使用者常使用的搜尋、郵件、地圖、遊戲、翻譯、視訊等服務,在中國就有不少對標公司。

▲圖/新京報網。

如果擴至歐洲等其他地區,競爭者更多。Google中止相關服務後,即使使用者體驗一時不適應,但也到不了不可替代的程度。長此以往,美企原來的使用者會逐漸流失。

不光是競爭者在摩拳擦掌等著佔領空白市場,華為現在也是A計劃、B計劃同時啟動。一方面是與其他科技公司、APTOIDE這樣的第三方應用供應商談合作,另一方面自己也在研發作業系統。

有訊息披露,這個系統的首要目標是能夠相容安卓平臺,以後還將實現手機、電腦、汽車作業系統的大一統。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就會商用。

可以說,現在的形勢是,跟風Google的美國企業在給自己培養許多競爭者。

二、別忘了過去反寡頭聯盟的教訓

APTOIDE之所以在這時候主動與華為談合作,除了看準了新商業機會,還有另一個原因:與Google有“舊仇”。

2014年,APTOIDE曾以不正當競爭為由,把Google告到歐盟,認為Google有遮蔽競爭者的應用程式之嫌。那年7月,歐盟創紀錄地重罰了Google43.4億歐元。

所以有媒體評論說,APTOIDE此舉是不是意味著“反Google聯盟”又在集結?

實際上,美國巨頭們不乏合縱聯橫、相互惡鬥的經歷。

微軟就曾因常常使用捆綁銷售等商業策略排擠競爭者,惹怒了斯坦福系的矽谷企業,成立了“反微軟聯盟”。

原因是過去矽谷出了什麼新軟體,微軟都會有樣學樣,然後在自己的視窗系統捆綁,讓發明者失去市場。

據說微軟視窗系統的創意,就來自1980年喬布斯在一次會議上讓比爾·蓋茨看了自己的設計。

微軟為此好幾年咬牙低價賠本銷售DOS系統,一直熬到把視窗系統做出來,結果喬布斯在PC市場失去了機會。

Google剛誕生時,就是反微軟聯盟的成員,招人的時候專門跑到微軟附近打出高薪水招牌,挖了微軟不少工程師。

Google做大做強後,因為不正當競爭也惹怒了其他競爭者,迫使這些企業聯合起來又成立了“反Google聯盟”。歐盟、英國、法國都曾以不正當競爭為名重罰過Google。

去年臉書公司又爆發了使用者資料洩露的醜聞。多達5000萬到8000萬臉書使用者的個人資訊被一家名為“劍橋分析”的神祕公司獲得,結果被英國媒體曝光。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