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我想要吹爆這部燒腦神作!_魯本

這真是一部奇怪的電影。

所有的情節很不真實,劇情跳躍之大,讓整體缺乏連貫性,顯得支離破碎。

然而,這又是一部富有想象力的電影,當最後一個畫面定格後,那種恍然大悟、意猶未盡的感覺卻能夠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中國古代有莊周夢蝶的故事,“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

連莊周都分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夢見了蝴蝶,還是蝴蝶夢見了自己,何謂真實、何謂虛幻?

本片立意和莊子的哲學命題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心理治療師魯本長期被噩夢困擾,在夢境中,一幅幅名畫都變成了怪物,不停的折磨著他,為了脫離夢魘,魯本和他的四個病人組成了盜竊團隊,偷遍全球各大美術館中曾經侵入過他夢境的名畫。

表面上,魯本是一名幫助別人、懸壺濟世的醫生,但在內心深處,他其實也是一名嚴重的心理疾病患者。只有在不斷的偷盜過程中,他才能夠短暫壓制住內心的魔鬼。

當所有的名畫都被收藏後,記憶的碎片最終勾勒出魯本完整的人生,童年的不幸遭遇,所造成的心理創傷時時陪伴著他,以至於他常常分不清現實和想象的區別,這才造成了他悲劇的人生。

無疑魯本是不幸的,他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過得也不是很幸福,甚至連自己活著的意義都沒有搞清楚,但另一方面,魯本卻是幸運的,因為他可以生活在自己創造的世界中,按照自己的意願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在那個由自己一手打造的世界裡,他的幾位隊友全部本領高超,飛天遁地,盜名畫如探囊取物。他隨心所欲的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可以輕易避開警察的追捕,甚至讓鯨魚在地下出現,而這一切的起源,則是因為三個星期前父親的去世。

在心理學領域,有行為主義、精神分析、人本主義和認知學派四個門派,魯本的父親格哈德屬於行為主義者。為了培養對藝術的興趣,他不惜從小在兒子身上做實驗,將十三幅名畫故意植入魯本最喜歡的動畫片裡,以期日後兒子能夠成為藝術家。

可惜的是,儘管魯本最後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但卻也帶來了無盡的後遺症,隨著父親的死亡,魯本潛意識裡面的困惑和對抗被激發,這才有了他那稀奇古怪的夢境。

在夢中,還有一位長期追蹤他的警探科瓦爾,影片在後期通過照片和母親的承認,交代了他和魯本是兩兄弟的關係。然而,透過咪咪的夢境和窗戶的反射,電影卻不斷用明示和暗示告訴觀眾,科瓦爾不過是魯本想象出來的一個角色。

因為從小被父親束縛和灌輸,讓魯本生出了另外一個自己的想法,在那個分身中,他熱情開朗、身手敏捷,充滿著對生活的渴望,由科瓦爾去代替魯本感知和享受這個世界的美好。

當火車最後再次穿過隧道時,和影片開頭的情節一模一樣,魯本醒了。本以為電影就這樣為這個夢境收尾,沒想到下一個鏡頭觀眾才發現,這輛火車只有魯本一名乘客,孤獨的在鐵軌上駛向無盡的遠方。

原來,這還是一個夢境,但這到底是魯本的夢境呢?還是科瓦爾的夢境?這就要留給我們自己去理解了。

影片用一個看似明確的答案解開了困擾觀眾的疑惑,卻留下了一個更加無法解釋的問題,猶如一個閉合的圓圈一樣,你以為走到了終點,誰知卻又回到了原點。

此外,導演米洛拉德科斯蒂奇是畫家出身,他給本片注入了與其它電影完全不一樣的氣質。

除主角形象採取正統的構圖元素,影片其他角色全部都借鑑了畢加索的立體主義風格,所以電影中觀眾可以看到大量的三隻眼、對稱人和紙片人。

這種詭異而新鮮刺激的畫面雖然不符合傳統的審美觀念,但放在這樣一部表現夢境的電影中,卻散發出與眾不同的魅力,讓人印象深刻。

片中對美術館和藝術品的還原都極為生動形象,十三幅畫串聯起的夢境詭異而充滿著想象力。美神維納斯變身為章魚怪獸、roulin大叔抓住魯本在阿爾勒上玩空降,讓人驚歎:原來名畫還可以被這樣玩。

而馬奈、倫勃朗、提香這些如雷貫耳的名字出現,更是無異於為觀眾上了一堂藝術的普及課。

最難能可貴的是,本片將藝術追求貫穿到底,沒有附加任何商業元素。

雖然一方面這讓影片顯得非常晦澀難懂,但另一方面,正是這種對作品近乎嚴苛的要求,才讓影片有了厚實的質感和深邃的內涵。

歷史無數次的證明,藝術本身就不是大眾的行為,大多數時候,藝術不需要所有人都去了解,它只是對某個領域的一種極端表現方式,在個體方面,藝術甚至只是一種對自我內心的反射。

《盜夢特攻隊》也一樣,它反映的是導演對真實和虛幻的個人理解。

其實,你以為的真實很有可能只是人體器官對周邊環境的分析,而虛幻不過是一個永遠無法醒來的夢罷了!

責任編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