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明朝“鬥彩雞缸杯”,每件文物都有自己的一段歷史_朱見深

明代官窯五彩陶瓷——“鬥彩雞缸杯”,燒製於明憲宗朱見深在位的成化年間(公元1465年—1487年)。

“鬥彩雞缸杯”是皇帝御用的酒杯,因為杯壁之上繪有公雞、母雞、雞雛的圖案,故此稱作“雞缸杯”。

“鬥彩雞缸杯”質量上乘,在明朝時期就十分珍貴。

《敝帚軒剩語》記載:“本朝窯器,用白地青花,簡裝五色,為今古之冠,如宣窯品最貴。近日又重成窯,出宣窯之上。”

《成窯雞缸歌注》記載:“成窯酒杯,種類甚多,皆描畫精工,點色深淺,瓷質瑩潔而堅。雞缸上畫牡丹,下有子母雞,躍躍欲動。”

某一天,特別喜愛書畫的明憲宗朱見深,正在欣賞北宋書畫家王凝繪製的《子母雞圖》。

看到母雞覓食喂小雞的情景,感到無比溫馨,這讓有著戀母情結的朱見深一時間感動得稀里嘩啦。

這孩子咋回事呢?

朱見深的老爹——明英宗朱祁鎮,土木堡之戰被俘,叔叔朱祁鈺臨危受命繼承皇位,便廢掉了朱見深的太子之位。

朱見深那時候只有五歲,悽悽慘慘地被迫搬出皇宮,身邊只有一個保姆——比他大十九歲的宮女萬氏。

朱祁鎮被蒙軍釋放後,發動奪門之變,成功奪回了皇位,朱見深再度成為皇太子。

自幼身處險境的朱見深,性情變得內向懦弱,缺乏父愛、母愛和安全感的他十分依戀萬氏。

朱見深當了皇帝后,後宮佳麗無數,而他卻獨寵萬氏,並把萬氏封為貴妃。

這萬氏可不是什麼好貨,仰仗朱見深的寵信,幹著為非作歹,傷天害理的勾當。

而戀母的朱見深卻離不開她,依然對她寵愛有加。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春天,萬貴妃病逝,享年五十九歲。

朱見深悲痛欲絕,為她輟朝七日,當年秋九月九日,朱見深追隨他的保姆兼情人,去了另一個世界,享年四十一歲。

有點扯遠了,回頭再說朱見深賞畫。

朱見深欣賞《子母雞圖》之後,情不自禁吟誦了一首詩,表達母子之間的情感,而後萌發了燒製鬥彩雞缸杯的心願。

朱見深認為自己上臺的成化元年(1465年)是雞年,而雞和“吉”諧音。

萬貴妃見到這鬥彩雞缸杯,也非常喜愛。

朱見深見狀,為討好愛妃,命官窯大量燒製。

鬥彩雞缸杯造型輕靈小巧,胎質細膩,純淨潔白,瑩潤如玉,繪製的圖案線條流暢,生動活潑,色彩豔麗。

這麼一個好東西,再加上皇帝,貴妃的名人效應,在當時的明朝,鬥彩雞缸杯就賣的非常貴了。

明成化鬥彩雞缸杯(臺藏)

《曝書亭集》記載:“萬曆器索金數兩,宣德、成化者倍蓰[xǐ數倍]之,至雞缸非白金五鎰市之不可,有力者不少惜。以陶器而得玉之上價,其貴重如此。”

是說,萬曆朝生產的瓷器需要黃金數兩,宣德、成化年間的瓷器要超過萬曆瓷器的數倍,鬥彩雞缸杯需要白金五鎰才可以得到。

“五鎰”啥概念?一鎰為二十兩,五鎰就是一百兩。

《陶說》也有類似的記載:“成窯以五彩為最,酒杯以雞缸為最,神宗時尚食御前,成杯一雙,值錢十萬。”

清朝時期,文人雅士追捧鬥彩雞缸杯的熱度不減,連皇帝都帶頭仿製。

但是,現存於世的真品鬥彩雞缸杯存世稀少,其中上品更加稀少。

除了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了一部分真品以外,民間私人手珍藏的寥寥無幾。

1999年4月,在香港拍賣會上,一隻品相極好的鬥彩雞缸杯,以2917萬元港幣成交。2014年4月,依舊是香港拍賣會上,英國人收藏的鬥彩雞缸杯起價為1.6億港幣,最終被上海一劉姓藏家買到手,當場交易價格為2.8億港幣。

歷史是個好東西,立身正影!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