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在今年,我們很可能看到華語影史最好的戰爭片

2019年依然是中國電影市場高歌猛進的一年,總票房繼續飆升,記錄也被一次次重新整理,但繁榮的背後依然隱憂重重,最大的憂患在於,一年已經過半,華語電影的整體水準依舊在下游徘徊。

截至目前,2019年上映豆瓣評分超過7分的華語電影只有三部,分別是國產科幻真正的開山之作《流浪地球》,帶來金熊帝后的三小時文藝片《地久天長》,以及製作水準達標的CG動畫《白蛇·緣起》,最後一部在技術層面還是明顯的與好萊塢合拍之作。

鑑於豆瓣評分整體仍有虛高之嫌(個人認為平均減掉一分更客觀),因此嚴格一點講,今年已經上映的華語片,99%都是不及格的作品。

目前的中國電影市場就是如此詭異而悲傷,每一次的票房奇蹟越來越像是理所當然,我們都知道春節檔會爆,它爆了,我們也知道“復聯4”會贏,它贏了……

但縱觀2019年上映過的華語片,再問起今年接下來哪一部國產影片會是理所當然的好片?恐怕人人都會皺眉苦笑。

直到前幾天,管虎導演的史詩戰爭片《八佰》放出了第二款預告片,才讓人稍稍對下半年的華語電影,生出了一線希望和期待。

2019年不只有攀升的數字,還有真正的電影,真正做電影的人。

我們很有可能,在今年看到華語影史上最好的戰爭片

1

《八佰》其實早就是資深影迷最期待的影片之一。

這不僅僅是因為它有戰爭片獨有的視覺奇觀,也不僅僅因為它擁有近年影視題材中最受歡迎的民族愛國情懷,最重要的是,《八佰》講述了一個最為奇崛險惡的故事。故事是一場戰鬥,它真實地發生過,而且那一場戰鬥本身是世界戰爭史上少有的神奇篇章。

影片給出的官方劇情介紹很簡略:1937年淞滬會戰末期,國民革命軍第88師524團留守上海四行倉庫,與租界一河之隔,孤軍奮戰4晝夜,造就了罕見的被圍觀的戰爭;為壯聲勢,四百人對外號稱八百人。

這場戰爭又名“八百壯士”,也可叫做“四行倉庫保衛戰”

對不熟悉近代抗戰史的讀者簡單介紹一下戰爭的背景,概況起來有“三奇”。

第一奇:這是一次死亡即勝利的戰鬥

1937年是當時日本全面侵華的開始,我們熟悉的“七·七事變”(盧溝橋事變)發生在7月7日,而影片描繪的“四行倉庫保衛戰”發生在10月26日,這中間的三個多月發生了什麼呢?

大資料上講,就是國民黨領導的國民革命軍總計近80萬人,在上海及附近地區正面迎戰日軍侵略者30萬人,這一打就打了將近三個月。

最終結果是國民革命軍全面潰敗,傷亡30萬人,日軍僅傷亡4萬人。

這就是劇情簡介中提到的“淞滬會戰”,是抗戰爆發後,正面戰場的第一場大會戰。中國方面敗得非常慘,可以說一戰就把當時國民革命軍的精銳打光了。

至於敗因很多,戰略戰術上,軍備準備上,戰鬥經驗上,都有。這裡就不細說了。

雖然大敗,但意義很大,30萬人的犧牲換來的是之後八年抗戰的勝利,不然,這三個月內,中國就已經亡了。

“四行倉庫保衛戰”就是發生在這一場全面潰敗的尾聲。參戰國軍“八百壯士”的任務就是負責“斷後”的,掩護大部隊先撤。

從前面的數字大致可以這麼歸納,“八百壯士”身後是要撤走保留有生力量的剩下50萬國軍,身前是湧過來追擊的剩下還有將近30萬日軍,他們是一條線,一條不能退的線,800對30萬。

懂點數學的人就知道,這仗沒法打,打就是拿命填。

可是,還得打。

在預告片中我們也看到,出現了各種各樣極其殘酷和壯烈的死亡,僅僅一分半鐘的預告片裡,就有三十幾個角色死去,全片的慘烈可想而知。

第二奇:這是一場現場直播的戰鬥

前面說了,這仗沒法打,但是在上海這個神奇的地方,還真就有的打。

這裡要先介紹一下為什麼戰鬥的地點要選在“四行倉庫”。

上海市中間有一條蘇州河,大家都知道,還有同名電影。

當時蘇州河南面是公共租界,看過《精武門》、《上海灘》、《上海皇帝》的影迷都對“英租界”“法租界”這名詞耳熟能詳。“租界”是清末不平等條約的產物,類似小範圍的殖民地,主權不屬於中國,屬於英、法等歐洲列強。日軍侵略中國,但是不敢扔炮彈到這些名義上的“外國地盤”。

而“四行倉庫”就在蘇州河的北岸,與英租界一河之隔,最短直線距離還不到一百米。

因此日軍從北面打過來,雖然裝備有的是,但是威力最大的遠端炮和飛機投彈,卻不太敢用,怕不小心越過四行倉庫和蘇州河,打到南岸的租界裡頭,這就等於對英國同時宣戰,國際影響承受不起。

因此,日軍與守在倉庫的“八百壯士”只能短兵相接,靠人多取勝,軍備的優勢大打折扣。

《八佰》先行預告片裡介紹的“一面天堂、一面地獄”正是如此。

四行倉庫以南的租界雖然外國人不少,但主要還是中國老百姓,還湧進了很多逃難的中國難民,知道日本人不敢跨過蘇州河,就在租界里正常過日子。

河對岸盡成廢墟焦土,硝煙滾滾,河這面燈火通明,歌舞昇平。

“八百壯士”在河北岸浴血奮戰,隔著一百米,租界裡的民眾就在河南岸看打仗直播。

這是多麼神奇的景象,古往今來世界爭戰千千萬,從來沒有這樣的把“戰爭與和平”同冶一爐的事情。

看著對岸戰士的血火交織、唯死而已,這面的民眾表現千姿百態,有為將士吶喊助威的,有冒死送給養幫助的,有看西洋景的,有做小買賣的,有正常上班不聞不問的,還有開賭盤賭今天會死幾個人的……

世界上再沒有這樣好的電影題材了。百萬種人性的豐富和扭曲被完全壓縮到了一個數平方里的空間。

一面天堂,一面地獄,從精神的純度方面講,也許可以反過來講,一面是奉獻與自我犧牲的天堂,一面是世俗與慾望蒸騰的地獄。

第三奇:這是一場死了更幸福的戰鬥

之前說到了,固守“四行倉庫”的八百壯士是必敗且必死的局面,但事實是,史實中死的軍人並沒你想象的那麼多,但多數沒死的戰士卻經歷了比死亡更痛苦和屈辱的人生。

“八百壯士”是個假數字,實際上,當時國民革命軍第88師524團守衛四行倉庫的僅有420餘人,也就是一個營的人數。而且人員構成良莠不齊,前面也說到了軍隊裡好多建制的人基本都打光了,所以隊伍中有不少重新補充的新兵甚至是童子兵。

八百這個數字只是當時領導作戰的團附謝晉元為了湊個整數,並虛漲了一倍迷惑敵人罷了。

客觀而言,無論是400還是800,面對數十萬對手的時候,差別是不大的,幾乎沒有生還的希望,但為什麼還要這“八百壯士”抵抗這一陣呢?

這和上文說的“直播”有關,“隔岸觀火”的不只有中國老百姓,還有不少國內外記者,他們的報道能展示中國抗日戰爭的正義性和殘酷指數,一方面對內激發抗日鬥志,促進團結,一方面對外增加國際社會對日方的壓力。

某種角度而言,這場戰鬥的象徵意義遠遠大過它本身的戰略意義。

人數極少且弱,面對幾百倍於自己的敵人,從10月26日到10月30日,經歷四天不間斷的鏖戰,殲敵200餘人,最終歷史記錄顯示,420人只傷亡30餘人(各種記錄並不統一,有37人,有20多人,也有參戰老人回憶傷亡了200多人)。

以預告片中的鏡頭來看,影片應該藝術化地誇大了國軍死亡的數字,讓戰鬥場面變得更加激烈了。

歷史中,生還的大部分524團將士在抵抗四天後撤到了租界內,原本一心赴死的他們準備再次登上戰場,卻被租界當局迫於日軍壓力滯留在租界內長達三年,成為孤島中的“孤軍”。

這支用身軀和熱血捍衛了一國之尊嚴的軍隊,再也沒有登上過戰場一步。

租界裡的“孤軍營”,幾乎等同於監獄,在這期間,團附謝晉元被內部被汪偽政權策反的同袍用短刀暗殺。

1941年日本偷襲珍珠港後,對英國宣戰,“租界”的限制不再有效,日軍攻入租界拘押了全體孤軍,他們由軍人變成了戰俘,並被分散押往中國各地、甚至南洋做勞工,除少部分逃出,絕大部分人受盡屈辱和苦難,最終客死他鄉。

直到2009年,部分死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壯士遺骸才被迎回祖國。

英雄的背後,是一大片悲劇的陰影。

2

梳理完了“八百壯士”的故事,我們應當意識到,這種曠世稀有的英雄悲歌,如此複雜跌宕,如此巨集微相容,實在是最難得、也最值得拍成電影的素材。

但幾十年來,只有70年代中國臺灣拍了一部《八百壯士》電影較為人所知(1938年亦有一版),有我們熟悉的林青霞參演,但整體風格偏向死板宣教,技術性上更是乏善可陳。

之所以這麼好的題材如此難產,主要的原因除了太難拍,還是太難拍。

戰爭電影,本來就是電影型別中最需要工業支援的一種,從前我們的電影工業實在達不到,除了早年可以不計成本的《大決戰》系列,中國的戰爭型別片,從來沒有真正的“大”起來。

新千年之後,《集結號》的橫空出世為戰爭型別片打了一劑強心針,隨後《南京南京》、《金陵十三釵》等都在戰爭片譜系裡拓展了新的空間,但受囿於或成本或主題或創作者的能力,以上幾部在戰爭場面的密度和篇幅都相對有限,更像是有佳句而無佳篇的“斷章”。

而《喋血孤城》(其實質量不錯的)、《太平輪》的票房失利,更加造成了戰爭型別片的供血不足。

在中國商業化電影的程序中,最濫的是喜劇片和青春片。近幾年,整體質量雖然依舊不高,但現實主義題材回暖,動畫片有所抬頭,現代槍戰動作片也在走高。

最缺的除了科幻片,其次就是戰爭片。

偏偏這兩種是最體現一個國家電影重工業實力的型別。

我們的實力到了嗎?

實際還差得遠,只有一個《流浪地球》說明不了問題,但突破口也就在這裡,只有有人努力做了,才知道我們真的行不行,距離“很行”還有多遠。

科幻片有人做了,讓人看到了一點希望,票房大賣,以後的路就更平坦了一些。

戰爭片呢?

今年我們有了《八佰》,這或許就是一個新的起點,一個讓戰爭電影重放光芒的起點,一個讓真正的民族電影崛起的開端。

《八佰》是一部拍勇者的電影,它同樣也是一部必須由勇者才能完成的影片。

這個計劃在導演管虎的腦子裡醞釀了十年,這身高近兩米的漢子,最初想要拍這部電影時,鬍子還沒有現在這樣花白。

十年前,管虎就意識到的這個拍攝計劃的難度,不是一處兩處難,而是千百種難。

等到實際動手操作了,發覺自己想簡單了。

劇本,算是其中最簡單的。主要人物,至少有三十個,還有幾百個不能走板的配角。

“四行倉庫保衛戰”,打了四天,第一天怎麼打,什麼節奏,什麼人出場;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前情怎麼鋪墊,結尾怎麼收束,多少個場景,開了多少槍。

要符合事實,又要怎麼簡化或鋪陳出藝術感。那些細節需要保留,哪些內容應該一掠而過。劇本就是個繡花的過程,一針一線一經一緯,畢竟史實在前面擺著,比什麼想像都精彩。

這樣,劇本做了40多稿。

場景,這是折磨人的大妖精。

目標是還原實景。這幾乎是野心家的夢想。

在預告片可以我們可以看到,幾乎所有的主體建築都是一比一重新搭建的。和歷史資料上一模一樣。

這就意味著,需要幾十公頃的空地,需要重挖一段新的蘇州河,需要搭建南岸幾百幢建築,需要重鋪北岸凌亂破敗的幾平方里的廢墟。

這是前五年管虎寸步難行的難題,寸土寸金,沒有足夠的資金,等到有了,沒有這樣的空地。

直到華誼終於有能力把實景公園的一部分用給電影場景使用。

搭建整個外景地,花了近兩年時間。

等到場景終於就位,演員也碼好了,開機時間也定了,正趕上雨季。

實景畢竟不是真的住房,會漏水,會被侵蝕。冬季拍不了,又要再等一年。

一年時間,景可以等,天可以等,但是人等不了。

演員。這是一群折磨人的小妖精。

演員們是要掙錢的,把檔期留給你,你拍不了。都跑了。

還得重新碼人。電影表演,演員是中心環節,換演員就意味戲要改,場景、服裝、道具、化妝……一切都要跟著變。

第一款預告片放出的時候,還沒有官宣主演。但一大批演員明星在社交媒體下面用部隊番號報到。

杜淳,飾演守軍88師下屬524團中校團副謝晉元。

王千源,飾演88師524團一營的羊拐。

姜武,飾演88師524團一營的老鐵。

……

有演浙江保安團士兵“老算盤”的張譯、湖北保安團士兵“老葫蘆”的黃志忠,還有黃曉明、鄭愷、阮經天、歐豪、魏晨、侯勇、劉曉慶、馬精武、姚晨等30餘位知名演員。

這個陣容,碼起來不容易,拍起來,夠他們喝一壺的。

不太變的是攝影,這是個本分人,靠譜,但想法有點多。

從預告片中我們也可以看出,這次的《八佰》和一般戰爭片有點不一樣,除了大場面曠遠蒼涼,史詩氣韻勃發,小細節運鏡凌厲,現場感十足之外,更多了一層唯美與詩意。

一般來說,戰爭片的攝影是很難突破的,最主要是有一座大山橫在面前,它叫做《拯救大兵瑞恩》,作為影史上最經典的戰爭電影,“大兵”幾乎影響了其後的所有戰爭片,尤其是它粗糲而寫實的動態運鏡,成為多數戰爭場景的標杆,無論是《黑鷹墜落》,或是近期的《血戰鋼鋸嶺》,無不是“大兵”真正美學的繼承者。

相比較影片第一款先行預告片的描繪背景、立意抒情、氣氛渲染,第二款“壯士許國”預告片則終於放出了一些令人振奮、敬意油生的鏡頭。

蒼涼與悲壯,由血與火。

從目前的上映檔期片目來看 ,《八佰》也是整個暑期檔唯一的希望。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