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十二藝節|“90後”挑樑演《天路》,體會青藏鐵路修建艱辛

為紀念青藏鐵路建成通車12週年,2018年“七一”期間,國家大劇院推出了原創民族舞劇《天路》。這部以青藏鐵路為創作背景的舞劇,圍繞漢藏民族團結、軍民魚水情深的主題,講述了三代人“不忘初心”堅守築路的故事。

5月24日-25日,作為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參演劇目,《天路》將在上海保利大劇院登臺,並角逐第十六屆“文華大獎”。目前,《天路》演職人員及工作人員145人已抵達上海,整裝待發。

早在2016年8月,國家大劇院就啟動了《天路》的策劃,期間組織召開專家研討會10餘次、劇本創作會20餘次,劇本打磨了十幾稿,還推翻重來換了一次大方向。

怎麼表現“天路”這麼一個大工程?它跨過了1950年代、1970年代、2000年代三個階段,線索繁雜,人物眾多,舞劇不像歌劇和話劇,失去了語言功能,似乎很難把故事說清楚。

軍民魚水,漢藏一家。 王小京 圖

總導演王舸說,嘗試了幾次,主創團隊慢慢找到方向,決定讓《天路》講述工程的第二階段。因為這個時候人們還需要手拉肩扛,有很多形象和體態,更適合用舞蹈來表現,而且當時的中國社會仍處在一個很艱苦的狀態裡。

創作前夕,主創團隊克服高原反應帶來的不適,深扎青海和西藏,並沿著青藏鐵路沿線走訪建設者和專家們,體驗艱苦築路生活,並採集藏族舞蹈和音樂素材。

王舸還坐火車走了一遍青藏線,這條鐵路給他最直觀的感受,是中國人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參觀烈士陵園期間他還了解到,一次塌方犧牲了幾十名戰士,給戰士們獻完花後,他靜靜地坐了很久,“我想為他們做一部戲,把這些已經逝去多年的人再現給觀眾看。我們不能忘記他們的犧牲、付出、堅守。”

《天路》A組彩排。 王小京 圖

最終的故事裡有九個人物,就像一個群像。故事線索上選擇從藏民的視角出發,講述一對藏族姐弟(央金、索朗)和戰士們從誤會到融合的過程,最終,戰士們犧牲,姐弟倆幾十年都守著那塊岩石。

主旋律題材怎麼才能不說教、不乏味、不陳舊?主創團隊為此動了很多腦筋,王舸也因此設想,能不能用一種相對輕鬆的方式來講,比如,藏民和戰士們接觸過程中的誤會和尷尬,用一些很愉快的橋段把兩個民族拉到一塊兒,觀眾看了既歡樂又感動,而不是一味強調它的悲壯,讓人壓抑到喘不過氣。

劇中有不少藏族特色的舞段,奔放又野性,比如下半場《擁軍》裡的“帽子舞”,化用了一段講述“軍民魚水情”的《洗衣歌》,非常有時代感。劇中還用了大量的手持小道具,像鞭子、帽子、口琴、枕木,完全還原了生活。

演員黎星在劇中扮演盧天。他說,盧天的名字有講究,是“天路”倒過來念,因為這個角色不是代表一個人,而是所有在“天路”裡犧牲的年輕人。

冰天雪地,戰士們手拿肩扛艱苦築路。 王小京 圖

大地震突然降臨。

“我以前跳了很多劇,但沒跳過離我生活那麼近的人。二十多歲,當兵出身,他和我的經歷很像,他有年輕人的頑皮嬉笑,也有一個男孩面對困難時搖身一變男子漢的硬氣,我不用去演,真實表達就行。”黎星說,臺上的演員都是“90後”,歷史對旁觀者來說都是故事,但這次他們是感同身受,“當代年輕人要多低頭看看腳底下正在發生的時代故事,把它們撿起來放進揹包,負重前行。”

演員馮敬雅在劇中飾演央金。她說,青藏高原的生長環境影響了央金的性格,她質樸、豪放、堅韌,就像一個小刺蝟,內心柔軟,又不屈不擾、堅韌不拔,“她在劇中是一雙眼睛,見證了‘天路’的修建過程,也從中體會了‘天路’建設的不易。”

迄今,《天路》已經演出45場。為備戰中國藝術節,今年年初起,國家大劇院又從舞劇結構、舞段設計、服裝造型、道具燈光、舞臺多媒體等方面進行了提升修改,打磨後新增的“勘探群舞”“打牆群舞”,淋漓盡現了築路效果。

“儘管演出是幾十場,但加上排練,演員們跳了不少於一百場。打磨後的《天路》整體更流暢,不僅能讓觀眾切身體會築路隧道下的重重艱險,感受到築路人的不易與艱辛,更充分體現了漢藏一家的深厚情誼。”王舸說。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