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最難治的乳腺癌有望獲得分類而治

在全球乳腺癌學界被譽為最難治且最“毒”的三陰性乳腺癌,由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四支專家團隊歷時5年聯合攻關,繪製出全球最大的三陰性乳腺癌佇列多組學圖譜,並以此提出“三陰性乳腺癌分子分型基礎上的精準治療策略”,這意味著既往缺乏有效療法的三陰性乳腺癌有望獲得分類而治,極大提升了療效。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癌多學科綜合診治團隊隨訪了2008年至2018年初治療的2000餘位患者生存率資料,資料顯示,患者5年總體生存率93.59%,處全國領先、齊肩國際水平,部分分期、亞型患者療效甚至超過美國。3月8日凌晨,腫瘤學頂尖期刊《Cancer Cell》(《癌細胞》)發表了這一成果,影響因子高達22分。

“乳腺癌像一個‘大家族’,可細分為腔面A、腔面B、HER-2陽性和三陰性四大亞型,其中三陰性乳腺癌是最‘毒’的一種。”專案主要研究者邵志敏教授表示,三陰性乳腺癌之所以稱為“三陰”,正是因為這種乳腺癌的亞型雌激素受體、孕激素受體和HER-2三個主要治療靶點均為陰性。與其他三種乳腺癌亞型相比,三陰性乳腺癌只能依靠化療,並且治療效果不佳,這是乳腺癌學界的一道世界性難題。

“抗癌藥物要發揮作用,必須先在腫瘤上找到作用的‘靶子’,這個‘靶子’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藥物靶點,不同腫瘤型別的藥物靶點往往有較大區別,而缺乏特定的治療靶點是導致三陰性乳腺癌長期以來沒有很好治療手段的主要原因。”邵志敏告訴記者,相當一部分三陰性乳腺癌患者承受了化療毒副作用帶來的痛苦,且因“盲目”化療容易產生耐藥而無效,3年後複發率高,而一旦發生遠處轉移則幾乎不可治癒。

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三陰性乳腺癌可能並不是單一的型別。是否可以通過高通量基因晶片和測序技術,對基因和蛋白加強理解,繪製出三陰性乳腺癌的基因圖譜,或將有利於發現更多三陰性乳腺癌病人的特異靶點,進而使針對三陰性乳腺癌的精準靶向治療成為可能——循著這個思路,邵志敏教授團隊與國內多個團隊聯合攻關,對465例三陰性乳腺癌標本展開研究,繪製出全球最大的三陰性乳腺癌佇列多組學圖譜,為尋找三陰性乳腺癌的靶點指明瞭新的方向。

“不同亞型獨特的基因突變是臨床轉化研究的‘航標’,破除了以往三陰性乳腺癌治療‘方向模糊’的困難,有助於醫學專家‘有的放矢’。”邵志敏告訴記者,根據基礎研究資料,研究團隊還提出了“三陰性乳腺癌分子分型基礎上的精準治療策略”。針對這些特殊基因突變研究,結合臨床試驗,將有機會更早實現臨床轉化,讓患者儘早獲得精準且能明顯提升療效的治療方案。

此項研究還首次公佈了一批中國人三陰性乳腺癌的特有基因突變,例如PIK3CA基因突變,在我國三陰性乳腺癌患者人群中的比例要顯著高於美國的資料。研究團隊將針對這些特徵進行更深層次的研究,特別是對於突變基因上導致癌變的位點進一步探析,以期縮小臨床轉化研究的範圍。

轉自:光明日報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