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一記反彈傳球聞名天下!他是納什白巧的祖師爺,卻在40歲猝死球場

​真正的殉道者是為一種真正的,並且其真理已為他證明了的宗教信仰而死的人。——狄德羅 哲學思想錄。

真正沒有私心而為信仰死去的高貴戰士,屈指可數。

當年守著明王朝最後一點尊嚴的史可法,後來惶恐灘頭說惶恐的文天祥,真理的殉難者義大利人哥白尼。

信仰這東西,摸不著,但卻實實在在的存在。

而NBA聯盟快70年,真正為籃球死去的,只有一個。

“手槍”皮特.馬拉維奇。

他算是NBA歷史中,第一代真正的“籃球藝術家”,後來那些風騷的球星們。

白巧克力賈森.威廉姆斯,風之子史蒂夫.納什,妖了十幾年的傑森.基德,無一例外,都是“手槍”的粉絲。

北京時間2017年3月4日,亞特蘭大鷹隊,正式退役了皮特.馬拉維奇的44號球衣。

值此,加上之前爵士與鵜鶘退役的7號,皮特.馬拉維奇成為NBA歷史上第二位也是唯二被三支退役球衣的bug級球員。

另一位是維爾特.張伯倫。

單論馬拉維奇的打球風格,用風騷兩個字就足以概括。

在那個學院派後衛充斥聯盟,中規中矩的弧頂組織陣地進攻,一切輪轉進攻均建立在不失誤的基礎上的年代,馬拉維奇的打法幾乎論得上是時代先驅。

背後運球,胯下雙變相,不看人傳球,腦後傳球,快攻一傳快下,以及後來那個著名的擊地改變弧度的詭異傳球。

再加之,華麗的單打技巧,配合英俊的面容。

馬拉維奇一舉成為全NBA的票房保證。

最明顯的例子,那個年代,當馬拉維奇與隊友一同上場時,解說員會激動的大喊:馬拉維奇與他的四個隨從一塊上場啦!

在納什基德

魔術師白巧克力還沒有橫空出世的年代,馬拉維奇是NBA歷史上最有創造性的傳球手,

但這些東西,並不代表他是一個受歡迎的球員。

他的失寵,體現在制服組與隊友的不信任上。

1974年休賽季,馬拉維奇空降鹽湖城。

時任球隊總經理的布魯斯.阿泰斯特敲開了馬拉維奇的房間門。

“嘿,皮特,我希望你能學到猶他州踏實肯幹的作風,不要去做那些花哨的控球動作,奧斯卡羅伯特森從不背傳。”

“不不不,我拒絕,球隊老闆給我開出百萬級別的支票,不是讓觀眾們來看我如何做胸前傳球的。”

於是,觀眾的寵兒,老闆的寵兒,倒成了教練組眼中的刺頭。

以及,

隊友眼裡的毒瘤。

比如,他的後場搭檔盧.哈德森說過的那句著名的評價:他有才華,他什麼都有,但他註定一事無成。

離開了鷹隊,度過了在爵士第二年的快樂時光後,

是連續五年的缺席季後賽。

這個聯盟,或許從一開始就不是他的歸宿。

1980年秋天,皮特.馬拉維奇召開了個人釋出會,表達了自己要退役的願望。

“我現在滿身傷病,我要退役了,我不想打了十年籃球,最後在40歲死於心臟病。”

於是,退役後的馬拉維奇,尋找起了新的生命意義,他開始變得厭世,乖戾,做了福音派教徒,卻又信封印度教。

堅持素食主義,堅信外星人以及UFO的存在。

然而,

最終,他明白了,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他一生中最摯愛的火焰,還是籃球。

1988年,

加利福尼亞州的某野球館,重拾自信的皮特在參加一場3V3比賽的時候,不幸心臟病發作,死在了籃球場上。

再隨後,

遵從人道主義,法醫解剖了馬拉維奇的屍體企圖尋找死因。

卻驚奇的發現,皮特馬拉維奇的心臟上,先天缺少一根冠狀動脈,

而這樣的人,往往難以活過20歲,更別說去做那些劇烈的運動了。

可是,皮特不僅活到了40歲,還做了10年職業球員,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終其一生,

他是籃球場上真正的詩人,也做過萬眾矚目的超級球星,可同時又是隊友教練眼中的尖刺。

他年少輕狂,鮮衣怒馬,可又晚境頹唐,難尋真諦。

終其一生,他都在找尋自己真正的信仰。

於是,知道他死去,在他終於感受到自己的體溫在漸漸流失的時候,

他才意識到,他的信仰,就是那顆該死的籃球。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