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齊桓公被奸臣軟禁餓死病榻,屍體生蛆無人敢將其入殮_管仲

被譽為春秋五霸之首的齊桓公完成霸業後驕傲自滿

春秋時代,齊桓公不甘心當一名平庸的君主,他立志稱霸天下,於是聽從大夫鮑叔牙的建議,把曾經與自己為敵的仇人管仲“請”回齊國,任以國政。管仲不負所望,相齊後製定合理的政策,“設輕重魚鹽之利,以贍貧窮,祿賢能”,通貨積財,富國強兵。輔佐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春秋時期第一位霸主。

鮑叔牙向齊桓公推薦管仲後,自己甘心做下屬,他的子孫在齊國世代享受俸祿,十幾代人擁有封地,有不少人曾是齊國著名的大夫。司馬遷說:“天下不多管仲之賢而多鮑叔牙能知人也(人們更多的不是稱道管仲的才能,而是稱讚鮑叔牙善於知人)。”

可惜齊桓公晚年有點驕傲自滿,不聽管仲的勸告任用易牙、開方、豎刁等奸臣管理國政,導致國家出現混亂,齊桓公在人生的最後關頭栽了跟斗。

齊君荒淫無道被殺

兩公子急回國爭位

齊國的創始人是姜子牙。齊國第十四代君王齊襄公荒淫無道,欺侮大臣,濫殺無辜。他與嫁給魯桓公的妹妹私通,魯桓公知道後,齊襄公請魯桓公喝酒,趁他喝醉時派人把他殺害。齊襄公的所作所為引起人們極大的憤慨,他的兄弟知道國家將亂,恐禍及己,紛紛外逃。

襄公的二弟公子糾奔魯,因為公子糾的母親是魯國諸侯之女,隨行輔佐公子糾的是管仲和召忽。襄公的三弟小白奔莒,隨行輔佐小白的是鮑叔牙,小白的母親是衛國諸侯之女。

沒過多久,齊國的公孫無知謀反,入宮殺死了齊襄公,自立為齊君,隨後公孫無知在齊國的雍林遊玩時,被雍林的仇家殺死,他們宣稱:“無知殺害襄公自立為君,我們把他殺了,希望大夫們重新在公子中選擇應當繼位的人,我們一定服從命令。”於是齊國的大夫們商議另立新君。因小白自幼便與齊國的大夫高傒關係很好,高傒等人便派人到莒國悄悄地迎接小白回國。而魯國聽說無知被殺後,也發兵送公子糾回國爭位,另派管仲到莒國通往齊國的必經之路伏擊小白。

管仲很快就找到伏擊地點,當看到小白出現後,他一箭就射中了小白的衣帶鉤,小白十分機警,趁勢倒下裝死,管仲誤以為小白真的死了,馬上派人回魯國向魯君報告。魯國獲悉後送公子糾的隊伍就走得慢了,六天以後才到達齊國。這時小白早已進入齊國了,高傒和其他大夫立小白為君,這就是齊桓公。

齊桓公大人有大量

鮑叔牙慧眼識英才

小白成為齊國的君王后,發兵攻魯,兩國在秋天打了一仗,魯國戰敗,被齊國軍隊截斷了歸路。齊桓公給魯莊公寫信說:“公子糾是我的兄弟,我不忍心殺他,請魯國把他殺了。召忽、管仲是我的仇人,請將他們送回,我要把他們剁成肉醬。如果你們不照辦,我將發兵包圍你們的都城。”魯國人害怕齊國,趕緊把公子糾殺了,召忽自殺,只有管仲甘心被囚。

鮑叔牙知道齊桓公一心想殺管仲,便對齊桓公說:“君將治齊,即高傒與叔牙足也。君且欲霸王,非管夷吾不可。夷吾所居國國重(管仲在哪個國家,哪個國家就強大),不可失也。”於是齊桓公聽從鮑叔牙的建議,假稱把管仲要回來殺掉,魯國便把管仲送給齊國。鮑叔牙代表齊國接收了管仲,他給管仲去掉了枷鎖,讓管仲沐浴更衣後拜見齊桓公,齊桓公不計前嫌,以厚禮對待管仲,稱管仲為“仲父”,封他為大夫,管理齊國政事。

管仲名夷吾,年輕時與鮑叔牙是好朋友,鮑叔牙知道他很有才能。管仲家裡窮,經常佔鮑叔牙的便宜,但鮑叔牙從不介意。

管仲說:“吾始困時,嘗與鮑叔賈,分財利多自與,鮑叔不以我為貪,知我貧也。吾嘗為鮑叔謀事而更窮困,鮑叔不以我為愚,知時有利不利也。吾嘗三仕三見逐於君,鮑叔不以我為不肖,知我不遭時也。吾嘗三戰三走,鮑叔不以我為怯,知我有老母也。公子糾敗,召忽死之,吾幽囚受辱,鮑叔不以我為無恥,知我不恥小節而恥功名不顯於天下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也。”

可以說沒有鮑叔牙管仲就沒有出頭之日,而沒有管仲的輔佐,齊桓公也不可能成為春秋一霸。

通貨積財富國強兵

轉禍為福轉敗為功

管仲被任用後,在齊國掌管朝政,輔佐齊桓公成了一代霸主。《史記》稱:“(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管仲之謀也(齊桓公九次召集諸侯會盟,一度穩定天下,都是靠管仲的謀略)。”

管仲治理齊國這塊地處東海之濱的國土,鼓勵民眾發展生產,互通有無,以達到通貨積財,富國強兵的目的。在制定政策時,他特別注重與當時的社會風俗相適應。他說:“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上服度則六親固,四維不張,國乃滅亡。下令如流水之原,令順民心(倉庫裡的東西多了,人們才有功夫去講求禮節;吃飽穿暖了,人們才知道什麼叫光榮和恥辱。國君的生活符合法度,親戚們的關係才能穩固。如果人民不懂禮義廉恥,國家就要滅亡。政府的各種法規都應像是有源之水,符合人民的心願)。”

管仲處理政事的訣竅,是善於“因禍而為福,轉敗而為功”。他注意掂量各種關係的輕重,慎重地權衡國家的利益。管仲死後,齊國雖經歷了一段波折,但後世君王“遵其政,常強於諸侯。”

提醒桓公

勿用小人

管仲不但能建法立制,使齊國走上富國強兵之路,在認識人方面也有獨到見解。齊桓公四十一年,管仲病重,齊桓公前來探望,問管仲將來誰可接任宰相之職。

齊桓公問:“易牙這個人怎麼樣?”管仲說:“易牙殺自己的兒子以迎合國君,不近人情,這個人不能用。”桓公問:“開方這個人怎麼樣?”管仲說:“開方父死不奔喪,違背親情迎合國君,這種人不宜親近。”桓公又問:“豎刁這個人怎麼樣?”管仲說:“豎刁閹割自己以迎合國君,不合人情,也不能重用。”

齊桓公晚年驕傲自滿,追求享樂,管仲去世後,齊桓公不聽管仲的勸告,最終還是重用了這三個人,他們掌握了齊國的大權。齊桓公四十三年,齊桓公病重,齊國五位公子各自拉幫結派爭立太子,易牙、豎刁等人趁機作亂。重病的齊桓公被易牙等人軟禁,活活餓死在病榻上,餓死之後,他的屍體停在宮中無人敢收屍入棺,在床上停放了六十七日,屍體生出的蛆蟲爬出門外。直到公子無詭即位後,才入殮釋出公告。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