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宣化上人:這種事情世間人不能信,彌勒菩薩請佛除眾疑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及無數諸菩薩等,心生疑惑,怪未曾有,而作是念:云何世尊於少時間,教化如是無量無邊阿僧?諸大菩薩,令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及無數諸菩薩等,心生疑惑,怪未曾有”:當爾之時,這位彌勒大菩薩,和無數無量那麼多的大菩薩等,心裡都生出一種疑惑來了,認為這事情是太奇怪了,不會有這種的道理!

  “而作是念”:他們就都生出這種的念頭,什麼念頭呢?

  “云何世尊於少時間,教化如是無量無邊阿僧?諸大菩薩,令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怎麼會有這種道理呢?世尊這麼年輕!從地湧出的這些菩薩都這麼老了,怎麼可以在這最短的時間之內,而教化出來無量無邊這麼多的大菩薩呢?而且令他們都能得到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住在這種的果位上。這是太奇怪了!

  “即白佛言:世尊!如來為太子時,出於釋宮,去伽耶城不遠,坐於道場,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從是已來,始過四十餘年。世尊!云何於此少時大作佛事,以佛勢力,以佛功德,教化如是無量大菩薩眾,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即白佛言”:所以彌勒菩薩等,即刻就請問佛。

  “世尊!如來為太子時,出於釋宮,去伽耶城不遠”:世尊!如來以前在王宮裡做太子的時候,為求解脫之道,就從皇宮跑出來,到離伽耶城不遠的地方。

  “坐於道場,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在離伽耶城不太遠的地方,坐在菩提樹下,證得無上正等正覺。

  “從是已來,始過四十餘年”:佛是三十歲成道,從佛成道到現在,沒有太久,才經過四十多年。佛三十成佛,說法四十多年,這根本不是太久?

  釋迦牟尼佛十九歲時,出家修道。最初五年,到處遊歷訪問善知識(當時外道);之後,又在雪山苦修六年,一天只吃一麻一麥。當時跟著他在一起修行有五人,是他父親的親戚和母親的親戚;其中有三人,受不了這種苦行:“啊!這一天吃這麼少的東西,怎麼可以維持生命呢?”於是就跑了。剩了兩人,發心陪著他在這兒修行,認為修行是應該苦的,不應該享受,所以就不怕苦,在這兒修行。

  六年之後,釋迦牟尼佛瘦得骨瘦如柴,皮骨嶙立那樣子,皮包骨了!這肉皮都幹到骨頭上了,一點血肉都沒有!你說這麼樣的一個人,是不是很難看?有一天,天女獻乳給釋迦牟尼佛,佛就接受這天女的供養,把牛奶煲的粥喝了。這兩個人一看,“唉呀!他不修行了!現在他吃得這麼好的東西,這不能修行啦!我們也走了!”你看!多困難!

  現在我們這麼多人在一起修行,誰也不想跑。想跑的,也就隨他去。因為我們佛教講堂這個門,任何時候都是開著的,願意來就來,願意去就去;“來者不拒,往者不追”──來,也不拒絕你,說你不要來!跑的時候,也不要追,說你不要走!也沒有這個,一切順其自然。

  這五個跟釋迦牟尼佛一同修行的人,就跑了兩對半,剩釋迦牟尼佛自己了;釋迦牟尼佛一看,哦!這回你們不和我一起修行,我也走了!走到哪裡?坐到菩提樹下,“我就是在菩提樹下這兒,坐著成道啦!”於是坐這個地方,就發願了:“我如果不成佛,我永遠也不起於座,我什麼時候都在這兒坐著!”所以一坐,坐了四十九天,就開悟成佛了。

  成佛之後,一觀察,應該先度誰呢?一看這個因緣、這種機緣,應該先去度這五個陪著他一起修行的人。這五人跑到什麼地方去了?一看,哦!他們跑到鹿野苑去了;於是,就到鹿野苑給這五個人說法。這五個人知道釋迦牟尼佛成佛了,一聽他說法,當場就證得阿羅漢果──?x陳如是最先開悟的!這是先度五比丘。

  “世尊!云何於此少時大作佛事”:彌勒菩薩又稱一聲世尊!您成佛到現在不過四十多年,怎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大作佛事,度了這麼多的菩薩?不會吧?“以佛勢力,以佛功德,教化如是無量大菩薩眾,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佛這麼大的勢力,以佛這麼多的功德,能教化出來像這樣無量無邊這麼多的大菩薩眾,應該很快就成佛,成無上正等正覺。本來釋迦牟尼佛成佛,這不是很遠的時間,怎麼度這麼多老的菩薩呢?這麼多大的菩薩呢?這段經文是“執近疑遠”,懷疑這遠的事情。

  “世尊!此大菩薩眾,假使有人,於千萬億劫,數不能盡,不得其邊;斯等久遠已來,於無量無邊諸佛所,植諸善根,成就菩薩道,常修梵行。”

  “世尊!此大菩薩眾”:彌勒菩薩又稱一聲世尊!這些大菩薩眾,“假使有人,於千萬億劫,數不能盡,不得其邊”:假使有算術師,對於計算是學得最精明不過。雖然他對於算術這麼樣的精明,可是在這一千劫、一萬劫,乃至一億劫這麼長的時間,用他最精妙的算術學來算,也算不窮盡這些菩薩的數目,也不能得知這些菩薩的邊際究竟有多少。

  “斯等久遠已來,於無量無邊諸佛所,植諸善根,成就菩薩道,常修梵行”:這些大菩薩,沒有數量、沒有邊際,從千萬億劫這麼久遠以至於到現在,他們一定是在無量無邊那麼多諸佛的處所,種下很多很多的善根,所以才能成就菩薩道。他們時時刻刻都是精進修清淨行,時時刻刻也不懶惰的。

  “世尊!如此之事,世所難信。譬如有人,色美髮黑,年二十五,指百歲人,言是我子;其百歲人,亦指年少,言是我父,生育我等,是事難信。”

  “世尊!如此之事,世所難信”:彌勒菩薩說到這兒,又稱了一聲世尊!像這種事情,世間人不能信。因為說“世間人不能信”,這意思就是務必請佛答覆這個問題;不是我不信,世間所有的人──菩薩、凡夫、聖人,都不信這種道理的。彌勒菩薩說,我現在舉出一個最令人難信的比喻來,怎麼樣個比喻呢?

  “譬如有人,色美髮黑,年二十五,指百歲人,言是我子”:好像有這麼一個人。這個人,面貌的顏色非常美麗、非常年輕,頭髮是黑的。因為年紀大了,頭髮就會白了;年紀輕的人,都是發黑的。可是,在西方的國家,有的人一出生就是發白的,那並不是老白的。這部《法華經》是在印度說的,印度人大約也都是黑髮;老了的時候,發就白了,所以彌勒菩薩才這麼比喻。這個人,他的年紀大約就是二十五歲這麼個樣子,可是他卻指著一百多歲的人說:“那一百歲的老頭子,是我的兒子!”這麼樣說,你們信不信?這個二十五歲的年輕爸爸,生一個老兒子,兒子都一百多歲了!世間能有這種事情?你說沒有嗎?

  這個“二十五”,或者二十六、或者二十四,不要說一定了;這個“百歲”,或者一百一、或者九十九,也不一定的,不要一定就說是“一百歲”。這二十五,它可以譬喻三界二十五有;這個百歲,也可以譬喻百法。

  但是,“其百歲人,亦指年少,言是我父,生育我等”:這個一百歲的老人,也指這個年少的人,說這個年輕的,他是我的父親,我是他生出來的。

  “是事難信”:這種事情,你教人怎麼相信呢?沒有法子相信!

  “佛亦如是,得道已來,其實未久;而此大眾諸菩薩等,已於無量千萬億劫,為佛道故,勤行精進,善入出住無量百千萬億三昧,得大神通,久修梵行,善能次第習諸善法,巧於問答。人中之寶,一切世間甚為希有。今日世尊方雲,得佛道時,初令發心,教化示導,令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世尊得佛未久,乃能作此大功德事?”

  前邊說,這個二十五歲的年經人,說這一百歲的老年人是他的兒子;這個老年人,自己也承認是這個年輕人的親生兒子。彌勒菩薩說,這種事情是不可能有的,您教人相信這個問題,沒有人相信的。現在他說:

  “佛亦如是,得道已來,其實未久”:佛也就像這個年輕人似的!佛證得無上正等正覺這個佛道到現在,最多也就是四十多年,這不算很久的一個時間。

  “而此大眾諸菩薩等,已於無量千萬億劫,為佛道故,勤行精進”:而這些諸菩薩已經在無量千萬億劫以前,他們為求佛道的緣故,都很精進的,身也精進,心也精進,毫不懶惰。

  “善入出住無量百千萬億三昧”:他們善能入、善能出,又善能住這無量百千萬億的三昧。

  什麼叫善能入呢?你能入九次第定,這叫善入三昧。什麼又叫善能出呢?你能得到師子奮迅三昧,這叫善出三昧。你再能得到超越三昧,超越一切的三昧,這叫善住三昧。什麼是九次第定?就是初禪定、二禪定、三禪定、四禪定這四禪,再加上空定、實定、無所有定、非非想定這四空定,再加上滅受想定;一步一步的修成功的,所以能得到九次第定,這叫善入三昧。這是按照藏教和通教的教理來說的。若按照別教的教理來說,從初地到十地,這叫善入三昧。從十地入到這一種玄妙的門裡,再倒駕慈航,修凡夫所修的事──雖然證了十地菩薩,還來做凡夫的事情,示現和凡夫是一樣的,這叫善出三昧。從妙覺圓滿了,這叫善住三昧。

  要是依照圓教的教理來講,畢法性三昧,這叫善入三昧。首楞嚴三昧,這叫善出三昧。王三昧,這叫善住三昧。這是按照藏、通、別、圓這四教,大略地講“善入、善出、善住”這種種的百千萬億三昧。這個三昧,是很多很多的,有百千萬億種那麼多;三昧是梵語,翻譯為正定,又譯為正受。

  “得大神通,久修梵行”:他們都得到大神通了,不是小神通。小神通,是阿羅漢的神通;大神通,是菩薩的神通。這些諸菩薩,他們在很久以前就精修這清淨行。

  “善能次第習諸善法,巧於問答”:他們又善能一步一步的,從淺入深,來修習這一切的善法;誰有所問,他們又善能很巧妙的來答覆這個問題。

  “人中之寶,一切世間甚為希有”:這是人中最尊貴、最寶貴的大菩薩,在所有的世間,甚為稀有。

  “今日世尊方雲,得佛道時,初令發心,教化示導,令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現在世尊才說,您成佛的時候,為了令這些菩薩發心,來教化、指示、引導他們,令他們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佛道上走。

  “世尊得佛未久,乃能作此大功德事”:世尊!您成佛沒有多久,怎能做這麼大功德之事呢?

  “我等雖覆信佛隨宜所說,佛所出言,未曾虛妄,佛所知者,皆悉通達;然諸新發意菩薩,於佛滅後,若聞是語,或不信受而起破法罪業因緣。唯然,世尊!願為解說,除我等疑,及未來世諸善男子,聞此事已,亦不生疑。”

  彌勒菩薩說,“我等雖覆信佛隨宜所說”:我們這些菩薩,雖然都很相信佛所說的法,是隨眾生的機宜而說一切法。

  “佛所出言,未曾虛妄”:佛所說出來的言語,沒有一句是虛妄的,沒有一句是假的。

  “佛所知者,皆悉通達”:我們都相信佛所知道的、佛所覺悟的、佛所教化眾生的這種道理,完全都是通達無礙的,最具般若智慧的道理。

  “然諸新發意菩薩”:我們雖然相信,但是有一些初發心的菩薩,“於佛滅後,若聞是語,或不信受而起破法罪業因緣”:在釋迦牟尼佛將來滅度之後,他們若是聽著這種道理,或者他們不相信佛所說的,不相信這一些個老菩薩都是年輕的佛所教化出來的。他們既然不相信,就會謗法;破壞佛法,就會造罪業。所謂起惑、造業、受報,因為不相信,就生出疑惑來了;生出疑惑,就造成這破法的罪業了;造成破法的罪業,將來就會墮地獄,或者轉餓鬼、做畜生,有這種的因緣。

  “唯然,世尊!願為解說,除我等疑”:因為這種緣故,所以我們現在,很希望世尊給我們解說這種道理,把我們在會的所有菩薩、羅漢、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法會大眾的這種疑惑給除去。

  “及未來世諸善男子,聞此事已,亦不生疑”:不但除去我們大眾的疑惑,也除去未來世,一切的善男子、善女人,他們聽聞這種道理之後,也不會生出疑惑,因為佛給解說明白了。

  恭錄自《妙法蓮華經》從地湧出品 淺釋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及無數諸菩薩等,心生疑惑,怪未曾有,而作是念:云何世尊於少時間,教化如是無量無邊阿僧?諸大菩薩,令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及無數諸菩薩等,心生疑惑,怪未曾有”:當爾之時,這位彌勒大菩薩,和無數無量那麼多的大菩薩等,心裡都生出一種疑惑來了,認為這事情是太奇怪了,不會有這種的道理!

  “而作是念”:他們就都生出這種的念頭,什麼念頭呢?

  “云何世尊於少時間,教化如是無量無邊阿僧?諸大菩薩,令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怎麼會有這種道理呢?世尊這麼年輕!從地湧出的這些菩薩都這麼老了,怎麼可以在這最短的時間之內,而教化出來無量無邊這麼多的大菩薩呢?而且令他們都能得到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住在這種的果位上。這是太奇怪了!

  “即白佛言:世尊!如來為太子時,出於釋宮,去伽耶城不遠,坐於道場,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從是已來,始過四十餘年。世尊!云何於此少時大作佛事,以佛勢力,以佛功德,教化如是無量大菩薩眾,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即白佛言”:所以彌勒菩薩等,即刻就請問佛。

  “世尊!如來為太子時,出於釋宮,去伽耶城不遠”:世尊!如來以前在王宮裡做太子的時候,為求解脫之道,就從皇宮跑出來,到離伽耶城不遠的地方。

  “坐於道場,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在離伽耶城不太遠的地方,坐在菩提樹下,證得無上正等正覺。

  “從是已來,始過四十餘年”:佛是三十歲成道,從佛成道到現在,沒有太久,才經過四十多年。佛三十成佛,說法四十多年,這根本不是太久?

  釋迦牟尼佛十九歲時,出家修道。最初五年,到處遊歷訪問善知識(當時外道);之後,又在雪山苦修六年,一天只吃一麻一麥。當時跟著他在一起修行有五人,是他父親的親戚和母親的親戚;其中有三人,受不了這種苦行:“啊!這一天吃這麼少的東西,怎麼可以維持生命呢?”於是就跑了。剩了兩人,發心陪著他在這兒修行,認為修行是應該苦的,不應該享受,所以就不怕苦,在這兒修行。

  六年之後,釋迦牟尼佛瘦得骨瘦如柴,皮骨嶙立那樣子,皮包骨了!這肉皮都幹到骨頭上了,一點血肉都沒有!你說這麼樣的一個人,是不是很難看?有一天,天女獻乳給釋迦牟尼佛,佛就接受這天女的供養,把牛奶煲的粥喝了。這兩個人一看,“唉呀!他不修行了!現在他吃得這麼好的東西,這不能修行啦!我們也走了!”你看!多困難!

  現在我們這麼多人在一起修行,誰也不想跑。想跑的,也就隨他去。因為我們佛教講堂這個門,任何時候都是開著的,願意來就來,願意去就去;“來者不拒,往者不追”──來,也不拒絕你,說你不要來!跑的時候,也不要追,說你不要走!也沒有這個,一切順其自然。

  這五個跟釋迦牟尼佛一同修行的人,就跑了兩對半,剩釋迦牟尼佛自己了;釋迦牟尼佛一看,哦!這回你們不和我一起修行,我也走了!走到哪裡?坐到菩提樹下,“我就是在菩提樹下這兒,坐著成道啦!”於是坐這個地方,就發願了:“我如果不成佛,我永遠也不起於座,我什麼時候都在這兒坐著!”所以一坐,坐了四十九天,就開悟成佛了。

  成佛之後,一觀察,應該先度誰呢?一看這個因緣、這種機緣,應該先去度這五個陪著他一起修行的人。這五人跑到什麼地方去了?一看,哦!他們跑到鹿野苑去了;於是,就到鹿野苑給這五個人說法。這五個人知道釋迦牟尼佛成佛了,一聽他說法,當場就證得阿羅漢果──?x陳如是最先開悟的!這是先度五比丘。

  “世尊!云何於此少時大作佛事”:彌勒菩薩又稱一聲世尊!您成佛到現在不過四十多年,怎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大作佛事,度了這麼多的菩薩?不會吧?“以佛勢力,以佛功德,教化如是無量大菩薩眾,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佛這麼大的勢力,以佛這麼多的功德,能教化出來像這樣無量無邊這麼多的大菩薩眾,應該很快就成佛,成無上正等正覺。本來釋迦牟尼佛成佛,這不是很遠的時間,怎麼度這麼多老的菩薩呢?這麼多大的菩薩呢?這段經文是“執近疑遠”,懷疑這遠的事情。

  “世尊!此大菩薩眾,假使有人,於千萬億劫,數不能盡,不得其邊;斯等久遠已來,於無量無邊諸佛所,植諸善根,成就菩薩道,常修梵行。”

  “世尊!此大菩薩眾”:彌勒菩薩又稱一聲世尊!這些大菩薩眾,“假使有人,於千萬億劫,數不能盡,不得其邊”:假使有算術師,對於計算是學得最精明不過。雖然他對於算術這麼樣的精明,可是在這一千劫、一萬劫,乃至一億劫這麼長的時間,用他最精妙的算術學來算,也算不窮盡這些菩薩的數目,也不能得知這些菩薩的邊際究竟有多少。

  “斯等久遠已來,於無量無邊諸佛所,植諸善根,成就菩薩道,常修梵行”:這些大菩薩,沒有數量、沒有邊際,從千萬億劫這麼久遠以至於到現在,他們一定是在無量無邊那麼多諸佛的處所,種下很多很多的善根,所以才能成就菩薩道。他們時時刻刻都是精進修清淨行,時時刻刻也不懶惰的。

  “世尊!如此之事,世所難信。譬如有人,色美髮黑,年二十五,指百歲人,言是我子;其百歲人,亦指年少,言是我父,生育我等,是事難信。”

  “世尊!如此之事,世所難信”:彌勒菩薩說到這兒,又稱了一聲世尊!像這種事情,世間人不能信。因為說“世間人不能信”,這意思就是務必請佛答覆這個問題;不是我不信,世間所有的人──菩薩、凡夫、聖人,都不信這種道理的。彌勒菩薩說,我現在舉出一個最令人難信的比喻來,怎麼樣個比喻呢?

  “譬如有人,色美髮黑,年二十五,指百歲人,言是我子”:好像有這麼一個人。這個人,面貌的顏色非常美麗、非常年輕,頭髮是黑的。因為年紀大了,頭髮就會白了;年紀輕的人,都是發黑的。可是,在西方的國家,有的人一出生就是發白的,那並不是老白的。這部《法華經》是在印度說的,印度人大約也都是黑髮;老了的時候,發就白了,所以彌勒菩薩才這麼比喻。這個人,他的年紀大約就是二十五歲這麼個樣子,可是他卻指著一百多歲的人說:“那一百歲的老頭子,是我的兒子!”這麼樣說,你們信不信?這個二十五歲的年輕爸爸,生一個老兒子,兒子都一百多歲了!世間能有這種事情?你說沒有嗎?

  這個“二十五”,或者二十六、或者二十四,不要說一定了;這個“百歲”,或者一百一、或者九十九,也不一定的,不要一定就說是“一百歲”。這二十五,它可以譬喻三界二十五有;這個百歲,也可以譬喻百法。

  但是,“其百歲人,亦指年少,言是我父,生育我等”:這個一百歲的老人,也指這個年少的人,說這個年輕的,他是我的父親,我是他生出來的。

  “是事難信”:這種事情,你教人怎麼相信呢?沒有法子相信!

  “佛亦如是,得道已來,其實未久;而此大眾諸菩薩等,已於無量千萬億劫,為佛道故,勤行精進,善入出住無量百千萬億三昧,得大神通,久修梵行,善能次第習諸善法,巧於問答。人中之寶,一切世間甚為希有。今日世尊方雲,得佛道時,初令發心,教化示導,令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世尊得佛未久,乃能作此大功德事?”

  前邊說,這個二十五歲的年經人,說這一百歲的老年人是他的兒子;這個老年人,自己也承認是這個年輕人的親生兒子。彌勒菩薩說,這種事情是不可能有的,您教人相信這個問題,沒有人相信的。現在他說:

  “佛亦如是,得道已來,其實未久”:佛也就像這個年輕人似的!佛證得無上正等正覺這個佛道到現在,最多也就是四十多年,這不算很久的一個時間。

  “而此大眾諸菩薩等,已於無量千萬億劫,為佛道故,勤行精進”:而這些諸菩薩已經在無量千萬億劫以前,他們為求佛道的緣故,都很精進的,身也精進,心也精進,毫不懶惰。

  “善入出住無量百千萬億三昧”:他們善能入、善能出,又善能住這無量百千萬億的三昧。

  什麼叫善能入呢?你能入九次第定,這叫善入三昧。什麼又叫善能出呢?你能得到師子奮迅三昧,這叫善出三昧。你再能得到超越三昧,超越一切的三昧,這叫善住三昧。什麼是九次第定?就是初禪定、二禪定、三禪定、四禪定這四禪,再加上空定、實定、無所有定、非非想定這四空定,再加上滅受想定;一步一步的修成功的,所以能得到九次第定,這叫善入三昧。這是按照藏教和通教的教理來說的。若按照別教的教理來說,從初地到十地,這叫善入三昧。從十地入到這一種玄妙的門裡,再倒駕慈航,修凡夫所修的事──雖然證了十地菩薩,還來做凡夫的事情,示現和凡夫是一樣的,這叫善出三昧。從妙覺圓滿了,這叫善住三昧。

  要是依照圓教的教理來講,畢法性三昧,這叫善入三昧。首楞嚴三昧,這叫善出三昧。王三昧,這叫善住三昧。這是按照藏、通、別、圓這四教,大略地講“善入、善出、善住”這種種的百千萬億三昧。這個三昧,是很多很多的,有百千萬億種那麼多;三昧是梵語,翻譯為正定,又譯為正受。

  “得大神通,久修梵行”:他們都得到大神通了,不是小神通。小神通,是阿羅漢的神通;大神通,是菩薩的神通。這些諸菩薩,他們在很久以前就精修這清淨行。

  “善能次第習諸善法,巧於問答”:他們又善能一步一步的,從淺入深,來修習這一切的善法;誰有所問,他們又善能很巧妙的來答覆這個問題。

  “人中之寶,一切世間甚為希有”:這是人中最尊貴、最寶貴的大菩薩,在所有的世間,甚為稀有。

  “今日世尊方雲,得佛道時,初令發心,教化示導,令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現在世尊才說,您成佛的時候,為了令這些菩薩發心,來教化、指示、引導他們,令他們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佛道上走。

  “世尊得佛未久,乃能作此大功德事”:世尊!您成佛沒有多久,怎能做這麼大功德之事呢?

  “我等雖覆信佛隨宜所說,佛所出言,未曾虛妄,佛所知者,皆悉通達;然諸新發意菩薩,於佛滅後,若聞是語,或不信受而起破法罪業因緣。唯然,世尊!願為解說,除我等疑,及未來世諸善男子,聞此事已,亦不生疑。”

  彌勒菩薩說,“我等雖覆信佛隨宜所說”:我們這些菩薩,雖然都很相信佛所說的法,是隨眾生的機宜而說一切法。

  “佛所出言,未曾虛妄”:佛所說出來的言語,沒有一句是虛妄的,沒有一句是假的。

  “佛所知者,皆悉通達”:我們都相信佛所知道的、佛所覺悟的、佛所教化眾生的這種道理,完全都是通達無礙的,最具般若智慧的道理。

  “然諸新發意菩薩”:我們雖然相信,但是有一些初發心的菩薩,“於佛滅後,若聞是語,或不信受而起破法罪業因緣”:在釋迦牟尼佛將來滅度之後,他們若是聽著這種道理,或者他們不相信佛所說的,不相信這一些個老菩薩都是年輕的佛所教化出來的。他們既然不相信,就會謗法;破壞佛法,就會造罪業。所謂起惑、造業、受報,因為不相信,就生出疑惑來了;生出疑惑,就造成這破法的罪業了;造成破法的罪業,將來就會墮地獄,或者轉餓鬼、做畜生,有這種的因緣。

  “唯然,世尊!願為解說,除我等疑”:因為這種緣故,所以我們現在,很希望世尊給我們解說這種道理,把我們在會的所有菩薩、羅漢、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法會大眾的這種疑惑給除去。

  “及未來世諸善男子,聞此事已,亦不生疑”:不但除去我們大眾的疑惑,也除去未來世,一切的善男子、善女人,他們聽聞這種道理之後,也不會生出疑惑,因為佛給解說明白了。

  恭錄自《妙法蓮華經》從地湧出品 淺釋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