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多家上市公司被拖入“深淵” 新德隆系輝煌難續“操控術”失靈_投資

德隆系的覆滅和轉生

多年前,唐萬新曾是中國資本市場最炙手可熱的人物之一,他一手打造的德隆集團在資本市場可以說是呼風喚雨所向披靡。當年,這個一度控制資產超過1200億的金融和產業帝國,擁有177家子公司、孫公司和19家金融機構。

為了實現滾雪球式增長的金融夢,德隆集團用巨量的資金操控了當年被稱為“德隆三駕馬車”的三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通過反覆抵押等手段推高股價。德隆係為操縱股價,控制股東賬戶一度超過四萬個。因德隆系資本運作風格彪悍,當年被稱為 “天下第一悍莊”。

然而,德隆“以產業整合之名,卻行操縱股價之實”,最終其“產業整合”遠未達到其鼓吹的預期效果,無法支撐起上市公司被嚴重透支的股價。不久,德隆帝國便資金鍊斷裂,毀於頃刻之間。德隆舵手唐萬新及一眾人員也因涉嫌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和操縱證券交易罪而鋃鐺入獄。

如今,距離德隆帝國覆滅已過去將近十五個年頭。當年跟隨唐萬新的德隆舊部現已散落在資本江湖。他們有的仍活躍在投資行業,組建了多支基金;有的創辦與原德隆產業相關的實業;有的在上市公司等企業任高管。

他們表面行事低調,看似已各立門戶,彼此間再無瓜葛。但回顧近年來資本市場一些引人注目的資本運作事件,卻時刻閃現著德隆舊部合縱連橫的身影。一個新的“德隆系”版圖若隱若現。它不再是一個完整的資本“帝國”,卻轉生成了若干“派系”聚合而成的資本運作平臺。

市場普遍認為,新德隆系包含“湘暉系”、“當代系”、“梧桐系”、“鼎鑫系”、“特華系”等等。

新德隆系雖然分散,在資本市場上的操作卻更加靈活和隱蔽。2009年以來,他們就在資本市場上不斷物色上市公司,試圖通過收購、資產重組等方式實現資產注入或借殼上市等目的,編織的資本關係網撲朔迷離。

難逃魔咒,多家上市公司屢被新德隆系拖入“深淵”

多方資料顯示,2009年至今,通過德隆系慣用的炒作題材、股權代持等手法,新德隆系完成了提前佈局、管理層控制、潛行併購、規避監管、掏空上市公司等一系列眼花繚亂操作,最終成功控制了數家上市公司,比如博盈投資(現為*ST斯太)、伊立浦(現為*ST德奧)、中捷資源(現為*ST中捷)、皇臺酒業(現為*ST皇臺)、新潮能源等等。

儘管新德隆系一度取得了這些上市公司的控制權,卻並未給這些上市公司帶來光明的前景。相反,這些被新德隆系控制的公司,或淪為傀儡,或陷入糾紛,或面臨嚴重虧損,或經歷重創。最終,斯太爾(000760)、中捷資源被ST處理,伊立浦、皇臺酒業則被暫停上市……

1、淪為殼股的*ST斯太

博盈投資(*ST斯太)本是一家命途多舛的上市公司,屢次披星戴帽,股價長期低迷。

2012年,博盈投資忽然搭上德隆系舊部,獲得英達鋼構的垂青。英達鋼構不僅攜手矽谷天堂及四家臨時成立的投資機構(背後均閃現新德隆系魅影)對其進行高達15億的定增,還主導操盤了博盈投資對奧地利斯太爾的跨國併購,甚至對博盈投資做出大膽的業績對賭承諾。

這一系列操作,完成了“產業併購基金+收購境外標的資產+再融資購買資產+實際控制人變更”等眼花繚亂的資本運作,使博盈投資成為新德隆系的囊中之物。

金主加持,海外資產概念炒作,加上大股東的所謂業績保底,博盈投資瞬間烏鴉變鳳凰。不久,更名為“斯太爾” 的博盈投資股價開始一飛沖天。

可惜好景不長,股價可以靠炒作吹起來,斯太爾的業績卻深陷虧損泥潭:2016年之前盈虧交替,虧損居多;2017年虧損1.69億;2018年鉅虧13.08億。當初英達鋼構對斯太爾信誓旦旦地作出業績保底承諾,卻始終拖延著並未兌現。不僅如此,斯太爾還頻頻面臨投資糾紛、債務違約等麻煩,以原德隆系干將劉曉疆為核心的斯太爾管理層迴天無力。

當斯太爾股價再次大幅跌落,被收割的股民才發現,當初引入的主要定增發起人早已完成了高位套現的千秋大業。

2019年5月,斯太爾被ST,成為“*ST斯太”。

2、迷失方向的*ST德奧

2013年6月,伊立浦(*ST德奧)的第二、三大股東和創始股東引入新德隆系公司梧桐翔宇。梧桐翔宇買入股份後,成為新晉第一大股東。隨後,伊立浦舊臣撤退,梧桐翔宇全面接管公司經營。

梧桐翔宇的目標更簡單而直接,通過資本運作進行二級市場套利。接盤伊立浦後,原德隆系歐洲公司總裁朱家鋼出任伊立浦董事長,梧桐翔宇便開始推行所謂雙主業模式,在白色小家電主業基礎上進軍通航領域。2015年,伊立浦正式更名為德奧通航。

這種概念上的炒作確實讓德奧通航的股價有了短期提振,其股價甚至一度站上百元。但事與願違的是,2015年之後,德奧通航的業績基本陷入虧損常態之中。隨後,德奧通航又嘗試炒作進軍婚戀網站、無人機等熱門領域。儘管梧桐翔宇數度“畫餅”,推動德奧通航重組,仍均以失敗告終。其間,德奧通航也成為了停牌釘子戶:一年不復牌,復牌就跌停,腰斬再停牌!

梧桐翔宇接手之後,德奧通航始終在“貧困線”附近苦苦掙扎,2017年虧損更是超過5億元。此外,德奧通航麻煩連連,接連爆出控股股東持股被司法凍結,管理層變動頻繁,銀行貸款逾期無法歸還等負面訊息。

2019年5月15日起,*ST德奧被暫停上市。

3、被套路的*ST中捷

2014年6月新德隆系入局中捷資源(*ST中捷)。當時中捷資源的原大股東債務纏身幾乎破產。德隆系舊部入駐中捷資源後,隨即進行人事大換血,實現全面接盤。

接盤不久,“德隆式”的資本運作便緊隨其後。中捷資源的主營業務原為工業縫紉機的研發、生產和銷售。2015年,中捷資源在自有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卻忽然丟擲一份收購方案,欲以10億收購江西金源農業。與此同時,還丟擲了一份高達81.9億元的定增預案。

令人浮想聯翩的是,收購物件江西金源農業早已被新德隆系的相關投資機構持有多數股份,定增物件也含有多家新德隆系新註冊的公司。顯然,新德隆系對於這次運作是蓄謀已久。

然而一切卻並不像他們計劃的那般順利。兩年的時間,中捷資源不僅定增轉型遲遲無果,公司亦深陷債務糾紛,無法自拔。在中捷資源的舞臺上,最後只剩下懸在半空的定增、被債權人拉扯住的江西金源,還有一跌再跌的股價……

近年來,中捷資源的營業收入和淨利潤均出現不同幅度的下降。2017年全年虧損9320萬;2018年淨利虧損2.4億。

自2019年4月30日起,中捷資源被實行 “退市風險警示”處理,股票簡稱變更為“*ST中捷”。

4、爭鬥纏身的*ST皇臺

皇臺酒業(*ST皇臺)自上市以來就從未消停過。2003年、2010年、2015年、2019年,控制權四次易主,內部爭鬥不斷。

2015年4月,新德隆系入局。新疆潤信通以1億元取得上海厚豐100%的股權,成為*ST皇臺間接控股股東。2015年8月,*ST皇臺又丟擲33億現金非公開發行預案,向新疆國鴻志翔等九位募資物件募集資金,同時宣佈將進軍番茄行業。公開資料顯示,新疆國鴻志翔實控人張國璽,乃當年“德隆系三駕馬車”之新疆屯河前任總經理。

不過,這次控股權的變更未能給公司帶來起色。因毛利過低,一年後*ST皇臺就剝離了相關業務。不久,*ST皇臺又進軍遊戲和教育行業,並謀求白酒業務重組,最終都宣告失敗。

新德隆系接手後,*ST皇臺管理混亂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甚至愈演愈烈。公司與股東、外部機構之間的法律訴訟頻頻出現,人事“地震”更是頻繁。僅2016年、2017年兩年裡,公司離職高管就有十餘人。

在新勢力和舊勢力的纏鬥中,2016年、2017年、2018年,皇臺酒業分別虧損1.27億、1.88億,0.95億。

2019年5月13日,連虧三年的*ST皇臺暫停股票上市。2019年公司的業績和淨資產如不能根本改善,這家被稱為“南有茅臺,北有皇臺”的曾經輝煌無比的西北酒企就將成為資本市場如日中天的國內白酒行業退市第一股。

5、遭受重創的新潮能源

2014年,新德隆系完成對新潮能源的控制後,頻繁的資本運作致使這家公司元氣大傷。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6月之前,新德隆系控制的新潮能源至少經歷了兩屆管理層,一個是以黃萬珍為董事長時期,一個是以盧紹傑為董事長的時期。在此期間,新潮能源先後參與收購哈密合盛源鐵礦、入夥長沙澤洺、為正和興業提供擔保、借款給北京新傑、深圳漢莎資產重組……而哈密合盛源、長沙澤洺、正和興業均為新德隆系公司,但這些運作不僅均以失敗告終,還將新潮能源與其他新德隆系控制的公司一樣,拖入眾多投資糾紛和違約訴訟中,使新潮能源股價大幅下跌。

不過,新德隆系的棋局在2018年6月遭遇滑鐵盧。彼時,經新潮能源股東大會投票,原董事會監事會遭到了中小股東的全面“清洗”。隨後,包括董事長、總經理、董事在內的11位董監高全部離職或被罷免,中小股東提名了新的董事會和監事會成員。

因為新德隆系控制已久,輿論認為新任管理層仍與新德隆系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絡。監管層也對新潮能源與德隆系是否存在關係進行了重點關注,上交所2018年底多次直接問詢新潮能源與德隆系的關係。

新潮能源在回覆上交所宣告中稱:“公司現任董事、監事及高階管理人員與唐萬新、所謂的德隆系不存在任何的委任關係或代理關係。”“公司目前的任何決策和經營不會被唐萬新、所謂的德隆系影響。”

新潮能源不但否認與新德隆系存在關聯,貌似還從行動上開始了對新德隆系勢力的驅逐,登出了一家與新德隆系存在關聯的海外子公司,對幾起新德隆系主導的專案提起訴訟,將新德隆系的公司告上了法庭,甚至對存疑的糾紛進行刑事報案……

種種跡象表明,新德隆系“先滲透,再控制”的上市公司“操控術”已經失靈。如果確實丟掉了新潮能源,那麼,危機四伏的新德隆系接下來會擇機反撲,還是會轉戰新的目標?這一直是籠罩在這家資產質量還不錯,但遭受重創的上市公司頭上的疑雲。儘管近年實現了不錯的經營業績,但新德隆系控制期間的種種糾紛仍然嚴重影響了新潮能源的發展。

新德隆系遭遇危機 欲施“操控術”力不從心

從新德隆系的一系列操盤結果來看,新德隆系所謂的資本運作邏輯是“控制上市公司、做股價、高位套現再掏空上市公司”。隨著監管層力度的加強,其“以產業整合之名,操縱股價掏空上市公司之實”的惡劣行徑無處遁形。

近來,新德隆系旗下公司集中爆發多起借款及債務違約訴訟,債權人涉及數家銀行、信託公司、證券公司及投資公司,涉及金額從數千萬到數億不等。與新德隆繫有關的上市公司一地雞毛,紛紛出現產業整合無法兌現、企業經營停擺等問題。

新德隆系控制的幾家上市公司,官司纏身,無一倖免。2019年,深交所通報的7家暫停上市的公司中,新德隆系控制的公司就佔2家。其他公司要麼被ST,要麼失去控制,精心編制的騙局逐一被戳穿,投資者血本無歸。新德隆係數年來編制的所謂上市公司矩陣已徹底崩塌,新德隆系是否會重蹈德隆系的覆轍?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責任編輯: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